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另类血尸、琥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3本章字数:3471字

    老铁头拿着手电正准备过去,却被小老头一把拉住。小老头指着龙潭边上的淤泥说:“大兄弟,这可去不得。那淤泥若是陷进去的话,几个人都拔不出来!”

    老铁头用手电照了照龙潭边上,心有余悸地问:“你说的尸体在哪点?”

    小老头指着洞厅顶部:“就在那个钟乳石背后,看到了吗?”

    大伙抬头去看,只见一个巨大的钟乳石,像头骆驼那样挂在洞厅。

    灰先生四处打量,带着大伙往岩壁脚边走去,他用手摸了摸潮湿光滑的岩壁,又打量周围的环境。最后,灰先生选择一根大腿般粗细的石笋作为挂绳索的地方,让那三兄弟帮忙先将绳索一头的铁钩扔上去。那三兄弟依次站出来,一连扔了几下,成功完成任务。

    老铁头用手扯了扯,感觉牢固了,便转身叫小老头先带路。

    小老头将绳索往自己的腰间缠绕几下,两手抓住绳索,很快就像只壁虎那样爬上去了。

    “再扔一根绳子上来!”爬上去后,小老头站在一个石墩上挥手。

    方脑壳抓起一个铁钩,“嗖!”一下甩了上去,小老头反手一捞,一把将绳索抓住。他转过身,自己掏出一把袖珍电筒,四处照了照,很快找到另外一个可以挂绳索的地方。将铁爪扔过去挂好之后,小老头怕大家不放心,还特此顺着绳索滑下来,演示一番。

    “大家放心,没得问题!”小老头用手扯了扯绳子说。

    大伙见他来去自如,心里哪甘示弱!立马就争前恐后顺着绳索往洞厅的顶部攀爬。

    这群人中,就我笨手笨脚,搞了半天都还不知道怎么系绳子。

    那三兄弟的老大见了,默默地伸手过来,在后边帮我将腰间的扣子挂好。有这三兄弟在一边护着,我废了九牛二虎在,总算和小河南他们一同到了洞顶。站在上面往下看,先前见到有白鱼的那个龙潭显得无比幽深,绿莹莹的,看上去就像一个月牙形状。

    小老头喘着气问大伙:“都上来了不?没有受伤吧?”

    方脑壳同样在喘气:“老大哥,你手脚灵活得很,比小伙子都还麻利!”

    “过奖过奖!平常没事就在山里钻来爬去……”

    大伙坐在上面的石台上休息片刻,在小老头的带领下继续前进。

    这次,我稍微走了走神,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现周围静悄悄的,只听得见滴水的回音声。“嘀嗒!嘀嗒!”一声接着一声,空旷而悠远。正琢磨着,大伙为啥突然不说话了,抬头去看,这才得知,原本坐在钟乳石前面的小老头,就在大伙眨眼的功夫,便没了人影。

    灰先生用电筒往钟乳石那儿照过去,大伙同时看到一条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缝隙。

    很明显,小老头就是从那缝隙之中钻进去的。

    可是,等大伙小心翼翼从石台挪过去之后,却发现那个缝隙水平进去只有两米深,最里边明显是一道竖立的岩壁,并无去路。就在大伙惊叹时,小老头的脑袋却在缝隙上方倒挂下来:“进来吧!这里面可宽敞着呢!怎么样?这地方,够隐秘的吧?”

    小老头的口吻显得有点得意,正为自己的探索发现感到自豪。

    我回头看了看绳索下端,从大伙猫着身子休息的地方,到龙潭边上,至少有十二三米的高度。加上这块垂直的钟乳石,还有那个延生进去两米突然间出现的岩壁……的确,如果没有小老头带路的话,别说咱们现在这八九个人,哪怕再叫一百人过来,举着火把在这洞穴里寻找三天三夜,都不见得会有人能将这第四层洞穴找到……

    “你们听,这是啥子声音?”一直没吭声的柱子突然问。

    大伙停下前进的脚步,洞穴里边断断续续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声。

    见大伙没行动,里面的小老头歪着耳朵听了听,大声说道:“是蝙蝠!大家不要惹它就没事。这洞穴里边,有时候会出现吸血蝙蝠。见不得鲜血……”

    听到吸血蝙蝠,大伙哪里还敢吭声。

    灰先生先爬进去之后,好半天才将头倒挂下来朝大伙挥手。

    这下,大伙就像蚂蚁赶集一样,排成一条直线,一个跟着一个往里边爬了上去。

    到了里边,我揉了揉被岩石磨破的手肘,突然被里面的景象震住。

    几乎所有人都在拿着手中的探照灯四处摇晃。

    方脑壳说:“别浪费电量,文宽,小河南,还有柱子,你们三个先把自己手里的电筒关了。待会儿,等铁头老哥和灰先生他们的电量不够时再用!”

    的确,对任何一个洞穴探险者来说,灯光永远都象征着希望。

    然而,当大家把手里的电筒熄灭时,神奇一幕的突然出现了。大伙发现,洞内的景象不但没有因为电筒光的相继熄灭而变暗,反而因为光源的消失,慢慢变得明朗起来。

    大伙一个个呆若木鸡,都不知道这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老头笑:“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表情就和你们现在一样。这不是普通的石英,而是一种纯度非常高的萤石。这东西,随便敲一块出去,用工具打磨成圆球,就可以当夜明珠出售。刚才说我谋财害命的那位大兄弟,你说我要是为了钱,咋不敲这些东西出去卖?”

