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真相-黑岩岭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21本章字数:3986字

    我心里一惊,难道变异的不仅仅是王怡一个人?有心了解更多,又怕张力故意试探我,于是反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可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啊!”

    张力掸了掸烟灰,“不是我愿意跟你说,而是实在没可以倾诉的对象,你是唯一在场的人,所以...,哦!对了,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如果你想起跟前寨村有关的事情,尽管找我。”

    我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是合法公民,为国家处理办事是我的责任,如果我有新的发现,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张力严肃道:“一定要记住,前寨子村的案子已经列为重大机密事件,在没有确切的说法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走漏风声,你是第一目击者,更要保守秘密!”

    “这点您放心,我这张嘴是出了名的严格,就让它拦在肚子里吧!”

    眼看着张力离开,又看了看院子角落,心里纳闷,自己明明看到了王怡,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呢?看来自己真的累了。转身回屋,猛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王怡。

    我仿佛看到了伸向我胸口的血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心大喊救命,可喉咙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王怡将我扶起,轻声道:“李老师,你别害怕,我来不是要杀你的。”

    我心说老子差点被你弄成碎布床单了,怎么可能不怕你。

    王怡低声道:“李老师,我来找你没有恶意,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见王怡的确没有杀气,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勉强点了点头,连滚带爬,回到了里屋。

    “李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怪物?”王怡坐在椅子上,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刚才那个警官你也看到了,他手里拿着一张照片,上面的人都是你杀的吗?”

    王怡咳嗽了几声,甩了甩袖子,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样子就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边抽泣一边说:“你会相信我吗?”

    我心说连最诡异的活人变异都亲眼见过了,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前提是你要告诉我全部事情。”

    王怡哽咽道:“人应该是我杀的,但当时的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我只记得自己好像被困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只剩下阴冷和寂静,我想逃,可怎么逃也逃不出去。等我醒来,发现父母躺在地上,浑身是血,胸口有碗口粗细的血窟窿,他们的心脏,都不见了。”

    “有东西在控制你?”

    王怡点了点头,“我能感觉到它就在我的身体里!”

    我不寒而栗,“到底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条寄生虫!”王怡的语气有些无奈和麻木。

    “寄生虫?就是我看到的血爪?”

    王怡点头,“李老师,去年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我皱着眉头,犹豫道:“你指的是黑岩岭?”

    “没错,昨天夜里,我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思来想去,决定来找你。”

    我有些害怕,又有些嫌弃,“为什么要来找我?”

    王怡顿了顿,“因为我怀疑你可能有同样的遭遇。”

    王怡说起了误入黑岩岭当天的情况。那一天全校三百名高年级学生被分成了十个小队,每一个小队有一名班主任老师带领。王怡刚当老师,经验尚浅,被安排给一名班主任当助手,而砍柴的地点则被选在了黑岩岭的附近。

    “为什么选择黑岩岭,往年不都是在学校后山吗?”我忍不住插话道。

    “砍柴前的一个月,后山起火了,树木烧光了,迫不得已,才改了地点。”

    我心中纳闷,总觉得是有人刻意安排。

    王怡接着说:“出发前,学校特意开了动员大会,强调绝不能踏入黑岩岭地界一步,可最终还是出事了。”

    王怡说自己负责提醒和监督学生不要走得太远,王怡很小心,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清点人数,就在劳动即将结束时,她发现有一个人影朝树林深处跑去,王怡很负责,想也没想,赶紧追了过去,可没跑几步,突然发现身体开始不受支配,径直朝黑岩岭深处走去。王怡很害怕,想喊救命,可喉咙好像被卡住一样,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道一米多高的矮墙,矮墙后面雾气蒙蒙的,能见度不足十米。翻过矮墙的一瞬间,王怡重新恢复了自由,她第一反应就是往回跑,可这时浓雾中突然出现了两个黑影,快如闪电,王怡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失去了知觉。

    “后来呢?”

    “我醒来时,手脚被捆绑,眼睛被遮住,耳边隐约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似乎在讨论实验的事情。喊叫了几声,可没有人理我,最后实在是没力气了,只能默默的等待。又等了一会,我被带到了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安静的令人窒息,突然,我听到耳边响起某种生物的尖叫声,听起来像婴儿的啼哭,令人感到濒临死亡的恐惧。我乞求着,可根本没人理会,直到有冰冷的东西钻进我的嘴里,我彻底绝望。”

    王怡表情十分痛苦,看起来极不愿意回忆当时的感受。我忍不住插话道:“钻进你嘴里的到底是什么?寄生体吗?”

    “那东西坚硬无比,冰冰凉凉,两侧生有须爪百爪,胳膊粗细,好像巨型蜈蚣一般。不停的往喉咙里钻,我想将其咬断,谁知根本无济于事,而且越咬它钻的越快。那东西足足有一米长,全都钻了进去,感觉身体被掏空了。”

    “这个蜈蚣一样的东西,就是那血爪吗?”

