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治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0本章字数:3032字

    陈光回过头来时,也只是看到一个懒散的青年出现在了他眼前,身上的衣服说不出的土里土气。顿时间回过神来才发现,浑然不觉间已经被骂了,面色刹那间就憋得通红。

    “小子你找死!”

    “哦什么是找死?就因为你的懦弱无能,便是死?那你这医生不当也罢。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不成?还是你所谓陈大医生的本领就只有这点了。”

    “你!”

    陈光顿时间就被眼前的青年一句话堵得面色通红,却说不出一个词语。而来者,也正是叶元。

    原本叶元也是不想招惹是非,但这陈光的表现太过令人恼火了,更何况叶元也正想前来验证一下灵力的作用,就顺势而出了。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脑海中的念头涌动!叶元分明是感到有种熟悉的医术在运转!在这种肯定下,能够治好的把握就绝对不低。

    “哈哈哈!笑话,你一个小毛孩毛都没长齐,难不成还能治好肝硬化?小屁孩你知道什么是肝硬化吗!”

    果然随着陈光的默然话语,周围人也在刹那间对叶元指指点点起来,仿佛像是讥讽一般!也没有谁会相信,一个小毛孩有什么把握,更何况还是省城的名医诊断过的。

    “最近三个月你是不是感到浑身无力,胃里反酸恶心,经常夜里失眠早上醒来浑身无力精神不振?两个星期以前突发吐血?”

    只是叶元仿若是没有听到四周的讥讽,自始至终都只是神情冷冷的放在眼前中年身上开口,这将陈光忽略的一幕也令他心中杀机森森。

    “是是是!大夫是!我是两个星期以前吐血的,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起初眼前的中年还是半信半疑的,只是一听到叶元的话语就是浑身一震。

    尤其是叶元的话语更是直接描述出了他的症状,就让他完全相信了叶元,跟抓住了唯一稻草一样,紧紧地抱住了叶元的双腿。而这一切叶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只是感到顺着心里的念头就漠然的道出。

    这一切,显然也是令到所有人吃惊的,谁都没能想到,一个小毛孩能够说出这点。难不成真的是有门道?只是陈光心底却是冷冷的闷哼了一声。

    “哼!少在这里故弄玄虚!吹牛跟算命一样不打草稿谁不会,诊断病情去大医院查一下谁都知道,有种你把他治好了才算是你本事。”

    顺着陈光的默然声响,众人心底也就更加鄙视了,几乎是将叶元当成了江湖术士一般。只是叶元全然是没看到一样,从怀中掏出了三根细长的银针。

    行医者,身有银针!

    这三根银针,也是叶元的爷爷昔日传给他的,珍贵无比,再加上叶元这些年本来就在爷爷身上学到了点医术,就随身携带着,这一掏出来,陈光脸上就更是不屑了。

    “哼中医吗?肤浅!早就在国际医术中被撇弃的一脉,你还想用来治疗肝硬化?幼稚,中医就是用来骗钱的玩意,你还真以为能治得了西医都治不了的病吗?”

    “嗤!”

    只是陈光的话语,就触动了叶元心里的杀机!身为华夏子民,竟然撇弃了中医崇洋媚外,还说的冠冕堂皇!这让叶元感觉到浓浓的恶心!更何况他的爷爷就是中医,救人无数,谁敢说中医就是骗子?

    中医要是骗子,那几千年的华夏子民,是怎么活下来的!顿时间怒火就在叶元心中升腾。

    “哦?那要是我将他治好了怎么办?”

    “哼!若是你这个江湖术士都能将他治好,那我陈光就此退出医界不再行医又如何!那若是你没治好呢?”

    “没治好就跟你一样,怎么你还想加筹码欺负我这个老实农民啊?”

    “你!”

    叶元的一句话让陈光憋得面脸通红,只能狠狠的挥了挥手臂作罢。只是他和叶元都不知道的却是,远在药店办公室的一位大美女,也是紧紧地盯着监控显示屏,宛若整个心都被提起来了一样!

    这少年从容的气质,不得不令她相信,奇迹真会发生···这一切是叶元也不知道的。

    “嗤!”

    此刻的叶元,只是全身凝聚的施针,长长的银针经过消毒以后,呲的一下第一针就是没入了中年的肚子,面色也是惨白了起来。

    但在叶元手中,银针分明是说不清的流利,即便是行医快十年的陈光都做不到,这令到他隐隐中已经是有些妒忌。

    “哼!所谓的针灸不过是江湖术士而已!你看你已经把他治的面色惨白了,要是死了可是与本医馆无关啊!”

