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 唐博的订婚晚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3362字

    老人考虑了一下,道:“好吧,听你的!”

    苏州城,天空依旧是那样晴朗,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陈煜阳陪着诸葛青青在苏州城转了好几天,几乎将苏州的每一片胜景都看过了,还留下了无数值得留恋的照片,诸葛青青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机场送别永远是那样子带着淡淡的殇,离愁别绪在陈煜阳的脸上刻画的无比的微妙,嘴角微微的抽搐,陈煜阳留恋道:“青青,不能多留一些时候吗?”

    诸葛青青带着伤感的笑意,摇了摇头,道:“煜阳,我也不想这么快就离开,但是我们都还要完成学业不是吗?你能抽出这几天来陪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很高兴了。真的,不要伤感,我们还有一辈子要一起度过对吗?”

    “嗯!”陈煜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是一辈子,我们还有来生,我们还有下辈子,下八辈子要一起度过!”

    诸葛青青笑了,笑得很灿烂,伸出小手道:“拉钩!”

    陈煜阳也伸出了小指,两人仿佛小孩子一样,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望着诸葛青青的倩影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陈煜阳多想将这一刻就这样凝结住,永远,永远将这个美丽的女孩留在自己的视线当中啊!不过日出日落,月升月沉是不能改变的,唯一能够改变是只有自己的生命。

    飞机上,诸葛青青不住的盯着手机上的照片发呆,好久,好久,脸上露出了一抹痴痴的笑意,直到飞机要起飞了,美丽的空姐才来到诸葛青青面前,笑道:“这位小姐,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还希望您能够及时关机!”

    “嗯!”诸葛青青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舍的将手机给关闭了。

    “煜阳,我们有来生之约,对吗?”诸葛青青默默的念叨了一声,脸上划过一阵幸福的笑意。

    一直凝望着这般航班起飞,陈煜阳才愣生生的掐灭手中的烟头,准备转身离开。不过就在他转身的一霎,他感觉到自己身后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这股能量他太熟悉了,冷冷道:“教廷,好快呀!”

    掉转过头,远远出,一队人似乎刚从飞机上下来。领头的是一身红衣的老人,老人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似乎正在和工作人员说些什么。老人的身后跟着一帮人,服装都很奇怪,有中世纪的银色铠甲,还有一身金色华服的人。

    陈煜阳冷漠的望了一眼,心道:红衣大主教,黄金大祭司,还有圣骑士,看来这次教廷的规模不小,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个红衣大主教给陈煜阳的感觉要比奥丁还要强上一分,应该属于西方所说的圣魔导。但是依旧不够看。陈煜阳能够一手将这群人全部从人间蒸发了,所以他对于这群人也没有什么想法,只要他们不惹到自己,那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事情还是让龙飞云去烦心吧!

    转身,大步离开,上了车之后,陈煜阳的一路奔驰,似乎还没有从诸葛青青离开的伤感中回过神来。只是沿着大路一直开,也不知道开往了什么地方,有时候飙车也是一种发泄和放松。

    不知不觉中,陈煜阳的车子闯过无数红灯,来到了烟雨阁。今天的烟雨阁依旧是人烟稀少,带着淡淡的笑意,陈煜阳径直通过木桥,来到了楼上,不过让陈煜阳惊奇的是,本来只是想要喝杯茶,吃点东西,却再一次遇见了熟人。

    微笑着来到这两位面前,坐了下来,陈煜阳道:“怎么?路西法亲王殿下,您还没走呢?”

    路西法第一感觉就是想要逃,但是他此刻已经全身疲软,根本就跑不了。一边的鲁滨逊看到路西法这样的神情,自然明白些什么,面对着能够一招将路西法打的毫无脾气的恐怖存在,鲁滨逊还能说些什么呢?只是拉着路西法道:“阁下,我们不知道阁下会来,打扰了,前些时候的事情是我们鲁莽了,还望阁下能够放我们一马,感激不尽!”

    陈煜阳摇了摇手道:“其实我对你们这些黑暗种族并没有什么厌恶感觉,但是你们想要动我的女人,那就不对了。上次既然你已经跑了,那事情一笔勾销,只是你们现在最好不要在东方待下去了,教廷那边一个红衣大主教,两个黄金大祭司已经过来了,你们这种情况,多数要送掉小命!”

    鲁滨逊一惊之后,连忙道:“多谢阁下,阁下的恩情我们血族感激不尽!告辞了!”

    说着鲁滨逊就想要离开,不过却被陈煜阳拦住了:“慢着!”

    鲁滨逊和路西法以为陈煜阳要改变主意,想要留下他们,一脸谨慎道:“阁下还有什么交代吗?”

    陈煜阳微微一笑从身上掏出一件东西来,放在桌子上面,道:“这里有些药,你们拿去吧!一个月一颗,一年之内应该可以治愈他的伤。要不然被我的剑气伤到的人,是绝对活不过半年的!”

