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鬼敲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8本章字数:3608字

    来到这群大学已经两年了,望着学校一草一木。仿佛闭眼都能找到哪里盛开迎春花似的,我叫霍米,刚升大三的案件调查系女学生。

    要是你问我这是个什么系?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育英大学”是所私立学校。里头各种不认识的系,应有尽有。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毕业了大概可以做侦探的工作。

    我没有妄想做什么名侦探,毕竟没那么好做。我不喜欢空白幻想,是一个比较现实主义的女孩儿。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离奇事件,但不会蠢到让我这种大学生来接手。

    我的父亲是警察局长,妈妈常说我冷艳的外表像她,冷静的性格像爸爸。真是的,我有那么好看吗?

    手指划过粉色边框的镜子,仔细观看里面那张刘海挡住一半脸的面庞,乌黑浓密直垂到腰的发丝,还有不争气的小平胸……哪里看都不如那位美丽贤惠的母亲嘛!

    “小米,有人找。”

    不知谁在门口呼唤我,踮起脚往外看。

    “看什么呢,米米。”刘克靠着门框,微笑朝这边看来。周围好似盛开的百合一样灿烂,我特喜欢他阳刚的笑容和浅浅的酒窝。

    “我们在这儿呢!小咪咪。”晨研露蹦蹦哒哒跟在刘克身后,像是个小跟班。大半边脸都被黑发遮住了,看着特别不舒服。再加他生性吊儿郎当的性格,真是不合适做侦探系学生啦!

    “好,这就过去!”

    我应付着,身边同学道:“你们关系真好哦。”

    “嘻嘻,还好啦,两只孽缘。”

    说起和他们的孽缘,还真是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

    刘克是我高中同学,而晨研露……说青梅竹马我都不好意思。他总是像长不大的孩子,喜欢收集各种模型,车模,动漫手办,机器人等等。唯一不变的,就是智商在我们之上。只是由于性格问题,很多人都不了解。其实晨研露是个深藏不露的天才,虽然性格很不适合做案件调查,但倘若认真起来,是位不可轻视的对手。刘克性格比较沉闷,平时沉默寡言,实际上脑海里早就列举出很多思路了。

    “喂,刚才你在看什么呢!真臭美。”晨研露双手插进裤兜,痞气的说

    “没看什么!”谁和你似的,每天口袋里揣把梳子。“我们要去哪儿啊?”无视他做出丑陋的鬼脸,问转而问向身边一语不发的刘克。

    刘克面无表情的说;“餐厅。”

    “快感谢我吧!最近打排位赛挣钱咯,我请你们吃点好的。”自大的拍拍胸口,晨研露笑眯眯看着我们。

    是啊,上天保佑别让他请我们吃一包辣条。

    来到餐厅门口,刘克忽然停住。深吸一口气,发布了一条让我们为之震惊的消息:“大三念完,我就休学。”

    “哈?”

    “为什么!”

    我问到,晨研露反应比我大。就差抱住大腿请求刘克继续读大四了。

    “因为案件调查系没出路,我父母打算让我回家另寻工作。”淡淡的语气,让我们误认为这个消息没有那么重大。

    透过淡然的神态,我看到他有说不出的秘密。刘克每次说谎都有抿嘴的习惯,我想心细的研露不可能没发现。

    微风拂过,吹起他们缕缕发丝,仿佛画中人一般被定格在这里。

    许久,我挤出一句话:“我尊重你父母的选择。”很多想要说的,终究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

    研露叹口气,说,“走吧,吃饭去。反正还有一年,就让我们好好享受校园时光吧!”

    说的对,我们还年轻,还想要享受剩下一年的快乐时光。在育英大学,这个每时每刻充满美好回忆的大学中……

    吃完饭,下午没课。一个人窝在寝室玩电脑,打开学校网站,无聊的浏览信息。

    脑海还在回忆中午刘克那句话,他一定在说谎。还有什么别的原因不能告诉我们?与他认识五年了,还有什么秘密不能对我们说出的呢?

    “哔吧吧——哗吧吧——”

    手机铃声忽然想起,将我吓了一跳。安静的寝室顿时炸开来,按下接听按键。

    奇怪,里面无人回应。

    “喂?喂?”我连说几声,都没有人回答。

    手指离开脸颊,查看记录,是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号码。或许是发错了,也没在意。现在心情沉重,一年……时间过得可不慢。

    过了一会,眼睛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我趴在床上,缓缓睡去。直到夜晚,被一个短信铃声闹醒。

    “4月5日,育英大学贺庆建立180周年纪念日。请同学们准时下午三点到体育馆参与庆典!——育英大学办公室。”

    以上就是短信内容,我迷迷糊糊关掉手机,爬起来透过窗户望向漆黑漆黑的外面。

    隔天早晨,我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顺手叫醒室友,“笨蛋,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今天是……4月1日。距离庆典还有五天。

    最近都没有看到刘克,不知在忙些什么,课也不上。研露猜在和家长闹矛盾,我想他是不愿意面对我们。往日好友,更不能谎言以对才是。

    “都说啦,这里这个案件是在1890年,时隔十年,人死不能复生。所以这个案件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想不明白,真是个笨蛋。”这几天一直待在图书馆做功课,我有点儿后悔叫上晨研露了。

