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记 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6:06本章字数:3931字

    鹿灵犀立刻警惕地看向右侧,只见右边的走廊慢慢走过来一个清瘦的身影,她身后的玄阴分身立刻一闪,挡在她的前面

    随着人影越来越近,她身子便绷得越紧,她从那个身影身上感觉到浓郁的尸气,比围在人群中的安如梦高处几倍不止,心中不由一沉,没有想到临到最后居然会节外生枝。

    不过当鹿灵犀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惊呆,随即凝神查看四周,这位前辈到了,那个家伙应该也会来的,不过他为何要参合这种事呢?

    黄养神没有留意到鹿灵犀脸上的一样,他脸色凝重地盯着站在他们十步远的那个老人,沉声说道:“你是哪位前辈祭炼的僵尸,为何要阻我宗教局行事,若是无意冒犯,我赦你无罪,还不快快退去。”

    身着月白色唐装的老人好似没有听到黄养神的话,负手站在一边,他先是冰冷地扫视了一眼宗教局的众人,然后视线在刘晋鹏和安如梦身上停留了一下,最后落在鹿灵犀身上。

    他挤出一缕笑意,说道:“鹿丫头,好久不见了,没有想到再见,我们已经是阴阳两隔了。”

    鹿灵犀神色哀戚,轻声叫道:“阮前辈好,想不到前辈真的……”

    黄养神打断鹿灵犀,皱眉问道:“鹿师妹,你认识这位?”

    “真是聒噪,看来江小子真的没有说错啊,果然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蠢货,没有看到我们正在叙旧吗?”

    阮老头眉头一皱,身子一闪就出现在黄养神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向黄养神,黄养神顿时脸色大变,抬手一挡,嘎吱一声,脚下的大理石石板顿时裂成几块。

    阮老头立刻转劈为推,迅速朝黄养神推去,黄养神反应极快,立刻用双手去迎,碰的一声,连退五步才止住退势。

    黄养神看着自己颤抖不已的双手,神情凝重地盯着阮老头,惊疑地问道:“前辈到底是何人?”

    阮老头看了一眼自己苍白的手,唏嘘地说道:“死人终究还是死人,到底还是有些影响。”

    他看向黄养神,淡淡地说道:“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都已经是个死人了,还问那么多做什么,你们都散了吧,这两个人对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

    鹿灵犀疑惑地看着刘晋鹏和安如梦,阮老头出现的瞬间,他们的反应跟大家一样,都是面露惊疑,显然是不认识阮老头的。

    宗教局众人都被阮老头刚才袭击黄养神的手段震慑住了,一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回答,黄养神脸上也是惊疑不定,眼神复杂地在阮老头和鹿灵犀身上来回巡视。

    阮老头见宗教局众人沉默不语,也没有催促,而是走到鹿灵犀身边,一脸好奇地看着她身边的玄阴分身,问道:“这就是那个……”

    鹿灵犀点头说道:“是,上次还要多亏了前辈出手相助。”

    阮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谢我,你知道我的为人的,还不是看着那个小子的份上。”

    鹿灵犀心中苦笑,看了一眼满脸惊喜的刘晋鹏,问道:“不知道前辈跟那两位是什么关?”

    阮老头抬头看正天空的上弦月,眼睛瞬间就变成了银色的,脸上露出一丝享受的神色,幽幽说道:“我不认识他们,只不过江小子说我现在逗留人间的功法是向他们请教得来的,他们算是对我恩,所以就过来了,不然我那里有这个闲工夫陪你们在江边吹风。”

    “嘻嘻……”

    突然响起的笑声又让宗教局众人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正坐在江滩边的石头围栏上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众人,不过她的视线主要是集中在鹿灵犀身上,鹿灵犀看到那个女孩也是脸色一变,眼神骤然变冷。

    唐棠对鹿灵犀嘻嘻一笑,笑道:“鹿道姑,好久不见啊。”

    鹿灵犀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变,她淡笑道:“你怎么独自一人啊,是不是他的身体里边已经没有你的地方了。”

    唐棠脸色的笑容瞬间消失,身上天真无邪的气息也变作森冷的鬼气,她站在围栏上,冷冰冰地看着鹿灵犀,沉声说道:“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难怪他不喜欢你……”

    黄养神的眼神在老人,女鬼以及鹿灵犀身上划过,眼神一敛,沉声叫道:“江道陵,既然来了,何必偷偷摸摸呢,怎么,你不敢见我吗?”

