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不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2本章字数:3019字

    当然这只是兄妹间的关心,他是断然要跟小妮子保持界限的,对小妮子纯粹是一直以来心底的兄妹之情。

    放在平常时候就没超过一天没说话,这都几天了没怎么说话,难怪小妮子生气了!叶元心中好一阵苦笑。、

    “别哭啦,叶元哥哥不是故意的啊!这不刚要去找你呢,带你去玩。”

    “真的?”

    一说到这里,小丫头立马就止住了眼泪,抬起了明晃晃动人的双眸,不过胸虽然挺了起来,但还是没什么规模···

    “叶元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快去跟大娘说一下。”

    “恩!”

    娇娇飞快地跑进了屋里,连衣服都没换就走了出来,还是农村破旧的衣服。

    不过对与叶元来说娇娇本身就是最美的,根本不需要任何装饰,也不需要为别人打扮,那群大老板爱看顺眼不顺眼,他都不会管,就把小丫头带上了车。

    放在别人手上,张大娘绝对不会同意女孩子家家深夜出去的,可叶元是谁,她怎么可能不放心!

    饭局的地点不算太远,还是在媛媛的酒店,不过却不是镇上的酒店,而是在县城中心的一栋酒店。

    酒店比起镇上要豪华的多了,也停满了各种豪车,他的一辆破皮卡,还真不怎么好意思放。

    “哼你才来!可算是迟到了!那群二世祖都到了,你可比二世祖还要架子大了。”

    “嘿嘿媛媛姐我这不来了吗,心急如焚着呢,就盼望着看到媛媛姐这个大美人。”

    “少来。”

    媛媛虽然说着少来,但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分明是写满了高兴,哪里是什么少来。

    哪个美女不爱马屁呀,就是她也不例外,精致的小脸别提多高兴。

    扫在了娇娇的身上,动人眸子虽然是惊诧,但也没怎么吃惊,这样的一个小妮子叶元带来了,看得出来是极为亲切的人,以她察言悦色的的目光很快判断出来。

    “小丫头你好啊,我叫媛媛,你可以叫我媛媛姐。”

    “哼!我才不是小丫头,我不小啦!媛媛姐我叫娇娇。”

    “哈哈。进去吧。”

    小丫头微微撇嘴的样子别提有多水灵,虽然长期在农村皮肤不是很白,但她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好好打扮一下即便是素颜,都能很漂亮。

    酒店很大,不过这次宴会媛媛却是安排的很隆重,三楼中心,也是最豪华客房。

    “噶及。”

    房门刚推开,叶元就感到数道目光齐齐看了过来,果然都是一群衣着不凡的人。身上的一件衣服,就该是普通农户一年的积蓄。

    “诸位好,堵车来晚了,叶元快点给各位老板赔个不是。大家别见怪,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我弟弟,这是牛董经营着本市最大的家具生意,这是张总,经营着本市最大的玉器行,这是王总,经营着本省数一数二的旅游产业。”

    媛媛形象极好,在诸位老板面前开口,一下就将场合化解了过去。

    同样叶元也感到几个眼前中年的眼神,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打量。

    牛董和王董都有点胖,恐怕一百五六斤都有了,虽然皮肤保养得好,但以叶元的目光一看,就判断出了两个老板身上有不少毛病缠身,乾坤珠中的医书都震动了下。

    至于张总,则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青年,长得极为瘦弱,气度也不如两个老板沉稳,不过他却清楚老虎的朋友无兔子,能坐在这里的无一不是没有深厚背景。

    不过青年的枯瘦则是有些反常,看起来绝对是患有大病的样子,有种比绝症患者还可怕的面色,充满了死气。

    “几位老板不好意思了,是叶某人迟到了,自罚三杯,为诸位赔罪。”

    “哪里哪里,一表人才啊!我们可是听你媛媛姐说多了你白手起家。”

    “不错不错!不亚于我们年轻时候啊!”

    叶元也不矫情,迟到了推脱也不成样子,当下连干三杯,气度却是极为沉稳,没有丝毫慌乱,隐隐中有种成大事的风范。

    这气度,自然是令到两大老板眼中划过赞许!他们是什么身份,跺一跺脚本市商界都要大地震的人,能在他们面前沉住气的太少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小青年。

    “哼!我当是谁。感情是两个乡巴佬!还带了一个土村姑过来,真以为卖两个果子,就有机会跟我们三人平起平坐了吗!所谓白手起家若是这样,还真可笑!张家就看得起这样一个小子了!”

