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梦中论道,万物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3本章字数:3236字

    我焦急地回顾四周,发现灰先生此刻正站在龙潭边上的漏斗里,整个身子摇摇欲坠,一时半刻还无法从龙潭脱身。再去看柱子,却抱着腹部,痛苦不堪地蹲在地上。看模样,这家伙刚才被那玩意用尸体攻击,除了弄一身尸血和一头蛆虫之外,别处还受了些伤。

    至于那三兄弟,这时早已被那玩意用身体撞飞到三丈开外,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说来说去,在这紧要关头,能救方脑壳和老铁头的,非我莫属……

    容不得多想,我咬紧牙关,抓着手里的棍棒,埋头冲了上去。

    可是刚冲到那玩意跟前,顿时傻了眼。只见老铁头和方脑壳被那玩意像蛇那样死死缠住。两人一兽三者之间,斗成一个圆球。看他们在地上转来转去,我头晕目眩,一时间手慌脚乱。方脑壳见了,喘着气喊:“打!快点出手!”

    听到喊声,我心里更乱了。没法,我将心一横,提着棍棒就是一顿狠抽。这一阵乱棍过后,老铁头和方脑壳依然被那家伙毛茸茸的手臂死死缠住,不但丝毫没有放松,而且看上去抱得更紧了。这两个大男人,被那玩意抱在怀中,揉成一团,看上去就像两个吃奶的娃娃一样。

    方脑壳和老铁头哎哟哎哟地呻吟,显然刚才那顿乱棍,全打他俩身上了。

    “妈的!这么厉害!”我暗讨,心想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被我这顿狠抽,老铁头和方脑壳满脸都是血,看上去病怏怏的,像个怏了的茄子。

    我本想再次冲过去,突然觉得手里轻了许多。低头一看,发现刚才由于用力过猛,以至于将手中的棍棒打折,断作两节,其中的一节飞到什么地方去了都不知道!

    “文宽……”蹲在那边的柱子突然叫了我一声。我回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洞穴中瞬间鸦雀无声,唯有大伙此起彼伏的喘息。

    柱子指了指我的背后,表情异常夸张。

    我扭头去,发现那玩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我的背后来了,正看着我哈哈大笑。当我将那玩意的庐山真面目看清楚的时候,突然觉得全身发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原来,这玩意竟然是一只非常奇怪的狗!

    准确来说,是一只长着猫身,有着狗头,生着人脸的怪物。

    它的毛发就像豹子一样,斑斑点点,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那种野猫的铜钱花。脑袋则比家养的狼狗大一倍。颈部的毛发高高隆起,像个鸡冠子。再看它的耳朵,却像猫头鹰。而面孔,除了一张狗嘴和狗鼻子,眼睛和眉毛却和人类一样。

    它的嘴巴很大,嘴角微微向上,裂开嘴巴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像在哈哈大笑。

    这种生物,我们哪里见过?

    别说在现实中没有见过,就连在电视上都从未见着!

    “你傻了是不是?快跑啊!”灰先生站在龙潭边上,捞了一个石头扔上来。

    石头乒乒乓乓滚落在地上,瞬间将我惊醒。

    然而,就在我准备逃窜之际,那玩意幽灵似的飞身过来,我只听到耳边风声大作,一瞪眼,就发现那玩意已经跳到我前面来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瞪着我。

    我被吓得六神无主,一头撞在了身后的石头上,顿时摔了个仰面朝天。

    我捂着脑袋,头痛欲裂。睁开眼睛,漫天都是星星。

    那玩意毛茸茸的手正向我生来,五个手指头,剪刀一样锋利的指甲动来动去。

    就在我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忽听“噗通!”一声,那玩意竟然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想要站起来,可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就像被鬼压床一样。

    接着,一阵疼痛袭来!痛得我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我想我已经死了。

    就像做了场噩梦一样,所有的杀戮嘎然停止!

    具体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恢复知觉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而我,却躺在一个湿漉漉的空间里面。像是洞穴,又感觉和洞穴有所区别。因为洞穴里边绝对不会长满爬山虎。

    “你醒了!”墙壁上弹开一道门。咯吱一声,一道强光从外面射入。

    强光之中,一个白发飘飞的男子,提着一把秦朝时期那种长剑从外面进来。这人穿着一身白袍,和古装电视剧里面的神仙剑侠十分相似。

    “不要怕!”那人走过来之后,心平气和地对我说。

    我心想见鬼了,会不会是突然间就穿越到古代去了?