    老铁头用手摸着一块晶莹剔透的萤石,赞不绝口:“这可都是宝贝!”

    小老头冷笑:“呵呵,宝贝!你再来这里看看!”

    老铁头听了,兴冲冲跟着小老头往里边走。没想到刚进去两分钟不到,就听老铁头一声惊呼。大伙以为老铁头出事了,立马疯狂朝那边跑去。

    刚赶过去,几乎所有人都像被雷击了一样,站在那儿呆若木鸡,一动不动。

    原来,就在几棵耸立着的萤石石柱之间,竟然盘腿坐着许多活生生的菩萨。

    这菩萨,当然是死的,而且多数都是用石膏做成的。

    但咱们眼前坐着的这几尊菩萨,却并非石膏做成,而是活灵活现的肉身。也就是说,咱们突然在一个未知洞穴,见到了传闻中的肉身菩萨。什么叫肉身菩萨?这肉身菩萨,一般都是得道高僧圆寂之后,因肉身不腐,且盘腿坐化,所以被庙里的僧人涂上金粉供奉起来。

    迄今为止,这肉身菩萨的成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僧人绝食修炼。

    也有人说,是僧人长期服用一种含有朱砂的金丹。

    总之,这肉身菩萨,虽罕见,但国内一些古刹里边,依然不难看到。

    可咱们眼前这些肉身菩萨,都是哪儿来的呢?

    小老头不慌不忙坐下来,招呼大家找地方坐下。他说:“还有更神奇的东西在后面。大家先休息好!不然待会儿我怕你们心脏承受不起!”

    小河南躲在我的背后,问:“梁哥,这个,不会是僵尸吧?”

    我瞪了他一眼:“别瞎说,这些高僧都是好人……”

    小老头听见了,捏着下巴点头。

    “好人不在世,祸害遗千年!我刚来的时候就听说,杨家村有一座大庙,规模相当,就在虎头山的颈部。等我跑上来看,除了一个盆地,啥子东西都没有!后来住了一阵子,才听杨家的杨老爷子说,大庙的确有,都是破四旧的时候,给毁掉的……”

    “破四旧,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问。

    老铁头回答:“应该在66年吧?三线建设是在64年。这里边,莫非有什么联系?”

    小老头说:“有联系!这庙听说就是为了支持三线建设所以才拆除的!”

    这话我倒是相信,尤其在大跃进的时候,许多房屋都被拆去炼钢了。

    因为那会儿人们住的都是木房子。

    我心想,庙里的东西被强拆,可想而知当时的僧人有多心痛。当小老头说到这里时,我的脑海里面立即浮现出悲惨的一幕幕:一边是雷厉风行的拆迁队伍,他们持着枪,喊着口号。一边是庙里慈悲为怀的僧人,抱着木鱼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心灵净土被践踏。

    无可厚非,对于文化界来说,那无非是一场浩劫。

    也许在别的地方,这些无家可归的僧人忍气吞声,跑到深山老林没被人们发现的地方,继续修建寺庙,继续修行。也许还有一些僧侣,在遭受凌辱后蓄发还俗……

    但虎头山大庙的僧人,却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那就是绝食坐化。

    他们于某日午后,相约来到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就在我的思绪飘飞的时候,忽听小老头叹着气说:“自从发现这些师傅的肉身以后,每到逢年过节,我总会带上香火纸钱,一个人到这儿来静静做一阵子!”

    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变得凝重。

    灰先生问:“你带我们,就是为了看这个?”

    小老头揉了揉眼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们绝非一般的铁路工人,从你们的眼神当中,我已经看出一些问题。不过嘛!人各有志,你们的事跟我无关,我也不会碍着你们的事。这几位师傅你们可以视而不见,但这个……”

    小老头话还没有说完,眼神却在直勾勾看着一个巨大的钟乳石。

    那是一个普通的钟乳石,并非刚才所见那种闪闪发光的萤石。

    灰先生走过去,仔细看了又看,并没发现什么问题。就在大伙疑惑不解的时候,小老头用手中的袖珍电筒,朝着钟乳石上,一个蛋黄般大小的石孔里照进去。

    大伙都凑过去,第一个睁大眼睛往里边瞧的是自然是童心未泯的小河南。

    才几秒钟的时间,那家伙就触电一样呀地一声爬了起来。

    大伙都提心吊胆去看。看完了,我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很诧异,就像见鬼似的。

    经不住诱惑,我也凑过去看。就一眼,魂儿都被吓掉!

    原来,石孔里边居然吊着许多尸体。那些尸体全都像琥珀里边的苍蝇和蜘蛛,被松脂给凝固一样。令人吃惊的是,从这些死尸的穿着打扮来看,显然不是古猿人!

    不但不是古猿人,而且越看越觉得熟悉,应该是近现代时期的人类。

    可是现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钟乳石里面呢?

    我们都知道,钟乳石的形成,是岩浆水日夜滴落之后,碳酸钙的沉淀。

    一根钟乳石的形成,至少需要几万,甚至几十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