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干大哥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7本章字数:3061字

    司机痞子痞气的话,还真让李大小姐也生气了!精致的眸子,写满了气愤看向司机道。

    见过黑车的,就没有见过这么黑的!

    活生生抢钱,拽的二百五一样!

    “嘿嫌贵呀?那你就打总台电话投诉啊,现在先把钱付了,不然不用下车了···”

    “哦?那我偏不给钱怎么样?倒要试试你拿我怎么办···”听到司机的话,叶元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冷声下车。

    “小子你找死。”只是这也顿时惹恼了司机,冷声笑着朝着叶元抄起了一把水管砸了过来。

    在他看来这看上去跟农民般的小子,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手中的水管夜色下又冷又快,径直朝着叶元头颅砸了下去,若是被一个砸中,脑袋开花是少不来的了。

    “砰。”

    “啊啊啊啊啊!”

    只是他快,叶元更快,水管还没砸到,脚上的力道就已经踹飞出去,砰的重重踹在他的身上,连带着水管都翻飞出去。

    “你你你,小子你找死,有种给我等着···”

    “哦?那你倒是给我看看啊,我就在这等着呢···”

    叶元反而是冷笑着道,在原地优哉游哉等了起来。

    但这一幕落在李琳精致的眸中,就写满了担忧。

    她也没想到这里的治安会乱成这样,堂堂省城还有强行收费的,但这报警就行了,这混蛋也太冲动了!

    虽然知道叶元能打,但一时半会儿,也不免担心了起来。

    果然不一下,随着黑车司机的电话刚打出去,几个纹身的中年,就冷冷的从四面八方的小树林走了出来。

    这几个中年双臂遍布纹身,身上气势不凡,很显然是“资历”很深的老混混,一出来就能镇住成群人的大混混。

    为首的一人叫李坤,是这一带的头。

    不过干着收保护费的小本买卖,划不来多少钱。

    这不手下也有弟兄要养活,心里就起了主意,打在了黑车司机上。

    毕竟黑车司机,就是一大利润,这行吃了闷亏的,钱也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敢怒不敢言,草草了事。

    真的需要他出面解决的,还是很少,反而每个月都能接收到下面大笔“上供”的钱,何乐而不为?

    只是眼下,他正在舞厅嗨皮着呢,就要到关键时候了,却听闻出了事情!

    这让他怎能高兴?顿时抄上了家伙,带了几个小弟凶神恶煞的从附近赶了过来。

    “李坤哥···就是这小子,就是这小子打我。你看,你看都受伤了,一定要狠狠干他,一定要废了他···”

    黑车司机一看到李坤来到的时候,立马健步如飞,三步并两步跑了上去诉苦,给了李坤个眼神。

    这李坤常年收着他的大量保护费,显然也为他出手不是一两次了,都很熟络。

    “哦?就是你小子?打我手下的人?这事怎么算?我李坤也不想欺人太甚,给个十万块,你自己滚吧,车费就当我李坤送你的了···”

    李坤冷冷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叶元身上打量了一阵,确定了叶元不像是什么有身份地位的人才冷声道。

    他从来不是冲动的人,省城动则一个人物,都可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些年来,他靠着谨慎行事,这才在这一带有地位,培养了一群忠心手下。

    很显然眼前的这青年衣着平平,一身气息又是如同农民淳朴,肯定是个乡下来的愣头青,想在美女面前装逼了。

    这样的人,他每天都要教训不知道多少,事后哪一个不是乖乖咽气?

    能跟他李坤扳手腕的,太少!这样的愣头青还太嫩。

    “嗤!”

    只是李坤的话,却让叶元神情骤然冷了下来。

    十万块!车费免了,这话说得好听。

    他不过是踹了一脚,连灵力都没有动用,黑车司机还好好的呢,哪来的十万块药费?

    这话虽然说得客气,但跟敲诈勒索有什么区别?一时间,叶元的双目,不由得冷笑起来。

    也难怪这黑车司机这么猖狂,目中无人,原来背后是有后台的···

    “十万块?倒不是不给你们···”

    “恩,懂事就好···”

    李坤一听到叶元的话,原先的担心也就松了下来。

    还以为是什么有后台的,感情就是个乡下的怂包,十万块都一口答应下来。

    这也让他双目一亮,十万块啊!多少天的利润了。

    一旦拿了下来,给黑车司机随便一两万,剩下的就是他的“劳务费”了!这可能犒赏手下好一笔钱了!

    “就是这医药费太多了点吧,不如我把你们的手脚全部放断,再给你们十万块好了···”

    “小子你找死!”

