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章 龙飞云来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3291字

    她从来只以为陈煜阳那是在恐吓而已,她从来都以为秦家是一颗大树,不是谁都能摧毁的。可是事实放在面前,陈煜阳的反击来的如此快,如此迅猛,甚至连给自己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陈煜阳的手段吗?秦心心中暗暗道。

    此时此刻,她心头再次浮现出陈煜阳那冷峻的面孔,还有那句自己一直不肯相信的话:“我要让你们秦家绝后,我要让你来求我,让你来求我!”

    这话仿佛是一道挥散不去的梦魇一样,一直在秦心的脑海中浮现,再浮现!

    收拾了秦家之后,陈煜阳的生活在次回归到了一种平静。平静的起不了半点涟漪,苏州城道上经过那次洗礼之后虽然还有些小波动,但是那只是小事情,在张朝阳老人的手段下没多久,也就悄然无息了。

    这个时候的陈煜阳每天都是教室,宿舍,图书馆还有浪漫满屋的四点一线工作,闲来无事喝一杯咖啡,别提有多惬意了。偶尔在浪漫满屋也会遇到萧雨欣,甚至遇到古芊芊,也都是一笑而过。

    这段时间最让陈煜阳激动的就是欧阳茜茜那个七十五万的大奖了,领到奖之后欧阳茜茜死活要和陈煜阳平分,虽然他并不缺少这点钱,但是为了这份难得的喜悦,他也没有推辞,拿到奖金,大家自然是欢聚一堂,大吃一顿。

    看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意,陈煜阳心中也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快乐。

    这天,放课后,陈煜阳再次来到自己的浪漫满屋,一群小女生立刻围了上来嬉笑道:“老板,你来了!”

    陈煜阳点了点头,笑了一声道:“老样子,你们知道的!”

    “好嘞!”

    没过多久,一杯热气腾腾的卡布奇若就端了上来,陈煜阳找了一个靠着边上的桌位,晒着太阳喝着咖啡,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笑得很阳光,很灿烂。不过很快他的笑容却变得异常诡异,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

    浪漫满屋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女孩子们很习惯道:“对不起,我们这里白天不营业!”

    只听见一个苍白的声音道:“不好意思,我来找人!”

    女孩子猛然回头,看到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女子站在店门口,女孩子很好奇道:“请问这位警官,您找谁!”

    这个时候陈煜阳笑了起来,道:“她是来找我的,让她进来吧!”

    秦心此刻的容颜让陈煜阳想起了一首词,憔悴陨,如今有谁堪摘。依旧是一身整洁的衣衫,但是却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的吓人。望着秦心绝美的容颜,没落的背影,这些小女孩子们开始唧唧咋咋起来,不时的给陈煜阳投去一个加油的表情。

    陈煜阳知道这些小姑娘们误会了,不过他也不做解释,只是淡淡的笑意挂在脸上。

    “秦警官,请坐,要喝点什么?”陈煜阳笑道。

    秦心这次来见陈煜阳,明显没有前些时候的盛气凌人,或者说,更多的则是害怕和恐惧。坐了下来,秦心苦涩的笑了一下,道:“随便,给我来一杯冰水就可以了!”

    没多久,冰水端了上来。秦心小心的触碰了一下杯子,但是手指依旧是颤抖了一下,似乎被冰到了,瞬间缩了回来。陈煜阳笑道:“秦警官,您这次来找我什么事情?难道您又找到了新的证据吗?”

    秦心面露难色,想要吼叫,但是却感觉嗓子里面发不出一点声音,最后只能是沙哑道:“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手?你说,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秦家?”

    陈煜阳笑道:“秦警官,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难道你一定要我秦家绝后,你才肯甘心吗?”秦心怒道。

    陈煜阳摊了摊手道:“你们秦家绝不绝后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做什么事情?”

    “陈煜阳,就算我秦心求求你,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求求你,你放过我的家人好不好,放过他们好不好!他们是无辜的!”秦心此刻毫无办法,只能低声下气道:“只要你放过他们,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陈煜阳坏坏的笑了起来,凝望着秦心道:“你真的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只要你能够救了我大哥,让我秦家留个根,我秦心发誓,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秦心信誓旦旦道。

    陈煜阳满脸笑意的点了一支烟,道:“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让你当我一辈子的奴隶呢,你也能答应!”

    “你,你,陈煜阳……”秦心愤怒的站了起来,想要吼出来,但是声音却又压低了下来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刚刚是你说什么条件都能答应的。再说了,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不是吗?”

