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七绝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7本章字数:3053字

    他叫叶辞,正是来自京城叶家的巅峰高手,一身修为已至宗师巅峰。

    便是看上去年岁五六十,一身气息也深如大海看不清,寻常的宗师在他眼中更是不堪一击。

    怕是比昔日的陈大师,还要强!

    正因为如此,才担任了保护这大小姐的重任···

    只有他清楚,这位小姐的身份,有多不一般···

    只是眼下,即便是他宗师巅峰的修为,看向叶元,也不由得显得有点吃惊。

    很容易看出了门道,又怎么会看不出,这是一尊轻易辗压宗师的高手。

    辗压宗师的高手,不是没有看过!他就是这样一尊,在京城不知道得有多少···但这么年轻的,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至刘坤,在这个青年手下,显得如同玩具般毫无还手之力。

    以他的目光,只是一眼就轻而易举看出来,望向叶元的目光,不由得显得有点赞许···

    “砰···”

    刘坤这一拳猛烈,如同是开碑裂石之力,一瞬真气带着拳风,打到了叶元身前!

    这股拳风何其猛烈,宗师境界恐怖可见一斑。

    “嗤!”

    只是在这股气息中,叶元双目淡淡,依旧只是一指点出。

    扑哧一下点在了刘坤手臂上,让他如遭电击顿时手臂一痛,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而回过头,叶元却已经从他身旁走过,顿时刘坤脸上,不由得更是狰狞。

    “找死,本少让你停下,你就得给我停下···”

    “砰!”

    只是随着这一幕擦肩而过,刘坤手中,却是更为猛烈一拳,朝着叶元身后扫去。

    “嗤!”

    这一拳,也让叶元双目骤然间冷了下来。

    接二连三饶过他,真当没脾气吗!

    更何况这一拳在他身后,要是普通人,足以被一拳震碎内脏!

    “砰!”

    这一拳下,他目光一冷!却是一脚猛烈踹出,砰的一下震在了刘坤胸膛!

    剧痛中径直将他骨头震碎,猛地震飞出去,扑哧一下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你你···”

    一句话还没说出来,顿时两眼一翻,刘坤就昏死过去,只剩下场中老者的目光,不断打量着叶元背影,充满了深邃赞许。

    这刘坤,虽然是他师侄,但脾气却不太适合习武,让他受受磨难倒是也不错。

    只是这青年,却令他深深吃惊。

    刚才那两招看似简单,刘坤在他手下却如同玩具般。

    便是他出手,也不过如此罢了!

    没想到,这省城中,却是还有这种高手···

    这又如何不让他眉头一动的?看向叶元神情,充满了赞许···

    “站住,你不许走···”只是叶元刚刚发愣的时候,眼前却是一道倩影走来,连带着乾坤珠都震动了下。

    这女子很美,约莫二十来岁,娇躯玲珑,却是面若寒霜。

    看向叶元,神情也写满了冰冷。

    只是随着这气血,连带着乾坤珠都一震,叶元却是从她身上,感觉到了病态美的柔弱···

    “不错···就是,姐姐他打了我们家保镖,就不能让他跑了···”看到高挑女子出现,叶梦欣精致的小脸飞快划过兴奋,跑到了高挑女子身旁高兴道。

    这女子叫叶梦琳,正是她的亲姐姐,不过是年长了几岁。

    但精致的小脸也几乎是如出一辙不过年龄大小区别罢了。

    但更为难得的却是,叶梦欣看起来生气活泼,而叶梦琳则是与年纪不符的寒霜,拒人千里之外般···

    “梦欣梦琳不得无礼,这位是神医···”

    “哈哈哈,叶元神医你也到了,这位是叶南天,叶老···”

    “爷爷···”

    不一会儿,随着一道威武洪亮的老者声音,两姐妹却是齐齐粉脸划过一丝佪红,到了老者身旁道。

    这老者约莫有六十多岁,但即便这样,一身流露出来的气势,也不是常人可以比的,看得出来是久居权势之人···

    同样叶南天三字,也名动京城!代表着一个时代。

    而紫老爷子,却是陪在了叶南天的身旁,看的出来情同兄弟。

    “神医?爷爷他就是你们口中的神医?不过如此罢了,倒是很能打···”

    “就是就是,他还把刘坤打了,你看刘坤都昏过去了···”

    “就是就是···”

    “哈哈哈,你们呐,哪有这样为难叶神医的。叶神医见笑了,是我孙女不懂事···”

    随着叶梦欣吐了吐舌头道,叶南天怎么会看不出来?

