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刘毅的震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5:27本章字数:3060字

    只是刚到星夜酒店中的时候,陈和的电话却是响起。

    “哈哈哈刘毅是你?你到了省城,好好,我现在就过去。正好给你介绍下我说的世外高人,我的兄弟···”

    从陈和的话中,叶元才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朋友名叫刘毅。

    在京城中,一个局长的公子,地位不简单;不过家里却异常清廉,所以备受他们同辈崇拜···

    看得出来,关系也跟他不错。

    刘毅是自己开车来的,不过却是在古董街中淘宝。

    这也是他的兴趣,让人一阵无语。放着四大家族布置的会场不去,偏偏来到这片小地方···

    最后自然是飞快地朝着古董街转折而去,所幸也不远,很快就到···

    “哈哈哈,陈和你来了···这位就是你说的叶兄弟,不错···叶兄弟你好,我叫刘毅···”

    “你好,我叫叶元···”

    不一下到了古董街,就看到了刘毅。

    不过他虽然言语说的简单,却看得出来只是给陈和面子,眼中不卑不亢,并没有别样的情绪波动。

    毕竟像叶元这类的“世外高人”,在京城中太多了,也只是保持着平常人该有的礼貌。

    对于这点,叶元倒是没有太在意。

    毕竟公子哥中,都是有傲气的。

    不要太过亲热,他还省的应付。

    “哈哈哈,那就走吧,一起星夜酒店吃饭,你之前也没来过,现在正好可以在省城游玩下。”

    “好···就兄弟几个好好玩一下···”

    “啪!”

    只是随着刘毅的话,刚刚向前走了一步,却是一个大花盆从天而降,直直的摔在身前碎片四散。

    若是再近一些,摔在头上,又是高空可想而知!这也几乎是吓坏了众人。

    “卧槽!这花盆是哪里来的。怎么会从天而降。”

    “真特么没素质,楼上的是谁的!”

    刘毅还好,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人,表现的格外沉稳,但周围人却纷纷已经骂开···

    “哎,真不知道是哭是笑,这阵子就没走运过,不是炒股亏了,就是投资生意失败。就连事业,也是屡屡受挫,实不相瞒我这次来省城,是想要散散心···”

    这一幕下,刘毅却脸上划过一丝苦笑道。

    随着他的话,叶元才飞快看去,果然从他的脸上,感觉到了一股黑气冲天。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之前他来的时候,没有察觉到,现在看去连印堂都发黑,这分明是有生命征兆的危险。

    哎!既然是朋友的朋友,那也算是半个朋友了!就管一管这闲事罢了···

    叶元嘴角划过苦笑,却是从旁边的摊档中,买下了一个观音吊坠。

    只不过走到陈和刘毅身前时,却是右手随意的晃了晃两下,一股灵气飞快地注入到观音吊坠中。

    只是这动作格外简单,虽然晃了两下,但两大少爷也没当回事,只是看在眼中并不奇怪。

    “哈哈哈,不知道刘毅兄弟信不信阴阳学之说,初次见面这观音不过是几十块的吊坠,不如就戴在身上防身。我是农村出来的,农民都比较信这个···”

    “哈哈哈,叶兄弟一番好意,我怎么会谢绝。谢过叶兄弟了···”刘毅双目中还是平淡,虽然不信神鬼;但既然是叶元的好意,也不算什么就戴在了身上,旋即一行人飞快地离去。

    刘毅是开着自家的车子来的,不过看得出来相当节俭,不过是十来万的小汽车。

    但若是知道他身份的,必定会被吓死不可,有句话说得好,越牛逼的越低调。

    说的就是刘毅这种人,但他格外有礼貌,看人平等的眼神,还是让叶元很欣赏。

    这比起大部分富二代来,已经不知道好到了哪里去···

    不一下,就到了星夜酒店中。

    房间是定好的,菜式安排过的,也上的格外的快。

    不一下,十来道菜式就已经上了。

    这饭局还是吃的很开心的,叶元跟陈和感情不需要多说,已经是过命的交情。

    而刘毅也并没有因为叶元是农民,而看不起农民,反而跟两者聊得很高兴。

    不过都是京城的事情,哪家公司倒闭了,哪家公司开始了。

    这些都不是叶元关心的是,也只是淡淡点头附和。

    饭局下来过半,刘毅却是接到了朋友的电话,接连跟陈和和叶元道歉。

    只是离去之前,为了聊表歉意,却让叶元和陈和明天务必要到。

    到时候他也会介绍京城的朋友给两者认识,不用说都是有权有势的,他也没有那个兴致。

    不过面子还是没有扫,笑着接连点头答应。

    只是刘毅走了,也没有了兴致。一行人就从星夜酒店中离去,返回了陈家。

    刘毅开着车子,此时却到了省城中的偏僻地带。

    四周夜色模糊,即便是打起精神,还是感觉四周像是有阴风,从四面八方窜进来一样。

    “噶及!”

