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拆穿的谎言(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3285字

    此刻,一宿舍的人都望着孙宝钱,脸上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陈煜阳早就已经跳开老远了,道:“靠,猴子,以前没见你这么暴力过呀!”

    “老子这是气的,老沙,那臭女人进来之后,你一定不要给她好脸色看,要不然她蹬鼻子上脸,吃过一次亏就不能再上第二次当了!”孙宝钱一边挥舞这笤帚,一边对沙建国告诫道。

    沙建国冷冷一笑道:“我和她已经结束了,到底以后她是千人骑还是万人压,那老子管不着!”

    陈煜阳在一边挑起大拇哥道:“老沙,我也从来没有看见你说话这么毒啊!”

    “开门吧!”沙建国冷意道:“我到要看看她能够玩出什么花儿来!”

    “好嘞!”孙宝钱立刻上去开门。

    不过门刚开,就听见一声叫喊声,啊~那声音无比的尖锐,不过尖锐中也带着一抹甜甜的味道,陈煜阳笑道:“嗓子不错,就是人品差了点,看着形势不对,又想要回头了,不过好马不吃回头草呀!”

    “你怎么不穿衣服呀!”潇潇的声音似乎有些慌张,还捂着眼睛。

    孙宝钱大笑了一声道:“装,你就装吧!”

    说着孙宝钱没理会她,径直回来了,潇潇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一屋子,除了陈煜阳之外的裸体,直接小脸蛋红到了脖子。白磊一面打趣道:“老沙,还真看不出来,她真的会脸红!”

    潇潇啐了他一口道:“流氓!”

    而一边上是沙建国坐在床上,一脸冷漠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来做什么?”

    潇潇立刻一脸委屈的神情,说道:“沙,是我不对,我知道是我不对。不过你是误会我了,那条围巾是为你织的,因为没有织好所以就没有告诉你,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是,可是……”

    说着潇潇的眼泪刷刷的流下了,如果陈煜阳事先不知道的话,真就以为是那么回事了。不过此刻整个宿舍剩下的只是冷笑的声音,沙建国道:“我没车,没房,跟着我,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沙,我不在乎的,我真的不在乎的!”潇潇哭诉道:“那只是我一时的气话,你别当真!”

    “气话?”沙建国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沙建国是傻子吗?任你玩弄?你和李文东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还是你认为我会为你这样的女人在傻在天真一次?”

    听着沙建国的只问潇潇一下子愣住了,她感觉自己这招哭诉的哀求原谅从来没有失手过,就算是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会心软的。不过她对沙建国的估计有错误,沙建国是武者,心智刚毅无比,不是说几滴眼泪就可以动摇的。

    “沙,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是李文东他追着我的,我是被逼的,他是政法书记的儿子,我没有办法,只能敷衍着,我真的是无奈的!”潇潇还在辩解着,但是她的辩解在陈煜阳看来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

    沙建国此刻的恨意已经到达了顶点,一把将潇潇推开,将她手中的东西狠狠的甩了出去,道:“你编,你编,我看你还能编到什么时候。”说着沙建国朝着陈煜阳道:“师傅,能给李庆峰打电话吗。让李学长来一趟,让他来看看这就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

    潇潇一下子慌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里面居然有人认识李庆峰,认识李文东。

    不过当她的目光凝聚在陈煜阳身上的时候,她惊呆了,她似乎从来没有想起,自己面前这个男人,这张英俊的容颜是敢于扇校长耳光,能够调集特警的人,她一下子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是一面摇着头一面流下了苦涩的泪水。

    假的东西终究是假的,谎言也终究会被揭穿,他们永远也经不起检验。潇潇也会为自己的爱慕虚荣付出相当的代价,就是陈煜阳拿起电话的一刹,潇潇已经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当美好的希望破碎之后,往往随之而来的就是永久的绝望。

    黑暗,似乎已经开始一步一步的吞噬着潇潇的眼眸,泪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

    一边的陈煜阳淡淡的叹息了一声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说着,陈煜阳的电话已经拨通了,电话那头李庆峰那略带着点苍老的声音一点点的传了出来:“三少爷!”

    陈煜阳笑着打趣道:“李庆峰,看样子你家里的事情让你焦头烂额呀!”

    李庆峰楞了一下,无奈道:“让三少爷见笑了,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我已经被他气死了,昨天整整和我闹了一个晚上,我很无奈呀!我甚至都用出了断绝父子关系这种办法,但是,但是……”

    “行了,这事情还是我来替你摆平吧!”陈煜阳笑道:“让令公子到我宿舍来,四栋613,我让他看看他的女朋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李庆峰一听,有门,立刻答应道:“好,好,多谢三少爷了!”