    王怡皱了皱眉,“这是一种双脊椎线体,头尾各生有一个大脑,分别控制大脑和心脏,两侧的须爪连接主干神经中枢,中间生有一条可伸缩的长尾,尾部有巨嘴可以伤人。你看到的血爪,应该就是那可伸缩的长尾。”王怡说完,眼泪流了下来。

    我忍不住干呕了两声,光是听描述就够恶心的了,更何况钻进嘴里。我无法想象王怡承受的心理和身体上的痛苦,更无法想象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想安慰几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王怡接着说:“寄生体钻进我的身体之后,我逐渐迷失了自己,也失去了一些记忆,直到最近,我才想起来是你把我从黑岩岭里背了出来。”

    “我救你的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会不会我也被植入了寄生体,也失忆了?”我恨不得自己给自己来个全面解剖,找找有没有蜈蚣一样的怪物。

    王怡起身绕到我身后,耳朵贴在我的后背听了听,一脸的不解,“你的体内并没有其他活体存在。这就奇怪了,当时你还跟我父母解释事情的经过,怎么会一点都不记得了呢?”

    王怡体内被植入了变异体,导致她丧失部分记忆,而自己体内没有变异体,为什么会丧失记忆?难道自己的遭遇跟王怡不一样?

    我还有一些事情不能理解,赶忙问王怡:“当晚我看到你扶着棺材痛哭,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怡回答:“寄生体控制我的时候,我的意识像被关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可当我无比绝望的时候,寄生体的控制便会减弱。”

    “所以当你扶棺忏悔时,是有自主意识的?”

    王怡点了点头,“这几天,我逐渐明白,这怪物有简单思维和意识,它听从于某种命令,命令被下达时,寄生体才会控制我的行为。”

    “命令是谁下的?”

    “真正的凶手!”王怡狠道。

    “那当时你没有置我于死地,是为什么?”

    王怡皱了皱眉,“说出来令人奇怪,当血爪刺向你的心脏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应该是一个命令!”

    “什么命令?”

    王怡一字一顿道:“千万不能杀你!”

    ......

    屋子里陷入一片沉寂,王怡靠在墙上,一脸的绝望,而我则对事情的真相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为什么王怡接到的命令是不能杀我,到底是谁下的命令?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问。

    王怡抹了抹怎么也抹不干净的眼泪,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绝望道:“李老师,我不想去面对这一切...我有一个请求,请你杀了我!”王怡闭上眼睛,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我看着手里的匕首,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平时我连一只蚂蚁都不会随便碾死,更何况是杀人。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如果王怡存活在世界上,今后还会更多的人遭殃!可能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尸山案!可张力说过,尸山案不是第一次出现,也就是说,当今世上,还有其他像王怡这样深陷痛苦的无辜之人,杀了王怡并不能解决事情的根本。

    王怡见我没有动手的意思,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不杀我,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心里猛的一颤,手里一哆嗦,匕首落在了水泥地上,伴随着颤抖的金属声,一旁的王怡突然开始抽搐,好像犯羊癫疯一样。我赶紧用脚踩住匕首,金属声戛然而止,王怡才恢复了正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怡摇了摇头,除了惊慌害怕,似乎同样感到奇怪,“我也不知道,不过杀人之前,我也听到了这种声音。”

    “声音?命令?”我猛然意识到这种金属震动声,可能跟王怡身体里的寄生体所接受的指令有关。我有些兴奋,因为如果自己是对的,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就可能找到控制王怡体内寄生体方法。

    我将王怡扶了起来,“你别难过,毕竟这不是你的错。”

    “可我到底该怎么办!”王怡显得懊恼。

    “你想不想为你的父母报仇,为村子里的人报仇?”

    王怡一愣,“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事在人为,只要你相信我,我会帮你。”

    “你帮我?”王怡有些不相信。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想法并非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早在医院养伤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查明事情的真相,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王怡会主动来找我。

    王怡问:“李老师,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情跟黑岩岭有关,而当时是我救你出来的,所以,我觉得你出了事,我自己有责任,况且,我隐约觉得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王怡咬着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你要我怎么做?”

    “眼下最重要的是学会控制寄生虫!至少别被它控制,不要再去杀人!”

    王怡点了点头。

    “还有,关于黑岩岭里的事情,你还能不能想起别的,那一男一女,有什么特征”我知道王怡极不愿意回忆事发当天的事情,可为了查明真相,这些信息至关重要。

    王怡摇了摇头,“当时我被蒙着眼睛,不知道对方样貌,他们说话的声音似乎被处理过,很难识别。不过,我听到外面有流水声,有点像瀑布声!”

    “瀑布声!”我努力在脑海里搜索,自己活着这么大,从来没听过李家村里有什么瀑布!

    墙壁上的挂钟传来了十七个响声。王怡站了起来,严肃道:“李老师,时间很晚了,我要走了,很感谢您说的要帮我查明真相,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不过,这可能会很困难。”王怡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看到张力来找你,你千万不要相信他。”

    “为什么?”

    王怡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直觉吧!”

    “我要怎么跟你联络?”

    王怡皱了皱眉道:“我会找你的,不过,前提是在我能控制体内的寄生体。”说完快速的走向门口。

    “等一下,砍柴日的当天,你所在的分组老师是谁?”

    王怡愣了一下,停在门口足有两秒钟,随后推开房门,眨眼之间便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最后这个问题,也许是直觉,也许是随口问问,就连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