    只是接下来叶元脸上带着冷笑声的同时,李坤的面色,就在刹那间狰狞,带着几个手下朝着铁管,朝着叶元当头砸了过去。

    他堂堂李坤,这一带的头,人称坤哥!到了哪里不是被人恭恭敬敬伺候着?

    就算是一些大老板,都要对他说话客客气气。

    这该死的农民,不过是一个区区乡下农民的青年,竟然不把他放在眼中,要将他干趴下?

    这怎能不让他面色狰狞,手中的铁棍力道加重了不少,朝着叶元脑门劈下去!

    这要是当头劈中,脑袋就算不开花,脑震荡也免不了的了。

    好狠的手段!叶元双目冷笑,一脚却飞快踹出。

    “砰!”

    随着这一脚飞快踹出,李坤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胸膛中顿时就如遭重击。

    整个身体中,带着一股撕裂的剧痛,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砸在了身后的一群小弟上七零八落的倒飞出去,地上响起了一片哀嚎。

    这一脚力道不小,不仅是李坤,连带着他的小弟,也全部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浑身上下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小子你给我等着···”

    “滚···”

    叶元的冷喝声中,李坤如同是感到了魔鬼话语回荡般,顿时间带着一群哀嚎的小弟头也不回的跑去。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

    李坤逃了!号称在这一带遮天的李坤,被三两下就干翻逃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差点没把顿在地上的黑车司机吓傻,一时间看着叶元淳朴的笑脸,直接吓得蹲下来求饶。

    “滚吧,赚钱不易,别走歪门邪道···”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叶元瞥了眼黑车司机,还真没兴趣动手的,更何况这黑车司机也是为了生活罢了,不过走上了不该走的路···

    听到了叶元的话,黑车司机哪里还敢停留,立马飞快离去,头也不回。

    对他来说,叶元就是魔鬼!别说报仇,能离开这里,才是他想要做的。

    至于车费,大概已经把他胆子吓破了,哪里还敢停顿!就连黑车司机,也不敢做了。

    “哎!麻烦又来了···”只是刚把车子开出天上人间,叶元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四面八方顿时就感到一股恐怖车流,飞快涌入进来!几十辆面包车朝着他的奔驰围了过来,从中走下了几十个纹身中年。

    “还不都是你,惹事虫!”李琳没好气白了一眼道。

    “怪我咯,分明是两大美女如花似玉好吧···”

    “贫嘴···”

    听到叶元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李琳分明是小脸通红,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大概也是被吓得够多了,在这混蛋“淳朴”的笑意面前,也忘了害怕,反而感觉到暖暖的依靠···

    毕竟刚才才经历了上百人的大场面,反而是没有一点害怕了,看向这一群混混,不由得显得有点可怜···

    “噶及!”

    “下来!下来!是谁打我小弟的,问过我们刘家少爷了吗···”

    “呜呜呜···”

    果然不一下,随着汇聚而来的车流越来越多。却是从中走出了比几十人更多,更是上百人,到最后随着一辆法拉利咆哮声,只看到刘勇从法拉利上冷冷走出。

    刘家?这还真有意思了!新帐旧账一起算啊!叶元双目冷笑,却是冷冷从车子走了下去···

    “叶元!是你···你你你···你想要干嘛···”

    “刘大少近来可好啊,我能干嘛?我可是好农民,奉公守法的好农民···可不像你们刘家,舞刀弄枪的···”

    “你!”

    只是刘勇看到叶元的瞬间,却是吓得脖子一冷,被气得面色通红。

    想起之前被这农民弄得手断脚断的剧痛折磨生不如死,就从心底划过灵魂的颤抖。

    这根本就不是人!是魔鬼!叶元脸上的笑意,成了他心中的恐惧。

    农民?这该死的小子,也有脸自称农民?

    直到现在他可算是知道了,吃过几次亏怎能不明白这叶元不简单!

    农民,亏他有脸说得出的!

    只是一想起来场中现在上百人,也未必要怕他一个人,不由得装了壮胆,脸上稳稳地划过了冷笑。

    这下,看他如何跑!原先还顾忌着不好找理由···

    更何况在这上百人面前,要是怕他一个叶元,传出去还怎么带队伍?

    人心散了,这队伍就不好带呀!这一架怎么都要干!

    非要让他知道谁是这一带的主不可。

    只是他的双目落在李琳身上时,却是一颤!宛若是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般。

    “李···李小姐,您也在呢···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在下刘勇的过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