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精神病院小护士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0:52本章字数:2725字

    “我叫王八仔,我爹不是王八,我是家里第八个仔。家住大南省淮山市家集县的山窝窝里的王家村儿,咱们村儿四周都被大山环绕,听说是王家祖上进来后出不去了,然后安家落户,传了八代,代代都是伐木工。到了我爹这代比他们都有出息多了,在国家不让私人砍树之后,成了一个锯木工,就在这个锯木厂干活。”

    “王老八,你电话。”在王八仔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锯木厂屋里有人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一个皮肤黝黑,脸上褶皱,鬓角发白,满头大汗穿着白背心的男人往屋里跑去,看着不务正业的儿子边走边骂道“兔崽子,还不去给我干活,一会我揍死你。”

    “就不去,记者采访我呢,我要上电视。”王八仔根本不怕他爹。然后继续转头看向墙上海报里面一个采访的记者继续津津乐道“我还没说完呢,我还有个师父···他是一个老头,就在山上道观里,每天呀···”

    ……

    住在庐州市绿草精神病院重点看护房的王八仔,当他刚刚得知他爹在锯木厂被被飞出来的电锯绞死的消息的时候,王八仔脑海中瞬间浮现了在锯木厂种种记忆。

    在这个小房间,没有人会来,甚至走廊里偶尔出现的人也不会透过门上的玻璃往这里多看一眼。他就像被世界抛弃的小人一样,无人关心和怜惜,他坐在床上的墙角,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脑海中的关于父亲的记忆如电影镜头一样不断地涌现,越来越伤心。而最大的悲伤莫过于根本无法回去!

    “哐当。”墙壁里一盒用一次性餐盒包装的午饭从设置的摆动装置丢了进来,掉在了地上。

    他和一些病友一样,一天只有这一顿饭,而且是一盒大米饭也没有任何菜。是的,就像记忆中的那样,他们那个地方很穷,他家很穷,他家没有钱让王八仔在精神病院享受高级待遇。

    不能放出去,又不能无缘无故的弄死,所以像他这种人一般就会关在偏僻的一栋小楼里。

    一天一顿大米饭,喝得也是自来水,不少病人因为这种生活和精神折磨根本活不长久。

    王八仔知道,自己没病,自己就是喜欢乱想乱说乱摸而已,这对于一个来省会找母亲的男孩而言,也就是胆子大一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罢了。

    母亲没找到,自己还被抓紧了精神病院,期间他父亲和他的两个哥哥也就来看过他一次,并且通过两个哥哥的言论更加证实了他有妄想症,最喜欢痴心妄想自言自语。

    今年还未满十八岁的王八仔已经住了整整一年的精神病院,他多想离开这个地方,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想做,太多太多的疑问没有解答,比如为什么看见女人的胸就想摸上去。

    也许是从小饿惯了,王八仔每次都把大米饭给分成三份,中午吃热的,晚上就用自来水冲一冲这样可以吃的更饱。

    吃饭的时候,他已经把父亲的死抛到了脑后,感觉大米饭就是他的全世界。

    吃完之后,他往床上一靠,眼泪又流了下来,现在他的父亲成为了他的一切。

    “爹,你死了,我就真的没有出去的希望了,你得来救我啊。”王八仔哭泣着喊道。

    “你爹都死了一个月了。”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

    王八仔听到声音一激动下了床看着天花板“师父,你是来救我的吗?你在哪?”

