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 洗髓伐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3350字

    此刻的唐博也是低低的叹息了一声,笑道:“我比你幸福!至少我的父亲没有让我背负这种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有个简单的家庭有个简单的孩子,有一份简单的爱,我已经很满足了!”

    “知足常乐啊!”陈煜阳也微笑着说道,不过很快他的话锋就转了道:“不过螳螂,你这份快乐还能维持多久呢?你的自私马上就要让这份简单的快乐付之一炬了,你还有唐门都不能承受白苗族的怒火,不是吗?”

    唐博摊了摊手,无奈道:“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还是放不下对于飞飞的感情,我很痛苦!”

    陈煜阳笑道:“螳螂,听我一声劝。你外面的女人可以有很多,但是在家里面的必须是苗依依,这是你欠下的情债,躲不了的!如果你对这段婚姻还抱有幻想的话,那就必须承受白苗族的怒火!”

    “你会帮我的,对吗?”唐博沉默了好久,抽了数支烟,这才抬头道。

    陈煜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当然,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我可以一句话就灭掉白苗族,但是他们又何辜之有啊?难道就是因为苗依依喜欢上了你吗?这说不过去的!”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让我静一下,我会考虑清楚的!”唐博说道。

    陈煜阳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去了,走之前只留下一句话道:“想想你的父亲,他又何辜之有啊!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你劳心劳力,你于心何忍的!”

    说着陈煜阳大步走了出去,唐严珏想要离开,却还是被陈煜阳撞到了,陈煜阳只是淡淡的笑一声道:“唐伯伯,我想唐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的,其实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无奈,不过无奈着无奈着也就习惯了!”

    唐严珏一把拉住陈煜阳的手道:“煜阳谢谢你!”

    不过一搭上唐严珏的手,陈煜阳脸色忽然一变,道:“唐伯伯,能和我到一边聊聊吗?”

    唐严珏点了点头,唐家的院落里面,陈煜阳和唐严珏两人相对而坐,唐严珏习惯性的举起酒杯,对着明月想要轻轻的珉一口,而陈煜阳却笑着阻止道:“唐伯伯,别喝酒了,对你的病情不好!”

    唐严珏瞬间楞住了,然后苦涩的笑了一声道:“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出来了,煜阳,你说的对呀,人有的时候还是很无奈的。就算是武者又怎么样,不一样是难逃生老病死。博儿现在不理解,他怪我,我知道他怪我。但是我已经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他还能怪我多久啊!”

    说着唐严珏放下酒杯,悲凉的叹息了一口自嘲道:“刚刚你说我能看透生死,其实你唐伯伯我也是俗人,也是一个怕死的人,人怎么不想多活一些时候呢?但是,但是命不由人啊。天意如此。我就怕我离开之后,博儿任意妄为,到时候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唐门和白苗族都不会放过他的!”

    陈煜阳淡淡的笑了一声,道:“唐伯伯我还是刚刚的那句话,我能让你长生不死,你愿意吗?”

    唐严珏苦笑了一下,道:“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这个肿瘤已经到了晚期,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的,煜阳,你就不要安慰伯伯了。命数天定,强求不来的!我唐严珏也风光了大半辈子了,知足了!”

    望着唐严珏苍白无力的脸,陈煜阳也不说话,只是慢慢的走到了唐严珏的身边,伸出手,隔空,瞬间,唐严珏的手不自主的就起来了。唐严珏虽然是武者,但是只不过是边缘层次的武者,他从来不信一个人的力量能够超过科技,这也是他自暴自弃的原因。

    不过陈煜阳这手段却让他对于武这个字扬起了一种新的认识,惊讶之余,唐严珏就听到陈煜阳笑道:“止戈为武,止戈为武,武道一途一开始并不是为了杀戮的,而是救命,这种医学上判除的死刑在我看来简直是笑话,只要肉体灵魂不散,就算死人我也能救活!”

    陈煜阳说的并不是大话,妖族上古宝典之中对于医药炼丹有专门的研究,而且研究颇深。这种医死人,肉白骨的技术,陈煜阳几乎都能够掌控,起死回生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神话,更何况是一个肿瘤。

    唐严珏很快就感觉一股热浪在自己的经脉之中翻滚了起来,热浪的目标很准确,就是奔着肿瘤而去的。这道力量强所未有的强大,但是却拿捏的分寸相当,增一分则经脉尽断,少一分则毫无效果。

    金乌太阳真火可以说是一切黑暗,以及一切病毒的克星,陈煜阳将这股太阳力量输入唐严珏的身体,很快就将他的肿瘤发源地给直接断绝了。不过肿瘤不是别的,他会不断的扩散,再扩散,速度之快无法想象。

