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真实的欧阳茜茜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9本章字数:3259字

    匡,东方冰整个身体都感觉一阵僵硬,手中的镇魂玉也应声落在了地上,眼眶中带着淡淡的不信和质疑,但更多是则是伤感。东方正雄一看东方冰这个表情,心道:没救了,没救了,这小丫头已经是情根深种,无法回天了。

    “丫头,丫头!”东方正雄捡起脚下的镇魂玉,轻轻的呼唤了两声。

    东方冰这次反应过来,道:“啊??这很好啊,很好!”

    说话,东方冰拖着没落的背影上了车子,东方正雄也跟了上去,道:“丫头,这可是终生大事,你要想清楚了。我感觉陈小子的女人应该不少,但是做他的女人除了诸葛家的丫头以外,那都是没有名分的,你要想清楚!”

    对于东方正雄的告诫,东方冰是一言不发,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冰一样的人儿,玲珑剔透的心灵,这让东方正雄也黯然神伤,都说是一见杨过误终生,东方正雄则感觉陈煜阳这这小子比杨过还过!

    沉默了良久,东方冰忽然道:“爷爷,你说一个女孩子一定要嫁人吗?”

    东方正雄一听,完蛋了,这小妮子已经无药可救了。但是依旧是笑了一声道:“自然不一定要嫁人,但是有个好的归宿,那也是家人希望看到的。冰儿,这种事情爷爷并不强求你,但是你要考虑清楚!”

    “是的,爷爷,我会考虑清楚的!我一定好好考虑清楚!”东方冰喃喃自语道。

    陈煜阳原本还想和林永东多了解一点,但是很快他就接到了孙宝钱的电话,孙宝钱在电话那头很是焦急道:“师傅,赶紧回来,要出事了,要出大事情了!”

    还没等陈煜阳开口询问什么事情,孙宝钱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陈煜阳急匆匆的赶回学校,此刻,四栋的楼底下围了一群人,而天台上面则是站着一个女孩子,远远望去,陈煜阳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女子正是欧阳茜茜,一惊之下,陈煜阳飞跑过去。

    此刻楼下面孙宝钱他们都在,陈煜阳远远叫喊道:“猴子,出什么事情了?”

    孙宝钱见陈煜阳回来了,立刻道:“师傅,你终于回来了,事情大条了大条了!”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你说清楚。欧阳茜茜怎么了?为什么站着那个上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陈煜阳急忙问道。

    孙宝钱吞了一口口水道:“今天早上,宋嘉和欧阳茜茜都来找白磊,本来是没什么的。后来不知道白磊对欧阳茜茜说了些什么,欧阳茜茜就像发疯一样的跑上了天台,大喊大叫的,说不想活了!”

    “搞什么飞机啊!白磊人呢?”陈煜阳怒道。

    “他,他不知道在哪里?”孙宝钱还第一次见到陈煜阳动火,吓得知道说什么了。

    陈煜阳一把扯开孙宝钱道:“启开,你们怎么搞的,见形势不对应该拦着点吗?”

    “我们,我们也没想到啊!”孙宝钱委屈道。

    这个时候顾晓和方自然也从人群里面钻了出来,一脸焦急道:“煜阳哥哥,快救救茜茜吧,她,她真的会做傻事的,快救救她吧!”

    还没等陈煜阳开口,就听上面的欧阳茜茜怒吼道:“你们看吧,看吧!反正我已经不想活了,白磊,你等着,我就算是做鬼,也要纠缠你一生一世!你等着!”

    欧阳茜茜凄厉的吼叫声似乎震动了每一个人的心灵,此刻,不断的有人在底下呼叫着:“谁是白磊,白磊那个畜生是谁?让老子抓到他,老子非活剥了他不可。”“对,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他怎么忍心的!”“八成又是一个花花公子,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白磊和欧阳茜茜这一出直接搞成了全校轰动,这个时候陈煜阳开始有些明白白磊为什么失踪了,他要是不失踪,那这些人能够把他打成肉饼。

    不过陈煜阳怎么看怎么感觉欧阳茜茜并不是一副寻死的模样,更像是在表演。这种看似疯狂的行径,但是却死死的抓住栏杆不放,眼神中并没有那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而是充满了害怕,一个想要寻死的人会怕死吗?

    陈煜阳知道,那是肯定不会的。所以,陈煜阳开始怀疑了起来。

    “煜阳哥哥,你快点想想办法啊!茜茜,茜茜她真的会跳下来的!”方自然一边急忙道。

    陈煜阳依旧不急不慢的点上一支烟,看着欧阳茜茜在上面发疯,脸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道:“放心,欧阳茜茜她不会跳下来的,哗众取宠而已,就算她跳下来,她也死不了,放心好了!”

    “师傅,这是六楼啊,怎么会死不了?”孙宝钱道。

    陈煜阳撇头看了一眼,道:“老沙了,老沙上哪里去了!”