    这分明就是在为难这位小兄弟啊,小丫头在出气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一手带大的孙女,耍什么小目的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脸上充满着淡淡笑意,双目打量着叶元,却是划过一抹赞许。

    年纪轻轻就有这般功力,当得起世外高人三字。

    只不过只是如此,就说世外高人的话,那么还差远了···在他看来,也不过是省城中人过分夸大。

    这样的青年放在京城,的确出色,但离真正的翻云覆雨,还太远了···

    “嗯?七绝脉?这倒是太严重了点,活不过二十五岁,如今只有一年多时光,只能压制延长寿命,倒是很难根治了···”只是叶元宛若没看到他们般,只是将目光放在叶梦琳上,宛若自然自语。

    但这一下,却是让在场众人炸开了锅般!即便是叶南天身为人上人,都宛若看到了晴天霹雳,一张脸苍白。

    “什么,你竟然能看出是七绝脉···”

    “笑话,你一个区区山野农民,还敢说能治!就算是京城之中,也没有谁敢说,能够治疗···”

    “不错···就是···”

    “八成是哪里打听的吧···就拿出来这里坑摸拐骗?妄想我家族会给你钱财?”

    但叶元的一番话,却在场中炸开了天!连带着叶梦琳的娇躯,都近乎是呆滞。

    不过反应过来,场中的讥讽,却是纷纷指向叶元。

    连京城之中遍地名医,都没办法的疾病,这青年还妄想治好。

    还在大言不惭的说能够压制!知道这是什么病吗,七绝脉!古往今来只出现过几例,便是华佗再世,都不敢打包票。

    这青年算什么,乡巴佬般的人,连京城都没去过的人,也敢说能治整个京城,都治不好的病?

    “哦?骗你们钱财?你们想多了,在下虽然没权没势,不如你们京城富裕,但也是不差钱的人···钱财身外之物,对我来说还不强求,况且我治病看缘,还不一定给你们出手。”

    “在这装的那么高,既然你们是大爷倒不如回京城去?”

    “你!”

    “小子你找死!”

    叶元的话冷笑,却是令在场中人目光齐齐布满了怒火,恨不得将叶元撕碎。

    这该死的混蛋在说什么,他们是京城而来!这乡巴佬竟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要不是顾忌这里是紫家,都要直接出手,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南天兄,若是信老骨头我一把,跟你打包票,叶先生说能治的,就没有治不了的病···”

    只是接下来,紫老爷子一句话,倒是令叶南天浑身一颤。

    这么多年,太多希望,都破灭了!

    所谓的名医,在七绝脉之前,哪个不是束手无策?他已经不敢尝试了···

    只是这青年,身上缭绕着的气息让他看不透,又是情同兄弟的紫老爷子打下包票,或许···

    或许···真的可以一试呢?

    连他,都不由得动摇起来。

    “七绝脉,俗称绝脉,经脉七绝,天地间无可救药。患者每月月圆之时,就会疼痛不止,剧痛缠身生不如死。无一能过二十岁,只是你们家族倒也不错,底蕴深厚,以中药调理,硬生生将她撑到了二十三岁···”

    “只是这中药,看似能替她延长生命,殊不知,却是无时无刻,都在堵塞她的经脉。哎庸医啊庸医,现如今她经脉闭塞,加剧了七绝脉,连我也只有三成机会可以帮她瓦解治愈,不过延年益寿十来年,还是可以的···”

    “嗤!”

    只是这青年轻描淡写,如同是自言自语的话,却是令到场中之人,都是一震!

    即便是叶梦琳,娇躯上下,也是一震!

    精致的小脸,却是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这眼前的看上去农民般的人,怎么会一眼看出她的病情!怎么会连这些年的治疗方法也看出来!

    若是看出病情是侥幸,那么看出她的七绝脉越来越严重,又怎么会是侥幸?就算是真正的名医“神医”,也要一番号脉,才能够判断出来。

    只是眼前的青年,却是看了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不由得,让她玲珑的娇躯,不禁颤动起来。

    便是叶南天,沉稳的脸,也都写满了震动。

    这青年,难不成真的是神医?只是哪有神医,可以凭借一道目光,就看出来的!瞎扯!

    “不要脸,竟敢诋毁各方名医!”

    “不错,听说过同行互相诋毁,也没听说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名医是庸医,那你是什么?年纪小小难道还想自称神医?”

    “不错!这不是自高自大,是狂妄无知!”

    “更何况哪有一眼,就能判断出病情来的!分明是不知道从哪里打探的,我看要把这满嘴胡话的小子,好好抓起来盘问!”

    “不错!”

    随着叶元的淡然话语,叶梦琳近乎呆滞的小脸中,却是传出了数不尽的话。

    但她早已经听不进去了,小脑袋中,满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