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龙尸第一目击者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2本章字数:3088字

    等我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一点认识以后,灰先生就告诉大家,他之所以对老王尸体被烧这事儿无比淡定,那是因为,自从帮老王搭建灵棚开始,他就感觉身后像是跟了一个东西。这玩意绝对不是鬼魂,而是一种不明生物。也就是说,从老王在隧道出事的那一刻起,那只不明生物就已经盯上老王的肉体了。老铁头听了,直点头:“难怪……”

    灰先生微笑:“刚才,铁兄是否认为,灵棚被烧,与我谢某人有关?”

    老铁头并不否认:“先生爱财如命,和我孙铁军是一路货色。若是单位上赔偿的那一百万到手,先生自然是要分一羹去的。可是今晚,先生的内心却无比平静!”

    “人要往高处看,铁兄弟,你发个话吧!今晚谁走谁留,留个名单。咱们准备好了就行动。别被汶川那伙冒牌军人给抢了先机。那些家伙,凭着手里有些高科技,龙尸这事儿,我看他们是无孔不入。好在这事儿,他们还没有想到这位小兄弟身上去!”

    灰先生说完,看了看我。老铁头问:“我这梁侄,真那么重要?”

    灰先生贪婪地瞅着我:“他哥梁文武现在跟着陕北的狼王混,一时半刻,半头司令还拿他没法。现在半头司令的目光,正盯着你梁有鱼的肉体不放。真是有趣的很!这几天,连南海那边的人都过来了。我知道的就有南海七兄弟,这伙人曾经是群海盗。”

    老铁头听了异常激动,忙问:“这买卖……真有那么大吗?”

    “当然!若是小买卖,如何惊动得了赖老板?”

    鬼蚂蚱歪着脑袋,老铁头和灰先生的对话,他压根儿半句都听不进去。倒是方脑壳听出了一些东西,接过话说:“哪个赖老板?是不是逃到海外去的那个赖昌星?”

    灰先生摇了摇扇子:“非也!这个赖老板没有名字,在海岛一带,别人都叫他赖老板,也是靠走私发家,目前在海岛、三亚一带,有些产业。这人据说已经洗手很多年了,就连他手下的南海七兄弟,这七个家伙,也都有自己的产业,本不该出现……”

    老铁头转身,从大家的面前挨个走过。

    “刚才先生的话,大家都已经听到了。兄弟们这些年在铁路上干,别的本事没有,这穿山挖洞的本事,相信就连小河南,都是专家。你们愿不愿跟着我走?愿意的,都来留个名字,就这两天,我帮你们办理离职手续。不愿走的,灰先生在来之前,已经承诺过,一人给你们两万块钱,算是封口费。这事儿,以后不要向人提起就是!”

    大伙你看我我看你,这时忽听二流子说:“柱子回来了……”

    大伙往山洞门口看过去,只见一个汉子背着背包进来,像是刚探亲回来的。

    “柱子……柱子……”大伙纷纷嚷道,都让出一条路。

    柱子进来,头上裹着个黑色头帕,款式和我遇到的荀儿他们差不多,应该是少数民族。

    柱子走到老铁头面前,一开口就说:“我去!”

    这句话让方脑壳和鬼蚂蚱都感到意外。

    鬼蚂蚱走过来,瞪着柱子,压制着怒气问:“你他妈脑袋被驴踢了?老王尸骨未寒你就跑回家去了,老王的尸体刚被怪物吃了,烧了,你就回来了。你明知老王是被怪物给害的,你还敢跟老铁头还有这个道士去挖坟盗墓?你不想活了?”

    灰先生对鬼蚂蚱的话感到十分反感,清了清嗓门说:“我谢某人做生意,历来讲究公平合理自愿。这个兄弟要是不愿意去,退出就是了,莫左右他人!”

    鬼蚂蚱没好气地盯着灰先生,气冲冲说:“我鬼蚂蚱就他妈是个粗人,学不来你们文绉绉这套。我讲话直,也不怕得罪你。这些兄弟都是跟着我和方脑壳出来的,当大哥的,总他妈不能看着自个儿的兄弟去送死。方脑壳驴日的你倒是出来说句话!”

    方脑壳依然是不喜不怒的表情,时不时面带微笑。

    “老鬼,你就不要说那么多了。你讲的都是大实话,兄弟们也都晓得。明白了不就成了?你有这个心,对得起大家就好。说多了,得罪了外人,不大好的。再说,兄弟们也都不是草包。要去干啥子,总有自己的想法。愿意去的大哥二哥都不要多说,不愿意去的,跟着你走。”

    鬼蚂蚱急得直跺脚:“那你直接说你去还是不去?”

