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血战、满脸都是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3本章字数:3009字

    一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灰先生拿着手枪,老铁头提着匕首,柱子和我一人操了根棍棒。我扭头去看,发现方脑壳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军刀。反倒是那三兄弟,全都赤手空拳。不过看他们的模样,随便一拳头挥出去,不说能打死牛,至少能打到一个壮汉。

    这时,掉进龙潭的电筒不知是因为遇水发生了短路,还是因为坠得太深,大伙已经看不到它的任何光芒。方脑壳建议说:“大家先灭了手里的灯光,看看下边到底有多深!”

    大伙手里的灯光刚熄灭,龙潭里便幽幽地透出一丝星光。那种感觉,看上去就像一只萤火虫飞翔在一个绿色啤酒瓶子里。就在大伙静静地等待着这束星光消失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先前出现在龙潭中的黑影再次出现,先前快要熄灭的电筒光也越来越亮了。

    “里面好像有个啥子东西,把电筒捞上来了!”柱子担惊受怕地说。

    柱子的话刚说完,一个黑影突然间像鲤鱼跳龙门那般,抓着一把电筒,哗啦一声从龙潭里边钻出来。那玩意刚钻出水面,立即飞快游到那具士兵的尸体面前,悠然坐下。

    由于大伙站立的地方到龙潭水域有十来米的距离,一时半刻谁都无法分清爬出来的,究竟是个人还是个怪物。因为先前曾突然遇到过一个抓蛤蚧的村民。

    灰先生问:“谁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吱一声!不然老夫的猎枪可不长眼!”

    黑影没有回应,只从喉咙里发出咕咕的怪声,就像一只打呼噜的家猫。

    “再不报上姓名,我真打破你的脑袋!”灰先生有点不耐烦了。

    可那玩意却背对着大家坐在那儿,好像根本没有把灰先生的话当回事儿。

    就在灰先生将手中的枪举起来时,那玩意却猝然站起,一下子将士兵的尸体抱在了臂弯里大伙一同将电筒照过去,在亮堂堂的灯光中,只见那家伙全身长着黑毛,像一只巨大的猴子,又像一只巨大的狗熊。在弄不清楚情况之前,就连心狠手辣的灰先生都不敢出手。

    “这玩意,莫非准备把这具尸体带走?”灰先生握着枪,回头问大家。

    方脑壳说:“很有可能!这个……莫非是潭猫?听说,有一种水猫,长期生活在地下河里头,专门靠啃食人们扔进洞穴的死猪为生。不要怕!这玩意应该不会伤人!”

    老铁头却往后挪了挪身子:“我看不像,恐怕是个野人!”

    灰先生摇头:“不!这个很有可能就是咱们苦苦寻找的阴狗!”

    刚说到阴狗,我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在走动,而且还发出细微的喘息声。

    我一回头,果真看到身后不远的地方,模模糊糊有个人影静静地站在一块巨石旁。我还没看清他的人,已经被他的两只绿眼睛吓得魂飞魄散。

    “那……那儿有人!”我立即抬起手中的电筒,往人影照去。

    大伙回头,几乎所有人都同时看到了一个小男孩。

    一个大概只有十来岁的小男孩!

    “小波?”方脑壳叫了一声,惊讶地问,“这个娃娃啷个会在这里?”

    我将准备过去了解情况的方脑壳拦住:“方叔,先别过去。他的眼睛亮得很!会不会是能变人的老变婆?”一听到老变婆这三个字,所有人都惶恐地站在原地。

    那个名叫小波的男孩同样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大家。

    与此同时,只听身后传来哗啦的流水声。大伙猛地回头,但见原本站在龙潭边上的怪物猛然从水面跳起。只见它长臂一挥,直挺挺将那位士兵的尸体朝大家抛来,随后便消失在了黑暗中。当时谁都没想到那玩意有这一手,一个个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

    我和柱子由于躲避不及,一下子就被飞来的尸体给击了个正着。

    那玩意感觉软绵绵,冷冰冰的,而且还奇臭无比。

    我跌在地上,发现自己的脸上黏黏地粘了些东西,甚至还有肉呼呼的小虫子在挪动。

    “蛆!好多蛆!”我抬头一看,发现柱子正甩着自己的脑袋鬼喊鬼叫。

    我从地上捡起电筒,照了照柱子的脑袋,发现他的头上,到处都是米粒模样的东西。

    柱子手舞足蹈,哭爹喊娘大把大把将那玩意从自己的头上抓下。

    看那玩意从柱子的头上掉下去之后,居然还能像弹力球似的蹦起半米多高!