    四周一片死寂,之前围着刘晋鹏和安如梦的宗教局众人慢慢放开朝黄养神身边聚拢了,算是将刘晋鹏和安如梦放了出来,黄养神虽然看到这一幕,但是也只是紧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唐棠冷哼一声,转身看着外边漆黑的江面,冷声说道:“你就那么怕她,你这么怕她,你就干脆不要来了,气死我了,回去要你好看。”

    唐棠说完后,狠狠地瞪了鹿灵犀一眼就消失,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其他的人。

    鹿灵犀没有理会唐棠的敌视,她怔怔地看着漆黑的江面,虽然没有看到那个人,但是心中却莫名有些发热,和她身体的冰冷截然不同,让她很不适应。

    江道陵踩在白淑贞的头上,漂浮在江面上,他其实已经来很久了,但是因为江面低于亲水平台很多,他有平息敛气,所以上面的人一直没有发现他,现在被黄养神点破,就不准备在遮掩了。

    阮老头去世之后,为了帮阮老头将魂魄留在尸体之中,他专门找刘晋鹏咨询过炼尸之道,所以他欠刘晋鹏伉俪一个人情,此刻他们遇难,他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江道陵脚下轻轻一点,白淑贞的头也慢慢离开水面,从江下缓缓升起,江道陵宛若凌空飞度,出现在众人面前。

    当平台上的众人看到江道陵脚下的白淑贞时,瞬间就被震住,都面露惊恐,只有黄养神震惊之后,看向江道陵的眼神便满是嫉恨。

    从江面上上来的那一刻,因为有白淑贞的加持,局势瞬间便被江道陵掌控了,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滑过,只见众人都是半惊愕状态,连鹿灵犀也一样。

    江道陵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鹿灵犀的身上,他很早就从杨薇口中听说鹿灵犀已经到汉城宗教局任职,甚至还从白素口中打听了一些鹿灵犀的日常。

    但是让他不解的是鹿灵犀可以见杨薇,但是却就是不愿意见他,不过听到杨薇说鹿灵犀一切都好,他就没有再继续纠缠这件事了,想不到再次见面却是这样的场景。

    江道陵从白淑珍的头上一跃而下,身后的白淑珍有缩回到水中,他从鹿灵犀身上移开视线,对一边看着他满脸激动的刘晋鹏点了点头,然后对宗教局众人温声笑道:“诸位师兄好,我跟武当山张真人有旧,还请诸位师兄卖我一个面子,让我将刘师兄伉俪接走,至于他们惹下的事,我将一力承担,还请诸位师兄行个方便,大家都是道藏一脉,何必打打杀杀这么严重呢。”

    “哼”

    黄养神一脸阴狠地盯着江道陵,冷声说道:“江道陵,你以为你是谁,真的以为是杨老邪的弟子,人人都要让你三分吗?宗教局的事岂是是你可以插手的?”

