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布置阵法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3本章字数:3119字

    “这?就钻出九个深坑?只要是三十米就行了?叶先生可否问一下,这是用来做什么···”

    “哈哈哈!这就是用来做几个装饰,还请麻烦张先生了···”

    “哪里哪里!叶先生您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客气话万万使不得!我等下就吩咐他们!今天下午深坑应该可以打好。”

    叶元的客气话,让张国不知所措,只是叶元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布阵的了,神经病还差不多呢!

    更何况九个深坑,每个才三十米深,虽然是在山脚下,但也是小事一桩,张国自然是连连答应的!

    至于道路设计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有张国还有香兰姐和张大娘在,就不需要他操心的了!而是飞快地拎着药箱子,来到了县城之中。

    不过来县城之前,他已经给过电话陈书记,陈书记更是不要说,没有丝毫架子,下班之后就约到了叶元家里···

    “叶神医!能亲自到来陈某人不胜荣幸,里面请···”

    “哪里,陈书记为国为民,更是县里的好官,我岂能不来···”

    “哈哈哈!”

    看得出来陈书记不是一般的清廉,房子也不过是普通的县城房子,没有丝毫奢华,应该是单位分配;这也是让叶元心底一暖,刚才那话拍马屁固然有,但也对陈书记有点赞许是真。

    更何况现在陈书记可是他联盟中的重要一员,可别看是一个书记!未来发挥的作用不可限量!对这些他怎么会不知道?有些联盟,就要抓在手里,未来才可以面对省城的庞然大物···

    “陈书记这两天头疼应该更严重了吧?甚至深夜还睡不着,时常惊醒?”

    “不错!正是这样!还是叶神医厉害,一眼就看了出来,不像县城里的庸医!哎!”

    “哈哈哈!陈书记这是过多思考,用脑过度久而久之所致,这并不是疾病,医生当然没办法,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哎···”

    听到叶元开口,陈书记只是微微叹气,他固然知道叶元说的是事实。但也没有怪县城医生的原因,而是对华夏文化流失的悲叹,要是县城医生有叶元这么高超的医术,哪怕一半也好,每年也不至于枉死那么多人···

    而现在华夏医生都向西医看齐,却忘了老祖宗留下的几千年老中医,怎能不让他失望?

    这还真是个人才,可惜就是不能为国家所用···陈书记跟林省长一样,都起了爱才之心,从叶元身上看到了痊愈的希望···

    “会有点疼,还请陈书记忍着!不过这三针过后,我可保证陈书记断病根!从此以后不会再头疼,头脑年轻十倍!”

    “好!还请叶神医出手吧,陈某人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

    “嗤!”

    得到了陈书记命令,简单消毒后,三只银针就从虚空中飞舞而过!

    这三只银针快到极致,第一针就扎在了陈书记眉心,陈书记一双眼睛都竭力跳动,看起来痛苦到了极致!

    “嗤!”

    只是随着痛苦,却是一股冰凉飞快地涌入了他的头颅!大脑中竟然传来了一种麻木!是陈年旧伤消散的麻木···剧痛中···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爽···

    “这第二针会更疼!还请陈书记忍耐···”

    “嗤!”

    伴随着叶元话语,第二针才是更快!往陈书记太阳穴而去!

    太阳穴,乃是人体重中之重!一不小心出错,随时都会死,凶险之极!一般的老中医都不敢在这个位置施针,就怕扎错!

    要是换了之前的叶元,也不敢这样!只是现在突破到了炼气境,神识笼罩下每一根毛细血管都能看清楚!自然能够判断血窍,稳稳地扎在了关键位置!

    “嗤!”

    伴随着灵力涌入,陈书记的一个身体,却都是在微微颤抖!一股难以言语的剧痛,但却是伴随着如同大石头从脑海搬开的舒爽,同时涌入了头颅!

    “第三针将要发出,还请陈书记忍耐!这才是断根一针!会更疼!”

    “嗤!”

    下一刻叶元默然话语中,却是最后一道银针!飞快地往陈书记右边太阳穴而去!直直的扎在了其中!

    “噗!”

    随着这一道银针,却是一道剧烈的疼痛,如同是撕裂了脑海一样!陈书记顿时间只感觉一口鲜血飞快地涌现在了喉咙,噗嗤一下已经吐了出来。

    “刷!”

    再回过头来时,头上的三只银针,竟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被叶元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头脑发晕还是怎么回事,他只觉得背后冒冷汗!这青年也是太可怕了,所幸他跟叶元不是敌人,而是朋友···

    “叶神医,真是多谢你了!”

    “哪里哪里,陈书记可别忘了,牛董是我兄长,你可是我大伯呢,不会又赖账了吧···”

    “哈哈哈哈!”

