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348字

    事情瞬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折,就在方脑壳认为依靠我的“特殊能力”能够征服这群土狗,拯救大家于水深火热时,黑玫儿却突然出现,没能给我这样的机会。对于我来说,这理所当然是一件好事。因为我对方脑壳他们赋予我的“特殊能力”一点儿自信都没有。

    如果黑玫儿不出现,我们最终无疑只有三条路可走。第一条,选择和灰先生,还有老铁头一样,坠下大瀑布。第二条,坐在铁吊篮里面等死。至于第三条路,虽然可以减少很大的风险,但我认为谁都不愿意那样的事情发生,那就是报警。

    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的确可以报警。至于报警之后的结果,谁都无法预料。

    也许我们会被当成盗墓贼,也许会被当成杀人犯……

    所以黑玫儿的出现,几乎除了方脑壳一人显得勃然大怒之外,所有的人,包括鬼蚂蚱在内,都是一阵欢呼。尤其是柱子,见那些疯狂的畜生一个个成了丧家犬和落水狗,他硬是高兴得手舞足蹈,一边紧抓着铁吊篮努力往上爬,一边大喊:“打得好!打得好!”

    这一阵枪林弹雨过后,上面的狗死伤无数,逐渐乱了阵脚,被打得四处离散。

    黑玫儿等人见状,将直升机落在大坝的平台上。

    机上很快冲出五六人,全身黑装并蒙面。手上抱着冲锋枪,腰间挎着手榴弹。其中两人手上握着的玩意,显然和其余几人不同。大小和火箭筒一样,但模样却和枪差不多。

    这群人刚冲出来,大伙立即听到哒哒的枪声,子弹横飞,霎时间,又有许多落水狗诞生,堤坝之上,很快多出一条血路。抱着奇怪武器的那两位爷便踏着这条血路一声不响往前走。其余的人则护在他们的身边。这种有的放矢的进攻队形,的确让人大开眼界。

    大伙爬上堤坝,这时堤坝上的狗已经少些了,那三兄弟和鬼蚂蚱握着大刀一阵乱砍,很快把剩余的家伙全都消灭掉。就在大伙认为很快便能杀出重围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件事首先是柱子发现的:“你们看,水里……”

    大伙望过去,只见有着两三米水深的水库里,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越滚越大,而且还发出咕咕的怪声。

    鬼蚂蚱唉哟一声,摸着脑袋瞪着大眼:“我的乖乖,那玩意在水里!”

    柱子问:“啥……啥玩意?”

    方脑壳捏着下巴:“是阴狗啊!原来这狗王,就躲在水潭之中。大家别怕,咱们有文宽在!文宽,你千万别怕,这玩意上次既然跪你,这次肯定也不会伤害你!”

    我盯着方脑壳的一缕白头发,心想这干爹啥好处都没给我,就一心想着拿我当挡箭牌。

    “方叔,我干爹,你就甭老是让我去了!”我摸了摸头说。

    方脑壳啥也不说,一把将我拉到了水库边。

    我刚走到水库边上,就发现这时的漩涡已经蔓延到大伙脚下了,而且水里还有个东西。

    那东西黑不拉几,一身长毛在水面时隐时现。

    方脑壳好像对这玩意很感兴趣,用一只手顶在我的脊梁骨上,怕我临阵脱逃。

    鬼蚂蚱他们有点胆虚了,问:“文宽到底行不行啊?”

    方脑壳似乎胸有成竹,或者说是孤注一掷:“行!必须得行!”

    我的手脚发麻,想起上次在虎头山的山洞里,差点被这玩意给活生生吓死。不过这次和上次相比,大家的恐惧感明显小了很多。一方面是因为有黑玫儿这样一个团队在旁边助阵,另外一方面,还因为环境的不同。上次是在暗无天日的洞穴里,这次却在光天化日之下。

    就在我思绪纷飞时,那玩意突然从水里一跃而出,四脚一蹬便立在大伙面前。

    方脑壳和鬼蚂蚱等人立即躲到我的背后。

    鬼蚂蚱小声对我说:“文宽别怕,这狗杂种要是扑上来,我……我第一个砍它!”

    方脑壳却神秘兮兮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就在这只长着猫身狗头人脸的怪物盯着大伙龇牙咧嘴,来回走动时,黑玫儿的队伍突然折回。大伙还没来得及反应,抱着奇怪武器的那两人已经摆好架势。

    只听“嘭!嘭!”两声闷响,两条黑影飞身而来。

    谁都搞不清楚,到底从奇怪武器当中发射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因为它的速度明显没有炮弹飞窜的速度快,大家用肉眼明显能够将它捕捉到。此外最为重要的是,这玩意刚飞到一半,突然变大,瞬间像雾气一样散开,好像突然就凭空蒸发了。

    “这是个啥玩意?”鬼蚂蚱揉了揉眼睛,问大伙。

    我刚准备回答,会不会是毒气弹一样的东西,一扭头,却发现那玩意蜷缩在了地上。

    大伙呆若木鸡,回头一看,黑玫儿的人已经扑上来了。

    就在大伙认为,这群人必定小命不保的时候,地上那玩意已经被这伙人一阵拳打脚踢,揍得像个小流氓似的躺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都……这都咋回事?”方脑壳和鬼蚂蚱他们都傻了眼。

    黑玫儿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漫不经心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手掌上的汗液,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各位大哥,辛苦了。这次你们的任务圆满完成!”