    秦心此刻感觉这个男人的笑容是那样的诡秘,但是却笑得那样的摄人心魄。无奈,很无奈,秦心再次坐下,沉默了良久,抬起那双泪眼汪汪的眸子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救我大哥,那我就当你一生一世的奴隶!”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还蛮有魄力的,行,那我就救救你大哥!”陈煜阳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一只数码相机,道:“你大哥所有的原罪证都在这里,毁了他,凭借着你们老秦家的实力,你那个大哥应该不会有事!”

    “你真的,真的将这个给我?”秦心有些不敢相信道,在她的心理,陈煜阳是恶魔,和恶魔交易,永远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她没有想到陈煜阳居然会这么爽快的将东西交给自己。

    陈煜阳点了点头道:“我陈煜阳说过的话从来算数,你拿走吧,就算到了法庭,也只有这东西能够成为证据。毁灭了他,你大哥就会没事!不过你不要忘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陈煜阳的奴隶!”

    秦心拿着这不大的数码相机,但是心中却感觉沉甸甸的。这就是她卖了自己的一生所得的东西,第一次秦心感觉自己这样的渺小,这样的微不足道。立刻站了起来,秦心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依旧道:“谢谢!”

    陈煜阳并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将这最后的罪证销毁,然后安安心心的做自己的奴隶。

    秦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有陈煜阳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面,慢慢的磨着自己手中的咖啡,只是瞬间,他的笑容开始变成有些玩味的意思,淡淡道:“既然来了,那就别偷偷摸摸的,出来吧!我请你喝咖啡!你也是难得有机会呀!”

    带着一脸玩味的笑意,龙飞云忽然就出现在了陈煜阳边上,打趣道:“伙计,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玩奴隶契约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秦家这小丫头真是不错,看得我都有些心动了,那腰肢,那身段,那长相……”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你要是喜欢,我改天把她送给你!”

    “别,千万别!”龙飞云连忙摇手,一脸惶恐道:“这种刁蛮大小姐我龙飞云可是招架不住,要治她也只有你这种人。再说了,哥们还要用这童子身练功呢,这种事情少碰,少碰为妙!要不然我这几十年的功力就毁于一旦了!”

    “切!”陈煜阳轻声切了一声道:“喝点什么?”

    “随意,随意就好!”龙飞云笑道。

    陈煜阳将手边的冰水推给龙飞云打趣道:“刚刚那个美女可是一口没喝,你试一试!”

    “你小子就喜欢调侃我,我哪有这种福气啊!”龙飞云说着一脸正色道:“你小子顶着个龙组少将编练官的头衔,现在也应该做点事情了。”

    “怎么?有任务?”陈煜阳扭头疑惑道。

    龙飞云点了点头,道:“是啊,要是没任务,我能这么清闲的跑到你这边喝茶吗?”

    “说说!”陈煜阳懒散的靠了下来,随手递给龙飞云一支烟,笑道。

    龙飞云接过烟,笑了起来,道:“我就喜欢这一口,可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搞不到这东西,这可是贡品啊!嘻嘻!”说着,龙飞云点了起来,猛吸了一口,厌恶袅绕道:“这味道,真是久违了!”

    “行了,说正事吧!”陈煜阳有些不耐烦道。

    “好好好!”龙飞云笑道:“这次来,二号吩咐了两件事情,让我提前通知你。一件是关于秦家的事情,不过看你也是处理好了,那我就不多说了。二号感觉秦桓毕竟跟着他们一起好多年了,总不能让秦家绝后!”

    “那还有一件事情呢?”陈煜阳问道。

    龙飞云四处看了一下,小声道:“还有一件事情比较机密。江南五省将要一阵天翻地覆的动作,二号想要让你镇一镇场子。”

    “到底什么事情?”陈煜阳好奇道。

    “什么事情?”龙飞云没好气道:“不就是你小子搞出来的事情,慕容家一夜之间被你给整垮了,现在司马东方都开始蠢蠢欲动,还有南面的南宫家,看上去他们要有一波大动作,二号的意思很明确,能杀就杀,不要客气!”

    陈煜阳淡淡声笑了一下,道:“看来二号比我还心狠!”

    “嘘”龙飞云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道:“小子,这种犯忌的话以后少说,要不然要有大麻烦的,知道吧!”

    “行了行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了,简直和政客没有什么两样!”陈煜阳不屑道。

    龙飞云笑道:“我就是政客!”说着神情再次凝重下来道:“还有,这些门阀现在孤立无援,不排除可能联合国外势力的可能,你要注意。最近,罗马教廷异动频繁,好像已经派人过来了,他们在国内转了一大圈之后可能下一站会到苏州,这个你要注意!还有就是岛国的那些忍者和阴阳师,他们现在也是频繁东渡,第一站是朝鲜半岛,可能下一站就要过来,你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