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致命蛊惑,妖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3本章字数:3329字

    那位档案管理员大叔告诉我们,由于历史问题,那会儿台湾老蒋天天想着反攻大陆,自然少不了一些活跃在内陆的特务。这些人潜伏在国内各个角落,几乎达到不择手段,无孔不入的地步。只要哪儿有点风吹草动,这伙人都会伺机出动,进行煽风点火。

    “炮轰金门的事,你们都晓得!后来局势稳定了,那伙人基本上也就安静了。这份报纸,就是三线建设时期,那伙人利用白川河这边,一些老百姓被一种生物莫名咬死所造的谣。据我所知,当年白川河的确出现过一些不明生物。但并不是什么食尸鬼。这传单上把它形容得如此恐怖,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想让咱们内陆的老百姓产生恐慌……”

    我仔细将旧报纸上的内容看完,发现上面的描述十分怪异,也十分离谱。

    由于是繁体字,有些地方我看得不大明白,只大体知道上面说的食尸鬼,除了像人非人,像狗非狗之外,同样和阿拉伯传说中的食尸鬼有着同样的特征,那就是会变身成人类,对人类进行诱惑。尤其是夏天,白川河一带玉米成林的时候,食尸鬼会变作一种名叫“老变婆”的东西,外表看上去和人类的老婆婆一模一样,唯独多了根尾巴。

    “关于老变婆这事儿,不仅是咱们白川河,整个云贵高原,都有过关于它的传说。喜欢吃柿子,专门诱骗小孩,将小孩杀死后,会咬下小孩的脚拇指和手拇指,放在口袋里当花生吃。当初有农民在地里捡到这些报纸,送来给我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台湾那边的报纸胡编乱造。仔细看,才发现有点儿意思。你们看这里,上面明显说,这食尸鬼,不仅会变成老婆婆,而且还长着镰刀那样锋利的爪子,喜食人类的内脏,尤其是心和肝……”

    看到这儿,方脑壳像是想起了什么,便说:“是不是挖心肝哩?”

    大叔点头:“没错儿!白川河的确出现过挖心肝的……”

    这两人相互凝视,像是有着某段共同的恐怖经历。

    之后,在从档案局回来的路上,方脑壳才告诉我,在云贵高原,的确出现过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其中就有关于挖心肝的传说。就包括现在,在某些村庄,夏季农作物茂盛的时候,做父母的,都还经常对自己的小孩说,不准出去,外面有挖心肝的。

    这些东西,我倒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因此觉得特别惊疑。

    “方叔,老变婆和挖心肝的,会是食尸鬼吗?”我问。

    方脑壳嗯了一声:“说不好就是啊!”

    的确,由于一些历史问题,档案局尘封的那几份旧报纸不足为信,但许多事儿不会是空穴来风,话说无风不起浪,一定是有过类似的遭遇,别人才会煽风点火。

    没有火星,没有燃火的东西,这煽风点火,怎么会管用?

    想到这儿,我既兴奋又难过。

    兴奋的是,如果食尸鬼被证明的确存在,而且不是鬼魂,就是一种不明生物的话。那么,龙这种神话传说当中的神灵,必然就有了存在的前提。

    如果龙被证实存在,那么,我父亲的事,就一定跟龙尸脱不了关系。

    不管是人为的下毒,还是遭遇龙尸的尸毒,相信真相,永远就只有一个。

    看来,这次到白川河,的确不虚此行。

    “方叔,你说,我们要不要把档案局里找到的这些线索,告诉铁头叔他们?”我问方脑壳。与方脑壳的相处尽管短暂,但凭自觉,我认为这人靠谱。

    其实除了方脑壳和鬼蚂蚱,谁还靠谱呢?

    方脑壳回答说:“这事儿,你自己决定吧!方叔说了,带你去档案局,纯粹是为了帮你。黑玫儿有什么重要的任务,老铁头他们怎么做,跟我没得关系!”

    我默默颔首,方脑壳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县城溜达,吃喝玩乐,等老铁头他们的通知。

    这一等,就是两天。

    两天后,一大清早,老铁头他们就匆匆忙忙来酒店叫我。

    我刚下去,老铁头一把抓住我的手问:“梁侄,这几天,有没有人来找你?”

    我看老铁头神情慌张,便问:“没啊!铁叔,这是咋了?”

    老铁头眉开眼笑:“没就好!没就好!昨晚你叔我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你被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接走了。那人浑身雪白,是个男的,连头发都是白的……当时我就在想,会不会是半头司令的人,发现咱们的行踪了。你不晓得,那伙人心狠手辣!”

    灰先生上来,平静地说:“若有所思,夜有所梦。半头司令一时半刻还想不到梁侄身上去。这会儿,说不定还在挖怪兽呢。对了,食尸鬼的事,查得如何了?”

    我说:“没什么进展。网上倒是说,食尸鬼是阿拉伯沙漠里的一种怪兽。”

    “沙漠里?那挖老王心脏的,真是阴狗了?”灰先生捏着下巴沉思。

    我大惊,立即问:“啥?啥叫阴狗?”

