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记 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6:06本章字数:3212字

    下弦月,夜空晴朗,江滩边凉风习习,鹿灵犀抱着双肩站在外围清冷地看着被宗教局围住的刘晋鹏和安如梦,刘晋鹏身体正慑慑发抖,胸口起伏不定,嘴角满是血迹,脸色一片苍白,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但是即使如此,他依然神情坚毅地挡在魅尸安如梦的面前,安如梦满脸凄然地站在钱重景的身后,时而神情复杂地看着刘晋鹏,时而凶狠怨恨地盯着围着她的宗教局成员,身上死气弥漫。

    安如梦身上妖娆艳丽的酒红色连体修身长裙早已残破不堪,露出大片的肌肤,极具诱惑些,但是在场的男人却看都不看一眼,因为那些露出来的部位,都布满的外翻的伤口,恐怖至极。

    正常人有这样的伤口早就血流成河,但是安如梦身上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因为她不是人,而是一具魅尸,靠吸食男人的阳精而存活人间的僵尸。

    知道是夜间行动,鹿灵犀特意加了一间外套,但是因为体质太虚了,被江边的夜风一吹,冰冷的身体不由有些发抖,其实她有些同情这对情侣的,到底是多么深沉的爱,一个男人才可以忍受心爱的女人通过和别的男人苟且来续命呢?

    她从来都不懂什么是爱,哪怕她对江道陵有特殊的感情,也只是认为那是天命安排,命理纠缠,无关情爱,祭炼完阴山鬼母的鬼王神格魂魄,顺利用自己的一魂一魄炼成了幽冥玄阴分身,若是这些年不出意外,她又可以多活二十年了。

    为了报答家族这些年花费在她身上的心血,鹿灵犀自己主动加入了茅山宗外派门人之中,本来茅山让她去魔都宗教局任职的,但是她犹豫再三,却选择了不在茅山势力范围的汉城。

    沿江大道那边不时传来机动车的轰鸣,江中也间会有夜行的沙船发出鸣笛声,但是处在中间的江滩这边却寂静无声,只有江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气氛诡异肃杀。

    鹿灵犀轻叹一口气,虽然同情这一对,但是她却有些不能忍受这冰冷的夜风,她看了一眼静静伫立在她身后的玄阴分身,便准备亲自动手,早些了解这边的事。

    不过动手前,鹿灵犀还是有些迟疑,从刚才的交手来看,这刘晋鹏和安如梦都不算差,尤其是刘晋鹏,虽然腿有残疾,但是实力比玄门正派的真传弟子也不遑多让,她心中一动,原来如此,只怕这刘晋鹏也是有些来历的,这才是让黄养神他们最后畏首畏尾的缘故。

    鹿灵犀才想到这一点,就听到围在中间的刘晋鹏大声叫道:“重临师兄,我知道你在的,你难道就要眼睁睁地看着师弟我被黄养神搞死不曾?整个江湖都在谣传,说自从重坤师兄回武当山潜修之后,汉城宗教局就是荆州黄家一家独大,钱重临被黄养神压得死死的,哈哈,但是我却不信,从小重临师兄虽然外表老实木讷,不懂变通,但是却是最有心机的,不让师傅也不会让你接掌宗教局了,难道师兄真的一点都不念及同门之情,不知道日后师傅问起,师兄要如何交代?”

    刘晋鹏话音一落,围着他的宗教局中人不由变色大变,尤其是领头的黄养神,更是神色凝重,他转头看了一眼一边新入职的副组长,来自茅山句容鹿家的鹿灵犀。

    句容鹿家也是修道世家,但是却比荆州黄家要小得多,但是传承却是来自茅山,虽然听说这女人跟江道陵有些纠缠,但是黄养神依然待之以礼。

    鹿灵犀自然知道黄养神在问什么,朝他蹙眉摇了摇头,心中却有些不确定,阴山鬼母的鬼王神格魂魄被祭炼成为幽冥玄阴分身之后,实力是能勉强维持在鬼将级别。

    她虽然刚才又探视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钱重临的声音,但是却并不代表钱重临没有来,身为武当山在江湖中的代表,钱重临的实力已经不能仅仅以他的年龄和辈分来衡量,他身上绝对会有遮蔽气息的宝物。

    黄养神得到鹿灵犀的确认后,眼神变得越发的森冷,冷声说道:“刘晋鹏,你不要故弄玄虚了,你虽然是武当山弃徒,但是我们念你我道藏一脉,所以才处处对你留情,你若是再执迷不悟,硬是要维护这魅尸,那我等就只能手下无情了。”

    刘晋鹏脸上闪过一抹戚色,环视了一眼宗教局的众人,最后视线落在黄养神什么,讥讽地说道:“我又没有故弄玄虚你自己心里清楚,以前在武当山的时候,我跟重临师兄一个房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师兄弟中最有心机的就是他了,只不过我没有想过他会这么不念旧情,连我都要利用。”