    孙宝钱道:“老沙一大早就出去了,可能去约会去了,这家伙见欧阳茜茜和宋嘉都在,说头大,所以就离开了!”

    “真聪明!聪明人啊!”陈煜阳笑道。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下面的人不断的劝阻着道:“欧阳同学,你醒醒,快醒醒,为了这样的男生不值得的。赶快下来,赶快下来吧!”

    欧阳茜茜在上面道:“我不,我不下来。”说着再次朝着下面的人叫道:“白磊,你要是不出现,你要是敢不要我了,我就死给你看,我欧阳茜茜说到做到,你等着,你等着!”

    下面的同学也着急了,道:“赶快吧那个负心人找过来呀,要不然又是一条人命!”

    “找,到哪里去找啊!”

    “白磊一个宿舍的人在哪里,快出来,快出来!”

    陈煜阳默默的站到了人群中间道:“我和白磊一个宿舍的!”

    呼啦一下,立马一群人围了上来,凶神恶煞道:“你就是和白磊一个宿舍的?”不过也有人认出了陈煜阳,毕竟是学校的风流人物:“这不是高考帝吗?他和那个负心汉一个宿舍的?”

    “请问陈同学,白磊同学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有人和声问道。

    陈煜阳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刚从外面回来。”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不是想包庇那个负心汉,你们一个宿舍的都没有人好东西!”一个男生怒气冲冲的对着陈煜阳道。

    不过立刻有一群女孩子出来回应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和高考帝这样说话?高考帝是我们心中的英雄,不容你污蔑!”

    “对,高考帝怎么会和那个负心汉同流合污呢?”

    一群人似乎把正事忘记了,就在这边唧唧咋咋唧唧咋咋的,陈煜阳实在是忍无可忍大吼一声道:“够了,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给别人灌上负心汉的罪名!你们不决定太荒唐了吗?就因为楼上的那个疯子要寻死?”

    要是放在别人说这话,老早被人砸了,但是陈煜阳他们还是不敢的,不论是女孩子对他的崇拜,还是男生对他的敬仰,以及说是抽了校长两个耳光的关荣事迹,根本就没有人敢对陈煜阳动粗的。

    但是不同的声音还是有的,有个男孩站了出来道:“你胡说,你分明就是包庇那个陈世美!”

    陈煜阳冷笑了一声,道:“是你了解情况还是我了解情况啊!”

    那个男孩子无言了,女孩子们也都一拥而上道:“听高考帝把话说完在下结论也不迟呀!我们都是都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

    陈煜阳淡淡道:“你们还记得开学时候在BBS上的那张帖子吗?被美女逼疯的男人,那就是白磊!其实白磊早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女朋友,他很爱自己的女朋友。后来由于家庭的关系…………”

    陈煜阳似乎在讲故事一样的说着,大家也都沉静在了陈煜阳磁性的声音中,不过这其中陈煜阳确实用了一点小手段,那就是他动用了天魔音,天魔音能够给人照成一种身临其境的假象,那是一种相当厉害的引诱之音。

    大家似乎都沉醉在了白磊和宋嘉的纯洁感情当中,有些女孩子甚至哭泣了。就连孙宝钱在一旁都是黯然神伤道:“想不到白磊还有这样的经历!”

    “其实白磊也有不对的地方,就是不应该酒后胡言,这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情。要说起来,白磊并不是负心汉,而站在上面的女人,才是第三者,还请同学们不要助长小三的气焰,要不然这个社会上的小三会越来越多的!”

    大家听了陈煜阳通过天魔音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鄙视的望了一眼楼上的欧阳茜茜,然后纷纷离去了,该恋爱的恋爱,该做什么的都做什么去了。

    楼上的欧阳茜茜看到下面的人都走了,而自己逼白磊现身,甚至逼白磊承认和自己关系的目的依旧没有达到。不禁哭诉了起来:“你们,你们都别走啊,我真的会跳的,你们都别走啊,白磊,白磊!”

    人走散了,陈煜阳笑着对上面道:“欧阳茜茜,你这样做有些过分了,舆论可以压迫人就范,但是不能掩盖真相的!”

    此刻楼底下只剩下了陈煜阳,孙宝钱,方自然和顾晓。不得不说陈煜阳天魔音的强大,此刻就连顾晓和方自然都有些看不起这个在楼上插科打诨的欧阳茜茜了,道:“茜茜,快下来,快回去吧!”

    欧阳茜茜依旧倔强道:“我不,我就不走,我要等白磊回来,我要他给我一个答案!”

    “冥顽不灵!”陈煜阳狠狠道。

    欧阳茜茜这样的闹法已经损坏了陈煜阳整个宿舍的形象,还有白磊的名声,这种招数像极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只不过是将上吊换成跳楼而已,这种泼妇行径让陈煜阳十分不耻,要是爱情真的能靠这样争取,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