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风云变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9本章字数:3271字

    马老大气势汹汹而来,不过还没到陈煜阳面前就被魏永兵一只手给秏住了衣领,巨大的身体再次被人提到半空中,陈煜阳淡笑了一声道:“没有金刚钻就不要包揽瓷器活,你这头猪也能在苏州混的风起云涌,简直是笑话!”陈煜阳这样欺负马老大,有人可是看不下去了,娇媚的一笑道:“师傅,你居然这么欺负一个普通人,不害臊!”听见杜灵这一声师傅,慕容复直接是一口冷气,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只见陈煜阳望了杜灵一眼,满意的点头道:“不错,不错,杜灵,现在你这份功力收拾慕容家那个烂西瓜应该够了!”“这位兄弟,我慕容家和你无冤无仇,现在我们这里正在开黑道大会,还请这位兄弟赶快离开,我可以既往不咎!”慕容复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道。陈煜阳冷笑一声道:“无冤无仇?呵呵,我和你慕容家的仇不小呀!慕容复,你应该知道我是谁的!”“还未请教?”慕容复楞了一下道。“陈煜阳!”陈煜阳慢慢声道。“啊!!是你……”慕容复转头询问的目光望了一眼直接的儿子,只见此刻慕容罡依旧是浑身瑟瑟的点点头,结巴道:“他,他是陈煜阳!”

    慕容复此刻已经是怒不可遏了,一巴掌扇在了慕容罡的脸上道:“混账,你怎么不早说?”慕容罡怯生生的不敢说话,不过慕容复不亏是慕容复,很快就回过神来道:“陈先生,那个,那个前些时候的事情只不过是个误会,误会而已,我慕容家改天一定请酒赔罪,还望陈先生不要挂怀!”“不要挂怀?慕容复,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们慕容家买凶杀我,居然还有脸让我不用挂怀!”陈煜阳碰的一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道:“你当我是黄口小儿,树下阿蒙啊!任你说我就信?”“那,那陈先生想要怎么样?”慕容复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陈煜阳冷笑一声道:“想怎么样?”再次从身上掏出一支烟,陈煜阳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你们慕容家退出苏州黑道,守着你们千年留下来的家产过活。二,交出慕容芳,我就放过你!你选吧!”慕容复一下子也怒了,毕竟佛也有火气,何况是人呢,慕容复道:“不可能!陈先生不要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陈煜阳笑道:“我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你能奈我如何?”“你,你,你……”慕容复说出了三个你字,然后退了了好多步眯起眼睛冷声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陈煜阳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就算拼了慕容家最后一口气,也要和你斗到底!”“和我斗,你配吗?”陈煜阳笑了一声,然后啪啪啪几声巴掌声在寂静的大厅里面响了起来。

    就在叶思仁好奇,葛青玩味,诸葛风奇怪,慕容复害怕的时候,一个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人一出现,慕容复直接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指着来人有些结巴,有些愤怒道:“中石,中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复所言的中石,正是自己的义子,慕容中石,也是慕容复守护苏州城的头号大将。慕容中石年纪不大,刚过而立之年,但却是道上面有名的凶神,在他手上丧命的人不知道多少。此人阴沉内敛,不过脸上却有这一股说不出的儒雅,这股味道比起陈煜阳来更甚。慕容中石讽刺的笑了一声道:“义父,我现在站在你面前,难道你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吗?”“为什么?为什么?”慕容复吼声道:“我慕容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慕容中石并不激动,只是轻声道:“待我不薄,慕容复,你不要以为我当年小,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的我父亲,强迫了我的母亲。到底是谁让我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孤儿,到底是谁让我变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你,我的好义父!”慕容复头顶犹如惊天霹雳一样,缓缓的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了一股说不出的苍老道:“你,你都知道了。”陈煜阳笑了起来,道:“慕容复,怎么样?这个礼物还满意吗?呵呵,我说过,你拿什么跟我斗!!”“你,你,陈煜阳你好,你好!你以为就凭借着这个叛徒你就能够掌控我慕容家的产业吗?你别忘记了,我上面还有一个大哥,还有一个侄子,你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的!”慕容复狠狠道。