    方脑壳举起手:“我去!啷个不去?”

    鬼蚂蚱气得青筋暴露:“为啥去?”

    方脑壳故意合抱两手,把头歪在一边:“没得理由,就是想去!”

    鬼蚂蚱看了看大家,嚷着说:“疯了!你们都疯了!”

    方脑壳见鬼蚂蚱要走,一把将他拉着:“你冷静点好不好嘛?下来我再跟你说。对了,灰先生,铁头老哥,你们的事我方脑壳大力支持,不过我要表个态。这杀人放火,挖坟掘墓的事儿,我不干。你们的买卖,要是不需要杀人,不需要挖坟掘墓,你喊我就是了!”

    老铁头看了看灰先生,让灰先生也表个态。

    “好说好说!我这就让你吃个定心丸。这次的买卖,一不需要杀人,二不需要放火。更不是要大家去做盗墓贼。咱们就是去寻找一具龙尸,这个我貌似已经说过了。”

    鬼蚂蚱问:“你倒是说,到哪点去寻找?兄弟们好有个心理准备!”

    灰先生摊手:“我要是知道去哪里寻找,这龙尸就不值钱了。陕北狼王,南海鬼鲛,这些名号,不晓得大家听说过没有。陕北狼王靠盗墓发财,南海鬼鲛,则是一个比索马里海盗都要恐怖一万倍的海贼王。现在还加上一个黑白两道都混的赖老板……我说大兄弟,你是不是认为这些人都是吃素的?你问一下你们的铁头老哥,这都是些什么人!”

    “我管他什么鸟人!那你说,干完这票,你给兄弟们多少钱?”鬼蚂蚱问。

    灰先生笑:“龙尸这事儿,恐怕不是钱的事情了。”

    老铁头接着说:“咱们关起门来都是一家子兄弟,我孙铁军就不多说了。这样子,龙尸到手,每人先发五十万。后面的,多得多分,少得少分!刚才先生的意思,不晓得你们都听明白了没得?龙尸这事儿,很邪门!很有可能,连官方都在寻找。所以只要龙尸到手,说不定除了钱,还能混个一官半职。这些,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有……有这么好?俺去!俺一定要去!”小河南高高将手举起。

    “对了,灰先生,铁叔,俺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看着小河南,不知这时候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灰先生笑了笑:“你说,公平公正自愿合理!”

    “可不可以……一个人发一个妞?俺都还没玩过女人呢!”小河南红着脸说。

    大伙一阵哄笑。老铁头说:“有钱了,啥样的女人不可以玩?”

    灰先生环顾一圈:“我看大家都没意见了,先回去好好休息。辞职的事,前几天铁兄已经在为大家着手操办了,从明天开始,你们都不用再干苦力。今天是你们王老哥的头七,我已经叫人开车来接大家了。待会儿,咱们一车坐到白川河的县城,吃喝玩乐随便。有想找女人的,尽管提要求,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洗浴中心全都有!人多还可以打折!”

    二流子等人一阵欢呼,感觉就像过大年一样开心。

    “那我的事……铁头叔……我父亲的事情,咋办?”我忍不住问。

    大伙都静下心来。灰先生摸了摸我的肩膀:“小兄弟,你莫不是还没听明白?南海七兄弟为啥要去白化自治州?半头司令为啥也会出现在你们明隆县?那是因为你父亲必死无疑!这世界上,谁都治不好你老爹的病!我们让你来,只是想让你知道真相!”

    “那我父亲……到底是被谁害的?”我感到一阵心痛。

    老铁头也出来安慰我:“我说梁侄啊!关于龙尸事件,你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吗?二十多年前,明隆县雷公山突然遭遇雷暴,一具龙尸从一片藻泽地腾空而起,结果,还没飞入云层,便被数条闪电击中,最终在藻泽地倒闭。后来,军方的人知道了,火速介入,将那具龙尸用巨型军车运走了。这事儿,你父亲是第一个目击者,第二个目击者,就是拍下这张照片的人!”

    “真……真有这事?我父亲……他不是瞎说的么?”我瞠目结舌。

    灰先生显得很激动:“你听说过就好!你父亲没有疯!所有人都说他是疯子,可是,这张照片出现之后,很多人都不认为你父亲是疯子了。但照片出现的时候,你父亲真疯了。不但疯了,而且还病得十分严重。这些年黑白两道的人都想证实龙尸事件的真实性,所以,都在想办法拯救你父亲,但最终都是徒劳而返。到底是谁害了你父亲,我也很想知道……”

    原来如此!难怪上次我回家探亲,经常会看到一些陌生人往我们家跑!

    我知道,揭开龙尸事件的真相,将是解救我父亲的唯一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