    所以陈煜阳耗费了很大的力量,让金乌太阳真火在唐严珏的身上行走了三十六周天,细细勘察发现没有漏网之余之后,这才停歇下来。此刻唐严珏已经是虚弱不堪了,毕竟身上一半的细胞被清除,那简直就是断了半条命。

    陈煜阳立刻掏出一颗药丸让他服下,这是陈煜阳无心之中发现的,可以益气养血的补药,一颗下肚,唐严珏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涌动。不住的涌动一股新生的东西,头上的汗珠渐渐消失,脸色也红润了起来。

    “唐伯伯,我在帮你治病的同时,顺便帮你打通了全身的奇经八脉,你现在起码是一个大宗师级别的武者。”说着陈煜阳掏出了一个淡蓝色的瓶子道:“这里有三十颗凌雪丹,也没有什么大用,每天一颗,运行真气三十六周天,一来是防止还有漏网之鱼,二来对您的功力有好处,一个月之后,你就能导入先天之气,到时候您的寿命起码能够到三百岁!”

    唐家的订婚晚宴结束了,唐博终于还是认命了,和苗依依好了,而唐严珏也由于陈煜阳的帮助从宗师一跃成为了先天大宗师,成为了准S级别的高手,这样也让苏州唐家的话,在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分量,起码有了一个和白苗族对话的本钱。

    而陈煜阳做完这一切之后也回到了学校,继续他的平静生活。他知道,这段来之不易的平静已经所剩无几了,诸葛家能够算到的事情,陈煜阳自然也清楚,杀星起,南海战事也愈发的逼近了,这让他现在将更多的时间和重心放在了军区。

    不过回到学校,陈煜阳还不忘对孙宝钱的承诺,毕竟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的余地的。

    孙宝钱也是第一次看到陈煜阳出手,或者说是第一次被这种强悍的力量震撼了心灵。此刻的他才明白,一切钱财,一切名利地位那都是虚的,在绝对力量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陈煜阳就能够挥手摸去一个家族千年的历史,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舍友,不是自己的兄弟,如果他对自己出手,那自己根本就好无还手的能力。

    不要说陈煜阳,就说百里家,那也能像捏死蚂蚁一样轻易的捏死自己。

    这种强烈的不平和憋屈之下,孙宝钱只能够不断的让自己变强,只有变强了,那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掌控自己的生命,甚至掌控别人的命运。所以,孙宝钱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和陈煜阳学武。

    今天的宿舍异常的平静,平静的不起半点涟漪。因为此刻逃课的孙宝钱和陈煜阳正沉默的站在阳台上,孙宝钱不知道从哪里搞过来的一支烟,点着,但是却没有抽,看着这支烟都要烧到手指了,陈煜阳这才笑问道:“猴子,你决定了吗?”

    孙宝钱扔掉有些烫手的香烟,重重的点头道:“我已经决定了,我不想一辈子做蝼蚁,钱财再多,那也就是没用的废纸,没有的数字。只有自己强大了,那才能够去的主动权,才能够不被别人欺凌!”

    陈煜阳笑了一声,将手担在孙宝钱的肩膀道,道:“宝钱,以前我和你也是一样的,但是千万不要别一时的意气蒙蔽的眼睛!你想要变强,我不反对,重要的是你的目的,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孙宝钱狠狠道:“我的目标就是不想让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教你武功。我可以将我知道的所有武功都传授给你,但是到底能够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

    “谢谢师傅!”

    “别忙着谢,我现在要你做出一个抉择。如果你入我逍遥门,那我就传授你逍遥门的武功,如果你要入魔门,那我就传授你魔门的功法,如果你并不想要什么门派,那我也可以传授你我所知道的别的功法,你想清楚了,江湖门派不是能够随便进出的,只要进去,那你终生就要烙上着个门派的烙印!”陈煜阳细细的给孙宝钱解说着。

    孙宝钱沉默了良久,认真道:“我跟着师傅,只跟着师傅!”

    陈煜阳微带笑意,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

    说着陈煜阳掏出一瓶丹药道:“猴子,你现在已经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了,一个人十岁之前,经络都是纯净的。到是十岁过后,那经络就开始慢慢封闭,要想学武功,那必须要重新洗髓伐骨,我这里的是筑基丹,有这样的功效,你乘着现在没有人,服下,然后静坐在床上,调息!”

    孙宝钱一把拿要药,也不迟疑,服下一颗,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床边,静坐了下来。

    陈煜阳则是在一边给他护法,毕竟他不是杜灵,他是一个没有半点基础的凡人,一旦真气岔了,那是会很麻烦的。静静的观望着孙宝钱,孙宝钱此刻一头汗水,慢慢的浑身散发着恶臭气味,一点点的黑色黏状物体开始从他的身上溢出。

    这正是洗髓的征兆。

    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孙宝钱开始清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这个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