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章:鬼剥皮与化骨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2本章字数:3225字

    路上,卢医生简单问了一下我父亲的病,当我将老爸的病情告诉卢医生的时候,卢医生先是愕然,一手牵着骡子,一手捏着下巴,想了很久才问:“你们家,有没有精神病史?比如你爷爷他们那一代,和你父亲这一代,是否患过精神方面的疾病?”

    我想了想回答:“都没有!我爷爷他们有哥五个,大爷爷跟着国民党去打仗,半路受伤别人以为死了,就扔下不管。听说后来被河南那边的村民救了,就在那边娶了个媳妇。我爸结婚的时候,大爷爷他们家来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往来。四爷爷人很老实,一辈子都没成家,以前和我爷爷在地主家当帮工,前些年放牛跌进天坑死了。二爷爷和三爷爷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半路逃了,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至于我爸这代,单门独户就我爸一人……”

    听完我的讲述,卢医生叹气:“那些年月,能活下来就不错啦!”

    “对了,卢医生,你觉得,我父亲得的,会是什么病?”

    卢医生摇头:“说不好啊!鬼剥皮这事,我以前听说过。在福建那边,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和你年纪相当的小伙子,跟着别人去盗墓。后来发现坟墓里边,有一具活鲜鲜的女尸。小伙子长相丑陋,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看在眼里,痒在心里。等同伙都散去了,小伙子就折返墓穴,把那女尸背回家,同床共枕七日。不出半月,这小伙子就全身溃烂,皮肤一层接着一层往地上掉,而且还奇臭无比!三个月以后,这小伙子就死了。”

    “真的假的?我爸……才不会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我说。

    卢医生笑了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琢磨着,那小伙应该是中了尸毒。古人很聪明,尤其是苗疆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会用很多草药制造防腐剂。那玩意和福尔马林的效果差不多,不过,虽说是防腐剂,由于地区不同,防腐用的草药不同,里边的药性和毒性,还有保存的时间当然就不同。史书上还有记载,说秦始皇的坟墓里边,都是金银珠宝堆积成山川,水银汇聚成江河湖海,始皇帝的棺材就每天漂游在江河之上,游走在金银之间。虽然这只是史学家的描述,真实以否,尚须考证。但水银,是一种巨毒,这倒不假!”

    听到这里,我隐约听出卢医生的意思,大概说我父亲可能是中毒。

    “小的时候,我就听一些人说,我爸是中了蛊……”

    卢医生的目光刚好停留在我的背包上。

    “中蛊?这蛊说白了也是一种毒,加上思想上的控制。我年轻的时候在湘西一带行医,也经常听别人说起。有一些是巫医故弄玄虚,比如把木薯生吃中毒,说成是中了蛊术,之后再吹吹打打,手舞足蹈,用鸡蛋,用公鸡,折腾一番。再弄点草药给中毒的人吃了,就告诉他已经退蛊了。那病人吃了草药,肚子不痛了,舌头不麻了,真当自己中蛊了!”

    卢医生说到这,自觉得有趣,笑了笑又接着说:“那些年为了谋生,我也给别人驱虫退蛊。大兄弟,我现在就教你一个法子,哪天你皮肤瘙痒,夜不能寐,去医院诊不好的话,你就弄点鸢尾花的根,煎水喝了。两碗下去,必定会有所好转……”

    我一阵激动,忙问:“这个法子,可以治我老爸的病吗?”

    卢医生想了想:“不妨一试!不过,听你这么说,你老爸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骇然大惊,急得满头大汗:“那……怎么办?”

    “你包里的东西,是不是老铁头他们在汶川挖回来的?”卢医生突然问。

    我点头,将背包递给他:“是的,你帮我看看!”

    卢医生刚接过去,立马就递给了我:“这东西,你还是自己收好。以前师傅给过我一本书,上面有这玩意的记载。这玩意,是人类的一个禁区!”

    “人类的禁区?那……帮我治伤的老爷爷说这是太岁,太岁的王……”

    卢医生脸色苍白:“这可不是什么太岁王。太岁算什么!太岁顶多算是这玩意吐出来的口水。这东西没有名字,据说千年长成,五十年脱胎换骨。这种生物,连《山海经》里面都从未记录。恐怕……恐怕不属于远古时期的怪物……”

