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院长邀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4本章字数:3071字

    “省城医院不能没有他啊!李海为省城医院付出了太多!省城需要他啊!还请叶元先生出面,帮老人家我这个忙,让他留下来···”

    “这···好吧···”

    叶元倒是没想到李海因为他一句话想要放弃了,这也是他没有料到的事情···

    办公室中,李海显得空前绝后的沧桑,一头白发如同是老了几十岁···

    他败给了一个青年,更可笑的是,连医德都没有,谈何有资格留在医院?谈何有资格坚守医德!这对他来说,就是个笑话!

    以后,就放弃从医了吧···目光扫过办公室,充满着不舍,却依旧是只能苦涩下着决定。

    “既然不舍,为何不留下来,救下更多的人呢···”

    “你···”

    只是东西刚收拾到一半,青年响亮的声音,就出现在身后;回过头去时,只看到了手术室中那青年的脸,写着一种轻松和淡然,令他心中一震。

    这股轻松和淡然,话语中,还多了一种责任···

    “医术是一种责任,有责任者,才会进步。也许医术从无天下第一,但责任,却会让人成为天下第一···既然你守了这医院十多年,那就留下来吧,做到更好,让更多垂死的病人活过来,这是你的责任,仔细想下他们每一人死去的时候,他们家人是多绝望···”

    “呜呜呜!呜呜呜!我的梦!我的梦!我只是要做到更好!要做到更好···我怎么能离去,怎么能离去···”

    叶元的话很简短,说完就离开了···短短一句却是令到李海浑身颤动,办公室哭的双目通红···如同是把十几年的努力,几十年的委屈,全都倾斜了出来···

    叶元不知道的是,他的一番话,却是造就了未来的一颗医学界新星升起!造就了华夏医学界的传奇,最为巅峰的脑科专家!

    很多年后那是个医术出神入化的神医,只要他主刀脑壳成功率就在九成···后遗症也几乎没有,在他的手术刀下不分贫富贵贱,却遵循着医者父母心的道理···在所有人问他时候,他都只是一笑我的师傅是个年轻人,他教会了我行医道理···

    从办公室出来,叶元没想到的却是,刘福早早的已经在一旁等候,脸上挂着的,是慈祥的笑意。

    “叶元啊,你身怀奇术,有没有兴趣为国立功。老人家我虽然不算是本事通天,没有你这样的医术,但我从你身上看到了热血,看到了责任···你应该也愿意为国为民,立功吧···”

    果然!老狐狸!还是为了这事来的···

    叶元神情淡然一笑,目光却是落在了院长身上···

    “恩···为国立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估计很忙,时间很少···”

    “恩这是自然,年轻人都有事业,这方面国家肯定不会过分要求你···不如你就在医院挂一个专家号吧,疑难杂症就以你的医术出手···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打扰你的···”

    “好。”

    “恩叶元啊,这都不是重要的是,其实老人家我厚着脸皮来找你,是因为有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想法,振兴华夏中医,针灸之术···”

    刘福看着叶元接着道,话语简单,却是让叶元浑身一震!

    振兴华夏中医!古往今来谁不愿意?

    五千年历史,就被短短几十年的西医侵蚀,沦为电线杆上骗人的小广告,虚假保健品的代言词!这些年更是名气臭的一锅端,被西医耻笑···

    中华医术日渐衰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但这却是历代中医心中的不甘。

    有多少年老中医,即便是逝世,也是带着不甘离去,没有一人愿意老祖宗留下来的医术缺失,也包括了他的爷爷···

    但面对西医侵蚀,又岂止是无力的,中医衰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想要振兴谈何容易?被西医耻笑,也不是空穴来风···

    从院长的话中,感觉到了中医振兴可能,他又如何不答应!

    “华夏医术五千年历史,振兴更是人人有责···谈何不愿意?只要院长一句话,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好好!不错!”

    叶元话语简单,却说得铿锵有力慷慨激昂!即便是刘福年老体衰,也是激动地接连说了三个好!身体都几乎是虚弱的站不住了,还是带着肯定的笑意审视着叶元。

    看的出来,压抑已久的中医情怀,从老院长身上倾吐。身为华夏子女,老一辈过来看到如今华夏文化,惨遭国外侵蚀,说不痛心都是假的···

    “过段时间有一场中医西医的交流大会,到时候就由你带领我院,迎接各省的洋鬼子吧!让他们看看我华夏中医不可侵犯,所谓的西医不过是庸俗肤浅的蝼蚁!古有华佗,今有小家伙你!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中医振兴希望···”

    “刘院长过奖,若有需要我自当以身而出,谈不上多无私奉献。也算是为固守我们老祖宗五千年的文化,做出一点绵薄之力吧···”

    没有多少客气,最后和刘院长互相留下了号码后,他就从医院门口走了出来。

    “砰!”