    “慕容博?你现在才想起那个废物,你就不要期望那个笨蛋了,那个笨蛋为了保命已经将你们慕容家卖给我了。这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他怎么可能急着向本座投诚呢?呵呵,是你慕容复争权夺利,自毁长城,怪不得别人!”“噗”一口,慕容复一口鲜血已经吐了出来。现在在坐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稳坐钓鱼台的这个男人是要和慕容家算账了。自己还是置身世外的好,所以,一时间,齐老大站了起来,谄媚的笑道:“陈少,您这是要好慕容家算账,那我们还是先走了,不妨碍你,不妨碍您了!”“是啊,是啊,陈少,我们先走了,先告辞了!”“走?”陈煜阳冷笑了一声,道:“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吧!”陈煜阳话音刚落,一旁的马老大已经身首异处了,鲜血咕噜咕噜的留了出来,一颗硕大的头颅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一旁的欧阳茜茜慌张的惊呼了起来:“啊~”一旁的陈煜阳很随意的捂住了欧阳茜茜的眼睛,脸上依旧挂着冷酷的笑意。到是叶思仁有些悲悯道:“老三,你这么做有点过了!”陈煜阳自顾自道:“道上永远血腥的,老大,妇人之仁是不可取的!”陈煜阳的这一手几乎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当中,就连杜灵也开始惊讶自己这个师傅的手段,还是张朝阳老爷子,道上面混迹了多年了的人,一脸镇定,道:“陈小哥,你只是和慕容家有仇,为什么要殃及池鱼呢?”“呵呵!”陈煜阳笑道:“我不仅仅是对慕容家有仇,我还对苏州道上的事情很感兴趣。”“哦?”张老爷子楞了一下道:“那陈小哥想要怎么样?”陈煜阳站起身子,扫视了一眼还活着那些大佬,道:“现在,你们只有归顺我,要不然死路一条!”“不可能!”齐老大话刚出口,一只大手已经捏在了他的脖颈上,铁手有铜墙铁壁之称,这一下直接捏碎了齐老大的咽喉,一缕血丝顺着齐老大的嘴角流了出来,铁手冷声道:“不识时务!”“又一个?”陈煜阳此刻就像是恶魔一样,脸上依旧带着笑意,道:“我不想再有第三个,你们自己考虑!”“这,这……”一众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一个小头目站了出来道:“我愿意归顺陈少!”有一个带头的就有两个就有三个,就有无数个。“我也愿意归顺陈少!”“我也愿意归顺!”

    陈煜阳的脸上不动声色的流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旁的张朝阳老人见慕容家大势已去,不禁摇头道:“年轻人的杀伐已经不是我老一辈可以抵挡的了,好,好啊!英雄出少年,出少年啊!”“张老爷子!”陈煜阳忽然道。张朝阳默默道:“陈少还有什么事情吗?”陈煜阳笑着走到张朝阳面前道:“不知道张老爷子还有没有精力,再将这苏州城管上几年呢?”张朝阳一脸不可思议,惊愕道:“陈小哥的意思是??”“道上的事情我不想过问太多,还请张老爷子代劳,张老爷子可是辈分极高,不知道老爷子可能给小辈这个面子。”陈煜阳道。“好,好,既然陈少看得起老朽,老朽就为陈少再拼命几年!”张朝阳有些激动道。毕竟陈煜阳给了他还有张家一个翻身的机会,他这一次之所以答应慕容复,也是因为慕容复给出了一个苏州城道上总瓢把子的名位。“好,既然您老给面子,那就这么定了!”陈煜阳说着,走到了慕容中石面前冷声道:“中石,接下来看你的了,你知道这么做的!”“主人,我明白!我慕容中石说过,只要主人能够帮我报仇,我慕容中石这条命就是主人的!”慕容中石恭敬道。“好,去吧!我给你这个亲手报仇的机会!”说着陈煜阳朝着铁手,顾自然道:“你们两个留下来,清理一下,不肯归顺的人,直接帮我处理掉!”“是的,所长!”陈煜阳怜悯的望了一眼这一桌子人,然后自顾自的带着欧阳茜茜出去了,跟着陈煜阳出去的还有魏永兵,林永东,诸葛风,葛青,叶思仁,杜灵,紧接着里面就传出了一声声惨痛的嚎叫声,鲜血缓缓的流淌了出来。慕容罡的声音依稀可以听见:“中石,中石,你放过我吧,我愿意给陈少做牛做马,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看在我们兄弟的面上,你就放过我吧!”不过很快,慕容罡的嘶嚎声就已经传了出来,凄凉无比。陈煜阳冷冷的望了欧阳茜茜一眼,道:“这就是现实,残酷吧!现在你还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吗?”

    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欧阳茜茜已经感觉不认识了,这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吗?这还是那个不怕脏,不怕苦,和孤儿们玩笑打闹的大男孩吗?这还是那个帮助老大娘推车子的热心大学生吗?她此刻的脑海已经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