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章 唐严珏的癌症晚期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3298字

    陈煜阳笑道:“唐伯伯不老,真是,您现在正值壮年,再说了,伯伯也是武者世家,武者的寿命和平常人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唐严珏摇了摇手道:“煜阳,你别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武者,不达到先天,又有几个人能够活过百岁的呢?现在我已经年逾五十了,半百之数,生命的一半已经结束了,回头想想这半生,也有些遗憾。

    这辈子能够让我感动的事情不多。一是娶了博儿的母亲,这是我一生最为骄傲的事情,二是生了博儿,他虽然有时候很调皮,但是毕竟是我的儿子,有了他就给了我生活的热情。三就是认识了你,煜阳,我一直把你当亲生的子侄对待,你现在也有了成就,伯伯真心的为你高兴。”

    说着说着唐严珏再次捧起酒杯,喝下一杯道:“你别嫌伯伯唠叨,有时候我真想像你的父亲一样,可以永远年轻下去,但是,但是岁月匆匆,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浮华一生好像白驹过隙一样,做人最苦,最苦啊!”

    “是啊,做人很辛苦,一切痛苦都要埋在心底,真的很苦。”陈煜阳也感叹了一声,然后对着唐严珏道:“伯伯,我这边有可以让人长生不死的药,如果您……”

    唐严珏摇了摇手道:“其实有时候有这无尽的寿命也是另一种痛苦,这就说明了你要将这人世间的痛苦一直一直的传递下去,永远,永远也没有终点!就这样,就这样慢慢慢慢的走,也是一种快乐!”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秦皇汉武哪一个不想长生,伯伯却是能够看尽世间沧桑,不易呀!”

    唐严珏道:“死,没有什么可怕的。我最担心的是我走了,博儿怎么办,到时候还希望煜阳你能够多多帮衬,毕竟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强大的势力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我不想重蹈慕容家和百里家的悲剧!”

    “我会的,一定会的!”

    两人沉默了良久,唐严珏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小子,今天晚上是你订婚的大喜之日,你不陪着依依,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嘻嘻!”唐博的身形很小心的来到了大厅里面,望着唐严珏笑道:“老头子,我和煜阳好长时间没见了,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和他叙叙旧了!”

    “叙旧?”唐严珏冷笑了一声道:“你以后就在苏州发展了,你还怕见不到煜阳,我看你小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唐博尴尬的挠了挠头,唐严珏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你们年轻人聊吧!老头子我先出去了,不过唐博我告诉你,事情千万别做过头。要不然不好收拾,白苗族还是少撩拨为妙,知道吗?”

    “我知道了,爸爸!”唐博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唐严珏此刻的行为已经告诉唐博了,事情不要搞得太轰动,要不然不好收场。其实唐严珏对于唐博还是很溺爱的,对于唐博的行为他并不阻止,也不赞同,不过这也就是变相的默许了。

    其实唐严珏要求的很简单,那就是苗依依必须是唐博名正言顺的妻子,毕竟唐严珏并不是唐门正宗,没有必要顾及很多。只要这点要求达到了,那唐博喜欢在外面胡来那就任凭唐博自己的喜欢,他不会过问。

    不过就算过问也不一定有用,孩子毕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好恶,自己无从阻拦。

    望着父亲离去时候无奈加悲凉的身影,唐博此刻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感觉酸酸的,那一头已经开始爬满银丝的头发,让唐博倍感凄凉,不禁的低低声抽泣了一下,有些哽咽道:“其实,其实爸爸对我还是很好的!”

    一边的陈煜阳也笑了起来,道:“螳螂,有这样的父亲,你应该知足了!”

    唐博也笑了一声感叹道:“是啊,爸爸对我一直很好,很好!从小的时候就不让我吃苦,现在依然是这样。我,我……”说着唐博紧紧的将双手紧握,不住的颤抖,嘴角抽搐着,道:“可是我却老是惹他生气,你说我是不是不孝呢?”

    陈煜阳微微摆了摆手,指着自己的胸膛,默默道:“爱在心,口难开!”

    唐博愣愣的凝望了陈煜阳好久,这才松下一口气,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意,同时手指着自己的胸膛感叹道:“爱在心,口难开?确实,不知道有多少次看到他那张愤怒的脸庞我都感觉一阵心酸,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默默的给自己点起一支烟,猛抽一口,吞云吐雾着,浓浓的烟雾似乎迷离了两人的视线,陈煜阳轻声笑道:“螳螂,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抽烟的时候吗?被唐伯伯知道了,把你打得半死,那个时候,我们才十五岁!”

