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异处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6:03本章字数:1127字

    “皇上,权贵妃的身子留不得了,这……这不合时宜啊,传出去要被人诟病的。”李兴这么跟他说。

    但他还是不敢相信从前的美人皮囊如今竟然真的开始腐朽起来。

    “皇上,权贵妃娘娘,真的殁了,没有个假死药能叫人身子腐烂之后还复活的。”李兴再一次提醒。

    “滚出去。”李兴的劝说不但没有得到他的认可,反而换来这冷冰冰的三个字。

    李兴是个识时务的人,立即便闭口不言,缓缓退了出去。

    他想伸手去抚摸一下那身体,可是伸到旁边的时候,他居然有些害怕。没错,他对这具身体产生了恐惧之情。

    他心中万分难过,一方面是因为不得不承认这个身体确实是死了,一方面是为自己的怯懦感到羞愧。

    赫连漪的身体,确切的说是尸体,在停止所有的生命体征之后,在养心殿内的龙床之上整整存放了七日,最后由李兴经过他的许可,偷偷运出宫外,葬在她父亲坟墓的旁边。

    李兴发现,自这一日起,皇上似乎彻彻底底的变了,变得比之前那次更加可观。

    他越发的沉默寡言,惜字如金,而且极其暴躁,易怒而又多疑,大有先帝在时的风范。而这些,都是他从前最痛恨的品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逐渐变成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吕贵妃依旧服侍御前,众人依旧以为她独享其宠,知道内情的人,大约也就只有李兴了。细心的他发现了吕贵妃也变了,这个女子,位居贵妃,却唯唯诺诺,谨小慎微,从来都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如今,皇后死了,权贵妃也死了,她却突然变了一副模样----她似乎轻快多了,于淡泊之外,有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洒脱一般。

    李兴因为权贵妃的死,没有少受皇帝的怪罪,而他心中也是万分委屈,自己服侍皇帝多年,几乎将他的性子摸了个透熟,因此总能揣摩到他的心思七八分,故而这几年越发的受到倚重,皇帝也不瞒他什么。

    有时候皇帝最亲信的大臣,都没有他身边一个贴身的宦官知道的内幕多。而李兴就是那个宦官。他知道皇帝心中一直念想的人便是权贵妃,因此他也曾自作主张去劝说过权贵妃,无奈她的性格太过刚强,只能作罢。之后经历了权贵妃的假死,到她的回归,有一刹那,连李兴都觉得,皇帝和这位宠妃之间,只怕要破镜重圆了,那女子是一副慈善的眉眼,冷心冷面的皇帝身边,若是得这样一位贤妃劝慰,只怕上至朝野,下至自己这样的宦官,都会好过很多很多。

    李兴的如意算盘还没有打上几天,惊天霹雳便再次降临。

    权贵妃死了,这次,是真正的死了。

    皇帝在经历第二次伤痛之后,变得喜怒无常,而李兴自己,永远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伴君如伴虎。

    他一开始以为权贵妃可能是对皇宫内的生活已经绝望,以至于慢慢自绝,后来想想又不是很对劲,若是真的绝望至斯,何苦还要假死,回归,这么长时间之后再来这么一出呢?

    他疑惑,因此他处处寻找蛛丝马迹,可是不知道是谁做得这么滴水不漏,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最后,他只发现了一个视死如归的吕贵妃,便对她的一言一行注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