    陈光眼中带着幸灾乐祸的神情看了看叶元,仿若是巴不得患者立马倒下一样,行医者的心顿时狰狞无疑。

    “嗤”

    只是叶元就像是没听到一样,第二针扎在了中年的左腹,随着这一针扎下中年的面色更加惨白。但在叶元眼中,分明就是生机被催发,只不过众人看不到而已,而叶元也就索性任由灵气游走,意念驾驭阵法。

    “这一针会有点疼,忍住。”

    “嗤!”

    随着叶元的话语,第三针却是稳稳地落下,随着银光一闪,扎根在了中年的右下腹!

    “噗!”

    伴随着右下腹刚刚落下银针同时,中年的小腹就是一阵刺痛,同时一口漆黑的血液就是吐出。竟然是隐隐中有不少漆黑的小虫,在吐出来的黑血中爬动!

    这一幕,却是吓坏了众人,连忙后退了不少。

    “大师!高人!高人呐谢谢你!我!我给你跪下了!”

    中年许久之后终于是缓过神来,怎么会感觉不到随着黑虫子吐出,身上的力气已经是恢复了不少!这根本就是以前壮年时候的力气,好久没有的巅峰!

    “大哥不必,不必多礼,你也只是被寄生虫腐蚀而已,小事一桩,无需多谢。”

    叶元笑了笑看了看中年道,连忙扶起了中年,也许是因为X光的问题,才会错误的把寄生虫诊断出肝硬化,所幸的是还没错过最佳时间。

    事实上这疾病就是叶元也治不好的,只不过是脑海中的念头催动,加上灵气作为赌注,才能够根治中年身上的疾病。

    但这显然对陈光来说,就如同雷霆震动,一张脸刷的惨白!以他的阅历怎么会看不出中年脸上恢复的血色!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将死之人能够有的血色,顿时脸上挂着灰溜溜的表情,就想趁着人群还没有注意赶紧离开。

    “陈医生,慢走啊!”

    只是在陈光刚刚走到门口时,却是猛地传来了叶元的声音,顿时间一个踉跄险些没有摔倒,面色惨白的就是飞快地从门口消失,但心中却是杀机森森,这个仇!一定要报。

    围观的人群很快散去,最后中年朝着叶元一阵感谢,要给叶元重金酬谢却是被叶元拒绝。

    毕竟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是治病不收钱,他的爷爷是这样,叶元也不可能打破祖上的规矩。更何况这农户本就不富有,这也不是叶元想要的。

    “先生,我家老板想见你。”

    只是让叶元错愣的是,本以为在国利药店卖不成天野果了,刚打算离去,却是有一个职业装的高挑美女走到了他眼前温和笑道。

    高挑美女皮肤很雪白,身段很好,宛若一身职业装包裹不住,随时都要跳出来一样。尤其是翘臀一扭一扭的,很容易就让人起反应,这也太丰满诱人了,偏偏还长着一张清纯的瓜子脸,让人恨不得犯罪。

    “咳咳老板?”

    “恩恩先生请跟我来”

    清纯职业装美女一句话后,却是清甜的笑着在前面带路,叶元也只能够跟了上去。想不通明明拆了国利药店的招牌了,怎么还会要见他。

    “噶及。”

    随着秘书刚刚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却是一张沉鱼落雁的精致小脸,映入了叶元的眼帘。

    一张小脸动人,绝对九分以上!肤如凝霜,尤其是胸前的一对硕大紧紧被白色长裙包裹,柳腰却是盈盈漫步而来不一般的纤细,令到叶元狠狠的吞了口水。

    若是李萍儿美丽的话,光是气质,就一下被眼前的白色长裙美女比了下去。

    “你好,我叫苏羽,是国利药店的总经理”

    动人的美女却是在秘书走后,朝着叶元伸出了雪白的小手道。

    “咳咳。”

    从失神中回过头来,叶元才是尴尬的笑了笑握手,对于国利药店他是清楚的,不仅仅是这一个药店,传闻还有很多分药店,所以有一个总经理也是正常的。

    只是这么大一个总经理,还是娇滴滴的大美女,要见我干嘛?

    “哈哈先生请坐吧。”

    握手后刚刚感到一片触手的柔软,苏羽就已经是抽回了雪白的小手,让他好一阵失望。鼻子间残留的馨香还在,叶元也只是表面古井无波的坐在了沙发上。

    “哈哈,不知道先生怎么尊称”

    “免去尊称叶元。”

    “恩,那不知道先生来国利药店做什么,有没有兴趣在国利药店当坐诊医师,只要愿意年薪一切都好商量。”

    “不好,我没兴趣,我只是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