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38本章字数:3534字

    人有时候会回忆过去,而往往这个时候,就不免会对过去某件影响自己人生的事发出感叹,要是我那个时候怎么怎么样的话,我今时今日又会是怎样呢?

    哪怕我有了今天的身份和地位,想起那件事,心中依然会感叹命运的叵测和神奇。

    假设那天我跟杨薇在外边开房的时候,我没有加钟,不那么晚回学校,我的人生又会是怎样呢?

    事情要从我大二下学期那个下午开始讲起,大概是四月还是五月,反正是已经开始穿夏装了,很普通平常的一个下午。

    那天下午刚好没课,我们寝室和隔壁寝室的几个牲口,吃完中饭后,闲的蛋痛,就搬凳子在走廊里边抽烟吹水,因为我们两个寝室是最西边,所以也不怕挡着别人的路。

    我因为下午约了女票一起逛街,就没有参与,端着水杯靠在门框上听他们瞎扯。

    读过大学的都知道,如今大学生聊天的内容,知识量不是一般的大,思维的跳跃,那是天马星空啊,可以从外太空扯到内子宫,一会儿针砭时政,一会儿争那个女优专业活好。

    扯着扯着就聊到了我们学校最近刚发生的一件惨事,我们学院跟我们同届的5班校花级美女杨昭君,七天前从寝室所在的五楼阳台跳楼自杀了,当场死亡,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据说死状惨不忍睹,连脑浆都迸出来了,整个人摔得都扭曲变形了,看到的同学无不吓得大哭尖叫。

    聊起这件事,几个人就开始带情绪了,很是愤愤不平的,杨昭君平时为人不错,很和气爽朗的女生,而且能歌善舞,多才多艺,更重要的还是美女,而且还是单身,在系里口碑很好。

    这么漂亮开朗的一个女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而且还是跳楼自杀的,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其中要是没有什么内幕,是怎么都说不通的。

    现在同学之间对杨昭君的死因是众说纷纭,各种八卦,各种内幕在流传,有说是因为情变,所以为情自杀,也有说是被外边的富二代给糟蹋了,所以羞愤自杀。。。。。。

    反正是各种猜测和推测,骂有内幕什么的,不然学校不会禁止在校内网上讨论这个事。

    当然也有说风凉话的,有一哥们就发帖感叹说这样的美女就这样死了,有些浪费资源什么的。

    他们扯着扯着,最后居然扯到我身上来了,隔壁寝室的熊胖子满脸油腻地对我笑道:“凯子,听说你大一军训的时候曾经追过杨昭君啊,今天刚好她头七,你说晚上她会不会过来找你啊。”

    我的脸色顿时一白,骂道:“找你妹啊,瞎JIBA乱说什么呢。”

    说完,我就转身回寝室了,听到身后熊胖子叫道,卧槽,开玩笑而已啊,要不要这么大反应啊。

    我坐到我的电脑桌边时,还隐隐听到睡我旁边的许力在骂熊胖子,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杨薇什么脾气,乱开玩笑,要是被杨薇听到,凯子还不得脱层皮……

    其实我之所以反应这么大,倒不是怕被杨薇知道,而是另有原因的。

    对了,杨薇就是我女票,地地道道的汉城本地妹子,脾气那个酸爽,痛并快乐着。

    有句古话说得很好,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是他们说到死去的杨昭君,还是让我心里瘆的慌。

    熊胖子也许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但是对我而言,却不是玩笑。

    关于鬼,虽然平时大家看一起鬼片时都被吓的一惊一乍的,但是我知道,其实他们是不信这个世上有鬼的。

    他们几个人没有经历过那种稀奇古怪的事,所以算无知无畏,但是我经历过,我知道这个世上是真的有鬼的,而且我还见过,所以鬼这种事,是我心里的禁忌,我一般是不会乱说的。

    我出生在农村,汉城本市的郊区,跟黄领市搭界,我们那个位置是山区和平原的交界处,属于丘陵地带,位于大别山的的余脉上,算是比较偏僻的一个地方。

    在我6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怪病,一觉醒来,我的左脚无缘无故没有知觉,落地使不上力,瘸了。

    因为我是独子,我爸我妈为了我的腿,跑遍了省内市内的各大医院,当时我们家的条件在农场还不错,但是为了给我治病耗光了家里多年的积蓄,后面还向亲戚借了钱,欠了很多债。

    但是这病却一直没有治好,而且病因每个医院说的不一样,每个所谓的专家都有一套说辞,就是不能确诊,甚至有医生建议截肢,说方便以后装义肢。

    但是我妈死活没有同意,在农村,瘸子就意味着以后找不到老婆,意味着不能干农活,以后的人生就毁了。

    我妈始终抱着一丝希望,不希望我真的变成瘸子,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我从医院接回家,开始尝试一些土办法,比如偏方,比如封建迷信。