    “我在门外面,还没进来呢。”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人带着口罩进来了。他一进来,看到王八仔居然昂着头看着天花板不忍直视道“你这傻娃子,你还真以为我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然后关上了门。

    “不是师父,你看,天花板的那两只苍蝇在干嘛啊,为什么一个骑着另一个啊?”王八仔已经把自己要出去的想法给忘了,仔细盯着两个发情的苍蝇。

    “他俩呀,在造苍八仔呢。”王八仔师父黑眉道长也站了过来,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父,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怎么一个仔也没造出来呢,感觉你连一只苍蝇都不如。”

    “胡说什么呢,我可是道士,不能造人的。”黑眉道长说着拿下了自己的白帽子说道“精神病院医生还要带帽子,把我的黑眉都给遮住了。”说完用手捋了一下浓密的黑色眉毛,特别是有几根眉毛已经挺长了。

    “师父,为什么你叫黑眉啊?”王八仔每次看到黑眉道长整理他的眉毛他都会这么问一遍,久而久之都成了习惯了。

    “因为师父的眉毛是黑色的。”黑眉道长很认真的解释。然后看到了桌子上的白米饭,眼睛一亮,走过去直接端起来就吃。

    “给我留点,我就这点饭了。”

    “没事,一会师父带你出去吃好吃的。”黑眉道长边吃边承诺着。

    ……

    精神病院的院子里,两个白袍医生正在低着头快速的走着,他们从最后面的这栋楼要拐六个弯,穿过一片小树林,然后再穿过铁栅栏才能达到前院。

    是的他们成功逃离了后院,那个一眼望过去根本在大院子里根本看不到人影的地方。

    前院人就多了,一些病人在游戏,有些护士在照顾他们,还有一些医生在走着。看起来终于像一家正常的精神病院了。

    王八仔看到一个漂亮的护士正在撅着屁股逗着一个傻子,从王八仔这个角度,还能看到护士前面的领口敞开大片,露出饱满圆润高高鼓起的大白兔,令他真想伸手感觉一下什么滋味。甚至不自觉的已经和师父的线路越来越远。

    王八仔靠近后两眼盯着这个护士的胸前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他是一个傻子你还对他这么好,我也想吃奶!”

    护士直起身子看着这个色眯眯的小医生,长得还蛮不错的,最主要的是居然这么直接。她咯咯一笑“我还没结婚,没想到孩子比我都高了。”她瞄了一下王八仔的胸牌说道“原来是王医生,挺年轻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姓王,我发现我和你真的很有缘啊,离老远我就看见你了。”王八仔说着又盯着小护士的大白兔更加直接道“我能摸一下吗?”说着就要伸手了。

    小护士吓得立刻把王八仔手拍开,看了一下四周说道“这里这么多人,你胆子还真大。”说完说道“你是新来的吧,我也不瞒你,是这傻子的家人花钱让我陪着这个傻子,不管怎么样只要让他傻笑就行。否则他会很狂躁的。”

    “狂躁也是个傻子嘛”然后他目光又盯在了胸上面,不仅如此还越来越靠近。

    “你干嘛,你可是医生,不能乱来。”小护士退后几步,拉拢了衣领。

    “你名字字太小,我看不清,我···哎哎哎,师父你别拉我啊。”一只手直接把他拖走。

    “小护士,下次我回来的时候在找你玩啊,拜拜。”被拉扯着王八仔还不忘小护士。

    ……

    终于离开了精神病院,黑眉带着王八仔坐车一路回到了安置小区的出租房里,至于车开了多久王八仔不知道,反正因为晕车他睡着了。

    黑眉刚关上门,王八仔已经不见了,最后在阳台找到了他,正在灌溉一盆小花,并且还和小花开始对话,说的还头头是道,这情景被其他人看到绝对又会被送到精神病院。

    黑眉坐在床上说道“过几天我就走了,你不是想出来吗,现在出来了就不能让自己再进去了,你得找你娘,你得赚钱,你得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我会锯木头。”王八仔回头说道。

    “城里不需要锯木头的,你也不会成为锯木头的。你是我徒弟,你是黑魔教未来的继承人,你必须要将黑魔教发扬光大。我是不行了,没精力了,我都恨死我师父了。一入魔教深似海,从此孤独憾终身啊!”

    “师父啊,就我这智商,干不了的。我很奇怪啊,为什么你就收我做徒弟呢?”

    “正常人能信我的话吗?”黑眉瞪大眼睛,很开心的看着这个入坑已久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