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三章 传授武功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3325字

    沙建国的问题来得很突然,让陈煜阳有些诧异道:“这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

    “简单?”沙建国正色道:“如果放在千年以前,那应该是很简单的,但是放在现在那绝对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我敢说,除了那些名门大派之外,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或者家族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我很好奇!”

    陈煜阳轻描淡写了一句道:“这事情很困难吗?不是一粒丹药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吗?”

    “丹药?”沙建国尖叫了起来道:“师傅,你有丹药?”

    陈煜阳楞了一下神,一脸迷茫道:“武道不是都应该有丹药的吗?要不然武道一途练就先天那要多少年啊?”

    沙建国惊喜的笑了起来,兴奋的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没想到这个世间还会有人有丹药。丹药,那种东西已经失传了起码百十年了。”说着沙建国一把抓住陈煜阳依旧不信道:“师傅,你真的有丹药吗?”

    陈煜阳翻了翻眼睛道:“有丹药有什么稀奇的了?”

    沙建国立刻给陈煜阳一个白眼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武者,现在炼丹之术已经失传了,就算是昆仑武当也只是保留了他们老祖宗留下的几颗丹药。还像宝贝一样,告诉你,现在就算是最低等的筑基丹,那也是有市无价的宝贝啊!”

    陈煜阳顿了一下,愣愣的看着沙建国,笑道:“有这么夸张吗?”

    沙建国认真道:“自然有这么夸张的,你不知道现在整个世界上的筑基丹不超过一百颗,每一颗那都是价值不菲的存在。名门正派有时候为了一颗丹药,那是会发生剧烈的冲突的,甚至是厮杀!”

    陈煜阳这下来了兴趣,笑道:“那一颗筑基丹能够买到多少钱?”

    “钱?”沙建国鄙视的望了一眼陈煜阳道:“筑基丹的价值要比镇魂玉都高好多,几乎一颗筑基丹那就能够换一座城市,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存在!”

    陈煜阳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带着淡淡的羊脂玉的温润,道:“你说的应该是这东西吧?”

    沙建国一下子傻眼了,看着这个小瓶子,想要去触摸,却又将手缩了回来,道:“师傅,你丫的真是个神经病,连装丹药的瓶子都是上好的羊脂玉,光是这个瓶子,那就值一些价钱,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我是贩卖丹药的。”说着,他指着手上的筑基丹道:“这种劣质产品,我要多少有多少!这玩意也会值钱,真是匪夷所思,真不知道现代武道已经落寞到一种什么地步了!”

    他说的是实实在在的真话,东皇钟之内的天地园圃,要多少灵药没有啊,陈煜阳都舍不得拿这些药来练就筑基丹这种低级丹药,虽然天地园圃积攒了无数个元会,有无数的珍品药材。

    “低劣??”沙建国一下子震惊了,不顾形象叫道:“这东西你居然说低劣,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药啊。有了这东西,那武者的修为起码立刻就提升一个档次,现在的大门派就算有这种丹药也不会随便乱用的!”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你喜欢拿去好了!这东西我真是要多少有多少的!”

    沙建国见陈煜阳递过来的药瓶有些不敢接,不过很久,也拿在手上了,不过他那双手开始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要知道这一瓶子的药那可是天价啊!怯生生的问道:“师傅,你真是要多少有多少吗?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陈煜阳有些好笑道:“我会炼丹啊,这东西对我来说又没用!”

    沙建国蹬蹬退了两步,惊呼道:“你会炼丹,你真的会炼丹?”

    “这种事情骗你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陈煜阳根本就不理解沙建国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淡淡道。

    沙建国惊奇道:“据我所知,炼丹之道已经失传了百年了,不仅仅是没有适合的药材,更重要的是人间的火已经不适合炼丹了,炼丹的炉鼎,还有火焰那是极为讲究的,那可是人间再也找不到的了!”

    “火??”陈煜阳笑了一声道:“火这东西练练就有了!”

    “练,这东西可以练的拉!”沙建国没好气道。

    陈煜阳道:“这怎么不能练拉,这东西很好练的啊!”

    “师傅,你就是我师傅,你教我炼丹吧!”沙建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一脸崇拜的看着陈煜阳,道。

    陈煜阳忽然笑了起来道:“你也要拜我为师吗?”

    “也要?”沙建国惊讶了一下道:“难道猴子那小子……”

    陈煜阳站了起来道:“他要和我学武功,所以已经拜我为师了。不过你现在有门派的,好像是不能拜师的吧!”

    沙建国旋即道:“能,能的,我那个门派就是我们家开的,我只要和我老爸说我学炼丹,他估计会睡着了笑醒,只要能学会炼丹,那我什么事情都能接受!”

    陈煜阳撇了撇嘴道:“那好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第三弟子了!以后见了猴子要叫师兄的!”