    最后叶元在欢声笑语中离去吗,本来陈书记的意思,是要留下叶元来吃饭,不过叶元哪来这个时间?早早的推辞离去!而是飞快地拨通了张海电话。

    “叶大哥!你在市里面?太好了我去接你!”

    “恩不用,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比较残缺,但又保持比较完好的玉器,我要来有所作用···”

    “玉器!这倒是有很多!你要多少我直接让人给你送过去好了,怎么需要亲自来一趟···”

    电话中的张海别提多兴奋,其实他性格里就是一个爱热闹之人!不过本来就是求人家帮忙了,怎么还好意思接,还是把车开到了他的玉器店里面。

    刚到市里面的玉器店门口,果然就看到了华丽大楼下,微微站着有点儒雅的张海。

    现在他开始恢复了,浑身精气神,也好了很多,脸色看起来有点红润。只是只有叶元看得到的,他的精气神,还有一点漆黑,正是巫虫留下的阴气,并未完全根除,随时有可能发作。

    “张海,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身上的巫虫没有完全剔除吗···现在我有了法子了,这两天应该就能替你完全恢复···”

    “这是真的吗!叶大哥!这是真的吗!”

    “哎哎你小子轻点!小爷不搞基···”

    实在是太高兴了,张海一个没忍住,居然把叶元抱了起来!还是被叶元爆粗口,才一脸腼腆的放下来。

    但这一幕出现在陈家的工人眼中,别提多怪异!一向脾气古怪的少爷,什么时候对一个小青年这么客气过?而且是从没有见过的小青年!

    更诡异的是,居然还称作大哥!这人是什么来历啊!不过不是他们管得,就没有谁问!都自觉离去···

    “这个当然不骗你,过两天吧!过两天我抽出时间来,就告诉你!”

    “好!”

    踏入了炼气境,还是二重天!叶元不说百分百把握,最少九成是肯定的!就算是现在也可以,不过过两天不那么忙了再开始而已,张海当然是笑着答应···

    “叶大哥不知道你是要什么玉器!这里虽然是市里面的玉器店铺而已,但品种也是极为齐全的···”

    “恩!我先看下吧。”

    张海的话叶元倒是相信,这里不过是市里面的店铺,不过他需要的玉牌很简单,就算是废弃的玉佩,没有先天灵气也可以锻造。

    毕竟这样的玉牌,只是用来雕刻符咒,真正的作用还要源自地下的无穷无尽灵力!那些才是最宝贵的地方!也是最逆天源泉,可以无时无刻都滋润果园,相当于叶元亲力亲为滋润···

    最后绕了绕,围着一大堆废弃的宝玉,叶元还是挑出了十几块。

    其实这些宝玉并不是废弃,只是因为残缺失去了先天灵力,普通人看上去色泽也不那么亮丽,但同样价值是巨大的!

    尤其是这么多足足十几块!更是价值不菲!不过最后张海怎么都不肯收多钱!只答应收下两百万成本价,就让叶元带走。

    张家看不上这点钱,叶元当然也不会啰嗦,立马加快速度赶回了村子!

    等到回来村子的时候,一脸凝重的就在房子中,开始刻画起来。

    这布阵可不简单,乾坤珠中的阵法可是说明,一个大阵就需要几块玉牌!每一块玉牌都要雕刻符文!而且符文必须要一气呵成,才可以储藏灵力,沟通地脉···

    不然的话是没有作用的,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嗤!”

    只是叶元现在也是一尊两重天的高手,驾驭起小刀,也相当娴熟!不一会儿就在玉牌中雕刻了下来!

    “卡擦!”

    不过第一下刚刚用力,却因为灵力运用并不娴熟,玉牌直接碎裂成了几半!让他一阵无语!

    只是吃了亏,驾驭起来就更加精巧了···只是饶是如此,还是接连破了两块,雕刻失败!

    “轰!”

    第四块玉牌的时候,随着一气呵成的最后一笔雕刻成功!整个玉牌终于是绽放出了一种璀璨光华!几乎是遮掩了天地一样,差点没把叶元兴奋地跳起来!

    “成功了!成功了!”

    有了玉牌的第一面成功,叶元当然是接连运转!此后每一面玉牌都没有再失败!足足带回来十六块,除去破碎的三块,剩下的十三块全部雕刻完毕!

    “嗤!”

    只是雕刻了十三面玉牌,就连叶元也不由得感觉到了身体虚弱,差点没有晕过去!

    即便他是炼气二重天的高手,也受不住这么大量的灵力消耗···这精细的雕刻,才是真的要命,身体都差点体力不支,传出了剧痛,像是要将身体撕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