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狼挠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0:22本章字数:3224字

    我的家乡在东北,祖上是山东济南人。清末黄河改道,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才逃荒到东北和内蒙交界的这个山沟子里来。

    因为地处山沟,这个村子又叫做沟子村。四面都是大山,虽说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老话,但是在这个穷乡僻壤,漫山遍野连一根能烧火的柴火都很难找到。

    我的父亲平日里要走很远的山路去砍柴打猎,母亲则在家务农,两口子虽说日子紧巴巴的,但是也算是幸福。

    一切的一切要从父亲从山上摔断腿开始。当父亲被村里人从山脚下抬回来的时候,他的一条腿已经彻底废了。身怀六甲的母亲一个人支撑起了全家的重担。

    瘸了一条腿的父亲就在屋子里躺着,母亲下地干活,中午回来给父亲整一口饭吃。可是有一天当她一进家门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的瘫坐在了地上。

    只见父亲直挺挺的躺在门口,已经死去多时了,肠子流得满地都是,喉管也被咬断了,满地的鲜血已经被冷风吹成了血冰。

    父亲是被狼给掏了,母亲悲痛欲绝,哭天喊地。我家的事情马上惊动了整个村子。自此以后,全村不光是晚上,大白天家家户户都是房门紧锁,小孩子更是不敢放出来玩耍。

    东北的老百姓淳朴善良,我家出事后,街逢邻居大娘大婶经常过来给可怜的母亲送穿送吃。在村里的叔叔大爷们的帮忙下,总算是把我父亲给安葬了。

    父亲走后,母亲变的神情恍惚,原本开朗的她变的沉默不语,她也不下地干活了。每天手里拎着一把柴刀,在屋子里的炕上坐着。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是她醒着的时候,家里的门就不锁而是虚掩着的。

    在辽西这个地方,山里的狼很多。特别是在快入冬的时候,晚上进村袭击牲畜,甚至挠家里的门事情也时有发生。但是大白天进村伤人,还是头一遭。

    母亲每天就这样没白没黑的在家里守着,夜晚的北风呼呼的吹着,油灯的火苗不时微微颤动,虚掩的房门随着气流不停的发出嗞呀,嗞呀的声音。母亲的手中紧紧的握着父亲留下的那把柴刀,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破旧的房门。

    一只毛茸茸的爪子轻轻的挠着那微关微合的破门,由于没有上锁,门很快被那只黑毛的狼给顶开了。一看见狼进了屋,瘦小的母亲早已做好了准备,猛的举起柴刀,向狼的腰部狠狠的劈了下去。随着一声凄厉的哀嚎,血溅当场,那只狼挣扎两下就死了。而母亲此时已经大汗淋漓浑身颤抖。

    第二天,村里的乡亲们听闻此事后无不骇然。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母亲那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妇能够手刃恶狼。

    “大妹子,你咋这么不要命呢,晚上睡觉咋不插门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和肚子的孩子可咋整啊。”邻居张婶抱着母亲后怕的说道。

    母亲并不答话,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地上那滩狼血。

    当天晚上,母亲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回来了。父亲拉住母亲的手说道:“媳妇儿,你打死恶狼,已经替我报了仇,我心愿已了,但是你打死的那只狼并不是吃我的那只,吃我的那只狼只有一只眼,它的鼻子和尾巴都是白的。”

    远处山谷里一阵刺耳的狼嚎划破寂静的夜晚,母亲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出了一身的冷汗。窗外的月亮在屋内洒下一片银灰,晃动的树影,仿佛狼的利爪在地上抓挠。

    为夫报仇的火焰又重新在母亲的心头燃起,母亲依旧每天在房门前的炕头守着,等待着父亲说的那只狼的到来。然而过了一个多月,再没有一只狼来挠家里的门。

    此时此刻的母亲,已经怀孕八个多月,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起来不是很方便,守狼报仇的计划也就只能先放一放。张婶经常来家里陪母亲,慢慢的,一切又仿佛恢复了平静,沟子村还是以前的那个沟子村。

    一天大中午,张婶给母亲送过来几个粘豆包和一锅苞米茬子粥,陪着母亲吃了饭,聊了一会儿天就回去了。母亲身体笨重,加上吃完饭后犯困,就懒的去插门,一个人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就要睡去。

    突然,门上的门环突然响起了敲打的声音。母亲以为是张婶又回来了,就没有太在意。放在以前,母亲一定打一声招呼,最起码问一句谁啊,但是她最近心情极度压抑,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门被推开了,只见一个人披着一件极脏的大衣走了进来。当母亲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个人的时候,吓得魂儿差点出来。只见一个体型巨大的狼,两脚直立的,学着人的样子披了一件军大衣,就站在屋子中央。

