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章 重返京城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3286字

    “谨遵教官之命,我们一定早去早回!”

    “好,现在你们就可以到我这边登记了!”陈煜阳道。

    虽然是思乡心切,但是特种兵就是特种兵,没有一忽而上,而是排着队,到陈煜阳那里登记。陈煜阳一个一个记下他们的名字,很快,五百七十一名军人全部登记下了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以及家里面的联系电话。

    远远处望着忙碌的陈煜阳,再想想刚刚诸葛老爷子在电话里面的交代,莫少华心中一阵迷茫。

    登记完了这些东南海狮的特种兵,陈煜阳又热情的领着那群孤儿来到了自己的别墅里面,短短的一周时间,这群孤儿几乎已经将战魂诀,炼魂诀全部掌握了,他们的心智让陈煜阳汗颜。

    这其中小天更加是佼佼者,已经将这两门巫族功法练就到了第三重的境界,当年张浩联练习到第三重也是花了两个月,张浩此刻要是在这里一定给会很惭愧的,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陈煜阳望着这一群精灵一样的孩子,笑道:“陈哥哥马上要回家过年了,也不能陪着你们,不过陈哥哥把这栋别墅送给给你们,你们以后就在这里面练功,学习。等陈哥哥回来,好不好!”

    小天一脸不舍道:“陈哥哥,你不和我们一起过年吗?”

    陈煜阳笑道:“我也想和小天一起过年,但是陈哥哥要回家呀!不要伤心,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你们都是兄弟,你们的年夜饭可以在这里举办,一定比那些孤儿院中的年夜饭要好,要幸福,陈哥哥会很快回来的,陈哥哥答应你们,明年的春节一定和你们一起过,好不好!”

    “好!!”听到陈煜阳的承诺,小天他们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有时候这些小孩子给陈煜阳的感觉要比那些勾心斗角的大人要好的多得多!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已经成为了现代中国人真实的写照了。这样的意识也形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每到这个时候,春运,一定是一个不得不说的门槛。有钱买不到票已经成为了公认的困难。毫无办法。

    看着新闻上,不断在火车站徘徊买不到车票的人,陈煜阳不得不感叹,有车就是方便。不过虽然说回苏杭过年,但是直到二十八的晚上,陈煜阳依旧待在军区,和那些孤儿们一起,庆祝一个早年。

    不是说陈煜阳不想回家,只是这些孤儿们也需要关爱的,陈煜阳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多多的陪着他们,让他们有一种家的感觉。

    二十九,这天早上,陈煜阳早早的就起来了,开着军车,踏上了回家的征程。一路上,陈煜阳带着微微的笑意,过年,三年了,已经三年没有在家里面过年了。叶倾城老早就打电话追着陈煜阳回家了,但是还是拖到了二十九。

    苏杭,这个自己生长,陪伴了自己十七年的城市,对于他陈煜阳有太多太多不一样的感情了。车子已进入苏杭,听着四处的鞭炮声,陈煜阳这才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亲切很温暖。

    苏州军区那套别墅再大,在陈煜阳看来那也只是住房,那不是家,只有苏杭的房子才是家,因为那里有自己的父母。

    车子停在了小区底下,陈煜阳忙忙叨叨的就上去了,此刻,叶倾城正在家门口贴着春联,看着忙碌的母亲,陈煜阳心中酸酸的,挤出了一抹笑容,上前,道:“妈,我回来了!”

    叶倾城开始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埋怨道:“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呀!”

    陈煜阳笑了一声,老妈的声音此刻似乎感觉到无比的亲切,叶倾城道:“你老爸在家里等你呢?说有什么事情要和你说,神神叨叨的,我问他,他也不说,你现在回去,好好的交代交代吧!”

    叶倾城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给陈煜阳开门,此刻陈家的客厅,陈洛河一脸沉默的坐着,看见陈煜阳依旧是那淡淡的笑意,依旧叼着一颗烟,平声道:“回来了!”

    陈煜阳笑道:“回来了!”

    “坐!”陈洛河说着,掏出一支烟,递给陈煜阳,不过又打住了,然后打趣道:“你小子的烟应该比老子好。”

    陈洛河的烟不算差,是经典黄鹤楼,不过和陈煜阳比起来,就差远了。陈煜阳很识相的掏出了一支小熊猫递给陈洛河,陈洛河连忙掐掉自己手中的烟,点起了小熊猫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的点良心!”

