•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9本章字数:3223字

    陈煜阳依旧站在空中,点起一直烟,笑意凌然道:“我有说过我是魔门的人吗?”

    “这……”杜灵回忆了一下道:“好像没有!”

    “那不就成了,你是我陈煜阳的开山弟子,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过分的规矩,一切随心就好了。跟着我可以让你的修为成为超自然界中的顶尖人物,和五大神级高手媲美,到时候你就是能够呼风唤雨的黑道女皇!”

    “黑道女皇?”杜灵心中一震,那种激动溢于言表。同时对于陈煜阳的敬畏更多了一份,这个师傅虽然小,但是却能够一眼洞穿自己的心思。这样的人,世上罕见,跟着他,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后,孙宝钱,沙建国,朱自明,白磊以及这个在道上被人称之为铁血郁金香的杜灵,成为了陈煜阳真真正正的徒弟。被江湖上的人称作逍遥门五色使者。五色旗亮起的地方,人间地狱。

    当再次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候的心路历程时杜灵曾经这样感叹说道:“师傅是个很了不起的男人,没有他,就没有我,是他一手缔造了我,缔造了整个世界的黑色力量!”

    “是的,黑道女皇,难道你不想吗?”陈煜阳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道。

    “当然想,当然,可是我还有两个哥哥,他们不会让我上位的!”杜灵道。

    “放心,为师会帮你处理掉他们,或者说我会给你力量,让你自己处理掉他们!”陈煜阳笑意艳艳的从身上掏出一方药瓶,扔给杜灵,道:“杜灵,这是筑基丹,你现在全身功力被废,有了这东西,你就能够重新打通经脉,但是切记,你那邪门的功夫不要再练了!”

    杜灵如获珍宝的捧着这瓶丹药笑道:“那功夫我才不练了呢?练了十年,连师傅的一招一式都赶不上,还要,还要天天做那么羞人的事情,以后我就跟着师傅练功!”

    “嗯!”陈煜阳点了点头,然后又扔给了杜灵两本小册子,道:“这里面一个是逍遥门的正宗心法,还有个是逍遥剑法,你可以先服下筑基丹,然后练习逍遥心法,心法小成之后,才可以练习剑法!”

    说着陈煜阳以指为剑,两道剑气瞬间激发,从杜灵的头顶飞过,两道白芒翻转,直接将杜灵身后的腰身粗细的电线杆子给切断了,轰隆一声,电线杆子如豆腐一样应声倒地。杜灵饶是一惊,浑身冷汗直冒,心道:这是什么功夫,仅仅凭借着剑气就可以开碑裂石的吗?

    陈煜阳的声音再次响起,道:“这就是逍遥剑法,你看清楚了吗?”

    “没,没看清楚!”杜灵结巴了一下道。

    “没看清楚没关系,日后你逍遥心法小成,那可以来找我,我在江南大学。”陈煜阳说道。整个身子随风不见了踪迹,就在杜灵四处寻找的时候,陈煜阳的声音再次响起,道:“杜灵,要想掌控黑道,你要学习的还很多,很多!”

    “是的,师傅!”杜灵小声道,说话的声音似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见。

    “咦,老三去哪里了?难道这就家伙还会遁术不成,奇怪了!”

    正当叶思齐他们也四处寻找陈煜阳踪迹的时候,一只大手很有力的拍在了叶思齐肩膀道,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老二,你找我啊!”

    “我的妈呀!”陈煜阳这一声吓得,叶思仁,叶思齐葛青还有诸葛风一大跳,诸葛风摸着陈煜阳热乎的身体,结结巴巴道:“还好,还,好,还是热的,热的!”

    陈煜阳甩手一个脑瓜崩道:“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呢?什么热的冷的,你真把我当鬼了!”

    “你,你不是鬼,你比鬼还可怕呀!”叶思齐道。

    旁边的叶思仁葛青都不住的点头道:“老三,你小子到底是怎么练的?还是我们这二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那个狗屁的五大神级高手啊,在面前估计连个屁都不是,你,你小子还说是不是鬼?”

    陈煜阳阴阴的笑了起来道:“说说,说说,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叶思仁浑身一凌,吓道:“老三,你不会想要杀人灭口吧?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对对对,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叶思齐也附和道。

    看着陈煜阳依旧在对着他们阴阴的笑,这几个家伙撒腿就跑,比兔子还快,陈煜阳在他们背后狂笑不已,道:“叫你们几个家伙装醉骗我,哼!”见他们越跑越远,陈煜阳心中郁闷的叫唤道:“喂,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呢?”

