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死人开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39本章字数:3105字

    听爷爷说,我尚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那是因为母亲在距离预产期七天的时候发生意外,当场身亡。原本我也会死掉,只因我是何家唯一的血脉,所以爷爷才铤而走险,用秘术保住了母亲的尸体,放在极阴之地一连七天,才勉强保住了我那已经成型的灵魂,然后在七月十五这天,我才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懂事后的我其实并不信爷爷说的这些,死人怎么能生孩子?但是爷爷却只是笑笑,说你就只当是一个故事来听就行了。没错,爷爷的故事讲的很好,但是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并不是爷爷的故事,而是爷爷强迫我学习的那些鬼画符一样的东西。

    在我上高中之前,一直比别人多一门课程,那就是风水和符文,这门课程其实并不是在学校里学到的,而是在爷爷的戒尺下不得不学会的。

    好在我小时候还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虽然对这种封建迷信一样的东西很反感,但是却仍然学会了爷爷教给我的很多东西。事实上高中之后,我就住进了学校的宿舍,而爷爷教会的那些东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忘得七七八八了。

    后来我考上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江北大学,那时候的大学可跟现在不一样,那是实打实的通过了千军万马挤过独木桥的。不像现在,二三流的大学遍地都是,基本上只要能高中毕业就能享受一下大学的糜烂生活。

    如果说起我的故事,就不得不从那天下午的一个电话说起。

    那是寒假即将开始的时候,爷爷的电话是直接打到宿舍里来的,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尽快回来。爷爷的口吻很凝重,而且很强硬,容不得我半点反对。

    我问爷爷发生什么事了,但是爷爷却没告诉我,我那时候心中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好在寒假临近,按例我们外地的学生可以提前一两天回家,我便匆匆收拾了一下行李,跟躺在床上埋头大睡的室友们道了个别,便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寒假刚刚来临,北方便已经下了四次大雪。那天半夜一点钟,我拖着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

    老家的雪下的很大,从火车站到村子里要有三个小时的山路要走。因为天黑路滑,就算是经验再丰富的老司机也不敢载我过去,我只能背着自己的背包,独自走上了回家的山路。

    山路很难走,路上的积雪已经到了脚腕那么深,不过我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虽然背着东西,却也没觉得有多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绕过了第一座山丘。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哒哒哒的拖拉机声音。

    这么晚的时间还有人出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倒是很高兴,有车来,就意味着我能搭一截顺风车。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到家,爷爷肯定已经将土炕烧的暖暖和和的了。

    正想着的时候,拐弯处便出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这种拖拉机其实早就被淘汰了,但是这里毕竟穷乡僻壤,出现这种型号的拖拉机也不足为奇。不知道怎么回事,拖拉机没有车灯,一个黑黝黝的人影就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后面的车都上影影绰绰的站着四五个人,像是他的同伴。

    我也没觉得奇怪,连忙冲着那辆手扶拖拉机摆手,司机停下来,问我:“哪村的孩子?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我没有用手电直接去照司机的脸,因为那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只是回答:“我是小陈庄的,刚下火车,大哥能带我一程吗?”

    那人看着我,又看了看我背上的背包,面无表情的说:“上车吧!”

    大冷的天气里能遇到顺风车,我当然乐意,对司机道了声谢,便爬上了车斗里面。

    因为带着行李,我爬上去的时候特别艰难,但是车后面站着的人却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我心想毕竟是乘坐人家的车,也没说什么,上车之后便坐在冰凉的铁板上,冲着司机说:“好了。”

    拖拉机重新哒哒哒的开起来,我便蜷缩在车斗后面将羽绒服上的帽子掀下来捂住脑袋,冬天的风很冷,这个司机开的车又很快,我不得不缩着脑袋躲避迎面吹来的寒风。但是忽然间我却打了个哆嗦,不对劲!这拖拉机开的怎么这么快?

    要知道现在可是下雪天,山路上满是积雪,拖拉机就算是能走,速度也绝对快不了多少。但是从迎面出来的劲风来看,这拖拉机起码到了四五十的时速,而且还在继续加快速度。

    这么快的速度,司机就不怕出事吗?

