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黑玫儿的神风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3本章字数:3421字

    容不得多想,我拔腿就跑。可是里边却空荡荡的,跑着跑着,我就觉得自己飞了起来,耳边呼呼的全是风声。而且我低头一看,还发现自己变得像架直升机一样。

    我的身体轻飘飘的,在村庄和河流上面飘飘荡荡。

    飘着飘着,我突然感觉身体一沉,接着就噗通一声跌落在一个水潭里。

    我的身体正在快速下坠,同时耳畔传来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其中一个说:“就把他扔在这儿吧!”

    另一人说:“这孩子,他会不会有事?”

    “生死有命!咱们走,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咱们!”

    脚步声渐渐远起,一股冰冷的河水猛然灌入我的耳朵。我手脚并用,快速往上游。

    在河里呛了几口水,我才游到岸上。

    我抹了抹脸上的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人扔在了一条小溪里。

    小溪周围有村庄,不远处还有一些小孩子在嬉戏。

    “大哥哥,你的手机好板扎哦!有没得啥子好玩的游戏在里头?”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凑上来,拿着老铁头统一发给大家的那款手机,瞪着眼睛看我。

    旁边一个小妹妹跟他抢:“给我……给我瞧瞧!”

    上了岸,我发现我的衣服竟然完好无损摆放在河边。

    将手机从小孩子手上拿过来,我翻了翻自己的衣裤,上面确实粘了不少黄色的泥浆。

    这种泥浆,一般只有洞穴里边才会有!

    也就是说,洞穴里的一切并非做梦。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先后拨打老铁头和灰先生他们的号码,发现全都是无法接通。想到鬼蚂蚱和二流子两人没能进去,这会儿说不定还守在洞口,我便快速找到他俩的号码,一一拨打过去。

    鬼蚂蚱的电话打通了,可是没人接听。二流子的也是如此。

    我清楚地知道,刚才在洞穴里发生的一切,并非梦境,而是现实。这时候我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仔细思考自己的那段离奇遭遇,而是希望老铁头和灰先生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无论如何,抛开感情不谈,哪怕出于人道主义,我也不能拍拍屁股走人。

    于是我很快想到了洁明先生,还有他的那个宝贝女儿黑玫瑰。

    将黑玫儿的电话拨通,我努力使自己镇定:“非常抱歉,打扰您了!我是梁文宽,和老铁头他们在一起的。或许你不记得我了,但是……人命关天,我们遇到了情况……”

    黑玫儿在电话里问:“什么情况?我记得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不过,应该就在白川河杨家村附近。老铁头和灰先生,他们在杨家村一座名叫虎头山的山上,那儿有个山洞。他们被怪物袭击,全困在里边了!”

    黑玫儿听了,只说:“稍安勿躁,十分钟后,咱们杨家村虎头山见!”

    “十分钟?”我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正准备问,对方已经将电话挂断。

    我看了看表,时间是在下午三点多钟。不知道是我手机的时间不准,还是忘记了自己在洞穴里面待了多久。人在黑暗中,尤其是在洞穴里,是比较容易失去时间概念的。喜欢探洞的朋友应该知道,有时候感觉在洞穴里边仅仅待了半个小时。出来,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

    考虑到黑玫儿也许碰巧就在附近,所以我还是准备全力以赴,不能延误这场约会。

    十分钟!我立马穿好衣裤,疯狂地朝那群嬉戏的小孩跑去。

    “小弟弟,你们知道杨家村不啦?往哪儿走呢?”我满头大汗地问。

    刚才玩我手机的小弟弟说:“就在那个水井背后……”

    “水井背后?”我往前看了看。

    小弟弟指着那边的山丘说:“水井里头有个山洞,你爬进去,穿过去就到了。”

    我将信将疑往前跑出去五六十米,一眼就看到一个黑幽幽的山洞,像道门一样。

    我将手机的电筒光打开,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不知道小孩子说的是真是假。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走直径,十分钟的时间,我无论如何也赶不到杨家村。回想刚才那小孩说话的口气和表情,明显没有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想到这儿,我硬着头皮,猫着身子三步并作两步钻了进去。

    里面湿漉漉的,有一条穿流而过的小溪。

    我一路踏着溪水过去,脚底噼里啪啦响。洞内的情况还算比较好,有沙滩,但没有乱石。

    看模样,这洞穴并非天然生成,而是后天开凿出来的。从岩石的新旧程度看,这玩意至少已经开凿几十年。在云贵高原,人们偶尔在深山看见人工隧道,也是很正常的。

    因为地形复杂,有些盆地容易积水,平常还好,一旦到了夏季,往往会发生洪涝灾害。为此,当地村民祖祖辈辈都会集体出资,利用黑火药、铁锹等简单的开山工具,在农闲时节,愚公移山那样,一点点打磨,最终将一座大山打通,将积水排出去。

    想到这儿,我胆儿便大了一些,一阵小跑,很快就看到外面的亮光了。

    从穿山洞当中走出,我抬头便见到一条宽阔的公路。

    刚跑到公路上,开着两旁废弃的水泥电杆,我顿觉熟悉。这儿的确就是杨家村!