    我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胸腹,发现自己的内脏依然完好无缺,依然在嘭嘭跳动,唯独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大病一场,三天没有吃饭那样。

    那人正缓缓朝我走来,肩膀上居然盘踞着一条蠢蠢欲动的小白蛇。

    男子用手轻轻拨动蛇头,神态举止显得十分优雅,且飘逸。

    我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希望可以从这个诡异的梦境中醒来!我开始不断质问自己:“这会是现实世界吗?我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见我失魂落魄,男子顺势在我旁边的石块上坐下。

    “不用害怕,人总有面临抉择的时候。很多年前,我也同现在的你一样,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抉择,是生还是死,是走还是留。最后,我选择了永恒……”

    “你是谁?这是哪儿?”我打断男子的话。

    男子轻轻抽开自己的长剑,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他漫不经心把玩了一番才回答:“我们先来说说存在。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宇宙孕育了生命。我现在问你,在地球上还未出现生命之前,你认为宇宙是否存在?你认为没有生命的宇宙,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我担惊受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男子淡淡一笑,继续说:“没有生命的宇宙,冰冷和炙热,都是毫无意义的。没有人类的存在,月亮的光芒无论如何美丽,太阳的光芒无论多么温暖,都毫无意义。小兄弟,我只想告诉你,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珍惜这两个字。珍惜,你懂吗?”

    我继续打量眼前这个神话般的人物,突然发现他的面颊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人类不懂得珍惜,所以才有了勾心斗角,有了核武器和战争。青山绿水不复存在,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人们每天都活在乌烟瘴气的环境之中。长此以往,人类的命运,在不久的将来会再次逆转。那就是下一个恐龙时代。你想要知道你父亲的怪病是否与龙尸有关。我可以给你指点迷津,答案,需要从大自然本身去寻找!”

    “大自然本身?”我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位超凡脱俗的男子。

    他的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算不上英俊,双眼却炯炯有神。

    他的嘴皮子很薄。如果穿上西装的话,我保证他会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是的!大自然本身!大自然孕育了生命,自然可以诠释生命。你能来这里,也是大自然对你的一种选择。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同样是吃喝拉撒睡,但命运的轨迹却不同。我们道家的人,将其称之为宿命。古人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夜观天象,便可知道人世间的生老病死。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我听来听去,都无法听出,这家伙的真正来头,还有他的目的。

    男子滔滔不绝,不厌其烦往下说:“我的宿命就是坐在这儿,等着你。你的宿命,就是来这儿,遇见我。还有你那群朋友的命运,就是要去寻找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藏!你看,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运动,就像天体的运动一样!”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撑起身子,拖着脚步准备往外走。

    男子也不拦我,站在我身后说:“这里有两道门,一道是善,一道是恶。你准备从哪一道门出去?一念善则十方净土,一念恶则十八地狱……”

    我抬起头,墙壁之上突然现出两道紧闭的大门,两道大门的颜色一模一样。

    “哪道是善?哪道是恶?”我不停说着,一时间陷入困境。

    男子看着我微笑:“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稀里糊涂就来了。也许,善恶只在一念间。你自己碰碰运气吧!对了,出去之后,不许与人说我!”

    我还来不及多问,白发男子突然一下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大惊失色,心想这人,莫非是鬼么?

    先不说那人的穿着打扮如何离奇,就刚才“凌空消失”这一幕,人类怎么可能做到?

    人类无法做到,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可以合理解释。

    一种可能,是我已经坠入地狱或者来到天堂。这人不是阎王爷就是上帝。第二种可能,一切都是我的梦境。因为只有在梦境中,人类才会像鸟一样自由飞翔。

    显然,这时我根本无法分清自己是生是死,更分不清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

    回过神,两道大门依然伫立。我犹豫不决,无法区分善恶。

    站了许久,身后猛然传来铁链拖地的声音。我一回头,就看到那只看着我哈哈大笑的阴狗。那家伙依然怪模怪样,而且还龇牙咧嘴,把一口锋利的牙齿露在外面。

    它正朝我一步步走来,脖子上真如小男孩说的那样,拖着一根七八米长的链子。

    “一念善则十方净土,一念恶则十八地狱……善恶只在一念间!”想到这儿,我闭上眼睛,疯狂朝其中一道门冲去。然而,两道大门就在这时突然合上。

    我抬起头,大汗淋漓,对着那两道门大喊:“我要从善!”

    善字刚说完,咯吱一声,其中一道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