    “啪!”

    下一刻还坐得好好的张总,则是一只手桌子上重重拍了起来!大声呵斥。

    “嗤!”

    原本还好好的气氛,却是被忽然间打破,只能看到张总脸上带着一股藐视,高高在审视娇娇。

    这股神情更是触动了女孩子最为柔软心底,一下精致小脸就近乎是哭起来。

    “嗤!”

    但这更是触动了叶元心中的恼怒!无视他可以,他可以不计较!但娇娇却是被他当做妹妹的人,就因为穿的乡下衣服,就被看不起?这不是谩骂,是侮辱!

    从小失去了至亲,就将娇娇看的比他还重要,火气一下就喷发而出。

    “凭什么坐在这里?就凭我可以救你的命。”

    “哈哈哈哈!可笑!你一个乡巴佬知道我是谁吗,也有资格救我的命,出去打听打听,谁是张海!本少身份在省城都能横着走,你算老几!”

    “这!两位老弟这样不好,第一次聚会大家坐一下喝茶,何必闹僵这样。”

    “不错不错!两位老弟这就是个误会!叶元你也别见怪,张老弟就是这样一张嘴巴,其实人并不坏。”

    这时候牛董王董急忙出来拉偏架,不过很显然还是向着青年一边,不过这也正常,就算是再公正的人,也会选择绝对利益。

    只不过是媛媛自始至终恼怒的动人双眸看在了张总身上,恨不得一把火将他烧了,对她来说叶元已经是她最重要的人,侮辱叶元就跟侮辱她无异。

    一直以来虽然知道张海脾气古怪,但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无故发作。

    不过更多的还是她对叶元再熟悉不过了,这家伙虽然淳朴,心底可是坏着呢,还没见吃亏的。更想看的是这个弟弟的手段来,一直以来这弟弟可让她好奇了。

    “救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身患重病,恐怕这三年来饱受折磨,各大医院都完全束手无措吧,表面上拖住了病情,却是越来越严重。甚至这三个月以来每到深夜便会吐血,五脏六腑疼痛不止,若不是倾尽了家里底蕴,早就丢了小命吧?”

    “嗤!”

    但随着这一句话说出,张海却是一下呆在了原地,一张面色更是惨白发抖!这一个眼前的青年,是怎么知道他的病情的?

    要知道这么些年来,他虽然是重病,但家族为了不引起震动,可是费尽心思封闭消息!根本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你怎么会知道!不对,这种消息算什么,随便找个医院就能问明白,江湖术士吓不了我!难不成你还说能救我!你以为本少会相信这么幼稚的话!”

    “赌对了!”

    一看到张海神情这样,叶元就知道乾坤珠的医术又赌对了!完全蒙对了,心里不禁一动!

    “信与不信在张公子可不在我,若我没猜错所有大医院都束手无措,判断你再难活过两年了吧,偏偏我祖上出过御医,还真就能治你这病了。”

    “嗤!”

    “你骗人!”

    下一刻却是在场所有人,都被惊呆在了原地!

    娘呀这话可不能乱说,张海身份是谁?他们两人可是清楚,虽然年轻但背景可是比他们大多了!他们都不一定招惹的起,真要乱说了会死的很惨!

    这些年张海得了什么病他们不清楚,但也隐隐间猜出是麻烦得重病。甚至听过张海家人带他远赴国外,都没办法,后来还是在国内四处求医。

    对于这些一下就能猜出来,刚才的话绝对被叶元猜对了!难道这青年真的可以治疗张海身上的病?这怎么可能?

    不过两者越看越吃惊,还真觉得叶元身上有沉稳气度,有着某种把握!指不定还真是个奇人异士,御医后代?一想到这两者心中就不免有些好奇,倒是张海已经失去了之前的从容。

    至于御医?不过是叶元为了圆后来的谎言瞎编的而已,祖上三代就是普通的赤脚医生,哪来什么御医?不过这事正好死无对证,省的乾坤珠秘密暴露出去···

    “你!你是在说谎!这病你一个山野村夫,怎么可能治得了!”

    “哦山中奇人异士才多得很,张公子莫非不信神农氏生百草,行医治病五千年?而偏偏要相信所谓西医?既然西医那么有本事,为何你身上的病拖了几年还越来越严重啊?山中奇人异士数不胜数,你这句话偏颇了。”

    “你!”

    “机会可就把握在你眼前,信与不信,可就要看张公子懂不懂把握住救命稻草了,张公子若不想救命掉头就走便是,毫无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