    路西法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神情,连忙接过陈煜阳桌上的药,感激道:“多谢,多谢,以后您就是我路西法的朋友,到是西方有什么事情尽管可以到我的恶魔岛上找我,多谢了!”

    陈煜阳摇了摇手道:“行了,走吧!赶紧离开!”

    路西法和鲁滨逊离开了,陈煜阳端坐着,点了两笼包子,一壶茶,开始慢慢的品尝了起来,但是没有佳人在侧,就算是美味,也毫无胃口。动了两筷子,陈煜阳不在动手,只是一边喝着茶,一边鸟瞰着烟雨阁下面的风景,心中一种更说不出的感觉。

    对于路西法,陈煜阳并没有太多的恨意,只是稍作惩罚也就行了,路西法是聪明人,以后再也不敢惹自己。这样一来自己不但没有树敌,还能交到一个朋友,何乐而不为呢?陈煜阳心道:也许自己还是太善良了。要是放在别人,路西法肯定是死定了。

    就在陈煜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这电话号码有些怪异,怪异的让陈煜阳直皱眉。

    这电话看起来确实有些奇怪,看上去像是手机,但却又像是电话,陈煜阳按下通话键,电话那头的声音一下子让陈煜阳愣住了,那是激动,那是欢喜,还有无数说不出的莫名感觉。电话那头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发小唐博。

    “臭女人,终于找到你了?”唐博话语中的激动显而易见。

    陈煜阳也笑了起来,道:“螳螂,你小子怎么现在才给我电话啊?我都来到苏州好久了,给你去电话,你的电话也总是不在服务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唐博道:“别提了,我被老爸给关禁闭了,说是在订婚之前,不能和外界联系!”

    陈煜阳有些哭笑不得道:“汗滴滴,你老爸什么时候这么强悍的!”

    “我也是无奈啊!”唐博带着点抽泣道:“老爸为了让我和飞飞断绝联系,什么招数都用出来了,无奈啊!实力不如人,所以才这般任人摆布,我现在都快要发疯了,你快帮帮我,帮帮我!”

    “我怎么帮你啊?”陈煜阳笑道。

    “你不是说有办法化解我身上的蛊吗?”唐博焦急道。

    “办法是有,但是你现在人在哪里呢?”陈煜阳问道。

    唐博立刻道:“我现在就是苏州,在苏州城,你在什么地方,有时间过来吗?”

    “你在哪儿?”

    “今天晚上六点,华滨路六号庄园,记着一定要来,知道吗?兄弟一生的幸福就看你的了,要不然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说着唐博立刻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边一阵忙音,陈煜阳心中一阵悸动,心道:这小子搞什么呢?

    晚上六点,华滨路,六号庄园。陈煜阳一辆军用吉普飞驰而来,车上,陈煜阳很随便的一身衣服,摘下巨大的墨镜,下车。朝着里面眺望了一下,心中一震,庄园里面正在到处的欢歌笑语,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觥筹交错了。

    陈煜阳楞了一下,大步向前,但是却被门卫的拦住了,门卫瞅了一下陈煜阳这身衣装,不屑道:“你干什么的?今天的唐家少爷和白苗家小姐的订婚典礼,你有请柬吗?”

    另外一边的保安讥笑道:“兄弟,你看他这模样可能有请柬吗?今天来的都是苏州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就他。哼!!”

    就在陈煜阳准备强行动手进去的时候,唐博一下子跃了出来,来到了陈煜阳面前,就是一个熊抱,跳起来道:“哈哈哈,臭女人,臭女人,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说着放开陈煜阳,两人相互打量了一下,唐博道:“不错,不错,两年了,壮了好多!”

    陈煜阳也细细打量着唐博,两年多的时间不见,唐博现在成长了,脸上虽然依旧是那样邪魅,依旧是那样玩世不恭,但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度,已经有些上位者的感觉了,只是这脸上却有些憔悴,看来都是相思惹得祸。

    重重的在唐博的胸口来了一拳,陈煜阳笑道:“螳螂,咱们兄弟两个有不到三年没见面了吧!今天晚上是你大喜,不醉不归啊!”

    唐博的脸上立刻苦涩了下来,道:“这个时候你还调笑我!”

    说着两人根本不理会门卫,直接进去了。进了院子,陈煜阳才开始感叹了起来,确实,苏州城里面的大人物全部都在这里聚齐了,望了一眼这歌舞升平,陈煜阳问道:“螳螂,你们家的生意不是在苏杭吗,怎么跑到苏州来了!”

    “哎,一言难尽啊!”唐博道:“自从去了一趟苗疆之后,老爸为了限制我的行动就让我接管家里在苏州城的生意,还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有人盯着我,不让我和飞飞联系。这不,化悲愤为动力,苏州城的生意被我整理的还不错,所以这次老爸就直接将这个该死的订婚典礼放在苏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