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大种植基地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3本章字数:3031字

    而且有些淤血,甚至是压迫到了脑部神经!

    一旦动手术,便会后果凶险!恐怕这也是多年以来中西医,都不敢出手的原因了···

    “叶医生!怎样,我女儿是不是还有救!”

    “你一定要救救她!救救她,她是无辜的呀!只因为一场车祸,不应该遭到这种报应!”

    “有救,只是要冒一点危险!她的淤血太深厚了堵塞的有点严重···”

    “好!那就一试吧!只要有机会站起来,就请叶先生为之出手吧···”

    听到伤势太严重,李振一张面色,也是飞快惨白!受到了惊吓。

    她的妻子,更是差点没晕过去!

    但他们都知道,这是唯一醒过来的机会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叶元身上!没有谁会拒绝,也没有谁可以拒绝···

    “嗤!”

    得到了李振话语的叶元,三只银针刹那间就从虚空中定出!却是短暂瞬间,飞快地刺在了女童头顶!

    “嗤!”

    这一只银针飞快,更是快到了极致,快到了谁都反应不过来!同样也是叶元一个心神都在凝聚,稳稳扎出,定格在了女童的穴位!

    若不是神识这么强大,随时都会出错!但即便是如此,对脑力消磨,都是相当巨大的!不一会儿更是面色惨白起来!

    “嗤!”

    但随着这一针下去,刚刚定格在了她的头顶,却是一道漆黑的血剑,瞬间喷涌而出!

    这一道血剑之中,蕴含了叶元的灵力,刹那间化解了部分淤血!让女童脑海中存在的淤血顺着伤口喷涌出来!

    “欣欣!欣欣!”

    “咳咳!”

    这一幕可是着实吓坏了众人,妇人的脸上,更是飞快的蒙上了漆黑!显得更加紧张!

    所幸的是,担心过后,却是一双动人,有点闪闪发亮的眼睛睁开!带着不安的孩童哭泣!

    “爸!妈这是哪里!呜呜欣欣好怕,我要回家!呜呜!”

    “欣欣乖,欣欣乖!爸妈在,不怕是叶叔叔帮你治病!是叶叔叔帮你看病呢!叶神医真是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欣欣就不会再次睁开双眼!”

    “叶神医谢谢!谢谢!”

    欣欣醒来的一幕,已经是让他们夫妇感觉到鼻涕痛哭,这么多年来的心愿,可算是还了!欣欣终于是醒了过来!本来以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的欣欣,终于醒了过来···

    “不用谢,医者父母心,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只是眼下欣欣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还会有两针,忍着点···”

    “恩!欣欣不怕!不怕!”

    欣欣虽然是十岁,但却是异常乖巧,也相当坚韧!看到这一幕叶元手中的银针,才是飞快从虚空划过!嗤的一下定格在了她的头上!

    “呜呜呜!”

    “嗤”

    只是即便女童忍受,也是痛哭哭泣出来!伴随着银针灵力入体,是一股难以想象的淤血,也在同时间化开!在叶元的灵力作用下,所有灵气,都在短暂瞬间消失···

    可以看得见,漆黑的血液,顺着大脑的的针孔,最后的鲜血流出!伤势才算是恢复了···再经过一段时间疗养,女童的伤势,怕是就可以彻底恢复了···

    “叶神医谢谢你!真是谢谢你!若不是你出手,欣欣伤势,就绝对没有恢复的可能!”

    “叶神医!这十万块你一定要收下,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哈哈哈!不妥,李所长为民,又清廉,我怎么能收这十万块?更何况行医救人,本就是我应做的事情!若是这点事情都做不到的话,就枉为修行医术了!”

    “不错不错!我叶兄弟可是如今县城里的大老板呢!这点钱还是收起来吧,人家也看不上,行医治病看的是缘分,也从不收钱···”

    “咳咳!”

    最后在牛董的话下,李振才是收起了十万块,满脸变得尴尬笑意!

    这青年,若是日后不出意外,必定是人中之龙!该死的陈东竟然把这样一个人得罪了!这样一个轻易可以将他们家族揉碎的人得罪了!

    所幸这青年不深究,否则的话,区区他一个所长,怎么抗衡这种背景?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明天陈东那混小子一醒来,就带过去道歉!不管三七二十十一,先把牢子坐了再说!不能再这么放纵了!说什么也不能答应他父母继续胡来了。

    从县城回来,已经接近深夜了。

    叶元以赤血药给李伯母吞服下后,又以灵力疏通了几遍,确定了阴气全部祛除之后,才离开的。

    第二天早上,温养土鸡后,他却是接到了一个欣喜的电话。

    药企已经下来了,就在南林市,而且市里面正在全力推动,着手做准备!