    冷汗早已经湿透了棉袄里的前后心,巨大的恐惧完全让母亲僵住了,四肢不听使唤,一动不动的在炕上躺着。只有眼睛微微露出一道缝隙,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这只站立的狼见到母亲一动不动,以为母亲睡着了,又打量了下母亲高高隆起的肚子,嘴角露出了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狞笑。

    狼缓缓的甩掉了身上的衣服,四爪着地,露出了畜生的原型。

    当母亲在恐惧的几乎瘫痪的时候,她看到这只狼只有一只独眼,里射出幽幽的绿光,狼的鼻子是粉白色的,它晃动的尾巴也是一缕缕的白毛。巨大的仇恨如同被一根火柴点燃的汽油一样,瞬间贯穿母亲的全身血脉,一股股复仇的怒火让母亲全身都紧崩得像一张拉满的弓。

    面对母亲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那只巨大的独眼狼,并不着急扑向母亲,它一跃上了炕,冲着母亲高高挺起的肚子用鼻子使劲的闻,那条长着一缕缕白毛的尾巴,不停扫着母亲的脸。它的目的是要把母亲弄醒,看到母亲极度恐惧的样子后,再袭击。

    此时此刻的母亲,复仇的怒火已经把对狼的恐惧烧得一干二净,她强忍住脸部的瘙痒。右手缓缓的移动,握住了那把她磨了又磨的柴刀。

    就在那只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母亲先发制人,一刀捅进了那只巨狼的腹腔,身受重伤的巨狼哀嚎着,扭头就冲母亲的咽喉咬来了过来,母亲本能的用左胳膊一挡,狼嘴结结实实的咬在了左臂上。狼牙是那么的锋利,母亲左胳膊的棉袄立刻被咬得开了花,獠牙深深的陷进母亲的肉里。狼的两个前爪拼了命的撕抓着母亲的脸和肩膀,后面的两个狼腿乱蹬,母亲厚厚的棉衣棉裤瞬间被撕破,鲜血股股的涌了出来。

    母亲强忍住恶狼撕咬的剧痛,将插入狼腹的柴刀翻来覆去的用力拧着,口中大喊:“畜生,我跟你拼了!,”狼的肠子流了母亲一身,狼血和人血已经把母亲的棉袄湿透了,终于恶狼撕咬的动作慢了下来,嘴里吐出一股股的血沫,一动不动了。

    狼的哀嚎和母亲歇斯底里的叫声,惊动了周围的村民,瞬间几个壮汉手里拿着锄头冲了进来。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已经死去的巨狼和面目全非的母亲,母亲的大腿和肩膀已经被抓的血肉模糊,脸上破碎的皮肉下更是已经露出了白骨。

    全村的人都赶来了,所有人都掉了眼泪。大家连忙的给母亲包扎止血,又让几个腿脚快的去找郎中。就在大家忙前忙后的时候,紧紧握住母亲手的张婶大叫:“她要生了!”

    经过一番生死搏斗的母亲,动了胎气,马上村里的接生婆吴妈过来说:“你们男人都出去!我来给她接生。”

    为了防止再出意外,村长安排全村10多个精壮的汉子手持锄头,守在我家门口。屋内传出一阵又一阵母亲痛苦的呻吟声。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只听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母亲生下了我。

    “是个男孩,妹子,你看,是个男孩!”吴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激动的对母亲说。

    母亲努力的抬起了头,汗水、血水和凌乱的头发在额头上交织在一起,微微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眼神中充满了温柔和慈爱。

    “他婶儿,我不行了,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母亲虚弱的说道,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一直守在旁边的张婶,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妹子,妹子,你不要瞎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张婶这个时候已经泣不成声,双手紧紧握住母亲的手,浑身颤抖着,周围所有帮忙的妇女都流下了眼泪。

    “他婶儿,拜托你了。”

    母亲又一次用虚弱的声音向张婶请求道。

    “恩。”

    张婶带着哭腔答应道,这个时候她已经哭的说不出话来了。

    母亲缓缓的扭过头,干涸的嘴唇一张一合,微弱的气息一进一出。

    “孩儿他爹,我替你报仇了,”母亲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这句话,头一扭就再也不动了。

    失血过多的母亲,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屋内所有的妇女都痛哭了起来。

    母亲和父亲一起被安葬到了后山。

    张婶和张叔收养了我,把我当成唯一的儿子看待,我上面还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姐姐。

    张叔给我起了个名字叫马康平,意思是想让我一辈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婶和叔每年都要带我去给爹娘上坟,烧完纸钱,还要念叨几句,意思就是告诉他们放心,孩子很好,然后就让我跪下给爹娘磕头。

    每次张婶把我搂在怀里,跟我说起我家的事时,总是不停的抹着眼泪,而年少无知的我,对一切却是那样的懵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