    鹿灵犀听到刘晋鹏的话,再次凝神倾听,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但是心中却有些骇然,之前就听江道陵说这钱重临不像外表开起来那么老实,倘若这刘晋鹏说得没有错,那钱重临的心机还真是阴险深沉。

    依照今日这局面,哪怕宗教局是替天行道,依法办事灭了这魅尸和冥顽不宁的刘晋鹏,他日江湖上绝对会说黄眼神趁钱重临不在汉城灭杀了武当山弃徒。

    鹿灵犀还是有些不相信钱重临的心机那么深沉,倘若他此刻真的躲在暗处,眼睁睁看着黄养神除掉这魅尸,为的就是让黄养神背负欺压武当山的污名,那就太愚蠢了,毕竟整个汉城宗教局都知道他昨日已经去了京都参加宗教局的年度会议了,要是又出现在这里,那他的算计大家就都清楚了。

    黄养神冷哼一声,沉声说道:“刘晋鹏,你口口声声跟钱师兄情谊深厚,但是却这样污蔑他,虽然我和钱师兄之间被传有诸多误会,但是我却不相信钱师兄会是这么阴险的人,这样吧,我帮你一下,钱师兄,倘若你念在师兄弟情谊想放过刘晋鹏,你不需出声,只需要暗示我一下,我都会卖你一个人情,今晚的事,我将一力承担。”

    四周依然一片寂静,倒是宗教局的几个人,听到黄养神的话,脸上都流露出怪异的神情,鹿灵犀嘴角一弯,这黄养神也不不是易于之辈,还知道反将钱重临一下,现在不管这钱重临在不在,他都算是卖了武当山一个情面了。

    难怪那个家伙上次在龙潭水库差点被黄养神害死了,以那家伙的智谋,还真是玩不过黄养神,想到这里,鹿灵犀看黄养神的眼神不由变冷,这个人绝对是那个家伙的心头大患。

    黄养神感觉背后骤然一冷,回头看去,恰好迎上鹿灵犀清冷无情的目光,他也没有多想,鹿灵犀一贯如此,冷得像一坨冰。

    黄养神收回视线,冷冷地看着刘晋鹏,沉声说道:“你现在总死心了吧?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到底是束手就擒,还是要跟这个女人一起死。”

    刘晋鹏回头看了安如梦一眼,眼中满是爱怜,他冷声说道:“不要假惺惺了,要来就来,既然你们硬是要逼死我们,那我也不会再留手了,哪怕是死,我也会拉一个垫背的,真当我武当山好欺负不成。”

    黄养神身上立刻散发出凌厉的杀气,他缓缓说道:“刘晋鹏,你虽然被武当山开除山门,但是好歹是出自名门正派,但是如今却自甘堕落,坠入邪道,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天而为,祭炼魅尸,残害无辜百姓。既然你冥顽不宁,今日我等便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灭你了你二人,等钱师兄回来,我自会向他交代。守礼师弟,智恩师弟,既然他执迷不悟,就不用再留后手了,鹿师妹请依然在一边策应。”

    “哈哈哈……”

    刘晋鹏凄声大笑,怒声说道:“什么残害百姓,如梦平时一直温顺娴静宛若活人,不曾伤害过任何一个人,倘若这次不是那些官二代想要合伙凌辱如梦,她也不会显露真身,杀了他们,哼,从那些人对如梦的手段来看,平时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女孩,真是可笑,你们宗教局替天行道到底是替那个天,你们也配做修道之人吗?”

    鹿灵犀心中猛颤,她却没有想到事情的原委居然是这样的,她临时接到通知说要出任务清除一个吸食男人阳精然后残杀将男人虐杀的魅尸,她看向一直站在刘晋鹏身后的安如梦,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为了残留人间却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想来她心中的痛苦比刘晋鹏也不会少多少。

    鹿灵犀心中有些犹豫,通过刘晋鹏的话,她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应该是这安如梦扮作夜场女孩找男人吸食阳精,但是却被一群官二代看上了,可能过程之中激怒了安如梦,一下显出了原形,将那些官二代都杀,事情一下就变大了,这种事普通的警察是没法处理的,自然就推到宗教局这边了。

    这么说来,钱重临还真的是有可能故意躲开了,难怪今晚的行动武当山系的修者一个都没有出动,武当山弃徒在汉城祭炼魅尸,身为汉城武当山大师兄的钱重临怎么会不知道呢?

    鹿灵犀心中叹了一口气,要是钱重坤还在汉城,他一定会保下刘晋鹏的,钱重临心机有余,但是霸气不足,大的格局方面终归是差了一些,那个家伙对他倒是没有看错。

    正当鹿灵犀犹豫要不要出声救下刘晋鹏的时候,她心中猛地一颤,感觉右侧传来一股让她心悸的气息,她立刻出声叫道:“有情况,大家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