    江道陵收起脸上的笑意,眼睛不自觉地又在鹿灵犀身上晃了一眼,他淡淡地说道:“黄养神,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刚才刘师兄有句话没有说错,我等修者倘若不能真的做到替天行道,反而沦为当权者的走狗,那么到底是修的什么道,末法时代,大道沉沦,诸位师兄所做的事情,真的让道陵很是汗颜。”

    “住口。”

    黄养神恼羞成怒地看着我,沉声说道:“江道陵,你知道什么,你不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宗教局身为国家执法机关的一部分,自当遵守国家的指令,安如梦残杀百姓的事真实无误,我们只是依法办事。”

    这时归元寺的智恩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说道:“黄师兄,我觉得江师弟所言甚是,此等行事,会让我佛法受到影响,还请黄师兄见谅,我现在要回寺中找恩师解惑。”

    智恩和尚说完转身就朝江滩外边走去,宗教局众人见智恩和尚走的这么决然,不由都面露迟疑,这一切自然都被黄养神看在眼中,他脸上的阴冷不由更甚了。

    黄养神突然朝江道陵走了过去,他在江道陵面前站住,眼神冰冷,传音说道:“江道陵,想不到是你将龙潭水库地下的那条白蛇收走了,你隐藏得还真够深的啊,我居然看走眼了。”

    江道陵今天让白淑珍公布于众,自然有他的底气,不过他早就从白淑珍口知道当年黄长江只是对她发出了邀请而已,白淑珍跟黄家并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他自然不原因背锅的,心中也没有什么心虚愧疚。

    但是为了不激怒黄养神,便故作疑惑,皱眉说道:“我不是很明白黄师兄的意思,那日发生的事,我从水库之中出来之后,就全部告诉大家了,那天黄师兄独自从十方阎罗降魔阵逃走之后,我出了阴兵营便遇到这白蛇,它说我身上有至阳之气,可以帮助它修炼,希望我可以带她离开水库,事情就是这样的,不过这个跟黄师兄有什么关系呢?”

    黄养神没有想到江道陵并没有用传音回复他,而是直接说了出来,眼神顿时有些慌乱,倘若他事先知道了白蛇的事被大家知道了,那么众人便会猜想到当年黄长江隐瞒白蛇一事,这对黄家的声誉将会造成影响的。

    不过黄养神也是心急深沉之辈,瞬间便稳定心神,故作平静地说道:“那天我受伤在帐篷之中疗伤,所以没有听到这些。”

    黄养神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江道陵说的话,快化龙的蛇精,在江道陵口中好似随后捡了一直阿猫阿狗一样。

    江道陵将白蛇劫走这件事相当于是要断掉他黄家想在延续千年气运的念想,差不多是灭门之仇了,但是苦于现在没有什么借口,不然他绝对不会跟江道陵这样虚与委蛇的。

    江道陵对黄养神眼中的怨恨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对此他也没有办法,他从不可能将白淑珍还给黄家的,他问道:“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黄师兄对我刚才的提议有没有什么意见,没有的话,大家还是回去早些休息吧,现在时间还早,说不定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

    黄养神冷冷地盯着江道陵,他心中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江道陵,但是从刚才智恩和尚的反应来看,今天这件事算是办砸了,不可以在继续纠缠了,他甚至心中隐约觉得这才是钱重临的真实目的。

    倘若他今天真的率众灭了刘晋鹏和安如梦,那么汉城宗教局沦为权贵走狗这个污名是跑不了,再加上迫害武当山门人,他黄眼神在江湖上的名声将会彻底变臭。

    江道陵一脸浅笑地看着黄养神,能够将黄养神逼到这样窘迫的地步,他心里很是高兴,但是他依然有些忐忑,生怕哪里做得不够好,等下又会被鹿灵犀骂。

    黄养神压下心中的怒火,无奈地苦笑道:“江师弟刚才所说,我又哪里想不到,但是钱师兄不在,这骂名自然是由我背了,但是倘若就这样由江师弟一句话就从我们宗教局手中将人带走,那我们汉城宗教局岂不是会成为江湖上的笑柄。”

    江道陵眼神一凝,扫过黄养神身后宗教局众人,发现他们脸上都露出不忿的神色,心中不由一叹,黄养神还真是不简单,问道:“不知道江师兄有什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