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 平凡的快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9本章字数:3231字

    沙建国一边说道:“师傅,别听猴子在这边捣鼓,这小子现在钓上了一个大一的美眉,据说是艺术系的,美着呢?”

    “那你呢?”陈煜阳笑问道。

    “我?”沙建国笑道:“师傅,你怎么也想不到的,我和一个学姐在拍拖。那小妮子说是学姐,但是纯情的很,我拉一拉她的小手,脸都会红到脖子,太可爱了。想起她来,我也是兴奋的睡不着觉啊!”

    “乖乖,你们两个现在都是名草有主了!老沙,快说说你那个学姐是那个系的?”

    沙建国一脸羞赧道:“说出来你都不信,就是那个永远爱你的美羊羊她们宿舍的,听说在她们宿舍是老幺,长得还可以,算是个美女吧!虽然比起宋嘉她们还差点,但是老沙我知足了!”

    “知足好啊,知足者常乐嘛?”陈煜阳调笑道。

    这一个宿舍,在中秋的晚上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两个拍拖成功的,自然兴高采烈,至于白磊这个失败,那自然是借酒浇愁。而陈煜阳,这种无喜无悲的人,却仿佛成为了一个不合群的存在,变成了空气和泡沫。

    中秋佳节本应该陪着家人,或者陪着恋人赏月喝酒吟诗,这才别有一番风趣,可是陈煜阳想来,自己这个中秋到底都干了什么,蹲点,打架,虽然也喝酒了,但是了无情趣,那种感觉在沙建国和孙宝钱面前就是无比失落。

    不过陈煜阳失落,有人比他还失落。女生宿舍里面,宋嘉失落着,欧阳茜茜失落着,方自然失落着,顾晓也失落着。就连萧雨欣都是万分失落,本来萧雨欣是推掉了一切活动和约会,她下意识的希望那个在咖啡厅里面和自己侃侃而谈的儒雅男孩子能够约自己,但是苦等之下毫无结果,失落无比。

    这注定是一个大多数人都失落的中秋节。

    顾晓翻来覆去睡不着,宋嘉也是考虑着自己的终生大事,就连欧阳茜茜都是一脸气呼呼的模样,因为她回到宿舍之后看到宋嘉不在,联想到白磊推辞了自己的约会,不禁心中犯嘀咕,但是问宋嘉去哪里了,宋嘉又是死也不说。

    这让欧阳茜茜的疑惑更加严重了。

    心中不爽道:还说不计较呢?原来是暗地里下跟白磊去约会了,哼!

    有了这种偏激的想法之后,欧阳茜茜开始止不住的恨意,她恨宋嘉,恨白磊,说是恨,其实更多的还是妒忌。

    下定决心,就算是公平竞争,自己也要争取到白磊,欧阳茜茜的决心宋嘉不知道,此刻宋嘉烦恼的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如何跟白磊解释,一旦解释不清楚,那依着白磊的性子,那就完蛋了。

    苦苦守候了几年的恋情就彻底泡汤了,这种感觉让宋嘉无比的绝望和彷徨。

    比起这两位,顾晓和方自然想的就简单的多的多,因为她们只是单纯的失落,因为陈煜阳并没有答应和自己的约会。这种失落让给她们带来的是一种尴尬和挫败。不过失落过后也有总结和教训。

    在这个夜晚,还有一个失落的人,那就古芊芊。古芊芊在陈煜阳的别墅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希望和陈煜阳共度这个难忘的夜晚,可是陈煜阳却没有如她期望的一般回来,这让她的情绪从巅峰跌到了谷底。

    这个本应该欢声笑语的中秋却带着无数人的失落而告终了,当黎明的天空,太阳的光芒再次照耀大地的时候,一切阴霾都被驱散了,剩下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希望,望着初晨的太阳,希望又一次被火热的热情点燃了。

    613的大门,伴随着东升的太阳,咚咚响起。此刻的陈煜阳和衣打坐了一宿,这让他的精力无比的充沛。几步来到门前,呼啦一声,将门打开,映入陈煜阳眼帘的是宋嘉那带着未干的泪水的憔悴脸庞。

    “陈,陈少,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宋嘉每次见到陈煜阳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紧张和不适应。

    陈煜阳朝着宋嘉一个淡淡的笑意,道:“宋嘉学姐,早上好!你找白磊吧!他还在休息!”

    “哦!!”宋嘉哦了一声,道:“那我不方便进去了,麻烦陈少了,这封信能不能帮我转交给白磊!我,我……”

    “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再说和我解释也于事无补的!”陈煜阳接过信,道。

    宋嘉连忙说了声:“谢谢,陈少!那我先走了!”

