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105字

    我告诉柱子,如果超过十分钟还不见我回来,或者果园那边有什么动静的话,就让他火速带着鬼蚂蚱他们过来找我。柱子听了,正准备问我是什么情况,便被我将嘴捂住。

    “没事儿,你就站在阳台上看着我好了!”我拍了柱子一下,朝他笑了笑。

    为了以防万一,出门的时候,我特地将方脑壳的大刀藏在衣服下面带了出去。

    从楼上下来,穿过院墙的后门,刚往前走五六步,就见到一只眼睛浑圆、胖乎乎的小狗。见到我,小狗立即在地上转了个圈圈,摇着尾巴蹦蹦跳跳,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很显然,为了能够消除我心中的恐惧,小老头故意让一只毫无杀伤力的小狗过来引路。

    进入枝繁叶茂的果园,在一片空地上,小老头遍体鳞伤,抱着一个黑匣子盘腿坐在那儿。他的周围,很安静地卧着七八只毛色不同的土狗。

    “别怕,它们不会攻击你!”小老头睁开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黑洞洞的,眼珠子早没了。不知道是跌入水库,被什么东西给戳瞎了,还是被灰先生他们摘除了。

    我忍不住问:“刚才是你在叫我?难道你知道我父亲的死因?”

    小老头摸出一粒药丸,很费力地吞下去,揉了揉肚子,上气不接下气说:“你敢来,就说明,说明你知道,我对你并无敌意。在洞穴的时候,我,我放了你一马!”

    “洞穴的事,真是你一手安排的?白发男子是谁?”我问。

    “不!我只是服从安排!准确地说,是我们,我们的头儿,他……他的意思。就包括现在,现在我能来,来这里,也是……也是他的,的意思!”

    说到这里,小老头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旁边的小狗顿时咕咕哼了几声。

    在接下来与小老头断断续续的对话中,我总算得知,阴狗其实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生物,不过它的存在,只是因为一个目的而已。迷信一点说,这也叫宿命。

    有些人的出生,一开始就注定这辈子他会去干某件事。

    阴狗也是如此!小老头告诉我,阴狗的书名就是阿拉伯食尸鬼的别称鬣狗。鬣狗多数生活在非洲以及阿拉伯半岛,品种繁多,主要有斑鬣狗、棕鬣狗、缟鬣狗和土狼四种,其中棕鬣狗曾出现在白川河一带,经常爬进死人的棺材吃腐肉,由于皮毛较长,当地人偶尔看见了便说是长毛鬼。若说外貌的话,比较恐怖的当数土狼,一般都在夜里出动……

    听到这儿,我不解地问:“老伯你说,阴狗就是鬣狗,但咱们见到的那玩意,为啥和你描述的这四种鬣狗都不同?那玩意显然长着一张人脸,看上去还笑哈哈的!”

    小老头的脑袋低垂,给人一种奄奄一息的感觉,想要继续说,却在不停喘气。

    我突然想起卢医生给了我一瓶药丸,立即摸出来,将其中的几粒解药倒出来放在手心。

    为了让小老头继续把话说下去,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小老头被我灌了几粒药,一阵急促的咳嗽过后,既然好些了。

    “刚才,你给我吃的,可是……悬壶堂的药?”小老头问。

    我激动地点头说:“你知道悬壶堂?”

    “嗯!你刚进山,卢医生,就……就给我把消息送来了。卢医生说,有一位,小伙子,天生长着,长着一双夜眼,说不定,就在,就在最近几天就会,找上门来……”

    小老头的话让我无比震惊。原来整个白川河,都被一张无形的巨网笼罩。

    这张巨网就好比公安部门的“天眼”,时刻盯着白川河这座人口不足六十万的偏远县城。

    “你到底是什么人?阴狗是不是你喂养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土狗去救你……”

    我一口气问了无数个问题,就等着小老土一一给我解答。

    小老头的脸色逐渐转好,浮肿的面部像是消退了一些。

    “文宽……梁文宽,你在哪点?”这时候,忽听柱子在酒店的楼上叫我。

    我扭头看了一下对面的酒店,知道时间已经过去至少二十分钟了。见我还没回去,柱子显然有些担惊受怕。我大声应了一声:“没得事,在拉屎!”

    柱子听了,只说:“早点回来……”

    小老头听了呵呵一笑,回答说:“阴狗就是鬣狗,不过,是鬣狗在阴间的一种新品种。我这里说的,说的阴间,并非死人住的地方,而是,而是黑暗的洞穴!这是,这是一种很特殊的鬣狗。这种鬣狗,在数千年前,就……就接受过某些人的特殊训练……”

    说到这儿,小老头缓了缓气,才接着说:“我并不是阴狗……阴狗的主人。我跟它,一人一兽,只是,只是合作关系。我们……有着共同的主人!和目的!”