    柱子用脚疯狂踩踏,把那些米粒似的东西踩得噼里啪啦响。

    见水里的怪物不见了,灰先生和老铁头等人很默契地背靠背朝柱子走去。柱子把头上的东西甩得差不多了,吓得满脸都是泪水和鼻涕,直嚷:“我不去了!不去了!”

    大伙根本顾不上站在对面的小男孩,全都跑到柱子那儿去了。

    “瞧你这怂样!不就是几个跳跳蛆嘛!哭啥子?”方脑壳摸了摸柱子的脑袋。

    大伙走到那具士兵的尸体面前,发现他整个头颅烂了一半,而且还没有内脏。

    我掏出纸巾,不断擦拭自己的脸,那股恶臭却像生了根似的挥之不去。

    此刻,灰先生正在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些从士兵头颅里爬出来的蛆虫。

    “这具尸体,明显是别个刻意放在这里的!你们看,这里边连个蛆壳都没有,死亡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依我看,必定是被人在外面杀死,刚拖进来的!”

    老铁头不大赞同灰先生的话:“为啥不是在这儿被杀死的?”

    方脑壳捏着鼻子说:“这个洞穴比较特殊,第四层完全就是个封闭空间,苍蝇要找到这种地方,非常不容易。我看这具尸体,要么就是从龙潭下边漂上来的。要么,就是被那狗日的害了,故意挂在这里的。可是,刚才那个东西,是啥子?”

    刚说到那东西,我就感觉洞顶有泥沙掉下来。

    我抬头一看,突然发现一个人倒挂在洞顶朝我挤眉弄眼地哈哈大笑。

    “在哪里!上面,在上面!”我慌忙跑到一边,大嚷。

    大伙立即散开。

    “呵呵!呵呵!呵……”一阵清纯的笑声飘进大伙的耳朵。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小男孩。

    这时候我才发现,头顶上那玩意其实是对着我身后的小男孩笑。

    这一上一下的两个家伙就这样笑成了一团。

    “啪!啪”两声,像放鞭炮一样。接着就有子弹壳弹飞在地上的声音。

    原来,就在头顶上那玩意哈哈大笑的时候,灰先生已经扣动扳机。

    枪声响起,子弹头必然会飞出去。

    子弹头飞出去,洞穴里面就传来一阵刺耳的惨叫。接着,就见那玩意从洞顶重重摔落下来,噗通一声掉在钟乳石上。大伙纷纷让开,只有灰先生一人上前!

    “老子看你狂!”灰先生朝着那玩意,又是几枪。

    把子弹都打出去了,地上那玩意也彻底不动了。

    方脑壳躲在一棵石笋背后说:“先生,你要小心点!估计还没死透!”

    这时候灰先生满脸杀气,哪里听得进方脑壳的话。

    “五发子弹,老虎也该死了!”

    大伙屏住呼吸,眼睁睁看着灰先生去摆弄那玩意的尸体。

    我看了看那个会学狗叫的小男孩。这时候,他显得比较安静,面部却因痛苦而扭曲。

    可是,灰先生刚走到那玩意的面前,小男孩突然动了。

    他的动作非常敏捷!噗通一下从地上弹簧那样弹起,双手捂着喉咙大叫。

    “汪汪!汪!”又是三声狗叫。

    大伙被他吓得不轻。就在灰先生回头去看小男孩的时候,地上那玩意突然像僵尸似的直挺挺站起来。灰先生还没反应过来,它的两只毛茸茸的大手,已经搭在灰先生肩膀上了。灰先生于是慌忙往后退。那玩意的手却把灰先生提了起来,同时龇牙咧嘴,青面獠牙。

    那玩意发出“咯咯!”两声怪响,一根巨大的红舌头就从口中伸出。

    灰先生立即把手中的手枪往那玩意的嘴巴里塞。

    那玩意嘎嘣嘎嘣像吃冰块似的,两下就把灰先生的手枪嚼碎,吞进了肚子。

    然后,它的目光落在了灰先生的胸膛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三兄弟赫然出手。

    三人一个正面跳跃,两个从侧面顺地滚。三人几乎同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抢攻过去。那玩意见了,刚把灰先生扔在一边,两只毛茸茸的手臂就被顺地滚的那两兄弟给紧紧箍住。这时,另外一人已经攻到,对着那玩意的头颅就是一拳。

    这一拳打过去,直将那玩意打得嗷嗷直叫,用力将两兄弟摔在一边。

    从正面出击的那人还没来得及收手,就被那玩意咬了一口。

    一声惨叫,接着就是一股鲜血喷溅出去!

    方脑壳和老铁头见了,一同冲过去,一人拿着大刀,一人握着匕首,对着那玩意就是一阵狂刺。可那玩意就像身经百战的士兵一样,轻而易举就躲避过去。

    “糟了!”我暗自惊呼,因为方脑壳和老铁头已经被那玩意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