    说话,宋嘉仓皇的逃走,但是很不巧的是在同一个楼道,同一个方向,一个身影涌了上来,两人啪的一声,撞了一个满怀。这让陈煜阳想起了一句话,onecaicome,onecaigo,twocaipengpengPeopledear。

    这回是真的挂了,因为宋嘉遇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欧阳茜茜。欧阳茜茜那个火辣脾气刚准备开骂,但是望见坐在地上不断的揉着腿的宋嘉,惊讶道:“宋嘉姐,你……”

    宋嘉尴尬的笑了一声道:“茜茜,是你呀!昨天,昨天晚上陈少送我回来,我,我是来感谢他一下的!”

    宋嘉虽然这么说,但是她那双不断闪烁的眼睛直接在告诉欧阳茜茜,面前的这个女人在说谎,欧阳茜茜笑了一声,但是笑得很假,很假,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来看白磊的,顺便给他送点早餐!”

    对于欧阳茜茜的这种行为,宋嘉根本不能说什么,毕竟当时白磊酒后胡言,一度承认了他和欧阳茜茜的关系,而自己反而成为了第三者。这也是自己的无奈何悲哀呀!宋嘉根本不及考虑,连忙站起身子,道:“那你忙吧,你们忙吧!我先走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宋嘉心中却未必好过,转眼的一刹那眼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着。

    比起欧阳茜茜,陈煜阳似乎更喜欢宋嘉一点,毕竟宋嘉是大家闺秀,虽然有些事情很不靠谱,但是大体上面还是有些眼力的。所以,站在门口的陈煜阳看到欧阳茜茜来了,自然是自动回避,也不和她打招呼,直接跟着宋嘉的步伐下楼去了。

    这让站在门口的欧阳茜茜十分的尴尬,是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快步下楼,陈煜阳看到宋嘉正蹲在男生宿舍门前哭泣着,似乎哭的很伤心,很难过,一股脑的委屈和苦涩。几步来到宋嘉面前,陈煜阳淡淡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后悔,于事无补了!”

    宋嘉抬起头,望了陈煜阳一眼,迅速的擦干眼角的泪水,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声音依旧还有些哽咽道:“对不起,我失礼了,我不知道你也下来了!对不起!”

    说话宋嘉就准备离开,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陈煜阳望着宋嘉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永远都这么注意你的仪容和姿态,在任何场合都不会,也不能够放下自己的尊严吗?”

    陈煜阳的话很小声,宋嘉似乎没有听清楚,回头来:“啊”了一声。

    再次走到宋嘉的面前,陈煜阳道:“我说你永远都是这样注意自己的姿态,不允许让任何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吗?”

    宋嘉迟疑了一会儿,道:“也许这就是家庭教育的结果吧!”

    “想哭是时候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很难受的。再说了,爱情这东西必须要有人先让步,你不肯低头,白磊不肯放下尊严。就算是白家和宋家都同意了,那你们两个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陈煜阳的话似乎有些重了些,但是却一语切中了要害,没有人低头,双方都要争强的爱情,无异于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永远也不会有赢家,输的只是爱情和那些再也追不回来的青春!

    关于爱情,所有人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陈煜阳也不想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宋嘉,只是给她提个醒而已。不要让她一错再错下去了,面对着欧阳茜茜的步步紧逼,宋家自己也是毫无退路,不低头就只有出局。

    也不理会宋嘉是否听进去自己的话,陈煜阳啪啪的从烟盒中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大步离去了。望着陈煜阳越发远去的背影,宋嘉心中五味具有,不禁喃喃自语道:“难道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女人的矜持和形象在爱情面前的确不算什么吗?”

    想起自己当年义无反顾的拦在白磊面前,说出那番话,宋嘉都感觉那不像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己。但是想想和白磊在一起无忧无虑,放肆任性的时光,又是如此的美好,美好的就仿佛一个梦境一般,一碰就破碎了。

    离开学校,陈煜阳在外面的滩头上吃着最廉价的油条,喝着最廉价的豆浆,感觉心中无比的舒服。望着滩头老板不断忙活且快乐的身影,陈煜阳不禁感叹道:我们实在是活得太累了,原来真实快乐就存在于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放下了一张毛爷爷,陈煜阳就准备离开。但是还没等他走两步,老板就急忙叫住了他道:“这位同学,这位同学,还没给你找钱呢?”

    陈煜阳笑望着这个满脸油渍,一身白围裙,矮矮胖胖的老板,道:“老板,谢谢你,谢谢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钱不用找了!”

    老板虽然不解,但依旧固执道:“这位同学,生意有生意的规矩,我们这个小摊子虽然不大,但是也要讲究规矩的。不能白要您的钱!我还是要找钱给你的!”

    陈煜阳楞了一下,笑道:“不用了,老板!如果你感觉受之有愧,那就算我叫一份外卖吧!你把豆浆油条送些到男生宿舍四栋613,我的舍友们还没有吃早饭呢?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