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五章 被拆穿的谎言(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3371字

    唱完了失恋阵线联盟,这帮人又开始恶搞小虎队的爱,那歌词被篡改的,真是惨目忍睹。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个羊肉串,再串一个羊肉串……”

    陈煜阳一边唱,一边感觉,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穷乐和。望着洒落的月光,他们在用最简单,最青春的方式抒发这心中的快乐。此时此刻,他们不是太子党,不是富商之子,不是名门之后,不是超自然者,只是简简单单的大学生,享受着简简单单的快乐。

    就在陈煜阳和白磊他们逃单的这个夜晚,李庆峰家里却上演了一出孔雀东南飞的闹剧,不过这只孔雀似乎并不是那般花枝招展,貌似是一只纯情的孔雀。当李文东将这名叫做潇潇的女孩子带回去的时候,李庆峰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伯父,伯母,你们好!”潇潇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看上去并不似陈煜阳说所的那种公交车一样的女孩子,不过李庆峰现在不管她是还是不是,总之让三少爷讨厌的人,那李家就绝对不能够接受。

    不论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还是为是李文东的安全,他都不能,也不敢让潇潇进门。要知道一旦三公子动怒,那后果会很严重,不可想象的严重。李庆峰是魔门内的人,自然知道叶家老爷子对这个从未见面的三公子的宠爱已经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冷哼了一声,李庆峰道:“小东,之前和你交往的那个女孩子呢?”

    李庆峰毫不客气的话,让李文东一阵尴尬,也让潇潇有些措手不及。李文东望了一眼潇潇,笑意道:“爸,我和她已经分手了!”

    “分手?”李庆峰淡淡道:“是不是你对人家女孩子始乱终弃了?”

    “哪能啊?”李文东无比冤枉道:“爸,我是那种人吗?相处不下去,那就分手了!”

    “相处不下去?”李庆峰冷笑一声望着一边瑟瑟发抖的潇潇,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我告诉你李文东,老子李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的。你最好考虑清楚,我李家也没有喜新厌旧的人!”

    这时候,李庆峰的妻子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一脸埋怨道:“老李,你这是干什么呢?儿子好不容易带个女朋友回来,你也不让人家坐。”说着,女人对潇潇道:“姑娘,坐吧,别理他,他就是这个脾气!”

    李庆峰的老婆也算是大家闺秀,叫做张翠兰。平常时候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张翠兰张罗的,李庆峰从来不过问,所以在别人眼中他一向是妻管严。不过今天,李庆峰对待潇潇的态度却是十分强硬,呵斥道:“坐,我们家没有你的座位,请你出去!”

    “老李,你这是做什么?”张翠兰瞪着眼睛埋怨道。

    不过李庆峰却丝毫不退让,道:“这个家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李文东,我告诉你,要么你就和这个女孩子离开,我李庆峰就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要不,你就跟她分手,这种人我们李家要不起!”

    “爸,您今天这是怎么了?从前你也没有这么不可理喻啊!”李文东连忙道。

    李庆峰的态度让一边的潇潇根本就不敢说话,只是愣愣的站着。李庆峰冷笑了一声道:“你老子我好歹也是个政法书记,你以为她在学校里面做的事情老子我会调查不到,哼,你要是有心的话,自己问问她!”

    说着李庆峰似乎还不解气道:“李文东,我告诉你,月儿是个好女孩,你要是敢辜负了她,老子就活剥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庆峰根本就不给李文东说话的机会,狠话直接已经撂出来了。一边的张翠兰虽然着急,但是毫无办法,虽然在外人看来李庆峰什么都听自己的,但是李庆峰这个人脾气很倔,他认定的事情根本无法改变。

    张翠兰一边拉着李文东道:“小东,你爸他今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了,别理他!”说着还笑意的对潇潇道:“这位姑娘,不好意思了,你还是先走吧,让小东送送你,今天真是对不住了!”

    潇潇此刻已经满眼泪水了,委屈的点了点头。

    李文东和潇潇很快下楼了,潇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李文东怀里道:“文东,文东,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李文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安慰道:“潇潇,潇潇,别哭,别哭,我一定会让我爸爸接受你的!放心无论如何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别哭了,别哭了!”

    “文东,我,我把自己都交给你了,你,你不会不要我吧!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潇潇一边哭着一边哽咽道,那演技绝对像真的,如果陈煜阳此刻在的话,都能为她鼓掌,这水品不去那个奥斯卡,真是浪费了。

    李文东只是一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会要你的!”

    两人在楼下磨蹭了好久,楼上面的李庆峰和张翠兰两口子也在磨着口水仗。张翠兰埋怨道:“老李,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对人家女孩子乱发神经啊!我知道你更中意小月,但是,但是你也不能将人家女孩子拒之门外啊!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

    “拒之门外?”李庆峰冷笑了一声道:“我还没动手呢?”

