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6:03本章字数:1059字

    “九号床,安采文,烧退,心跳血压正常。”

    我的耳边是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声,如同念经一般念着,我的脑子迷迷糊糊,身体疲惫不堪,心里想着,吕云衣的药真的是很厉害,就这样把我放倒了,这里是阴曹地府吧?

    无奈耳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大,还有各种急促的脚步咯噔声,不禁疑惑起来----皇宫重地,所有的宫人走路都是悄然无声的,妃嫔们更不必说,端着架子,除了我,基本都是裹着小脚,走路更是摇曳生姿,只闻钗环碰撞,绝无脚步踢踏,豪放的男人们进不来的,这些脚步声是哪里来的呢?

    我因为好奇着这一点,拼了命的睁开了眼睛。

    白,满眼的白色,一股浓浓的刺鼻的味道,我回味了很久,也想不起这是什么味道,这时,旁边传来一阵咳嗽声,我扭头一看,只见左右隔壁还有两张床,也是白色的,上面各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一个苍老的婆婆,咳嗽得正是那个婆婆。老婆婆的头发短短的,身上穿着竖条纹的衣裳。

    “啊!安采文!你醒了?!”门外走进来一个同样短发的女人,手上拿着一个本子,正记录着什么,身上穿的是白色的短衣短裤,胳臂露出白嫩嫩长长的一大截,头上还戴着一顶怪怪模样的白帽子,她满脸兴奋的走到我的床头,摁了摁床头的一个红色按钮,对着那按钮处惊喜的喊道,“李主任,李主任在吗?九号床安采文醒了!”

    说完,她又低头略显粗鲁的掰开了我的眼皮,对着我的瞳孔看了又看,不敢相信的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我想说话,无奈喉咙像是黏住一样,发不出声音。

    我的惊讶丝毫不亚于她,我想伸手摸摸掐掐自己,刚一动就发现手背被牵制住了,往下一看,手上插着软管,那管子里正涓涓的往下滴着液体。

    我……回来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又动了动嘴唇,终于发出声音来,“现在是什么时候?”

    那个短发护士愣了愣,似乎不太懂我的意思,但是听见我说话,依旧兴奋,“你昏迷了半年了你知道吗?所有参加会诊的大夫都说你醒不过来了,劝你家人放弃治疗呢。你母亲坚持要给你治疗,没想到你居然醒过来了。”

    我脑壳生疼,许久才回忆起在明长陵大殿之中最后那一瞬间的晕眩,之后便是不省人事,再后来便到了几百年前的燕王府,然后缠缠绵绵的虚度了二十多年……

    “啊……”我越想,头越疼,整个脑袋里几乎全是破碎而混乱的画面,不断变化的场景,不断变化的嘴脸,各式各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的鲜血。

    短发护士连忙将氧气罩给我戴上,摁住我的胸口,轻声道,“别动,别动,你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这样激动对身体不好。”

    她对我说完,又摁动了床头那个按钮,“李主任,李主任,九床情况不乐观,请尽快前来查看。”

    没一会儿,便有一阵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病人怎么样?”

    熟悉的声音,我艰难的扭头朝门口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