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黑影、半夜爬进棺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2本章字数:3352字

    两人蹑手蹑脚进了灵棚,这次我认真观察灵棚内的环境,发现空间差不多有三十个平米左右,老王的棺材就停放在灵棚的正中间,稍微靠后一点。棺材下面撑着六个芭蕉树的树桩,一看就是有经验的道士弄来的。因为这芭蕉树放在棺材下有一定的防腐和去臭作用。

    我将电筒光打在棺材上,很快看出棺材是用铁轨上的枕木像箍木桶那样箍成。几块枕木的里边,还包裹着一层铁皮,明显是用来防止枕木之间的尸血遗漏。

    “梁哥,你看,那块铁皮……”小河南骇然大惊,指着棺材左侧。

    我用电筒照过去,发现棺材左侧的铁皮,明显撕开一块,而且被撕开的地方,还出现几条奇怪的抓痕。我慌忙往外面走,就在这时,灵棚里边突然狂风大作,我感觉手机奇烫,还来不起去关电筒,便闻到一股焦味。我回头去看,小河南的手机和我的同时灭了。

    两人见鬼似的往外撤退,刚走到灵棚门口,小河南被树枝绊住,一跟斗栽了下去。

    我伸手去拉小河南,不料小河南已经惊声尖叫着连滚带爬跑出去了。

    小河南刚跑出去,灵棚的入口突然发生坍塌,将我困在里面。我一阵乱抓乱扯,刚把门口的柏树枝拖开,就听小河南在外边远远地站着叫我:“梁哥!梁哥!”

    这家伙,早被吓尿。不过见我在里面不出来,他一个人也不敢下山去。

    “我没事……”刚说完没事两个字,回头一看,黑暗中便出现一个黑影。

    我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一个黑影正从棺材下面的几根芭蕉柱子之间往外爬。大小比普通的狼狗稍大一些。不过仔细去看,唯一与狼狗不同的是,那家伙明显能像猴子那样能够直立行走。

    我当时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想到小河南跟我说的林正英僵尸片,我立即将呼吸屏住。因为电影里都说,僵尸明显没有眼睛,只能猎物的呼吸去追捕猎物。

    小河南还在那边鬼喊鬼叫:“梁文宽!你在哪点?”

    我哪里敢吱声,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那黑影爬入棺材。

    就在这时,小河南突然大声喊:“铁叔,有鬼!长毛鬼……”

    铁叔?莫非老铁头他们来了?

    我一个箭步从灵棚里面跳出来,撒腿就跑。

    小河南见我出来,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我感觉挺别扭,马上甩开小河南的手,直奔山下去。

    刚跑出十几步,老铁头他们一行七八人就上来了。小河南紧跟在我的背后,见到老铁头就像见到了活菩萨,上去就紧紧将老铁头的腰抱住,带着哭腔说:“有鬼!长毛鬼!”

    方脑壳把小河南拖开,无奈地说:“叫你不要看那么多鬼片!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话?长毛鬼?我看你才是长毛鬼……在哪点?你倒是带大家去看看稀奇!”

    小河南指着身后的灵棚:“在……在王大伯的棺材里头……”

    这时,人群中安静地走出一个留着银灰色长发的老者。那人红光满面,只披着一件灰色的长大衣,里面连内衣都没穿,直接将光溜溜的肚皮露在外面。

    老铁头向我介绍:“这个就是灰先生,咱们刚才就是下山接他去了!”

    灰先生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没说话,手上拿着一根拂尘,就匆匆忙忙往灵棚那边走。

    大伙兴冲冲跟在灰先生的背后,尤其是小河南,显得很亢奋。

    这家伙,见到道士,就觉得待会儿会有好戏瞧。

    可是,让大家万万想不到的是,咱们人还没走到灵棚边上,灵棚突然火光冲天,噼里啪啦烧了起来。老铁头见了,大喊一声:“救火!”大家还没回过神,他已经冲上去了。

    接着,七八个汉子也冲了上去,捞起灵棚前面放置的铁锹开始铲土扑火。

    我看火势凶猛,一时半刻怕是灭不掉了,便坐在一边观看。

    小河南不知从哪儿掰了一棵小树过来,扔给我:“梁哥!你坐着干嘛?还不快点去帮忙?要是王大伯的尸体被烧了,铁叔一定会怪罪咱们。那尸体值一百万!”

    我吓了一跳,如果老王真是工伤,处理下来确实能赔一百万!

    跟着小河南去扑打一阵,火没扑灭,反而把我的眉毛烧没了。我实在受不了,被柏树枝熏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只好撤出火场,爬在前面的石头上喘气。

    火越烧越大,在扑打声中,我看老铁头被方脑壳和鬼蚂蚱两人拖了出来。

    老铁头老泪横流,激动万分:“是哪个龟儿子放的火?”

    刚说完,扭头就凶巴巴瞪着我和小河南。

    小河南还没开口,就被老铁头啪啪重重甩了两大嘴巴子,打得鼻血都出来了。

    “你个龟儿子!喊你来守灵,你狗日的放火做啥子?”