    “你们的主人究竟是谁?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小老头笑了笑,摇了摇头:“不知道!就像某一天,某一天你,你突然梦见上帝。然后,然后上帝告诉你,你是什么人,还交了,交了一份差事给你一样。起初,我真是一位,一位地地道道的,民俗学家。后来,随着我的研究,我的研究深入到,到某个禁区。奇怪的事情,就出现了。我发现,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巨大变化。我遇到了……”

    我心急如焚,扶着小老头问:“你究竟遇到了什么,老伯你快说啊!”

    “我遇到了上帝,上帝说的那些,那些人!”

    “哪些人?”

    “同行!”

    “你是说,阴狗,还有卢医生,这些人,都是你的同行?”我简直难以置信。

    小老头满意地点头:“没错!你……你也是我的……同行!只不过,我们接到的,接到的任务不同。我们……我们扮演的角色,角色不同……所以……”

    原本我打算继续让小老头说下去,可是小老头显然撑不住了。刚才与其说是卢医生的药丸起了作用,还不如说是小老头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我们都知道,人在必死无疑的时候,临死之前有一小段时间,总是精神焕发。

    小老头不断地在咳血,这些,想必都是灰先生和老铁头一起下的毒手。

    我在想,如果小老头的话可信,那么,灰先生他们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我突然间想起黑玫儿有一份与龙尸事件有关的名单!

    “黑洁明你是否认识?他有个女儿叫黑玫儿。她的手上有一份龙尸事件的名录。老伯,你振作一点,可否告诉我,那份名单,是否就是你说的,上帝的使命与同行?”

    小老头微微点头,同时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三个字:“推背图!”

    眼看着小老头已经不行了,我拼命摇着他的肩膀:“老伯,你不能死,你还没告诉我,我父亲是怎么会事……你和阴狗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还有……”

    小老头的喉咙在咯咯直叫,大半天,他才从喉咙中断断续续挤出几个字:“大同……大同之境……十二……十二……生肖……龙……龙尸……”

    说到这儿,小老头两腿一蹬,脑袋突然歪在一边,断了气。

    小老头刚断气,他身边的那群土狗立即站立起来,浑身毛发竖立,一副想吃人的模样。

    一时间,我腿脚发软。

    原本打算快速离开,以免惹火了这群毛脸畜生。可人还没站起来,又被小老头一把抓住。

    “带走……带走……让它们……让它们吃了我!”

    我看了看小老头手上的黑匣子,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许,我还可以通过他手中的这个黑匣子,找到阴狗和小老头真正的头儿。

    我很想知道,小老头和阴狗的头儿是谁。

    将黑匣子接过来,我头也不回开始往酒店那边走。刚走到围墙的后门,便迎面就撞上了鬼蚂蚱还有方脑壳身边的那三位聋哑兄弟。

    柱子从后面跟上来,脸色煞白,问我:“文宽,你……你没事儿吧?”

    鬼蚂蚱将我一把拉到围墙里边的路灯下,惊慌失色地围着我转了几个圈子,同时揉了揉鼻子,在我的身上嗅了嗅。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怀里的黑匣子中。

    “这是啥玩意?”鬼蚂蚱指了指黑匣子,“骨灰盒?”

    我抱着黑匣子往楼上走。刚到楼上,就发现方脑壳已经回来了,正在逐个房间找大家。

    见我们回来,方脑壳跺着脚说:“我的妈呀!你们……”

    鬼蚂蚱冷哼:“死不了,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在,死不了!”

    方脑壳听出鬼蚂蚱话里有火药味,便问:“咋了这是?调戏人家姑娘,碰鼻子了?”

    鬼蚂蚱指着我:“你这干儿子,现在不得了,你自己看!”

    方脑壳瞅着我:“这啥玩意?”

    我不回答,只将黑匣子好生放在床头柜上面。然后,我咬了咬嘴唇,鼓起勇气问方脑壳:“干爹!虽然大家都不说,可是,我已经感觉到了。你们都觉得,我身上好像有什么特异功能,所以跟着我,觉得有奇迹发生。那么,现在我问你们,如果灰先生和铁头叔没有回来,这里听谁的?也许,是我太自恋,也许……总之我毛遂自荐……”

    鬼蚂蚱的眼睛发亮,柱子也傻不愣登看着我。

    一群人中,就方脑壳显得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