    巧了!

    只是刚从医院的拐角出来,却是精致的撞上了一道娇躯,触手感觉到了身上接触的柔软,还是迎进鼻孔的香风···

    抬起头,却发现,是一张精致的小脸,雪白俏丽,瓜子脸足足九分九!甚至比起紫琳还要动人几分,气质也要更高···

    唯一不妥的,就是她的神情太过高冷,还有,动人的星眸如同刀削一样落在叶元身上,小脸写满了生气。

    “美女,不好意思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哼!”

    叶元道歉笑着走了过去,只是动人美女只是将眼中一抹鄙夷收起!对于这种登徒浪子她看多了,无非就是想要占她便宜而已!

    不过鄙夷一扫而过,一想到这来医院看病的事情还要保密,更何况还是那种专家都解释不清楚的病,不要让人知道才好···就下意识的冷冷扫过叶元,从他身边飞快走了过去···

    我去,还这么高冷!把小爷当成了什么人!我偏不让你走了!

    叶元愣是被她气得不轻,这小妞将他当成了什么啊!见过这么淳朴的色狼吗!还真是不小心撞上去的。

    “气虚血浮,经期紊乱,毛孔闭塞,夜里容易头疼内分泌失调···姑娘你这是子宫受过伤啊,不治疗的话后果很严重,可能会早衰体弱多病···”

    “噗···”

    只是还没走两步呢,身后却是回荡起了登徒浪子的声音,差点没让她一呛,摔倒下去!精致的小脸写满了气愤!以她的身份就算是省城中都无人敢得罪,何时被人这么调戏过?内分泌失调,也是能在这走廊说的嘛!

    一时间更写满了生气!杀人般的眼神朝着叶元愤愤看了过去!

    等等!他是怎么看出来经期紊乱的,还有病症怎么会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她来这里诊断请的是专家,绝对保密才对!就算是她的家里人,也没有两个人知道啊!

    “无耻!下流!”

    一时间气愤加上慌张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有什么熟人之后,才是愤愤的朝着叶元骂了两句!粉脸佪红的跑了出去。

    “唉姑娘这病我真能治···内分泌失调要注意,再拖下去毛孔就要彻底闭塞,甚至疼痛时间加长至几个小时了···”

    “普通···”

    只是还没走两步呢,又响起了那臭流氓的声音,这下好了,差点一个沧浪摔下去!回过头贝齿紧咬的恨恨看了看叶元,才消失在了门口。

    “我擦!我长得也不像坏人啊!罢了罢了,有病不治,是你错过···可不能怪我不出手了···”

    可怜叶大少还老一阵无语,接连感慨!长得也不赖啊,不说帅气高雅,最起码淳朴可爱吧!怎么会连连将他当成流氓呢···

    怀着一颗气愤的心,他从医院离开了···要是让那美女知道,就算不是气得半死,大概也想将他大卸八块吧···

    从医院出来,却是坐着紫琳的车,回到了紫家。

    紫展的伤势,已经是恢复了八成。

    一般人是不可能那么快恢复的,只是叶元手上有银针灵力护体···所以他恢复起来极为快,经脉已经完全滋养生机了···

    甚至灵力可以连他的手术创伤也立马恢复,愈合的!不过为了不那么让人震惊,还是让他好好在医院疗养吧!毕竟这么严重的伤势,活下来万幸了,医院都不住就活蹦乱跳,他还真会被抓去解剖不可···

    “紫琳,太好了你回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滚!我紫家不欢迎你,郝建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们不可能的!”

    刚回到紫家别墅,却是一个外貌看起来有点贼眉鼠脸,说不出厌恶的青年迎了过来。

    这青年正是郝建,省城大家族郝家的公子,一直以来也在追求紫琳。

    只是却胆小如鼠,对刘勇怕事的不行!曾看着紫琳被欺负而默不作声,这也让她打心眼里,就看不起郝建···

    这样的公子哥,对外欺软怕硬,遇到了事情,却是一个比一个没用,若不是有家族的身份在那里,连个废物都不如!

    只是这郝建身份在这里,毕竟紫家不可能将他赶出去,这么不给面子的!反而是紫家这些年来日薄西山,已经得罪不起一个大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