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引文-不知道是谁的经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21本章字数:2504字

    在李家村生活了几十年,一把年纪的我,本以为会平平淡淡了此一生,孤独终老,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所有的一切全变了。

    村里的晚辈送给我几颗树苗,我打算种在院儿门口,用铁锹挖坑,谁知没挖几下,竟挖出了一个铁盒子,盒子里面有一个油布包裹,包裹里是一本厚厚的日记本。

    我很纳闷,这宅子几百年都住着自家人,除了房子翻盖过几次,院子根本就没动过,哪里来的日记本?从保存的方法以及盒子的精美程度来看,这日记本一定极其重要。

    我很好奇,翻开第一页,是一张女人的画像,这女人看上去不仅漂亮,还很有气质,属于难得一见的大美女。顺着画像向下看,我震惊了,画像作者一栏写着自己的名字--李晓光。

    我忽然觉得有些冷,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产生,我仔细看上面的字迹,的确出自我的手笔,再看那女人的画像,仿佛是摄人心魄的鬼魂一般。我赶紧把日记扔在地上,撇下树苗和铁锹,慌忙跑回屋子,拉上窗帘,屋子里一下子暗了下来,黑暗中,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我赶紧把窗帘拉开,看到刺眼的阳光,才松了口气。

    坐在炕上,心扑通扑通的跳,猛地一低头,吓得差点没喘上气,那日记本竟然就在自己的手里,仿佛一块冰砖,令人寒畏。我有些抓狂,将日记本甩了出去,砸到了墙上,日记本应声落地,里面女人的画像飘落了出来。

    人恐惧到了极点一边有两种结果,一是精神崩溃,二是自我超越,说白了就是被吓得够呛反而就不那么害怕了。我就是属于后者,我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举动很好笑,因为自己一把年纪,还生在农村,最不应该被这种事情吓到。可令我好奇的是,自己从来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也绝对没有写过这种东西,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埋在院子的门口,难不成是恶作剧?

    将日记本捡了回来,女人的画像也放了回去,忍不住打开日记本的第二页,刚读了几句,再次被里面的内容震惊了。

    日记内容里面没有像常规日记一般,没有具体日期。内容也很离奇,里面除了记录自己的事情,还有很多人,但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唯一熟悉的是故事里描述的自己住的老房子,还有山那边的‘宁堡’。一边读,我一边摇头,这日记一定是谁瞎编出来的,自己根本没写过这样的东西,我也不认识画像上的女人。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接受故事里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日记的内容却吸引着我,就好像看电影样,看着看着,就印在了我脑海,记忆中仿佛突然出现了一些陌生人,一些陌生画面,这种感觉并不像普通读书时的体会,更像是这些记忆本身就存在,而这本日记帮我把记忆找回来一样。

    读完这本日记,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层阴影,一层悲苦的‘彩色阴影’。

    这本日记令我寝食难安,找到村里的邻居,侧面打听有关书里的人物,可这些人都跟我一样,根本没听说过这些人的存在。思来想去,决定按照日记本最后一页的指引去寻找。最后一页只有一句话: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黑岩岭。

    一把年纪的我独自一人去黑岩岭,显得很不正常。黑岩岭常年大雾弥漫,神秘莫测,有很多鬼怪传闻,可我毕竟一把年纪,也没什么好怕的。

    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来到黑岩岭外面的十队,十队的是生产队时留下来的叫法,只有几十户人家,这里的人似乎不太欢迎我,特别是小广场上的几个年纪比我还大的老者。我也不理他们,直奔黑岩岭的入口,关山石场。远处突兀着一座石头房子,岌岌可危,这房子在那本奇怪的书中提到过,所以我决定一探。

    来到近前,恍惚觉得头晕,不过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好了。我也没想太多,慢慢走近石头房子,房前站着一个老者,面朝黑岩岭的方向,似乎在期盼着什么。老者年纪比我大,至少看上去如此。

    我向老者打招呼,可老者并没有理我,我来到他的身边,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发现从这里看黑岩岭,似乎有些不同,但却说不出那里不同,硬要说的话,山中石头和树木的颜色似乎跟之前有些变化,仅此而已。

    “您老人家一直在这里住?”

    老者不理我,也没有回头,我有些好奇,以为他耳聋听不见,或者视力不好。想绕道他前面,谁知老者忽然动若脱兔,跑回了屋子。我还是没看到那人是谁,也没说上话,刚要离开,老者忽然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从我面前一晃而过,直接朝黑岩岭方向跑去。

    我吓得魂都飞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倒不是老者的举动吓人,而是因为那人只有半张脸。

    我想赶紧离开这里,可鬼使神差,却跑进了石头房子,一进门,一股子霉味钻进我的鼻孔,到处都是蜘蛛网,随便摸哪里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根本不像有人住,屋子里光线很暗,里面只有一张行军床,衣服和鞋堆在墙角,锅碗瓢盆堆在床下,门后面有一个破旧的搪瓷盆,我盯着地面,身上忽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地上除了自己的脚印,再无其他,可我眼睁睁看着老头从外面跑进了屋里,又跑了出去,为什么屋里没有他的脚印,难不成,那老头是没有脚的鬼?外面阳光普照,即便真的有鬼,也应该怕光才是,虽然不知道老者用了什么方法,没有在地上留脚印,可至少能肯定,老头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

    我重新振作精神,发现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男一女的合影,旁边的女子,很漂亮。男子有写面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相框后面的墙壁颜色跟其他地方有写不同,摘下相框,发现墙壁上有些裂纹,仿佛这里的水泥墙面是后来抹上去的。用手敲了敲,墙后面传来了空荡的声音,里面显然是空心的。

    找了块砖头,用力朝水泥墙面砸去,一个拳头大小的墙皮掉了下来,伸手进去,里面居然有一封信。信很新,写的时间不长,上面没有署名,拆开信封,上面写着: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不对劲,昨天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大门的另一端似乎有东西要过来。运送的路上你要小心。--Irina。

    我心里一惊,Irina也在日记中出现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要把信放回去,发现砖缝里还有一张纸条,从纸和字迹的颜色上看,是最近刚写的,内容很简单:

    鬼子要撤离了,中途咱们想办法离开,我会回到办公室拿走我藏得东西,约定在老地方见面。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字条上提到了鬼子,很明显鬼子是抗日战争时期对日本人的称呼,为什么这字条会出现再房子里,刚才那个只有半张脸的人到底是谁?

    我越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赶忙从怀里掏出日记本,打算仔细看看,可刚翻了两页,手忽然开始抖了起来,这日记本上分明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我把书扔了,没命的往外跑,临出门时,我瞄了一眼那相框,发现上面的女人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男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