    “砰!”

    只是在下一个九十度转弯的时候,却只见一个大货车迎面而来!速度快到了极致!

    即便是刹车,也来不及!砰的一下震耳欲聋的声响,已经骤然响起。

    这猛烈撞击何其可怕,一个车子的车头连带着驾驶室,都在刹那间报废,货车也隆隆熄火中,停在了一旁。

    “噶及···”

    只是原本货车司机害怕的要死,以为出人命的时候,却是从近乎碎成渣渣的驾驶室,跑出来了道身影。

    “竟然没事···连驾驶室都报废了,我才擦伤了皮肤···恩?这个观音?”

    从驾驶室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刘毅,无尽震动中看去,却发现观音已经碎成了粉碎。

    怎么回事,他刚才明明没有碰到观音!连一个人都没有皮外伤,更不要说这么小的观音?

    看向破碎成了渣渣的驾驶室,按理说绝对不可能有活人存在的···

    只是他非但活了下来,皮外伤都没···

    这只是奇迹?联想起了破碎成灰烬的观音,怎么会不明白怎么回事?

    叶元的那两下右手简单挥动,虽然他当时只是以为随意动作,没放在眼里。

    但现如今想起来,却是心中骤然间寒冷了十倍不止···

    这叶元,是个世外高人!

    联想到现在,他的身体,才是猛烈一颤。

    可笑的是之前,还只是把他当成农民看待!

    不由得心里,顿时震动之余,打起了陈和的电话。

    却是在陈家中的陈和,看向手机不由得微微吃惊,没想到是刘毅打过来的。

    按理说刘毅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虽然是有礼貌的人但却对不啰嗦,怎么会刚走,就给他打电话呢?

    不过想想,还是很快的接了起来。

    “陈和!我出车祸了!”

    “啊,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

    听到他声音的陈和,吓得立马坐了起来。

    若是刘毅从他的饭局离去出车祸,就算不是他的错,势必也会让人联想···

    “没事,他娘的,你知道吗真的是奇迹。驾驶室报废了,碎成了渣渣,我在里面,竟然只是挂烂了衣服,受到了点点皮外伤。那个观音碎了!叶元是世外高人!我要见叶兄弟,他在吗···”刘毅的话说的很焦急,哪有之前的平静?

    但这一窝蜂出来的话,却是让陈和全身一颤。

    驾驶室都碎成了渣渣,人竟然没有一点事?

    这岂止是震动的,简直不可思议!再联想起叶元之前拿着观音,在他面前的动作来,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这叶兄弟,又岂止是世外高人?全然是深不可测!

    一个恐怖的念头,在他心中划过···

    “在,你现在过来吧,在我别墅···”

    “好···”

    挂掉了电话的刘毅,连事故现场都没来得及处理,全部交给了警察,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个酒驾的司机···

    离开了现场后,他立马就赶到了陈家。

    “叶兄弟!太好了见到你了,从此后你就是我的恩人,我刘毅的恩人。先前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你这世外高人名字,只以为京城遍地都是。”

    “现在我刘毅的这条命,就是你给的了!从此后,你就是我的兄弟,谁要敢跟你对着来,就是跟我刘毅横着来!”

    “哈哈哈,刘毅兄弟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既然叫我兄弟何须客气?”

    “那观音碎了?罢了罢了,也算帮你挡了一劫,回头菩萨前好好上香,谢谢恩惠···”

    看到刘毅急促而来,又显得有点狼狈,叶元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印堂发黑,算是有性命危险的劫难。

    但他的灵力,却帮他挡去了性命危险,不过观音,也碎了···

    哎,造化啊!

    不过他却确定,刘毅此后,真会是他的兄弟了,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关系···

    “就是就是,叶兄弟治病,一不收钱而不收权,要你的命干什么?回头好好请我们吃一顿,让我们占占便宜,这才是好的!”陈和说着道,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堂堂陈大少,会缺一顿饭?多少人巴不得请他吃饭,都没时间着!

    只是他的话,也让刘勇充满置信。

    何为世外高人?便是真正的世外之人。

    到了那种人的眼中,所谓的钱,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

    数字!任你权势滔天,在那种人眼中,生杀夺予,一念间罢了。

    他能肯定,叶元就是那样的人。

    心底更暗暗下定了决心,既然第二条命是他给的,那这兄弟,就交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