    一对父子,很沉默的抽着烟,似乎他们两个永远都是无话可说,但是他们心底的交流却很深,很深。良久,陈洛河终于忍不住了道:“小子,听说你对百里家下手了,不错,不错,但是百里西那个老家伙跑掉了,有点可惜!”

    “跑?”陈煜阳冷笑一声道:“他跑得了吗?”

    “呵呵!”陈洛河讪讪的笑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这么便宜了百里家。”说着陈洛河沉声道:“不过你真的想要将江南这些大家族一网成擒吗?做人还是要留一点余地的好,七分饱,要不然会撑得慌!”

    猛吸了一口手上的烟,陈煜阳笑道:“我当然知道,做人不能太贪。这次只不过是给江南这些大家族一些厉害看看,我也想看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如果他们真的联合起来,不懂得独善其身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

    “你就这么有信心?”陈洛河问道。

    陈煜阳眯起眼睛,静静道:“信心,我当然有,他们要是不识时务,那就是找死。不过近些时候我还不会有什么动作,你明白的!”

    陈洛河看了一眼天空,沉默了良久道:“看来你是要下定决心了!”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陈煜阳笑道:“要想掌控陈家,必须要有军功,要有威望。要不然根本就无从说起。我现在向你的目标更加接近了一步,但是你好像却并不怎么高兴啊!”

    陈洛河叹息了一声道:“年后去京城,问一问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毕竟在战场上滚爬了这么多年了,他会告诉你一些东西的!”

    “嗯!”陈煜阳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嘻嘻一笑道:“老头子,什么时候把你手下的棋子交给我呀!”

    陈洛河打趣了一声道:“小子,都告诉你了,做人七分饱,你现在就想着老子我手底下这些保命的人了吗?再说了,你现在玩转的过来吗?这些人是留着应急用的。不过似乎你也用不到了,你在苏州军分区到底做了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也不要以为京城会不知道!”

    “呵呵!”陈煜阳笑了一声道:“连你都瞒不过,那京城那些人肯定会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现在还需要我,暂时还不敢对我动手,当他们真正想要动手的时候,那已经来不及了!”

    “防范于未然,你这一手阳谋玩的要比你老子我高明的多,当年我就是因为没有想到这些,所以才灰溜溜的从京城跑出来的!”陈洛河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道:“好了,这次去京城,一定要拜访一下白景琦,整个京城现在能够和你对抗的也就是他了!”

    “我一定会去见一见他的!这个人,我琢磨不透!”陈煜阳沉吟了一下道。

    陈洛河笑意道:“有什么琢磨不透的,他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见到了你就知道了,不要想的太复杂。有些事情简单,直接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嗯!”陈煜阳思索了一会儿,点头道。

    此刻,叶倾城也笑嘻嘻的进来了,埋怨道:“你们这对父子,在家里面还要讨论天下大事,累不累啊!这个地球又不是离开了谁不转的!阳阳,你也是,这样子也不知道累不累,平平淡淡的不好吗?”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我也想平淡,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我现在才知道三年前我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不过话锋一转,陈煜阳再次道:“骑虎难下,只能这样了。不过老妈,我真是想做一个伟大的人,伟大到这个世界离开了我,那就玩不转了!”

    “行了行了,你伟大好了吧!赶快去洗洗手,吃饭了!”叶倾城埋怨道,但是这埋怨里面却带着一点幸福和期盼!

    一顿丰盛的年夜饭,让陈煜阳有着一种小小的满足感,这种满足并不是因为菜肴有多么的精致,也不是红酒有多么的香醇,而是因为这种家的感觉真好。饭间,陈煜阳还陪着陈洛河喝了一点,这对父子,似乎第一次这样找到心灵上的共振。

    晚上,叶倾城收拾着残局,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笑意。而陈洛河则是在一边看着春晚。到是陈煜阳,一个人闷闷的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感觉着这爆竹声中一岁除的亲切感,默默的,一点点感动湿润了他的眼眶。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倾城忽然来到了陈煜阳的身后,轻声道:“阳阳,怎么了,不痛快吗?”

    陈煜阳回头笑道:“老妈,我能陪着你们的时间不多,马上新年的钟声就要响起了,我只是有些感触而已!”

    叶倾城淡淡的笑了一声,望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儿子,心中酸甜苦辣咸都出来了,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原来自己的儿子都已经长了这么高了。不过还是宠溺的摸着陈煜阳的脑袋道:“傻孩子,只要你能在外面有成就,老妈在家里也是高兴的。”

    沉默了一下,陈煜阳道:“老妈,我想去见一见外公!”

    叶倾城楞了一下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是魔门的秘密武器,现在还是时候和你外公见面。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