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医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4本章字数:3132字

    “刘勇忽然间带着几个青年,将我兄弟围了个遍!我弟弟为了救我,拼着命挡住了!叶元哥!叶元哥你一定要救救他!救救我弟弟!”

    “嗤!”

    紫海的话刚说出,叶元目光中更是一道杀机刹那间从虚空中划过!

    知道刘勇歹毒,却是没想到这么不给人生机!这更让他双目中杀气滚动,刘勇在他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手术情况很危险,主治教授说,可能只有三成把握醒过来,或许,或许紫展会成···植物人···”

    “呜呜!我不要弟弟变植物人!不要他变植物人!”

    接下来紫轩展说出来时,目光都像是苍老了几岁一样。

    请的是国内这方面知名的专家,三成几率已经算是很好情况了!甚至那位专家还言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就算是醒过来了,也可能会有后遗症发生···

    醒不过来,就意味着他要失去一个儿子!这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如今却躺在了病房中生死不知!这样他怎么不是心如刀绞,若不是还担忧的话,已经要杀过去刘家了···

    “叶元!你一定要救救我弟弟!一定要救救我弟弟!”

    赫然间,叶元就成了场中的主心骨!也就是这个青年身上,才发生过太多奇迹···也许这青年,是唯一能救他弟弟的人了。

    “砰!”

    “不好了!手术情况很不理想,病人可能要成植物人,还请家属签字···”

    只是接下来,随着众人的话语,却是手术室的房门刷一下车打开,出现了个面色苍白的医生,将签字纸拿在了紫轩展面前。

    这一幕忽然到来,更是差点让他气急攻心,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情况不容乐观,很可能就此离去!这怎么让他能放心,一颗心几乎都要痛的将纸张撕碎。

    “砰!”

    只是下一刻,医生还没有反应过神来,却是看着一旁还在站着的青年,冷冷的朝着手术室中冲了进去!

    “那是手术室!你不能进去!”

    “嗤!”

    只是他的话刚说完,一接触到紫轩展冷冷的眼神,就是汗流浃背···顷刻间一张脸也是白了许多,哪里还敢阻拦。

    “你是谁!滚,不知所谓,手术室也是你可以进来的吗!滚出去!你有行医执照吗!”

    手术室外发生的吵闹,显然手术室中也是有所耳闻的,但为首的主治医生,却是眉目中不怒自威,带着一股藐视冷冷扫视着叶元。

    他是国内最顶尖的主治医生,他都判定过要成植物人的,谁还能治?更不要说是这个青年!一时间带着冷冷的气势,鄙视着叶元,要将他赶出去···

    “医术不分界限,难道就是一张区区行医执照可以判断的?既然你有行医执照,为何却治不好他?纠结于一纸之书,难怪你医术如此庸俗···”

    “你!”

    动不动就说行医执照,以势压人鼻孔朝天的,叶元还真是怒了。懒得跟他废话,一句话将他打得顿在了原地···

    “为人医师却没有医德,纠结于一纸之书,你医术毕生将不会有寸进···便是你救人太多,都只是肤浅至极,毫无作用,活着只能是医生界的耻辱···”

    “你!”

    “病人临危之时,你并不是考虑如何治好病人,而是维护自身权威,不是医德有缺是什么?你这样的人,配做医生吗?”

    “你!”

    接二连三的话,将中年顿在了原地,险些被气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是这里的主治医生,全国名列前茅的专家,居然被这青年变得一文不值!可笑的是还找不到任何话反驳!

    不仅是他,就连旁边的不少医生副手,也都暗自擦了一把冷汗。这青年谁呀,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快要成植物人的伤驱,连名列前茅的专家都治不好,他能行吗?

    “嘟嘟嘟嘟!”

    只是紧接着,还插在紫展身上的各种仪器,就响起了警报声,紫展的生命气息也是不断微弱下去···

    “嗤!”

    在这种危机下,叶元三步并两步,已经是快步走到了手术台前,双目中显现的,是紫展近乎微弱的不可察觉的生命气息···

    “你来主刀,不用怕,就按照你以往的状态发挥!他的生命气息我来维持,他脑海的意识我来唤醒,血块我来瓦解···”

    “好!”

    与生俱来带着命令的口吻一样,被叶元点到的医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一震,像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把握,竟然没有拒绝,手术刀刷刷的动了起来。

    他只是一个副手,并非主治医生!这种级别的手术,本不应该他来主刀才对!也不可能有把握!只是从这青年身上,却感觉到了自信,让他感觉到了信心···

    “嗤!”