    鬼蚂蚱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揉了揉耳廓问:“啥?完成了?”

    “嗯!完成了。没有你们在前面作为饵料,咱们神风队,又怎会如此轻易将阴狗捕获?”

    方脑壳喘着气笑了笑:“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实在是高!”

    鬼蚂蚱不服气,朝着黑玫儿手下那几个黑衣蒙面冲去,用手将其余两人扒开。

    “我的乖乖!那火箭筒里面飞出的,是渔网?”鬼蚂蚱回头问。

    黑玫儿走过去,大伙跟着来到阴狗面前,果真发现阴狗身上有一层透明的网状物质。这些网状物质的粗细如同人的大拇指,而且还能自由伸缩。这样的玩意,牢固强度至少比医院里用的那种牛筋皮管高出许多。不然这阴狗力大无穷,为何会被困在里边无法脱身?

    “你们的首次任务既然已经完成,那么,就可以进行第二次任务了。这第二次任务的具体内容,咱们还在商榷当中。你们先去白化自治州,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黑玫儿说到这里,看了看咱们这些残兵败将,继续说:“好像你们的人手少了一部分。作为你们的头儿,我首先替你们失去自己的战友表示沉重哀悼。其次,我为你们存活下来的人,表示恭贺与祝福。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自然法则。如果十天之内,我父亲的老师还没有回来,那么,这笔交易,便由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位继续承揽,你们是否有意见?”

    方脑壳看了看鬼蚂蚱,又看了看大家,像是在征求大伙的意思。

    鬼蚂蚱合抱两手:“你别看我,这种黑吃黑的事儿,不是我的拿手好戏!”

    方脑壳转身笑问:“小丫头,如果我们全都不揽这份活呢?”

    黑玫儿同样冷笑:“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能找到你们,自然也能找到像你们这样的人。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任何参与龙尸事件的人,都已经在官方的数据库中留下案底。从你们在汶川接下半头司令的活儿开始,你们就已经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一听说有案底,鬼蚂蚱就叫嚷:“小丫头,你别,你别吓人!”

    黑玫儿看着鬼蚂蚱:“你认为我有必要骗你们?若是你们没有留下案底,家父又如何会让我去找灰先生?我现在可以如实告诉你,我与灰先生以前就认识,的确没错,但仅限于琴棋书画的交流而已。直到去年,有人将一份名单给了我的父亲……”

    方脑壳打断黑玫儿的话:“名单?什么名单?”

    黑玫儿掏出手机,快速滑动屏幕,往大伙的面前快速晃了晃:“就这个!这份密密麻麻的名单,从二十多年以前,梁文宽他老爸看见龙尸开始,截至今日,依然在不断增加!”

    方脑壳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名单?”

    黑玫儿妩媚一笑:“我凭什么告诉你?等你们的身份级别到了我这个程度,自然就会知道。好了,你们自行决定去或留。如果去的话,死去的那些人,他们的佣金,全都留给你们。像你们这类人,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凡是名单上的人,都会获得某个部门提供的佣金。每个人都有份!只不过,最终能拿到佣金的人,都是活人。至于死去的那些人嘛!投资方会以各种理由,给予他们的家属一定的赔偿和慰问!”

    这番话听得大伙神经错乱,同时却又热血沸腾。

    因为黑玫儿在临走时,还说了这样一句:“这就好比中福利彩票,根据任务的难度和级别,获得相对的奖金。一等奖就是,找到那具龙尸,奖池的累计奖金是1000亿!”

    黑玫儿说完就走,方脑壳追上去问:“你觉得会不会有人中奖?”

    黑玫儿身边的汉子冷笑:“就算有,也不会是你。心不要太大,蛇吞象没什么好下场。不过有梦想总比没梦想好。拿不了一等奖,当个雇佣兵的待遇也不错!”

    眼看着这伙人把阴狗装进直升机准备运走,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一阵心酸,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爬上机舱,看着网子里边的阴狗问:“你们,准备拿它干嘛?”

    那伙蒙面人准备将我扔下飞机,却被黑玫儿伸手阻止。

    “不干什么,你若是对它有感情,我容许你跟它道个别。我知道,你对它藏有愤恨,巴不得一枪把它打死。因为,他吃了你的同伴。可现在不是你报仇的时候!”

    我摇了摇头,其实我只是突然之间,觉得这玩意挺可怜而已。

    因为,恍惚间,我好像感觉到它的心在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