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 晃点的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3279字

    说着萧雨欣低下了头,不敢看陈煜阳的目光。

    “那学姐就没有想过要找一个吗?在大学里面这种纯真的爱恋,出了校门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萧雨欣笑道:“我又何尝想就这样一个人呢?看着学校里面一对对男女,很浪漫。我好羡慕,但是我始终没有找到心灵上的共振,又不想随便找一个将就,所以,现在就成为老大难了!”

    听了仿佛是自嘲,但是却让陈煜阳感觉有些别是意思。所以陈煜阳只能选择沉默,两人都沉默了好久,萧雨欣再次勇敢的抬头直视陈煜阳道:“其实,其实也不是没有人让我动心,只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但,但还是有未婚妻的!”

    陈煜阳苦涩的笑了一声,心道:来了。

    下一刻,萧雨欣再次勇敢的拉起陈煜阳的手道:“煜阳,我下面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很尴尬,但是,我不说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

    陈煜阳淡淡声道:“你说!”

    “自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你与众不同,你怒斥警察,你和我侃侃而谈的笑脸我始终无法忘记,我感觉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你现在老实的告诉我,那是我错觉吗?还是你真的……”

    陈煜阳摇了摇头道:“那不是错觉,我确实对你有好感,但是只是仅仅于好感而已。发乎情,止乎礼!仅此而已!”

    “那我现在让你在你的未婚妻和我之间选着一个,你会选谁?”萧雨欣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陈煜阳笑了一声,抽回自己的手,这个动作其实已经告诉了萧雨欣她想要的答案。萧雨欣感觉心头猛的被敲击了一下,就见陈煜阳掏出一支烟来,道:“这个问题可以说不是问题。如果学姐是在开玩笑,那这个玩笑就到此为止。如果学姐是认真的,那我会很坚定的告诉学姐,我离不开我的未婚妻!”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萧雨欣抽泣了一下,带着无比的失落接着道:“其实我并不想当小三,也不想破坏你和你未婚妻的感情,只是,只是我好想拥有一份纯真的爱情,我还有两年就毕业了,毕业之后我答应就不纠缠着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也体会一次这样的美好,我这一生只要这一次就够了,可以吗?”

    望着萧雨欣带着略略哀求的目光,陈煜阳实在是下不了这个狠心,但是一支烟过后,他依旧是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该走了!”

    说着陈煜阳转身扬长而去,那映照在阳光下的背影如此的清晰,又如此的让人不舍。

    萧雨欣带着淡淡的泪水,不声不响的依靠在一棵树边上,苦涩的摇着头道:“发乎情,止乎礼,陈煜阳,你是个和他们完全不同的男人,很专情,很专情,但是你可知道你的专情却让我更加的无法自拔。”

    回到宿舍,陈煜阳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叹,毕竟自己拒绝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似乎也伤害了这个女孩子。摇了摇头,在宿舍里面瞟了一眼,此刻的宿舍是空无一人。

    孙宝钱和白磊肯定是去约会了,沙建国不知道干什么了,朱自明自然是去看美眉去了。无聊之极的陈煜阳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抄起一本《双城记》漫无目的的翻了起来,翻着翻着似乎睡意汹涌的袭了上来,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将陈煜阳从梦乡里面拉了回来,就见沙建国那怒气冲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那感觉似乎愤怒到了极点,一个人愣生生的坐在床上,猛的一拳砸在了床柱上,整个床柱被他砸得扭曲了。

    陈煜阳缓缓的爬了起来,道:“龙虎拳劲,老沙,我还第一次见你出手,怎么了?”

    沙建国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宿舍里面还有人,一时慌忙的笑了一声道:“没事,没事!师傅你的眼睛可是够毒的,你居然一眼就看出了我是龙虎拳劲。真不愧是师傅,我现在都开始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了?”

    陈煜阳脸色一沉道:“别岔开话题,你以为我不知道呢,和潇潇闹矛盾了?”

    提及潇潇,沙建国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道:“你怎么知道的?”

    陈煜阳笑道:“你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我怎么会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沙建国一下倒在了床上道:“没事情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和她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陈煜阳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沙建国忽然又坐了起来,问道:“师傅,你能容忍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织围巾吗?”

    陈煜阳笑道:“那要看是哪个男人了,要是她的父亲兄弟,那还是能够理解的!”

    “如果只是一个学长呢?”沙建国道。

    “这,这……我应该不会原谅的!”陈煜阳迟疑了两声问道:“怎么?潇潇给别的男人织围巾了?”

