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求子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24本章字数:2603字

    “您好,我名叫于曼,丈夫是富商,但他因身体原因,不能生育,欲向他人借子......”电话那头传来一句柔美清脆的女声。

    当你们接到这样的电话肯定会直接挂掉,脾气不好的还会骂上几句对不对?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这是骗子的电话,当然,我也是正常人,但是我没有挂掉也没有骂她,而是和她聊了起来。因为我的这个决定,后面发生了一系列让我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说,很多决定只要勇敢的走出了第一步,那接下来的九十九步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这次是顺理成章对我来说,就犹如个噩梦一般。。。。。。

    这件事情发生在2008年的初春,当时的我是一个落魄不得志的少年,心里和大多数人一样,藏着很多的辛酸苦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这些辛酸苦楚说不出也道不明。尤其是那一段时间,所以当时我对接到这种电话并没有多大排斥。

    “美女,是不是真的啊?你不会骗我的吧?”当时的我是这么反问她的。

    见我上钩,那边的语气更加的温柔了起来:“是的,刘先生。我们从正规渠道得到您的个人信息,如有打扰还请见谅,您的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我的标准,所以您有没有兴趣来面试一下呢?我给的报酬是很丰厚的哦。”声音依旧那么的悦耳动听,似乎要扫除我所有的烦恼一般。

    我心里也奇怪,奇怪的不是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信息,而是奇怪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本人亲自打电话才对,莫非我真的是她百里挑一选出来的辛运儿?我开始真正的来了兴趣,主动询问到:“多少报酬呀?还有我们是采用什么方式来借子的呢?”

    “定金一万,成功怀孕之后另付款十万,并且对客户的资料严格保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会签署一个协议,怀孕之后双方永不见面,而且你和孩子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至于借子的方法,当然是同房同床。”于曼语气平和的回答着,清脆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任何的问题,而且好听点的让人难以拒绝。

    我当时的经济情况很窘迫,家里发生了变故,本来准备上大三的我被迫退了学,在一家湘菜馆做服务员,而且每个月拿到的那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基本全部都寄回了家里。即使这样,家里依旧入不敷出。

    “好的,我们什么时候见面谈谈?”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动心了,不是因为听到她说的同房同床。我渴望有一笔钱能改变我心在的生活状态,而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电话,莫非是老天对我的怜悯?

    电话那头的于曼说:“我也很着急这件事情,您现在在广州对吗?如果您方便的话,我们明天中午就可以见面。”

    我当机立断的说道:“好,那就明天中午,地点在哪儿?”

    “天河区,XX酒店,8008房。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来接您。”于曼回道,语气中透露着欣喜。让我更加信以为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么欣喜的语气,我觉得就算她骗我,我也没关系。骗财骗色我都不怕,骗财的话,我口袋里只有五十多块钱。如果是骗色。。。。。。呵呵!

    于曼说的那个酒店我知道,上个月找工作的时候还去那边面试过,一家五星级酒店,门槛很高,当时面试没有成功。在这么高档的酒店里,对方应该是不差钱。心里最后一丝担忧就是怕被取器官,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不会在这样一家酒店里面,因为到处都是监控,不利于她下手。

    我的外表条件不差,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也有,如果我有钱的话,绝对是一个高富帅。可是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没有钱就什么都有没有,十个高穷帅也顶不过一个矮富丑。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说起智商,我也不差,从初中到高中都是重点中学,大学也是个一本。只不过因为家里出了变故,才迫使我离开了学校,开始自己谋求生计,当时,是我开始进入社会打工的第三个月。

    因为我自身的这些条件,让我更加的心存侥辛,人家借子肯定要考虑基因的,我这基因肯定不差,说不定人家是真心实意看重了我的条件才会联系我的呢,至于她从什么途径知道我的,我根本不去考虑。在我大天朝,想要知道一个人的信息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挂了电话一分钟不到,手机来了一条彩信,是于曼的手机发过来的,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张照片,一张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入非非的全身照,照片的名字让我看了更加的血脉喷张:于曼本人。

    我赶紧点击下载,把照片的原件下了下来,那个时候我用的手机还是洛基亚E71,没有触屏功能,屏幕小,像素低,这非常阻碍我用审美的眼光去欣赏这张照片。

    我把照片用数据线导入到我的那台破旧的台式电脑里面,打开之后放满了整个屏幕。

    那是一张侧躺在床上的全身照,前凸后翘,身材很是匀称。穿着身黑色的吊带紧身连衣裙,手撑着头,调皮的笑脸让人感觉清纯无比,姿势诱惑撩人,引人遐想无限。

    那天晚上,我没出息的一晚上没关电脑,就放着于曼的那张照片在屏幕上,就当她在陪着我一起入睡。

    而且那天晚上,我鬼使神差的做了一个梦,一个难以启齿的春梦。。。。。。

    ......

    第二天中午,我穿上了自我认为最帅气的一套衣服,兴奋的准时来到了XX酒店,虽然理智告诉我,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儿饼,但是我知道,有机会就要去试试,哪怕是骗局。当时的我最不怕的就是骗局了,因为我没有什么好被骗的。

    打了个电话给于曼说我到大堂了,她兴奋的叫我稍等一下,她马上下来接我。我收起电话,心里美滋滋的,马上就要见到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照片的本人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前台问了一下8008房住的是不是于小姐,得到前台妹子肯定的回答之后,我更加的激动,因为这就代表她是用本人的身份证登记的,如果要割我的肾,肯定不会这么明目张胆。

    三分钟之后,于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本人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几分,淡妆,黛眉杏眼,唇红齿白,肤若凝脂。虽然穿的比照片上的要多,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绒线包头帽,黑色的紧身裤配上一件米白色的毛绒衫。但是这完全遮挡不出她自身的妩媚动人。

    相比之下,我更加喜欢这身装扮的她,端庄大方中透露着小女人的妩媚,让人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见到我之后她戴着甜甜的微笑和我打着招呼,笑容中带着一丝羞涩。我也礼貌的回应了她,说实话,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美的一个女子。心里不禁感叹道这一趟真没白来。

    于曼领着我进了电梯,刷了卡按下了她所在的楼层。电梯门关了之后她和我说:“基本的体检刘先生,等下需要先做个,体检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出结果。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们可能要同居了。这一周刚好是我的排卵期......”于曼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害羞了。

    我尽量压制住自己内心的躁动,淡淡的说了一句:“放心吧,保证没问题。”

    八楼很快就到了,于曼率先走出了电梯,就在她出电梯的那一刻,我无意中透过了她的毛绒衫看到了她白净的脖子,那里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淡紫色的痕迹,看上去像是勒痕又像是胎记。我没有太在意,心里想着终究是人无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