    因为像这样开阔而荒芜的公路,在别处基本见不到。

    我站在公路上回头看了一眼,心想黑玫儿,到底会从什么地方,通过什么方式赶来。

    眼看着十分钟的时间就要到了。就在我朝着虎头山跑去的时候,天空突然传来哒哒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只见一架黑色的直升机在天空盘旋。几乎同一个时间,我的手机响了。

    黑妹儿在电话里问我:“我在直升机里,你在哪?”

    我心里一惊,慌忙脱下衣服,对着天空疯狂要甩。

    “我在公路上,就在你下面……”

    直升机很快调整飞行高度,开始朝公路这边俯冲过来。我想,黑玫儿应该看到我了。

    转眼间,隆隆的螺旋声便出现在我的耳畔,我抬头,发现黑玫儿正好从直升机上探出头来了。她转身示意飞行员将直升机降落在我所所在的这条宽阔的公路上。

    直升机稳稳落下。等螺旋桨停止飞旋,我才怀着激动的心情朝黑玫儿走去。

    黑玫儿见到我,只看了我一眼,便扭头对随后下机的三位黑衣男子说:“阿雄,阿飞,你们跟我来。阿博,你和老李在这儿等咱们。我们离开以后,你们立马拿出录像器材,在附近把玩!有村民过来的话,你们就说是电影公司的,在这儿拍风景,做节目。有急事再call我!”

    一位黑衣男子上了直升机,其余两位黑衣男子跟着黑妹儿背着背包走过来。

    “从这儿到山顶,需要多久?”黑玫儿面无表情地问我。

    我说:“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快的话,二十几分钟!”

    “好,咱们过去。”

    黑玫儿说着,飞快朝虎头山上爬去。路上,那位名叫阿雄的男子问:“小姐,为什么不让老李直接送咱们去山顶?这样跑步过去,又要耽误不少时间。”

    “我知道!但你有没想过,直升机飞向虎头山。如果虎头山上真藏着什么秘密,会不会引起相关人士的注意?生死有命,反正咱们也不争这几分钟!”

    二十分钟后,我将黑玫儿他们顺利带到了虎头山的颈部,那个山洞的面前。

    在那儿,出现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一幕:鬼蚂蚱和二流子竟然睡着了!

    不仅是睡着了,那两个家伙还睡得很沉,直打呼噜。旁边,放着两个空啤酒瓶,还有几串牛肉烧烤。一堆篝火已经熄灭,残留的木材倒还冒着丝丝青烟。

    我将流着哈喇子的鬼蚂蚱拽醒,问他:“鬼叔,你们这是……咋回事这?”

    鬼蚂蚱如梦初醒,伸手把二流子给叫醒,两人迷迷糊糊看着我们。

    我正准备说点什么,黑玫儿拦住我说:“不用多问了,一看就是中了蒙汗药。”

    “中了蒙汗药?”我在想,到底是谁做的手脚!

    “梁文宽,你过来带路!”黑玫儿叫我。

    我心惊胆寒地往前走了几步。可能是嫌弃我太慢,身后的阿文说:“你只管走,有咱们在,你不用担心什么怪物。你只需告诉咱们陷阱在哪儿就好!”

    都说艺高人胆大,黑玫儿带来的这两人,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

    想着身边有高手护驾,我自然少了些恐慌,一口气将黑玫儿他们带到第四层洞穴。

    可是,让我感到绝望的是,第四层洞穴的入口,已经被岩浆岩封上。

    黑玫儿从腿上取出一把匕首,撬了一块岩浆岩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接着又放了一点在嘴上咀嚼。片刻之后,她说:“这是一种人工合成的矿物质!”

    阿雄问:“小姐何以见得?”

    “岩浆岩的成分多半是碳酸钙,这种东西密度不大,多孔透气,有石灰味。另外一种就是天然石英。石英的硬度较大,密封性好,没有任何味道!”

    阿文接过黑玫儿手上的石料,认真观察。

    黑玫儿问:“阿文,准备爆破!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阿文皱了皱眉说:“我得用仪器测试一番才知道!”

    说着,很快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类似红外测量仪的东西,架在了眼前这块凭空多出来的岩石上。五分钟过后,阿文直起身子说:“岩石一共有两层。外面一层是粉末状的粘合物,硬度不大。里面一层,像是加了特殊物质,现在硬度基本上和大理石差不多!如果要用爆破的话,只能用很小的量,将外面一层砸开。里面一层,恐怕需要用到电钻!”

    黑玫儿点了点头,带着我和阿雄撤到一边去了。

    在等待爆破的期间,黑玫儿向我初步问了一些情况。我只将老铁头他们如何同阴狗大战,小河南如何惨死,还有灰先生如何掉进龙潭,等等一字不漏告诉黑玫儿。但对自己那段离奇遭遇,我却只字未提。一方面是因为白发男子曾叮嘱过我,不要对他人说。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我隐隐感觉到,在我的那段离奇遭遇里边,像是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就在这时,洞穴内传来“嘭!”地一声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