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个月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17本章字数:2581字

    人的命,天注定。如果命中注定你是一个杀猪的屠夫,那么你就无法到达断头台上刽子手的高度。不该挣的钱别挣,是你的早晚会来,不是你的,千万不能强求。否则迎来的,只有血淋淋的现实。

    我叫李小明,自从大学毕业后整天无所事事的闲逛在家,像一条没有尾巴的大头鱼,东一头西一头的混着,始终找不到一个如意的工作。其实说来也怪自己,不是嫌工资太少就是嫌环境不好。可我又没多大的能力,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说什么我也不能干啊…

    一个月前,我在一个电线杆上看到一个招聘洗碗工的广告,月入八千!包吃包住!但要求应聘者是处男,而且内心纯洁的!尼玛,这简直就是屌丝的福利啊。虽然我当时没有相信,可还是被这么诱人的待遇给吸引住了,抱着试一试的侥幸的心理打通了上面的电话。

    电话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起初态度蛮横,一听说我是应聘洗碗工的,并且各种要求都符合,随即开始了各种言语上对我的挑逗,而且说是还有福利呦。

    我年纪小,屌丝一个,哪经得住这样的场面,立马就缴了枪,表示明天就去工作。老板娘见我是个爽快人,说让我今天就去。

    我原本打算准备准备,心想屌丝一身轻,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于是打了出租车就准备过去。车上的老司机看样子年纪挺大了,扫了一眼老板娘给我发过来的地址,眉毛一皱,意犹未尽的看着我,咋么咋么了嘴竟然又闭上了。

    我说老师傅,我还赶时间那。您到底去不去,你不去我在找别的车。他这才说道:小兄弟,你要去的这地方挺偏,而且也没什么人家住,你去那干什么?

    我心想这种类似于天下掉馅饼的事,跟他说了估计也不会相信,反倒回过头来还得骂我声傻逼。所以我只好说是要有点事要办。这老司机看着我一脸狐疑的伸出了两根手指。二十?我问。两百,少一个子都不去,他一开口,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两百?打劫啊?我刚想骂他,可一想我就是要赚大钱的人了,便也不在乎这一百两百。说好了就去了。

    车走出了很远,估计再开一会都快要跨省了。他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破旧的老胡同前面。

    小兄弟,就这地儿,京8街23号。这么远的路,我不打表,收你二百,可一点不坑你。说完,这老司机看着我露出了他那一口烟牙笑了笑。我下了车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地方,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

    眼前的这个老胡同十分破旧,一个房子上写着,京8街23号。我看了一圈,巷里巷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非常好奇这样一个地方为什么没有拆迁。

    我拨通了老板娘的电话。想问她里面该怎么走。可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那个老师傅还停在路边没走,我留了一个心眼多付给他了一百,叫他停在路边等我一会儿,万一老子点背真是被人耍了,他能在赚一回。

    眼看天就要黑了。妈的,老子不会是真的被人耍了吧。大老远的被骗到了这么个破地方。就为了耍我一回?什么仇什么怨?

    可就在这时,眼前那个胡同里,一个女人摇摇摆摆的走了出来。我这定睛一看,那个女人好像正是电话里的老板娘。于是三下并两步的走了过去。可就在这时,身后嗡的一声引擎声,我回头一瞅,那个老司机从车窗里惊恐的看着我,掉头转向就跑。

    这就跑了?我那一百块钱还没给我呢!我心想现在的老头子真是坑蒙拐骗,心术不正,连小伙子都坑。我记下了他的车牌号码,准备有时间去出租车公司投诉他去。就在这时,一双玉透的纤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想什么呢?这个女人用娇声娇气性感又透露着磁性的声音一边说一边看向了我所看的方向。

    啊?我刚刚回过了神,呆泻的眼神又慢慢的落在了她的胸前,看得我差点流出了鼻血!

    你看什么呢?老板娘见我一副淫贼的模样。推搡了一下我的脑袋,娇哼了一声道:你们男人那,都一个样。满脑子里成天都想的什么呢?

    我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害羞的说没,没有啊…心里却想着,老板娘,你真美。

    老板娘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坏笑了几声,就把那只玉手从我的肩上拿开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带着我走进了胡同里。

    这个胡同真的很古怪,但是哪里古怪,还说不上来。两边的人家紧闭门户,我和她在里面左拐右拐,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我有些奇怪,老板娘出来接我的时候,几分钟就到了啊,为什么现在会走这么久,莫不是她掐指一算我要到了,提前出来的?

    不过我看着老板娘扶手弄姿的身影,简直被鬼迷心窍,倒也没有多想。跟着她就走进了一家饭店。

    刚一进这家饭店,我就感觉一个字,冷,真的很冷。这个饭店里面摆设都很陈旧,还是小二楼的。一楼除了不知道在忙活什么的几个女工,还有一个呆呆站在收银台的会计。其余竟然一个人没有!

    我有些好奇,一个客人都没有,我一个洗碗工的薪水怎么能高?可话到嘴边,刚想问老板娘,就又收了回去。这不是咒人家没生意吗?又或者是,人家根本不指客人吃饭这两个小钱?干的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地下生意?嘿嘿,想到这,我心里龌龊的想就法又开出了萌芽。

    老板娘这时就像看出了我内心的想法一样,笑着对我说:小伙子,我们做的是晚上的生意,白天没有人很正常。我这一听,本身操蛋的心理更加澎湃了,这老板娘是向我表明了态度呀。

    跟着她简单的熟悉了一下前面之后,她就带着我来到了后厨。刚一进去,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火味。左右看了看,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没有。

    老板娘,这怎么一股烧香味啊?我问。但是老板娘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带着我走到了一个水槽旁边,指了指里面的木质碗筷说,这里面有4付碗筷,你每天晚上十二点要准时的来这里,看到上面的香坛了吧,每十分钟刷一付碗筷,然后点一根香,必须在这根香点完之前刷完,然后把香灰撒在碗筷上面。然后点燃下一枝香,在刷碗。

    我心想,这活好啊,每天就干这么点。可好端端的一个碗,干嘛要在上面撒一层香灰啊。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时老板娘对我说先这样,一会让我先休息,晚上再说。

    说完,老板娘就带我来到了寝室。里面一张铁质的我双人床,木质的地板。床单被褥都叠的整整齐齐的。老板娘说让我先住这里,晚上干活的时候会来通知我,说完就离开了,走到门口还回头冲我抛了个媚眼。看得我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

    我躺在床上,心里美滋滋的。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于是准备去厨房在转转。可刚一打开寝室门,眼前的情景吓了我一跳。

    他吗的,这是啥意思?寝室走廊的那个铁门,竟然被从外面用铁链子锁上了。这是怕我跑,还是怎么样?我甚至想到了自己被人贩子拐卖了。被拐到这么个地方,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欲哭无泪的回到床上,越想越是来气。从小到大,老子好像还是第一次被软禁。可人贩子拐卖的都是小孩,我这么大个人了要我干啥啊?

    莫不是...老子被人绑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