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7本章字数:1064字

    我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而且是那种愚蠢的梦,一个男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张脸惊艳众生,妖孽得世间罕有,眉眼之间却带着攻城略地的压迫感,他俯身下来,越凑越近,近得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到我的脸上,而且看到他的一张菱形弧度的唇……

    停!

    虽然在梦里,我依然按了暂停键,一身汗的坐了起来,拢了拢头发,最近一个月的时间,总是不停的重复这一个梦境,久而久之,我都记住了在梦里出现的那个男人的脸庞。

    我的手往旁边一伸,却摸到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是我一个月前从野外抱回来的小白。

    它正像一个人一样侧卧在我旁边空闲的另一个枕头上,睡得正酣。

    我轻轻的下床,去客厅喝水。

    吃安眠药无效,我大概是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不是没有把这回事跟朋友讲过,死党兼闺蜜瓜瓜笑着说:“毛毛,你是思春了哦!”

    思你个头的春啊!虽然本姑娘今年29岁了,但真心觉得男人还不如宠物好使。自从相亲见过无数男人的猥琐奇葩嘴脸,我就彻底对男人失去了兴趣,每天除了上班就跟我的宠物,一只金吉拉猫咪,饺子做伴。

    可是猫咪的生命比人类脆弱得多,上个月,饺子被诊断出到了腹水,很快就抛下我走了。我抱着饺子的尸体哭得稀里哗啦,特地打了车,跑到郊外,到郊外的小树林里把它的尸体给埋葬了。

    埋葬之后,一步三回头,一想到以后回家就再也没有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蹲在门口迎接我,就泪如雨下。

    该死的这个时候,却忽然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我,不得不把自己的包包往头上一顶,然后迅速跑向了旁边的一个破庙。

    这个庙宇供奉的是二郎神君,可能因为这个郊外的村子没落,也没有对这个庙宇进行过修缮,显示出荒凉的气氛来。

    我擦了擦头上的水珠,刚在布满灰尘的神像面前许愿再给我一只可爱温顺的宠物,就听到横梁上面咔嚓一声响。

    糟糕!难道是横梁年久失修要断了?

    我刚捂住头,准备迎接从天而降的一击,却觉得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掉到了我的肩膀上,好像是一个围脖,尾巴正绕了我一圈,颤抖着把那东西从肩膀上拽下来,是一只脏兮兮的长毛白猫。眼睛是蓝色的,正不满的看着我。

    我抬头看了看断掉的横梁,还有地上的碎屑,明白过来,这小家伙原来一直在横梁上面,横梁塌了,它就掉下来了。这里的神灵还真的灵啊!凭空捡了一只大白猫。我就抱着小白回来了。

    这就是小白的来处。

    不过,小白这只猫有点奇怪,第一它不吃猫粮,猫罐头,也不用猫砂,无师自通用我家马桶,唯一像猫的地方只是喜欢有人给它梳毛。第二,它喜欢吃我的东西,喝我的水还爬上我的床睡枕头盖被子,被我训斥还总是一副鄙视我的神情。能想象,每天下班回家,一只猫都在餐桌的椅子上,等待着我把饭端上桌的样子吗?

    这只猫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