    唐博也猛然笑了起来,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脸上不禁一种幸福感,道:“不错,我记得,我怎么能不记得呢?那时候爸爸气疯了,但是现在,他似乎已经不反感我抽烟了,有时候他还会主动的递过一支烟给我,那个被老爸打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其实,其实我也想在我年少的时候被父亲责怪,被他打一次,可是不论我怎么做,他总是那样平淡,似乎我所有的一切他都是那样的习以为常了。每当我考试第一的时候,我总是希望他能够给我鼓励,甚至就是简单的一句话,告诉我干得不错,继续加油。但是这些年我从来没有过。

    所以我会跟着你学坏,学抽烟,学喝酒,学上网,学一切坏孩子都会做的事情,我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但是每每是这样他也从来都是一脸淡漠的笑容,抽着烟,不说话,没有责怪,也没有打骂,只是淡淡的笑。

    你知道吗,唐博,其实我那个时候是很羡慕你的,羡慕你有一个这么好的父亲,你成功了他会骄傲,你变坏了他会着急,甚至会打你。可是我呢?我面对的永远是那张带着淡漠笑容的脸庞!”陈煜阳淡淡道,声音很平静,但是却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那种味道让唐博感到悲伤,又感到自己确实很幸运。

    笑了一声唐博道:“你小子神经病,从来没有人会渴望自己父亲揍自己的!”

    “呵呵!”陈煜阳自嘲的笑了一下,道:“也许你会笑我是疯子,会笑我是痴傻,但是那确实是我当时真真切切的想法!”

    望着陈煜阳回忆起当年的经历一脸平静的笑意,唐博不禁好奇道:“那你现在呢?你现在对你的父亲有什么想法吗?还渴望挨打吗?”

    陈煜阳摇了摇头,笑道:“当我真正的踏进那个圈子的时候,我才知道,他是对的。只是他的心太大了,对我的期望也太大了,大到一种我不能背负,无以背负的地步。我现在明白了,他并不是不爱我,不关心我,只是我当年还太无知,在我眼中的成绩,那一张薄薄的卷子,在他的眼中是在是微不足道。太小,太小了!”

    “也许是吧!其实你也应该感谢你的父亲,正是他这样的无为而治才让你有今天的独立性格和成就!”唐博默默的站起身子,从身边的酒橱之中掏出一瓶红酒,端着两个高脚杯子,笑道:“来一杯,82年的!”

    陈煜阳笑了一声,接过杯子,望着里面晶莹剔透的红色液体,脸上慢慢的划过了一道莫名的笑意,问道:“螳螂,当年我认为我的家里很穷,还记得在那个年代我和你说过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唐博笑道:“当然记得,当时你就梦想能够有一座自己的庄园,每天在庄园的阳台上晒着太阳,点一支最好的烟,喝一杯最好的红酒,感受生活的惬意和舒适。那种懒洋洋的生活你一直都很向往!”

    “可是,我现在已经有这个能力了,但是梦想却变了。现在的我在回头看当年的梦想,感觉是那样的渺小和容易。现在我可以住世界上最豪华的庄园,可以喝世界上最好的酒,但是却没有那样的心情!”陈煜阳珉了一口手中的酒接着道:“我现在才能感觉到他当年的心情,他当年看到那张满分的卷子,就好像我今天看待庄园美酒的态度是一样的,太渺小,太容易了!”

    说着陈煜阳站了起来道:“他对我的希望不仅仅是一个满分,一个第一名这么简单。他感觉陈洛河的儿子,必须的睥睨天下的存在,这些小小的成就太微不足道了,太看不上眼了。在他眼中,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

    “你现在已经是能够睥睨天下的存在了,他开心吗?”唐博问道。

    “开心?”陈煜阳笑道:“我现在取得的成就还远远不足以能够弥补他对我的期望。我还需要努力,再努力。当年我因为不想受别人欺负,才奋起从军,想要攀登权利的巅峰。可是后来我迷茫了,迷茫我这条路走的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但是现在我已经看清楚了,我的奋斗,我的努力都是在完成一个人对我的默默的期待和期许。我必须要让他认可,要让他为我感到骄傲,仅此而已!”

    “真是一对有趣的父子!”唐博笑道。

    陈煜阳脸上再次露出一个幸福的笑意,道:“你不懂的,大爱无声,大悲无言。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爱在心,口难开!我只要知道他对我有期望,有爱,那就足够了,真的,那就足够了!”

    陈煜阳和唐博的着一袭对话,是想要说给唐博听,也是想要说给门外的唐严珏听,此刻的唐严珏已经的热泪盈眶了。死死的抓住门框,默默道:“爱在心,口难开,爱在心,口难开,博儿,你什么时候能够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