    沙建国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苦楚溢于言表。

    一间小小的茶楼里面,聚齐了苏州城道上的四位大佬,诸葛风,葛青,杜灵,陈中石,四人东南西北分坐着,四人手边都端着一杯茶,只是四人的茶杯里面的茶叶都不同,诸葛风是一杯苦苦的苦茶,杜灵则是一杯铁观音,葛青是一杯碧螺春,陈中石则是一杯龙井。

    不过四人都不开口,眼眸不住的向外眺望,似乎在等人。

    一辆军车呼啸而过,陈煜阳这时候才姗姗来迟,一见四人,陈煜阳立马笑了起来,道:“大舅子,老四,乖徒弟,中石,你们都来了,看来我来晚了,抱歉,抱歉,今天我买单,呵呵!”

    说着陈煜阳从边上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杜灵一边娇滴滴道:“师傅,哪有你这样让美女等的,不行,你得补偿的幼小的心灵。”说着杜灵手一伸,似乎在向陈煜阳讨要什么,陈煜阳笑道:“怎么?又想要东西,说吧要什么?”

    杜灵咯咯笑了一声道:“武功秘籍就算了,你给我的我还没学会,不过来点灵丹还是要的!”

    陈煜阳笑道:“你现在最多就是个大宗师,灵丹为师这边多的是,最差是也是轮回丹,但是我怕你吃了之后会气血翻涌,虚不受补,一下子爆体了。”说着陈煜阳掏出一瓶青花瓷的瓶子道:“你要不要!”

    杜灵撅着嘴,吐了吐舌头道:“那我还是不要了吧,不过师傅,这东西我什么时候能用啊?”

    陈煜阳笑道:“小妮子,贪心到是不小,哪天你能够到达先天大宗师的级别这东西你就能用了!”

    一边的诸葛风撇着嘴道:“妹夫,你这可是偏心啊,我为什么没有啊!”

    葛青也打趣道:“对呀,对呀,我们怎么没有的!”

    陈煜阳笑道:“你们都拜我为师,就都有,怎么样考虑一下!”

    诸葛风撇了撇嘴道:“那我还是不要吧!”葛青也是一下子蔫了,不在说话。到是陈煜阳道:“好了好了,不调笑你们了,老四,你要想要的话,和老爷子要天魔策去,那东西比较适合你,至于大舅子,你就辛苦辛苦吧!我这里除了镇魂玉可是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的!”

    诸葛风叹息了一声,阴阳怪气道:“我心不苦,我命苦!”

    五人哄堂大笑了起来,杜灵道:“师傅,你这次将什么召集起来有什么事情吗?”

    陈煜阳这才一脸正色道:“有事情,确实有事情。我现在在想我这个人并不适合在道上混,但是又不能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我现在要秘密培训出一批专属于我自己的超自然能力者!”

    “啊!!!!”杜灵尖叫了一声,然后立刻捂住自己的嘴道:“师傅,你的心也太大了,还是你太没有安全感了。你现在可以说是苏州的王,居然还要训练一批秘密部队出来,真不知道你想要搞什么!”

    “搞什么?”陈煜阳笑道:“我不是要搞什么,我只是要自保而已,有了这一批力量存在,不论是你们日后一统江南,亦或者是和超自然者对决,那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到时候你们就能明白的!”

    其实现在诸葛风和葛青就明白,陈煜阳是在给自己布置后路,有这样一张秘密的牌在手中,日后和京城那位斗起来也能够百无禁忌,这可能才是陈煜阳现在想要的结果,一旦有一天真的开战了,那这支超自然力量绝对是生力军。

    葛青面无表情道:“你需要多少人?”

    陈煜阳拍着葛青的肩膀道:“你们现在都是超自然者,自然知道资质的好坏能够限制一个人的修为。我现在要在道上面挑选一百人,年纪不要太大,最好是家中没有牵绊的人,资质一定要好!”

    诸葛风冷嘶了一声道:“妹夫,你这个要求有点苛刻啊!”

    陈煜阳笑道:“要是不苛刻的话,我怎么会从苏州黑道数千人中挑选一百个呢?”

    一旁的陈中石也是有些难色道:“主人,这件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不好办也不好办,我们需要回去好好的调查一下,一有结果,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主人,我想凭借着我们四人的力量想要找一百人,还是搓搓有余的!”

    诸葛风再次道:“我都说我命苦了,人家杜灵帮你找人还有说法,她毕竟是你徒弟,但是我们帮你找人?”说着诸葛风鬼鬼的笑了起来到:“妹夫,我们帮你找人,你起码要给你辛苦费啊什么的吧!”

    陈煜阳摇了摇头心道:这个大舅子真会挑时候。果然一旁的葛青也笑脸凑了上来道:“对呀,老三,我们帮你,起码要有些好处吧,要不然我们不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