    我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一眼,但是就是这一眼,把我吓的差点魂飞魄散。车上站着的几个人脸色苍白,面容僵硬,眼角和鼻子里的鲜血都已经被冻成了冰凌碴子,可能是察觉到我在看他们,他们竟然微微歪过了脑袋,面无表情的对着我。

    完蛋!这是撞鬼了!我立刻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

    说的是六十年代一个赶夜路回家的少年,半夜里遇到了一辆牛车,正好到他要去的目的地。于是少年便坐在了牛车上面,谁知道当少年坐在牛车上之后,原本慢吞吞的牛车忽然间加快了速度,竟然狂奔起来。那少年还以为是大牯牛受到了惊吓加快速度,却不想抬头一看,那个赶牛的老汉竟然变成了一副骷髅。

    那时候民智初开,就连小学的学生都知道要相信科学不迷信,那少年从小就接受科学教育,自然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而且这家伙也是一个胆大的愣头青,见赶车的老汉变成了一具骷髅,还以为是谁在恶作剧,抡起装着茶缸的书包便朝那骷髅的脑袋上砸去。这一砸,当场把那赶牛的骷髅脑袋给砸了下来。

    但是这事并不算完,骷髅脑袋被砸下去之后,大牯牛跑的速度更快了,少年这下有点害怕了,因为是山路,要跳车的话搞不好就会滚进山谷,到时候可就要了小命。可是任凭这大牯牛跑下去却也不是办法。

    眼看大牯牛的速度越来越快,到后来简直就像是开飞机一样,少年知道不能再拖了,心一横,用大衣裹着身子就跳了下去。

    因为惯性的原因,少年不可避免的从山路上滚进了下面的深谷,而且他运气很不好,竟然撞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上午才被家人找来。奇怪的是,不知道少年到底是在山谷里撞到了脑袋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被人们救上来后,竟然成了一个傻子,整天只知道咧着嘴笑,嘴里说着“大牯牛,大牯牛,长着一个骷髅头”这类不着边际的话。

    言归正传,我从没想过在这条熟悉的路上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眼看那开拖拉机的男子把拖拉机当成了飞机开,便咳嗽了一声,道:“大哥,咱乡里乡亲的,出了啥事,可不能把怨气都撒在乡亲们身上。您看,您要是有什么没了的心愿,能不能跟我说道说道?要是能帮的话,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那时候我可真是硬着头皮说出这话来的,这还多亏了小时候爷爷总给我讲一些乱七八糟的鬼故事,其中就有很多如何跟鬼沟通,了其心愿的方法。

    要知道人死后都会去地府转世投胎,留在阳间的要么是被人下了邪法,要么就是有没了的心愿。如果是前一种就比较麻烦,如果是后一种,只要找到了原因,也不是很难处理。

    开车的大哥没有说话,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只是把拖拉机开的飞快。那拖拉机也是怪,虽然开的这么快,但是后面却半点车轮子印记都没有,实在是诡异的很。

    我见他不说话,不由心里犯起了嘀咕,但是想要学当初那小伙一缸子砸掉他的脑袋却也不现实,毕竟我身边还围着三五个面无表情的死人。我打开手电朝四周看了看,发现拖拉机两边全是皑皑白雪,一侧是山壁,另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峡谷,想要跳下去,却又没那个胆子。

    那家伙一直不说话,但是拖拉机的速度却开的越来越快了,我咬咬牙,冻的僵硬的右手已经握在了行李箱的把手上面,那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家伙如果再不停的话,就只有冒险从拖拉机上跳下去了。

    但是就在这这个时候,前面竟然出现了一道刺眼的白光。

    那白光明显是一辆车的车灯,从拐弯处绕了过来,寂静的夜里依稀能听到车辆发出的引擎声。我那时候虽然觉得奇怪,为什么半夜里竟然还有人甘冒奇险走这条山路,但是却没有多想,因为这车很可能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对面的车来的很快,车灯刺眼,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车。我眯起眼睛,准备好了要大喊的准备,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觉得身边有点古怪,转头一看,哪里有什么拖拉机?哪里有什么阴魂?整个荒野上,就只有我自己拎着背包就站在满是积雪的道路上。

    我觉得古怪极了,难不成自己刚才出现幻觉了?正想着,对面那辆车已经迎头行驶了过来,我来不及多想,挥手就要去拦对方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