    随着副手缓缓地主刀,叶元手中的银针,也没有丝毫停顿。手上的三只银针飞快地把准了脉络,从紫展的眉心胸口各自扎了一针!

    这两针下去,却是带着浓烈的生机!瞬间催发在了紫展近乎是垂死的身体中!各项仪器的警报声,也是嘟嘟停止下来。

    “这!”

    “医学奇迹!医学奇迹啊!针灸还能做到这样吗···仅仅是两针,就将他的生机稳定了下来···”

    “学无止境···中医有何不可···”

    但这忽然出现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顿在了原地!即便是主治医生,都一瞬顿在了原地,嘴角喃喃自语,充满着不敢置信!叶元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感受到了心境的差距,行医几十年,却还不如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学无止境···学无止境···我不配行医,不配啊···”

    这出现的一幕,已经不由得他们不信!青年手上的阵法娴熟。动作流利,仅仅是两针就维持着他的生机!而且随着每一针落下,病人身上都会恢复一丝血色!

    “嗤!”

    简单的十来分钟,副手缝合手术的伤势也快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快了起来,叶元手中的阵法更是连贯,快到了近乎是看不清的地步。

    从他的肚子上、腿上、手上、太阳穴到脖子,每一个穴位都以最快的速度扎下,注入灵力!在这股庞大的灵力催动下,紫展身上的生机,也不断恢复!

    “嗤!”

    但同样这股高强度的灵力消耗,已经近乎是将他的身体抽空!不单单是灵力的高强度消耗,即便是脑海的精气神,也是一种过度抽空。

    源源不断维持着十多分钟的灵力运转,也幸亏他是炼气二重天,否则早就支撑不住···

    “嗤!”

    手术到了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针!紫展的生机已经是飞快平稳了下来,但也仅仅是平稳了下来,这个时候才是最关键的时刻,稍有差错就是前功尽弃,甚至是跌为植物人···

    在这一针中,叶元浑身的灵力,都近乎是抽空了起来!一瞬间以银针定格在了他的后脑勺!同时间澎湃的灵力,飞快地涌入了紫展的头颅中,意识也渐渐苏醒起来。

    “嗤!”

    做完这一切,叶元的身体已经是虚弱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这灵力抽空太大了,已经是几乎一滴灵力都不剩下。最后在所有医生震惊发愣的一幕下离去,谁都没有察觉···

    “咳咳···”

    “醒了!醒了!病人醒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种病情怎么可能唤醒···我不配行医,不配行医啊···”

    在他离去许久后,病房中才是传来了紫展虚弱的咳嗽声,留下了顿在原地的老专家,不断喃喃自语···神情中尽是麻木,无神,充满着对自身的苦笑···

    从抢救室出来的叶元,却是被紫琳拉着,缓缓地走在了医院走廊中。

    得知紫展已经醒过来,小丫头也彻底放下了心···

    就在这时,却是一个看起来年老的医生上来···

    “叶元先生啊,感谢你出手,才保住了本院声誉···我是刘福,本院的院长···”

    迎上来的刘福笑了笑,带着一抹慈祥,看着叶元道。

    虽然在省城最顶尖的医院做院长,已经是一种地位!身居高位了,只是刘福说话却是没有一点架子,就如同是邻家老爷爷一样祥和,跟街上平凡的老爷爷般,让人感受到了亲切···

    “举手之劳而已,院长无需道谢···”

    “只是叶元啊,老人家我来,是有一事相求你的···”

    “哦?院长还请说···”

    “恩···为紫展先生主刀的李海专家,并非是没有医德的专家。十多年前国家刚刚起步,省城里还穷,请不起国外归来的高学位专家,李海主任放弃了国外优厚的待遇,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

    “国家没钱,他就不要钱,也不收红包!凭着一份毅力蛮干下去。靠着一份微薄的死工资,到现在也堪堪在县城贷款买房,更不要说当年放弃的是国外海归待遇···”

    “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刚起步时候省医院里面医生不够,他就日夜加班,不求回报为各种病人主刀,只求能够救回来每一个病人。他也曾说过任何一个病人昏迷不醒或者离去,对一个家庭来说都是巨大伤痛,所以他没放弃过···”

    “甚至任何一个病人离去,他眼中都带着忧伤和自责···他就是那样一个值得尊敬的专家,并非国内满嘴嘴炮的JR专家可比···可以说他为省医院付出太多了,质疑你并不是没有医德,只是不想让病人冒险···只是从你身上,他感觉到了沧桑,现如今却是要辞去医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