    “不是远古时期的,那……它到底是什么?能入药吗?”我焦急地问。

    卢医生眼睛发红,呆呆地站在山道上,好半天才回过神。

    “这……这绝对不是用来吃的!”他突然说,“大兄弟,现在就咱们俩。说得好听一点,你老哥我算是悬壶济世的活菩萨,这偏远地区的老百姓没人不喜欢老哥。说难听一点,老哥也只是一个江湖郎中,既然跟江湖两个字挂钩,那就好不到哪儿去!依老哥行走江湖的经验来看,老铁头大老远叫你来,只说让我带你进山,却不关心你的死活。加上他把这玩意给你,谎称是给你父亲治病,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玄机。当然,从我跟老铁头的关系来说,这些话我本不当讲。但老哥看你年纪轻轻,忠诚憨厚,还一表人才,实在不想你受到伤害。”

    骡子再次停下脚步,我和卢医生两人就一上一下相互凝视着。

    “那现在,我该怎么办?难道要一走了之?”我问。

    卢医生叹气:“回去?先不说这山里打劫的流氓地痞,老铁头既然找到了你,并且想方设法让你来,你又能跑到哪儿去?那人我很了解……”

    “要是他真有歹心,实在不行我就报警!”我愤怒地说。

    卢医生冷笑:“报警?大兄弟,你太天真了。这个社会很有趣,这黑白两道的事儿,不是你一句话就定得了的。老铁头他们胆敢跑到汶川去,你认为他们会怕警察?”

    “他到底是什么人?”一股恐惧感萦绕在我的心头。

    卢医生继续牵着骡子往前走:“是什么人,过几天你到了他那儿就知道了。你的事,我想管也管不了。等到了镇上,我先送你一些药,以防万一!”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一座小镇赫然出现在群山之间。

    小镇不大不小,差不多有几百上千户人家。

    卢医生的悬壶堂,就位于小镇中心小学的后边,一条老巷子里。

    巷子两边都是吊脚木屋,柱子已经发黑,少说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卢医生刚到,几个得了风湿的老人家就过来找他治病。我站在一边,一等就是两个小时。

    等病人都走了,卢医生才说:“这瓶风油精你拿好!”

    我摇了摇,用鼻子嗅了嗅,觉得很普通。

    卢医生却说:“这家伙是我在湘西带回来的,里面加了一些特制的药水。你拿了这个在身上,一旦蛊虫这类生物见了,立即就会现出原形。另外,蛇也怕这玩意!”

    我难以置信地将东西藏好。

    卢医生又将一个装维生素片的小白瓶子给我:“这个你也拿着,里面一共有十一粒药丸。我叫它五颜六色。一共五种颜色的药丸,有毒药,有解药。颜色比较浓的是毒药,原色比较浅的是解药。比如褐红色的是毒药,粉红色的是解药……”

    我倒出来放在手心里看了看,用手指捻起一粒水晶药物问:“这是解药还是毒药?”

    卢医生严肃地说:“这粒无色无味的药丸,叫六色化骨丹。”

    “六色化骨丹?做什么用的?”我好奇地问。

    卢医生说:“这药物你看上去像鱼肝油,实则里面的液体是一种毒蛇的毒液。这种毒蛇,若不是我亲自见到过,恐怕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九几年的时候,我游走在广西和贵州的边境上,认识一群搞建筑的石匠。当天那伙人用火药炸石头,炸死了一条手腕那么大的蛇。那蛇通体透明,不吃不喝躺在石头里。工人们见了觉得一定很好吃,当晚就想着改善一下伙食。白天我从他们工地上路过,他们还约我晚上八点钟过去。那天刚好有一位病人来找我,等我从屋里出来,已经八点半了。本想过去蹭饭吃,弄点蛇汤喝……”

    说到这里,卢医生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恐惧。

    “这人的命,都是天注定的。那天晚上要不是那个得了肺结核的病人,今天我哪里还会同你站在这儿聊天。哎!所以……你遇到我,也是一种命!”

    我隐约已经猜到那伙人的下场了!

    “等我过去,一锅蛇肉全没了,却见不到半个人影。我在屋里找了一圈,突发发现那只守工棚的狼狗正对着地上的几滩血水狂叫……人全都化成血水了!”

    我心想,什么样的巨毒,竟然能够把人连肉带骨头一起化成水。

    “不但肉和骨头能化,而且连毛发和衣服都同样化了。”卢医生说,“这事儿,刚开始我准备报官。但后来想想,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装作不知道。那会儿社会上的治安不好,冤假错案也很多。我听说当时,全国各地审犯人,都难免会有屈打成招的现象……”

    “这药丸你是怎么弄到的?那蛇不是已经被煮了吗?”我问。

    卢医生说:“其实天底下,相信这事儿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去世好几年了,这药丸正是他留给我的。走江湖,总要惹下一些麻烦。像师傅那样的老江湖,身上藏着毒药,也很正常。像这种毒药,一般都是留给自己的!”

    我心里一震,双腿发软,双手发抖,顿时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