    “跟我还这么客气!”陈煜阳笑了起来道:“过些天请我喝酒就行了!”

    李庆峰连忙应允。李庆峰心道:这位爷可不是谁想请都能够请到的,要是能够靠上这颗大树,那自己以后在老爷子不谈有分量,起码是能混个脸熟,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连孙一行都没有的!

    通完电话,沙建国依旧是冷冷道:“师傅,怎么样?”

    陈煜阳给了沙建国一个v形手势道:“一切搞定了,谎言和欺骗一旦被拆穿,那会相当尴尬!”

    此刻的潇潇脑子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掉头离开,但是双腿就像灌满了铅水一样,动也动不了。她知道,自己这次完了,自己很可能会为这次事情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老母鸡就是老母鸡,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那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白磊在一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一包瓜子,磕着,吧嗒吧嗒的响声,震得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感觉,似乎要让人疯狂,尤其是泪流满面的潇潇!磕着瓜子,白磊还时不时的来两句,道:“让你贱,让你贱!”

    这一声声似乎一把锥子一样,让潇潇那本来就不怎么厚实的心灵千疮百孔。

    还好一边的陈煜阳冷眼望了一下白磊道:“白磊!”

    白磊怒目而视了一下潇潇,然后再也不说话了,但是那瓜子咔吧咔吧的声音却依旧是那样的刺耳,那样的让人无助,让人心碎。甚至让人绝望。一旁的朱自明和孙宝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一连串的声音,在陈煜阳听来,这简直是要人命的催命符。

    没一会儿,李文东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宿舍门口,还好宿舍门的开着的。李文东进来就道:“谁是陈公子?”

    陈煜阳望了一眼李文东,一脸书生气息,修长的身材,脸上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模样。打量了他良久,陈煜阳才道:“我就是,你是李文东,李学长吗?”

    此刻李文东的眼睛并没有望向陈煜阳,而是死死的盯着满脸泪花的潇潇,惊呼道:“潇潇,你怎么在这里?”见潇潇只顾着哭泣并不说话,李文东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陈煜阳宿舍中的众人,吼叫道:“你们,你们把她怎么样了?她只是一个女孩子!”

    陈煜阳眯着眼睛道:“李文东,看来李庆峰没有和你说清楚啊!我们将你叫来并不是让你来质问我们的,而是要让你看看你面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

    李文东楞了一下,不等李文东反应过来,陈煜阳就指着沙建国道:“李文东,这位是我的舍友,沙建国,也是潇潇前一任男朋友。潇潇刚刚跑到我们宿舍里面哭诉,说不想和沙建国分手,说是你强迫的,不知道你有什么说法!”

    李文东慢慢的退了两步,神情有些漠然的看着潇潇问道:“你,你真的是这么说的?”

    潇潇似乎反应过来了,一把拉住李文东的手道:“文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不是的。他们这是在诬陷,是在诬陷我。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沙建国的确是我前任男友,对不起,我骗了你,但是我真的没有,没有………”

    听见潇潇的哭诉,李文东的心开始软了下来,冷眼望着陈煜阳,然后又望向潇潇,问道:“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潇潇心一横道:“沙建国不忿我和他分手,他把我强行拉到我们宿舍的,是他把我强行拉上来的,文东,你要为我做主啊,你要为我做主啊!”

    陈煜阳此刻重重的喘息了一声,就连一边的朱自明脸上都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而白磊直接讥笑道:“老沙,你看到了,你都看到了,这就是你喜欢的女孩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纯情的女孩子!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沙建国笑了,这个时候他居然笑了,道:“我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是后悔我瞎了眼睛!”

    李文东则是冷笑了一声道:“你们到底是谁安排的?谁让你们演这出戏的?是不是李庆峰!”

    白磊漠然的回到了自己的电脑边上,默默的点击着什么,忽然电脑上面出现了一个画面,那是潇潇苦苦哀求沙建国的画面,将声音调到最大,李文东听见那个无比熟悉,无比甜美的声音:“沙,你要相信我,我是被逼的,他是政法书记的儿子,我是没有办法,才敷衍他的!你要相信我!”

    望着一旁李文东呆滞的神情,白磊道:“怎么样?很震撼吧,你如果还想看,我可以从头放到尾!”

    朱自明也好奇的来到了电脑边上道:“败类,你小子什么时候录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