    灰先生不以为然说:“我也是随便说说而已,以前跟着师傅,倒是听他身边的一些法师说起,这动物和人类一样,死了有的往生,有的涅槃,还有的堕入地狱,少数就成了孤魂野鬼。他们说的阴狗,其实就是一些怨气非常重的犬灵,游走在人间与地狱。”

    “什么阴狗?我看根本没有!那天晚上,肯定是上头花钱请了会法术的人,在老王的尸体上动了手脚。所以……所以老王的灵棚才会突然起火,内脏才会被掏空。哼!这不明摆着吗?明知老王的事儿,就这几天处理,在这关键头上,给我来这招!”

    见老铁头愤愤不平,灰先生深深叹了口气。

    “哎!铁兄弟啊铁兄弟!你还是没有放下小家子气。这铁路局也不差那几个钱,怎么可能花钱请人来毁尸?那天晚上,小河南和梁侄儿,不是看见东西了?”

    我点头:“那晚,我的确看到一个像狼狗的黑影!”

    方脑壳问:“你们过去,在灵棚那儿,有没有什么发现?老王都入土为安了么?”

    老铁头回答:“已经埋了!灵棚那儿,发现一些铁链拖地的痕迹。铁皮上的抓痕,像是某种动物所为。地上的拖痕,先生说是狗脖子上的铁链!”

    旁边站在一边的小河南说:“先生叫俺们准备好,去抓阴狗……”

    我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那阴狗,能抓么?”

    灰先生说:“黑玫儿让咱们去抓,那肯定是能抓到。我猜测,这白川河的食尸鬼,应该就是阴狗。阴狗就是食尸鬼。咱们一定能够完成任务!”

    “可……我听说,食尸鬼,会变成人,会诱惑人!”我说。

    鬼蚂蚱哈哈大笑:“莫非,是个狐狸精?”

    我沉默着不再多说。有些东西,方脑壳已经暗示,不要过多干涉老铁头他们的事。干涉多了,会适得其反。而我现在,却多了一个疑问:黑玫儿为什么要下达这样一个任务?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考验一下大家的能力吗?黑洁明抓食尸鬼干什么?他对食尸鬼究竟了解多少?从档案局的那几份旧报纸,还有那位管理员大叔的口中,我已得知,食尸鬼绝不简单!

    也许,黑洁明的想法和我一样,只是想借助食尸鬼去证明龙的存在。

    这就好比现在的天文学家一样,在无法知道宇宙究竟有多大,太阳究竟有多大的情况下,就利用一些理论上的数据,从侧面去推测或证明!

    总之,这既是最有效,也是最无奈的做法。

    我不是什么哲学家,也不是什么天文学家,我只想尽快知道真相而已!

    所以我当务之急就是和老铁头他们一同去抓阴狗。

    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方脑壳已经问过我,是不是真的不想回家见我父亲最后一面。其实我想回答他的是,我想,我非常想。但我父亲现在的模样,我如何敢去面对?

    曾经让我坐在他脖子上看星星的男人,目前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而且,还是一具被剥了皮的尸体!

    见了,除了每晚做噩梦,还能怎样?

    与其懦弱地流泪,还不如愤怒去战。无论如何,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我只想要一个真相而已。

    对于某些人来说,为了一个真相,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

    我的想法,方脑壳自然理解。

    不仅是方脑壳,就连老铁头和灰先生,还有黑洁明都非常理解。

    要不然,他们又怎么会让我来到这里?

    跟着老铁头他们穿过几条街,在一个烈士公园的树荫下,我发现那儿停了一辆小巴士。灰先生最先上去,接着是老铁头。我上去之后,发现柱子正抱着方向盘笑呵呵看着大家。

    修铁路的时候,柱子是开挖机的。

    现在,他成了大伙的司机。

    有些人就是这样,一旦找回自己的职业,同时也就找回了自己的灵魂。

    柱子已经从老王的阴影中活了过来。

    可我呢?

    “柱子,俺看着你,挺拉风呢!”小河南从我背后挤上来。

    二流子问:“铁头叔,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呢?”

    “去杨家村!”老铁头回答。

    “去那儿干啥?”小河南问。

    灰先生说:“那儿,有阴狗的行踪!”

    听到阴狗,一群人都不说话了。

    我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那三兄弟,小声问方脑壳:“方叔,这三?”

    方脑壳将我拉到最后排的座位上。

    “他们是聋哑人!所以……”

    “聋哑人?聋哑人也能打隧道?”

    “呵呵!他们不是一般的聋哑人!这哥仨,感觉特别灵敏。就拿512大地震来说,头几天,这哥仨就感觉到了,老是指手画脚,说隧道里不安全,会塌方!”

    “后来呢?”

    “后来啊!汶川震了,鬼打岭的震感很强,隧道里真塌下十几吨石头!”

    说到这,我不由得往那三人看去。

    心想真是高手在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