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钢铁圆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22本章字数:2544字

    韩宁放下手里的吃食,竖起了耳朵。我也准备打开话匣子,将王怡变异的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了张力临走时说前寨子尸山案要保密,便又开始犹豫。

    “怎么了,不方便说?”韩宁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老李,看来事情不光有趣,还很神秘啊!”

    我暗骂自己愚蠢,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韩宁当外人,“阿宁啊,有什么不好说的,咱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没什么避讳的,只是,我说的事情可能一般人没法接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将王怡变异前后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本以为韩宁会大吃一惊,可谁知他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早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我以为他没听明白,想再说一遍,可韩宁摆了摆手,接着讲了一番话,令我瞠目结舌。

    韩宁长出了一口气,严肃道:“老李,这种事情,我也见过!”

    我差点喊了出来,脑子里忽然想起张力曾经说过,尸山案在国内不止一次被发现,难不成韩宁也参与过这样的案子?我问韩宁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宁猛喝了几口酒,说起了自己当兵时的特殊经历。

    那一年,韩宁正在边防执行任务,有一天,部队突然接到了上级命令,要求全团几百人全副武装,带上足够的干粮喝水,整装待发,任何人不准问关于本次任务的任何问题,也不准私下讨论猜测任务的内容,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所有人不许佩戴指南针以及手表。全团几百人在团长的亲自带领下,连夜奔袭几十公里来到荒郊野外,地安营扎寨,等待上级的命令,可一直持续了几天时间,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

    团里流言四起,有人说要打仗了,有人说是阻击携带重武器的毒贩,甚至有人说是飞碟坠落,国家要进行回收,总而言之,人心惶惶。大家心急如焚之际,十几辆军用大卡车停在他们面前,这卡车跟平时的不一样,后面的车厢是全密封的,上面还有很多管线。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特殊制服的人,制服的样式、肩标都十分陌生,不过后背上明显有三个英文字母UNT。团长跟穿着UNT制服的军官交谈几句后,向对方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样看起来像一个新兵第一次见到了首长。团长要求所有人上车,车厢关闭的一刹那,车内立刻传来了刺鼻的气味,令人心神恍惚,韩宁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催眠气体,果不其然,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韩宁醒了过来,他试图起身,却发现身疼痛无比,不过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车厢里弥漫着浑浊的味道,所有人都在呼呼大睡,车厢下方不断传来阵阵有规律的敲击声,另外,韩宁发现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朝车厢后方移动,移动速度并没有明显的加快,以此判断,自己应该一直在向上坡行驶。

    韩宁没有轻举妄动,车厢里的催眠气体说明这次任务是绝对保密,特别是执行任务的地点,更是绝密中的绝密,因此,不排除车厢安装了监控和窃听设备。偷偷看了一眼藏在袖子内侧的手表,时间居然定格在下午三点二十六分,韩宁很奇怪,首先想到的是手表自然停止,可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临上车前偷偷的上了发条,这种手表是瑞士进口,最起码可以流畅运行二十四小时,除非自己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虽然很费解,不过当时的情况不容许他针对这件事进行调查,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等待。

    终于,卡车缓缓停了下来,紧接着,车内传入了一阵阵冰冷而又清新的空气,周围的战友们一个接着一个醒了过来。

    “你们到了什么地方?”我忍不住插话。

    韩宁摇了摇头,“不太清楚,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才令人奇怪。”韩宁说卡车停下来后,并没有立刻开门,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在准备什么,紧接着又是一阵寂静,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忽然,车身开始晃动,车外面响起巨大的雷声,接连不断持续了十几分钟,随后又听到了金属摩擦的声音,几分钟后才恢复平静,卡车车门也打开了。大家憋的时间太长,迫不及待的想跳下卡车,可一下车,几乎所有的人都摔了跟头,卡车的周围尽是浓浓的白雾,连自己的脚都看不到。

    队伍集合后,团长安排分发每人一根安全绳,将身边的战友连接起来,防止大家在浓雾中走散迷路。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就好像一条长长的蛇,韩宁则阴差阳错,排在了第一位。

    穿着UNT制服的军官从浓雾出现,递给韩宁一根带钩子的绳子,挂在韩宁腰间,不一会儿,绳子的另一端传来了一股巨大的牵引力,在这股牵引力的带动下,整个队伍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行进过程中,韩宁发现,浓雾里似乎有一个巨大的模糊黑影,有好几次,他想冲过去看个究竟,但无奈身后还有很多人,所以他没办法加快脚步。几个小时后,牵引力消失了,队伍停止了前进。韩宁低头一看,脚下竟是一个个大木箱。UNT制服士兵要求将这些箱子搬回卡车上,箱子很重,似乎装着金属一样的东西。

    我忍不住插话道:“我猜你一定没有老老实实搬东西回去。”

    韩宁无奈的笑了笑。

    如我猜测,他并没有老老实实的搬箱子走人,而是悄悄的解开了身上的安全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队伍,朝之前看到的模糊黑影走去。那黑影似乎距离很远,韩宁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看清,途中他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子血腥味,接着,他看到了极为骇人的一幕。

    “你看到了什么?”我小心问。

    韩宁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似乎极不愿意回忆当时的场景:“我看到了无数军人的尸体,被染红的大地,所有人都死于抓伤,主干血管都被划开,胸口有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马寡妇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诡异,我手里端着酒杯,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举起来。过了好半天我才问韩宁后来发生了什么。

    韩宁说当时他只想快点离开那里,可无奈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循着浓雾中的阴影继续走下去。时间过去绝对不止一小时,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好奇,同时又担心自己将会受到处分。正犹豫不定之际,周围的雾气逐渐变得稀薄,眼前的景象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当他伸手触及到面前的东西时,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

    韩宁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仿佛要说出一个惊天秘密似的,气氛顿时达到了一个高潮,就好像是一部侦探小说里的男主角即将说出了凶手的真正身份,我的好奇心被完全调动起来。

    “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巨大的圆环!”

    “圆环?”

    我问韩宁能不能说的详细些,韩宁点了点头,“第一眼看见那东西我无法想象,像是一道黑色的彩虹,拱在云层里,两端插进地面,原本我以为是一栋巨大的建筑,可后来想想,现代的技术根本做不出如此庞大的单体建筑,另外,我渐渐觉得,那应该是一个圆环,而且,是从天空下坠,插入地面的圆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