    说话,李庆峰拿出一叠找照片出来,道:“你自己看看吧!”

    李庆峰这个政法书记不是白做的,想要调查两个人那简直是太简单了。张翠兰不知所措的拿起照片,很快她脸上的埋怨消失了,变成了愤怒和苍白,道:“这,这是……”

    李庆峰无奈道:“你一直说我不够关心小东,对于小东的终生大事我比谁都关心,他大学时代就谈了这两个女朋友。我心里很清楚,小月家底清白,是个不择不扣的好女孩子。但是这个潇潇……”

    点起一支烟,李庆峰接着道:“这个女孩子不简单,看看她和这些男孩子的亲密照片难道你还不明白!这个女孩子专门找一些有些家世的男孩子,逼婚不成就会要求补偿,我调查过近几年,她这种事情没少做。我李家不可能要这种女孩子!”

    “那小东知道吗?”张翠兰道。

    李庆峰摇了摇头,道:“要不是三公子提醒我,我还蒙在鼓里呢?”

    “三公子,三公子专门为了这件事情给你去电话了?”张翠兰惊讶道。张家在魔门之中也是大户,自然知道李庆峰所说的三公子到底是什么人。那个恐怖的男人的事迹,她也没有少听说。

    “嗯!”李庆峰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三公子已经放下话来了,这样的人进了李家的门,日后李家丢得起这个人,他和老爷子丢不起这个人!”

    一听说那个男人发话了,张翠兰也叹息了一声,苦涩的摇了摇头。

    一夜无话,昨天晚上继逃单之后,陈煜阳这个宿舍又是一阵把酒狂欢,反正第二天的双休日,所以大家也就放开了,尽情的玩乐。四人一桌,就八十分打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时分众人才渐渐睡去。

    不过这其中也有一个例外的,那就是朱自明同学,经过了一晚上的马拉松,他可真是体力不支早早的就睡觉了,孙宝钱他们还直笑他不行。朱自明则是愤愤道:“你们不懂,早睡早起身体好,一点都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鸟语花香的清晨,又是在江南大学,这个星期六显得格外的晴空万里。陈煜阳早早的就起来了,对于他来说,基本上不用睡眠的,起来之后就直奔学校外面,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帮着老大娘做煎饼的生涯,风雨无阻。

    一张热乎乎的煎饼下肚,陈煜阳心道;这才是生活吗?在老大娘的千恩万谢之中,陈煜阳带着一些豆浆油条就一路回去了。不过走到宿舍楼底下,陈煜阳却发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他过目不忘的脑袋中不断的回想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子。

    忽然,他想起来了,在那本萧雨欣的笔记本上。

    此刻,陈煜阳已经知道了这个穿着都无比清纯的女孩子是谁了,就是那个潇潇。说起来,陈煜阳还是第一次正面去观察这个叫做潇潇的女孩子。说实话,长得的确很有资本,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和那白皙里面透着一点润红的皮肤,看起来到是着实惹人怜爱。

    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似乎这个潇潇并没有注意到陈煜阳,依旧是不缓不慢的拎着一笼包子,上楼。

    一路小跑陈煜阳回到宿舍,囔囔道:“快起来,快起来,都起来了!”

    白磊翻了个跟头,道:“师傅,你大清早的叫什么叫,让我们睡一会吧!”

    孙宝钱也迷迷糊糊道:“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到是朱自明一个翻身起来了,但是脸上一脸的睡眼稀松,第一句话直接将陈煜阳给雷到了,就听他呼叫道:“地震了,地震了!是地震了吗?”

    陈煜阳白了他一眼道:“地震个屁啊!”

    “哦,没地震啊!”说着朱自明这才放心下来,再次躺了下来,没一会他的鼾声再次响起,这让陈煜阳直接是被雷的外焦内嫩的,没有办法,放下手中的东西,陈煜阳道:“潇潇来了,潇潇来了!”

    白磊埋怨道:“潇潇是谁啊?我要睡觉!”

    孙宝钱也道:“潇潇不就是那个和老沙分手的女孩子嘛?来就来吧,反正我要睡觉!”

    不过瞬间,所有人都惊呼的坐了起来,就连沙建国都坐了起来,大家迷糊着眼睛问道陈煜阳道:“谁来了,谁来了!”

    陈煜阳笑道:“潇潇,就是那个一脸水汪汪的那个女孩子!”

    陈煜阳话音刚落,敲门就响了起来。沙建国此刻一脸冷漠,白磊和孙宝钱,以及朱自明却是一脸怒火。孙宝钱更是不顾形象的冲了下来,到后面忙碌了变天搞出一把笤帚来,狠狠道:“这个臭女人,她还有脸来,老子一扫帚就将她撂倒在我们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