    除去这些以外,在镇上的种植相关工作,也引起了镇上亲自着手,目前正打算召开镇上的会议!让所有村的村干部汇聚,一起讨论相关事业工作。

    这些叶元当然也是乐得的事情,立马带着李婷赶到了镇上。

    镇政府办公大楼下,处处人潮人海,显然也被这一次的计划吸引!各个衣着不一般的村干部,都在相互吹捧,探讨试探着各自意见。

    “站住!你是谁!这是镇政府大楼,也是你可以进去的吗。”

    “就是滚!一个小农民,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刚走到门口呢,就被迎面而来的两个看上去肚大肥飘的中年怒吼,顿在了原地。

    这两个中年看上去虽然肥胖的吓人,有点年老体衰样子,但还是看得出来常年有了权势,地位也不一般,目光中都是倨傲,有点看不起农民的样子!深深的鄙夷,更是落在了叶元身上。

    农民!这还真是呢,叶元看了看一身衣服,才发现穿的比较破烂,还是李家村里褪色的衣服。只是两个中年的话,却也是引起了他的不悦,一旁的文婷更是气的贝齿紧咬。

    “哦?我来这里是找镇长有些公干,也是镇长让我过来的,怎么就不能进去了?”

    “哈哈哈!镇长,你竟然说镇长让你过来!乡巴佬你谁呀!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镇长!镇长也是你这乡巴佬可以见的吗!赶紧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不然叫保安把你轰出去!”

    看热闹的又多了一些,围了上来指指点点,这也更加让黄波身体一壮,带着冰冷的笑意。这幅指点江山,批评后辈的话语,让他倍感威风!更何况这些年他就是黄家村书记,身居高位,更想要趁着今天拔得头筹,好好表示一番!

    一个青年而已,穿得这么土,能有什么背景?冷笑中更是稳稳的吃定了叶元一般,在他的一句话下,不知道多少人都要吓得滚蛋。

    “哦?一个农民就不能见镇长了?镇长生来就是管农民,何以见不得?难道在座各位,就不是农民出身?既然出身农民,又何必看不起农民?农民虽小,但却撑起了一个国家,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你还有什么资格站在镇政府大楼?”

    “你!”

    “找死!小子你知道这是谁吗!这是黄家村书记!”

    只是接下来,叶元的话让黄波一句话顿在了原地,什么都说不出来!气的一张老脸更是惨白!

    这才是活生生的打脸,竟然敢忤逆他!从他精通黑白两道后,已经好久没人敢有这个胆子了!这青年找死!

    而叶元的这句话,则是让周围人更加沸腾起来!身旁的不少村长和村委书记,都已经对着叶元指指点点,仿佛是在指点一个不懂事的后辈小子。

    “哼!小家伙不懂事,这是黄书记,也是你能得罪的吗?”

    “好心让你滚,竟然不领情!真是好家伙!”

    “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眼睛都长在了头顶了!知道今天是什么会议吗!”

    这就一顶又一顶大帽子扣上来了!进个镇政府,就是不懂事!就是大错特错了?这一幕幕恶心嘴脸,让他感觉到可笑!只不过淡淡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身上,却没有多少波动···

    终究不是之前的叶元了,若是当初一群村干部放在眼前,多少还能引起注意。只是渐渐地接触层次高了,就只是那么回事了···

    “好!说得好!镇政府就是人民进来的!谁说人民不能来!诸位是不是村干部当久了,就忘了本心,要知道我们都是农民出身!只有农民才是国家之本!”

    “这!海书记!是镇委书记···”

    “海书记这!我们又是无心之过···”

    只是接下来忽然出现的中年话语,却是忽的将这群平时一个个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村干部吓了一跳!回过头去时,只看到一个身上有威严笼罩的中年出现,连连奉承。

    海书记?这就是镇委书记?文婷的上级领导···

    浓眉大眼,带着威武,还有不言于形的正义,这就是叶元对他的感觉。

    不过既然是书记向他示好,还是淡淡的朝着海天点了点头。

    但这一幕,落在周围人眼中,就几乎是大不敬!

    这可是镇书记,站在谁面前,谁都得诚惶诚恐!这小子竟然只是淡淡点头!这不是找死嘛!也就是海书记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过海书记怎么会主动跟这样一个穷小子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