    夜幕笼罩了整个苏州城,此刻,江南大学男生寝室之中正有人站在天台上对酒当歌,一醉了无痕。捧着个啤酒瓶,白磊此刻无心睡意,脸上挂着焦虑和担心,他一直在宿舍等到灯都熄灭了,也没见陈煜阳回来,心中不免忐忑。

    要是陈煜阳为了救自己,遭到什么不测,那就罪过大了。不过,一回想他脸上不觉露出一个狡猾的笑意,白磊心道:他也不会遇到什么不测,最多就是千金一夜而已,风流快活呀!可惜不知道宋嘉怎么样了。

    此刻他是多想拿起电话,询问一下宋嘉的情况呀,但是沉默了好久又放下了。

    捧起酒瓶再次猛灌一口,想想孙宝钱,沙建国两人回来时候那副满面春风的模样,白磊心中就不是个滋味,我白磊白大公子什么时候这样落魄过呀!不忿,嫉妒,加上哀怨,白磊朗声道:“仗剑红尘已是巅,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日月,醉卧云端笑人间!哈哈哈哈!”

    狂浪,豪迈,悲凉,一时间通通涌出了白磊的身体,放声笑,笑得却比哭得还要难听。

    “还没睡呢?”一个声音淡淡的从白磊的身后响了起来。

    白磊已经见怪不怪了,并不回头,径直道:“回来了,爽完了?”

    陈煜阳一身白衣依旧如雪,一场大战在他的身上毫无体现,几步走到白磊身边,一把拽过白磊手中的酒瓶道:“还喝酒,喝酒伤身,不好的!以后少喝!”

    白磊笑了一声道:“师傅,你这个样子真像唐僧,罗嗦。我这是借酒浇愁啊!”

    “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啊!你这是何苦呢?”陈煜阳道。

    “我就是苦,就是闷拉!你说我堂堂白家大公子,怎么混成这样了,为了一个女人,就为了一个女人。”白磊疯狂的笑了起来道:“为了一个女人,我争风吃醋,连蹲点这种事情都干了,真是颜面丢光了。我连自尊都不要了,你说说,我……”

    陈煜阳知道白磊已经醉了,现在和他说什么都没用,所幸该根本不听,直接点了他的昏睡穴。保证他明天可以睡到大天亮,不带醒的。一把扛起白磊笨重的身体,陈煜阳无奈的拍了拍他的屁股道:“你这小子,每次都要我给你擦屁股!”

    回到宿舍,宿舍里面的两个臭女人还没睡,似乎还在床上嘀咕着什么,陈煜阳进来的动静并不大,但是沙建国却是听到了,小声道:“白磊,你小子终于肯回来了,站在天台上不知道发什么疯!”

    陈煜阳楞了一下道:“是我,白磊喝醉了!”

    听见陈煜阳的声音两人都是一愣,道:“师傅,你从哪里回来的,怎么都神不知鬼不觉的!”

    一把将白磊扔在床上,陈煜阳也躺了下来,道:“我从外面回来的!”

    孙宝钱一脸好奇的模样问道:“外面已经关门了,你怎么进来的?”

    陈煜阳到底怎么进来的沙建国自然明白,不禁打岔道:“老孙,你哪里这么多废话的!”

    陈煜阳无力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划过一丝笑意道:“你们两个臭女人今天去干什么了?收获颇丰吧!”

    沙建国立马笑道:“还好还好,只是牵手而已,更进一步还有待发展!”孙宝钱也兴趣了起来,一下子坐了起来,道:“老沙,就知道你是老实人,怎么才刚刚牵手呢?我都已经Kiss上了,那个丁香小舌的味道,真是不错啊!”

    说着孙宝钱还止不住的舔着自己的舌头,回味着。陈煜阳和沙建国同声道:“色魔!”

    孙宝钱才不在乎呢,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再说了,你们两个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哥们我甜在心里就好,嘻嘻,兴奋的我都有些睡不着觉了,明天我一定要把那个美女搞定了!”

    “对了,老沙,老孙,你们都是搞的哪里的美女啊,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啊!”陈煜阳八卦道。

    “嘻嘻,师傅,你也想找一个尝尝鲜吗?”孙宝钱一脸下贱的笑意道:“按耐不住孤独了吧!我可告诉你师傅,她们那些女孩子宿舍迷你迷的够呛的,你得赶紧的,你要在招一招手,那保准能够组成一个连队!”

    “龌龊!”沙建国道。

    陈煜阳则是无奈的笑了一声道:“还是算了吧!”

    孙宝钱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也对,像师傅这样的,连顾晓和方自然这种超级大美女倒贴都看不上眼,那些残花败柳也就算了。我改天就告诉她们,她们没机会了,让她们死心好了!”

    “行了行了,别贫了!快说说,你们到底都和谁好上了!”陈煜阳急忙道。

    孙宝钱笑道:“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陈煜阳无聊的摆了摆手道:“不说算了!”

    “别呀,师傅,难道你就不好奇吗?”孙宝钱笑道。陈煜阳正色道:“我是很好奇,但是,你又不说,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