    “他那脑子,转的比我快一百倍。总是看到题目就回答出推理过程。让我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行了行了,别烦我了。我知道我不如你聪明,你让我好好做一会题吧。4日就考试了……”

    研露自打没趣的在旁边抱着电脑打游戏,一会儿又趴在笔记本上睡大觉。真是拿这家伙没辙,每天除了调皮捣蛋就是吃睡,丝毫没看出哪里用功读书了,竟然都比我好。

    一边不服气的看案件合集,一遍诅咒他这次挂科。

    做完最后一道题,已经傍晚十分。我和晨研露决定走出去散散心,便在大学旁路边摊吃麻辣烫。

    “考试得时候,你就想着你是个侦探。”研露咽下一口鱼蛋,说道。

    “哪儿有那么容易呀,你明明知道我很现实。知道自己和你的差距……”我灰心丧气道。

    研露气愤的说:“你就是笨,我都怀疑你高考六百多分是不是抄的?”

    就算不笨都被他说笨了,“是是是,我会努力想自己是名侦探得!”

    “这就对了嘛。”得到满意答案,他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般。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嘴巴吧唧吧唧,一阵冷风将他和我吹得直颤抖。

    天色已经步入深夜,我们偷偷摸摸回到校园。空无一人的操场上,月亮当空高挂,四周没有一颗星星。

    “你说,这样的夜晚会不会有鬼呀?”晨研露忽然幽幽得说道。

    思绪被拉回,我呆了半晌,愣是没反应过来。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没有什么事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凡是不科学得事,都是不可能真实存在的。

    鬼,我还真没有思考过。古往今来,多少故事都是由鬼演变而来。多多少少,我有所了解的拿着故事,都切实用科学证明了鬼是存在得。

    思考到最后,我逞强说:“当然不相信。”这是一个对现实主义者残酷的问题,我不敢多加思考。

    “哦。”他木然回应。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空荡荡的操场。“你说你不相信,呐,那是什么?”

    我停顿住向前走的步伐,莫名其妙的朝他眼睛看到的地方看去。“鬼?”嘴里嘟囔着,操场上面有什么吗?

    距离太近,我一下子就看清楚了对面操场上的异样。那是两团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火团!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我们现在站在大树旁边,操场分布是这样的:

    四周很多杂草,周围是塑胶跑道,由于学校很久了,所以操场也很破旧,中间的足球场杂草丛生。很多时候进去,杂草都能淹没你的鞋子。那两团鬼火就在最高的杂草上面!

    我吓的不知道做出反应了,忽然很远处的女生宿舍,男生宿舍光全部熄灭了。

    我们的心提到了胖子眼。

    我回头想看看晨研露的表情和反应,可早已不见人影。该死的,不会是落下我自己跑了吧!?

    环顾四周,似乎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我心惊胆战。研露,研露你死哪儿去了!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强风呼啸而过,宿舍楼突然炸开了锅。距离太远我听不清楚,夹杂着各种女生的尖叫向我传递过来。

    “洒洒洒——”夜黑的彻底,皎洁得月光被黑云密盖。我试着挪动双腿,四肢却不听使唤似的动不了。冷风一阵阵,吹的我鼻尖范红。

    又过了一会儿,火团还是在原地。渐渐我让自己尽量放松下来,试着用科学解释这种现象。忽然背后有人呼吸的轻声,我的腰被蛮横抱起来。

    “谁!”我真佩服自己这时候还能冷静的问出来。

    “嘘。”研露的表情在黑暗中看不到,“我们悄悄过去看看。”他异常镇定得说。

    我不可思议的问:“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去看了看总电闸,没有跳闸。”他顿了顿,继续说:“你不觉得这不正常吗?”

    我摇摇头,“应该是着火了。”

    他无奈的摇摇头,趴到树后面小声说了句“你到底是真笨还是假笨?”

    我们静悄悄,连大气都不敢喘息。像是士兵一样,接近了操场,心就像要跳出来似的。晨研露显得异常兴奋,从他眼里能看出“无聊的大学生活终于要结束了”的影子!

    我无奈摇摇头,心想我还想安安稳稳毕业呢。换做刘克得话,如果父母同意,或许会继续读研究生吧……

    “喂,你们在做什么?”

    诡异的声音打破我俩紧张又兴奋的心情,回头看到刘克躲在黑暗里的脸渐渐被从黑云里出来的月光所打亮。

    晨研露爬起来打扫打扫腿上尘土,说:“几日不见,语气还是那么冷哦。”

    我苦笑,这不是把问题的回答推给我了?他答非所问,我也不能跟着答非所问呀。话还没说出口,刘克突然拉住我们俩人手臂。极其认真的说:“不要逗留了!快点走!”

    我有点儿不知所措,而研露则不顺从的反驳:“搞什么啊你!”

    “听我的,快走。这里非常危——”

    话还没说完,近在眼前的操场中央,鬼火熄灭了!

    顿时我们眼前灰暗不少,连一米以外得地方都看不清了。紧接着,地面一阵轰动,晨研露及时反应过来;按住我和刘克的头往地上爬。我被嗯的吃了个狗啃屎,嘴唇磕破了一块。

    “咚!——”

    一声轰天震地的巨大声响,随之而来,我们闻到一股鲜血的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