    我看不下去,便替小河南说话:“铁叔,不怪小河南……是刚才,刚才起风了。风把灵棚吹塌了,里面有火盆。柏树枝是易燃品……所以,就烧起来了!”

    老铁头瞪了我一眼,并没责骂我,只是凶狠狠说:“起风了?啷个会起风?”

    那个胖道士过来,摸出把扇子就坐在石头上优哉游哉扇着。

    刚才因为参与救火,这灰先生也被熏了一脸的黑灰,此刻看上去就像个叫花子一样。

    方脑壳看着灰先生,想笑又笑不出来:“灰……灰先生,依你看,真是长毛鬼搞得?这老王原本就死得邪门,现在尸体又莫名其妙被烧了……”

    灰先生站起来就往山下走:“烧了也好!烧了也好!”

    鬼蚂蚱问:“现在,这儿啷个办?”

    灰先生停下脚步,扭头看了一眼老王的灵棚,冷冷说:“留几个人在这,等火灭了,看看现场,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我在老地方等大家!”

    灰先生说着,头也不回走了。鬼蚂蚱看了看,也跟着往下走。

    鬼蚂蚱走了,二流子也跟着走。

    最后,只剩下我和老铁头,还有方脑壳三人在火场。至于小河南,被老铁头扇了那两个耳光,自觉得委屈,早已在灰先生之前下了山。

    三人什么都不说,就站在一旁等着柏树枝烧尽。

    约莫半个小时后,山岗的夜风越来越大,火势也越来越旺。

    一个小时后,火势开始减小。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灵棚的柏树枝已经全部被烧成灰烬。

    老铁头捞起一把活树枝,噗噗在红彤彤的火堆里打出一条路。

    我和方脑壳跟着老铁头走进去,发现棺材的枕木已被烧散开来,散落一地,里边箍着遗体的铁皮也被烧得通红。我心想,里面的遗体怕是要变烤乳猪了。

    方脑壳用手中的棍棒去戳铁皮,我感觉自己的心正在扑通扑通直跳。

    等方脑壳将铁皮戳开的时候,老铁头竟然“咦!”了一声。

    我瞪眼一看,发现铁皮里面空空如也!

    没有尸体!别说烧焦的尸体,就连骨灰都没有!里面的尸体去哪儿了?

    就在方脑壳和老铁头骇然大惊的同时,我却发现了问题所在。

    “在那儿……”我用手指着铁皮下面的芭蕉树。

    原本每根都高达半米的芭蕉树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全部向内倾倒,最终靠在了一起。而芭蕉树的下面,则留出一个帐篷似的空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王的尸体,一定掉进了芭蕉树的树桩里。

    我们都知道,芭蕉树里面有着丰厚的含水量,在一些热带地区,还有人经常用刀片将香蕉树划开,喝里面的水。这芭蕉和香蕉同属一个植物科,理应如此!

    既然是这样,那么,无论火势多大,老王的尸体应该不会被烧成灰烬。

    老铁头欣喜若狂,顾不得滚烫的芭蕉树,扑上去用手两下将芭蕉树的树桩搬到一边。

    树桩之下,果然躺着一具冒着白烟的尸体。

    那白烟,不是别的,正是芭蕉树滴下去的水蒸气!

    “谢天谢地!”老铁头一把将老王的尸体搂起来,抱在了怀里。

    这一幕,看得我和方脑壳目瞪口呆。

    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样子,这老铁头,的确是一个愿意为金钱去卖命的人。

    原本是个喜庆的结局,可我却开心不起来。

    一方面因为我父亲的事还没着落,另一方面,还因为想不明白,铁皮里面的尸体,怎么会跑到芭蕉树下边去。要是小河南在现场的话,他又要鬼哭狼嚎,说是诈尸了。

    可是,若不是诈尸,那又会是什么?

    一具尸体,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从紧箍着的铁皮里边掉出来的。

    这时,我自然想到那个黑影,想到电筒光照射下被撕裂的铁皮,还有那些莫名的抓痕。

    “方大叔,铁叔,刚才我和小河南,的确看到一个黑影!”我嗫嚅说。

    老铁头还处于劫后的欣喜状态,痴痴呆呆的。

    对于一个铁路工人来说,一百万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方脑壳本是个理智的人,这时候自然感觉到狐疑。听到我的话,立即问:“什么样的黑影?像人还是像动物?你们在哪点看到它的?”

    我指了指铁皮棺材:“就在那儿,那儿还有,还有他的抓痕!”

    听到抓痕,老铁头突然站起来,眼睛直勾勾盯着老王的胸部。

    我摸出手机,感觉没刚才那么烫了,便将电筒功能再次打开。

    在电筒光的照射下,老王胸部竟然出现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不仅是胸部,在老王的脖子上,还有几个小洞,而且小洞所处的位置,正是血管所在的地方。这一幕,的确让大家觉得毛骨悚然。

    老铁头接过我手中的电筒,蹲下身子,用手扒开老王的衣服。

    还没看清眼前的景象,我已经被吓得连退三步。

    方脑壳则站在老铁头的身边,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老……老哥,老王,老王的……的内脏呢?是……是什么东西,干……干的?”

    老铁头显然受惊不小,瘫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