    其实我大伯就是我们当地比较有名的师傅,平时都在附近为人画符烧香驱邪治病,但是当我妈找他的时候,他却不愿意为我治病,也不说原因。

    后来还是我奶奶杵着拐杖到他庙里去骂了一顿,他才同意帮我烧香。

    我大伯在我们家烧了三天的大香,但是我的脚却没有任何起色。

    我妈当时还埋怨我大伯没有尽心,后面我妈又找到其他知名度很高的师傅到我家做烧香拜佛,但是都没有用,我符水倒是喝了不少。

    就在我爸妈快要绝望,以为我这一辈子就要这样瘸着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有个游方的老和尚有天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说可以治好我的腿。

    这些都是我妈后来跟我讲的,我对老和尚的记忆很模糊,要不是我脚踝骨上面的伤疤,以及我家里屋厢房里边常年供奉的那个灵牌,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个老和尚是否真的出现过。

    我妈说老和尚最开始是想直接将我带走的,但是她坚决不同意,儿子的腿瘸了,但是还有儿子在,但是要让和尚带走,那儿子就没了,而且是否真的可以治好腿,也不知道。

    后面我妈自己也说,最开始她其实是怀疑那个老和尚是人贩子,想将我带走去当乞丐。

    最后老和尚说不带走也可以,但是要我拜他为师,我妈没有细想就答应了,她说老和尚对着我的腿念了一段经文,第二天我的腿就开始肿胀,肿得皮肤发裂,一周之后从踝骨处放出半痰盂乌血。

    这种乌血流了半个月,当然后面是一点点的流,最后变成透明的液体,很腥,但是就是不断根,伤口没法收口。

    按老和尚的交代,在家里用10年的老桃树竖了一个灵牌,然后用敬灵牌的香灰洒在伤口上,这才结疤。

    我左腿踝骨处的伤疤很显眼,有点像是枪伤,伤口呈太阳纹往外扩撒,有一块钱的硬币大小。

    对了,老和尚还说我的脚之所以瘸,是被过路的阴兵误伤的,而且是个大有来头的阴兵,而家里竖的那块灵牌就是为那个阴兵竖的。

    我后来大了一些去看了一下灵牌,虽然被香熏的发黑,但是还是可以看出,灵牌上写的不是通俗的人名,倒像是画的符箓,歪歪扭扭,透着一股诡异和神秘感。

    我妈说老和尚在我们家待的时间很短,用手在灵牌上写好字,敬完头道香就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所说的用手写,是真的用手写,手指在10年的桃木灵牌上刻字,我以前一直不信,当然,现在信了。

    我的脚好了后,所有的一切都恢复正常,我又可以和小伙伴一起像以前一样奔跑玩耍,我爸和我妈可以放下心操持家里的事,家里再也不是愁眉苦脸的。

    除了家里多出了一个灵牌,需要初一十五上香,还有就是我晚上在外边玩的时候,有时可以看见一些模糊的人影。

    其实后来我深思过,我不确定,我是何时可以看到那些人影的,不知道是从瘸腿开始的,还是腿好了之后,因为腿瘸了后,我晚上出去不方便,所以很少晚上出去的。

    最开始我没有将这些人影放在心上,直到我九岁的一次遭遇,我才知道哪些影子究竟是什么,至此,我晚上除非必要,一般不敢出门的,至少不敢再外边待得太晚。

    九岁那年,我上三年级,隔壁村有一家结婚,那个时候农村办喜事,喜欢放电影庆祝的,那个村有个同学就约我过去看电影,于是晚上就跟同村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去看电影。

    回来的时候差不多10点钟,因为那晚月亮蛮大的,我们为了图快,就走了小路,从田间的土埂上走,就可以直达我们村外的一个池塘。

    远远的我们就看到村外边池塘边有火光,当时我们还嘻嘻哈哈说是鬼火,走进一看,借着火光,发现是我们村的陈婆婆跟她儿媳王婶婶在池塘边送黑(土话,送吓)。

    在我们农村要是被鬼吓到了,就会晚上在野外点香烧纸钱,放一些供品,饭团,水果之类的,然后祷告一番,请求鬼神的原谅之类的。

    一般都是年长的老人操办,就可以将鬼送走,不需要请专门的师傅,当然这些针对的都是小事,一般是指不小心撞了鬼,或者冒犯了鬼。

    我们虽然小,但是长在农村,对送黑也都很熟悉的,知道这是干嘛,所以经过的时候,都不敢说话,快步走过去,陈婆婆她们婆媳也没有跟我们打招呼,遇到这种事一般都不能随便叫名字的。

    我是走过去才发现有些不对,明明只要陈婆婆和王婶婶两个人,为什么刚才一晃而过的时候,却感觉有好几个人啊。

    我就停了下来,回头仔细看了过去,看到那几个人影都在围着正在燃烧的纸钱和供品转,其中有一个似乎察觉到的目光,回转头看向我,我顿时被吓住了。

    火光之中,一张惨白的脸,眼眶凹得很深,看不到眼睛,衣服是灰色,感觉灰蒙蒙的,很模糊。

    而且更重要的是,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我心里穿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我感觉我好像被定住了很久,但是其实只是一瞬间,那个人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就又转身抢那些燃烧的纸钱。

    我突然发现自己又可以动了,便撒开腿,拼命地往家里跑,走到前面的小伙伴看到我跑,也跟着一起跑,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我们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