    沙建国嘿嘿一笑道:“他本来就是大师兄吗?这个我还能接受。”

    “那好吧,今天晚上,操场上,我答应传授猴子武功,同时教会你炼丹!”陈煜阳说得仿佛很轻松,很轻松道。

    江南大学的夜带着无比的寂静和撩人,朦胧的月色也让人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浪漫情怀,大学的氛围似乎永远都带给人一种花前月下和迷离的错觉。不过,就在这浪漫的夜色下,三个鬼鬼的身影却亦步亦趋的出现在了操场上,好似做贼一样。

    “猴子,看看,周围有没有人,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陈煜阳叮嘱道。

    孙宝钱猴头猴脑的四处打探着,沙建国则是一脸无奈和不知所以道:“师傅,现在已经凌晨十二点了,操场哪里还有人啊!”

    陈煜阳抬头看了看暗夜的星空,悄悄道:“说不定的,这个美丽的夜晚,说不定有些情侣情趣一来,在学校的角落里面搞上一炮。哎,江南大学真是一个无比开放的天堂啊,不过也没听说江南的女孩子狂野啊!”

    孙宝钱贱贱的笑了一声,道:“野战?师傅,亏你能想,这种事情金陵医科大会发生,江南大学,那就算了。你没听说吗,江南女生胃口高,做那啥还要好情调。让她们野战,还不如杀了她们呢!”

    陈煜阳捏着自己的下巴,好久才道:“也对哦!江南女孩子都是比较含蓄的。”

    孙宝钱则是看着自己那栋宿舍楼饶有深意,带着一脸深沉好像哲人一样的问道:“我现在在想我们今天晚上怎么回去?”

    陈煜阳和沙建国都笑了起来道:“回去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陈煜阳更是一脸笑意的拍着孙宝钱的肩膀道:“猴子,今天晚上你还想回去?”

    孙宝钱惊恐的望着陈煜阳道:“师傅,你不会是说真的吧!不回去我们怎么办啊?”

    沙建国一把搂过孙宝钱道:“猴子,武道这东西你不了解的,第一天很重要,一般能够打坐三个小时的人就算是武道天才了,至于你想要回去,那也是明天早上了好不好,今天晚上,那就算了!”

    “啊??还有这种事情,师傅你怎么不早说的!”孙宝钱一边埋怨道。

    陈煜阳撇了撇嘴笑道:“你又没说,不过就算回不去也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到浪漫满屋去喝一杯。我可是在哪里藏了很多酒的!”

    孙宝钱一下子兴奋道:“这个主意不错,今天晚上这么好的月色,不来点小浪漫可惜了,早知道我就将晓萌带出来了,可惜了!”

    这话让陈煜阳和沙建国都有一种汗毛直立的感觉,沙建国一脸愤怒道:“猴子,你这个败类,不是把人家高晓萌都给那个了吧!”

    孙宝钱坏坏的笑了一声,道:“还没有,不过快了。如果像今天晚上这么美的月色,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把她给那个了,可惜了,早知道应该带她一起出来的,真是可惜了。”说着孙宝钱还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露出一个色色的笑意。

    “禽兽!”陈煜阳和沙建国齐声道。

    孙宝钱笑道:“你们不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

    “行了,我才不要和你这个禽兽说话呢?”沙建国一脸正色道:“师傅,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炼丹啊!”

    孙宝钱插嘴笑道:“老沙,想不到你这么心急啊!不过你说我是禽兽,那你就是禽兽的师弟,嘎嘎,想想我就兴奋。”说着孙宝钱不住的和陈煜阳道:“师傅,你什么时候能够把老猪和败类也收了呀,那我可就是西游五人组的大师兄了!”

    “你想得美?”沙建国在一边道。

    不过陈煜阳对于孙宝钱这个提议到是饶有兴趣,点头道:“可以考虑考虑!”

    “师傅,不是吧!”沙建国一脸难看道:“那我不是成了小师弟了,不干,不干!”

    陈煜阳也笑了起来,道:“行了,都别贫了,正事要紧。老沙,你先在一边,我先教会猴子一套正宗的内功心法,让他打坐。然后我再教你自己炼丹,饭还是一口一口吃的好,要不然不消化!”

    沙建国见陈煜阳认真了,也点了点头退开。他也想看看陈煜阳到底能够教出怎么样的内功心法。

    就听陈煜阳道:“双腿盘膝,坐下!”

    一面说,陈煜阳的动作就开始了,一手顶着孙宝钱的头,就听陈煜阳接着道:“记住我下面说的每一句话。天道有偿,无为而心。气沉丹田,凝神灵台……”

    陈煜阳说了短短几百个字,但是却是一篇玄之又玄的文章,沙建国知道这是一门运气的法门,但是其中的关节却始终听不懂。那感觉就好像是生硬的文言文,让他根本无从考虑,也不从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