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神秘男子入夜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20本章字数:2506字

    离家五年,就在我生日的这天,我急匆匆的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原因是我爸妈的坟被人扒了,我妈的尸骨被人盗了。

    在我们那里,虽然也有配阴婚的习俗,但是扒坟的这种早就没有了,可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情,还是我妈的,我心里顿时升起了一团无名的火,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个骗局,我被我舅舅接上了一辆车后竟然被他迷晕了,然后他还给我灌了药,并把我关进了一个屋子里。

    迷迷糊糊间,我就只能感觉到屋子的正中墙上贴着一个喜字,喜字前面摆了一对龙凤烛,龙凤烛的中间是一只被催眠了公鸡,一动不动的趴着,左脚上绑着一根红线,一直连接到我左手的无名指上,而我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我浑身火烧似的难受,汗水淋漓,我心里很清楚他给我灌的什么药,也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甚至要用这么龌龊卑鄙的手段,他是我亲舅舅,可是他却给我下药,他到底要做什么?

    慢慢的,我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东西了,只觉得浑身难受,火烧一样的感觉,可又好像不一样,而我此刻被绑在椅子上,完全动弹不得。

    我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心底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让我忍不住一遍遍的哀求。

    对逐渐靠近我的那个黑影哀求着,“唔……救救我……呜……”

    黑影没有说话,但是他却解开了绑住我手脚的绳子,我几乎立刻就抱住了他,双手控制不住的在他身上一阵的乱摸,我已经丧失了理智,只觉得他身上好舒服,像清泉一样……

    他倒是没有推开我,喃喃的在我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压住了我。

    那一夜,简直难以置信!

    只是我寒心的是,我甚至不知道那个对我施暴了一整夜的男人是谁,一瞬间我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窟里一样,连牙齿都是打颤的。

    第二天,我迈着一双几乎合不拢的腿,螃蟹似的从那屋子里一步三晃的走了出来。

    而门口正站着我那个禽兽不如的亲舅舅,此时的他看我的眼神竟然一丝愧疚和不忍都没有,甚至还意外的喜悦,犹如中了五百万一样的兴奋。

    我的心在滴血,我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找人糟蹋我,可是他却告诉我这事跟他没关系,昨晚的那个人是我爸妈生前给我定下,我早就注定了是他的人,而昨天之所以会那么对我,主要是怕我知道始末后会反对,然后搅黄了这门亲事,到时候让两家人都难做。

    我不相信他的鬼话,我爸妈死的时候我才六岁,他们这么疼我,怎么可能给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定个什么亲?我觉得他不过是在找借口骗我,现在农村里娶不上媳妇儿的人这么多,他肯定是把我卖了!可是他却指天发誓说自己没骗我,还说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甚至还上来拉住我的手,让我冷静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我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你是我亲舅舅,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是我才20岁啊,你怎么能让人……”

    我说不下去了,我真的特别后悔回来,而我舅舅一下也沉默了,可是半响当他再抬头看我的时候,我觉得他真的好龌龊,他竟然对我说,“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管你怎么想,你现在不能走!一个晚上也是呆,多呆几个晚上又能把你怎样?”

    这说得是人话吗?他难道看不到我现在的情况吗?才一晚上我连走路都困难了,再多几个晚上,我有可能就死了!

    “你……”我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但这时我舅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身后,然后一手捂住了我的嘴,一手紧紧的勾住了我的腰,硬生生的把我往那件屋子里拖,我舅舅也愣了一下,跟着上前抓住了我的腿,然后把我抬起来就往那个房间里面塞。

    我抓着门框奋力的挣扎,可是我现在的力气根本抵不过他们,最后还是被他们捆在了那张椅子上,并被胶布封住了嘴,我呜呜的叫着,狠狠的瞪着他们,真是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我舅妈这时也恼了,抬手就甩了我一巴掌,长期做农活的手,力道大得惊人,一巴掌直接打得我眼冒金星,耳朵嗡嗡的作响。

    “你以为我们多愿意弄你这事啊?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忍过这几个晚上,过后你爱去哪儿我们都不拦着你,要不然……”舅妈说着抬手又摔了我一巴掌,直接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而就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瞬,我看见就在我舅舅舅妈站着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双脚,那双脚没有穿鞋,脚背高高的拱起,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表面布满了龟裂的痕迹……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饿醒了,而此时房间里已经被点上了新的龙凤烛,因为双手双脚被绑,我只能凭借着烛光观察屋子内的情况,可此时这间屋子却黑得诡异,除了那龙凤烛前的大红喜字,还有我被困的那张椅子,我竟然什么都看不见,就好像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一样,四面都是墙!

    可是我明明记得早上我从这间屋子出去的时候,它是有窗户有门的!

    我后背的寒毛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出,前所未有的恐惧,让我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密闭的空间里,似乎到处都鸷伏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危险,我不断的回头,不断的四处看,可越看越是毛骨悚!

    而这时我的脚边突然吹过来了一道冷风。

    是的,就是从脚边吹过来了,一阵一阵的,还呜呜的作响。就在我惊恐得再次挣扎时,那冷风竟然一下子就从我的裤腿里钻了进去,仿佛一只手顺着我的腿摸了上去,更让我想尖叫的是,我看见我的裤腿里鼓起了一个包,那个包块正缓缓的往我的大腿根部移去……

    但我穿的是一条贴身的牛仔裤啊!

    我吓得用力的甩头,眼泪和汗水直接飞了出去,太恐怖了,太恐怖了,不……不要……

    但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笑声,那声音异常低沉,“不睁开眼看看我?”

    我猛的打了个寒颤,竟然一下睁开了眼睛,眼前突然变化的一起让我愣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我在做梦?可如果是梦的话,那感觉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胸口突然被狠狠的掐了一下,那疯狂吓人的力道,让我意识到我身旁还有一个人,而我此时好像已经被解开了束缚,嘴上的胶布也被扯了。

    我扭头看向他,可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他的唇已经贴了过来,粗鲁的啃咬着我,甚至掐着我的脖子,迫使我扬起头,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的舌头有点冷,和他的吻一样凶悍的在我口中肆虐,一点都不温柔。

    我疼得哭了出来,加上昨天,我也才第二次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哭什么?”他突然停止了这个吻,但掐在我脖子上的力道却分毫不减。

    我用力的喘息,也在这一刻看清了这个人的模样,立体深邃的五官非常的耀眼,肤色偏白却一点都不娘,眯眸抿唇时有种生人勿进的冷冽,却依旧兰芝玉树一般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