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孝陵(为遇见钻石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144字

    鬼蚂蚱站起来围着我转了几圈,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柱子好心劝我:“文宽,我现在是想走都走不掉,怕路上被人暗害,你这家伙吃错药了?不走就算了,还想当老大!”

    听了“当老大”这三个字,鬼蚂蚱讥笑:“懒蛤蟆打喷嚏,口气好大!”

    接着,这两人又滔滔不绝数落我一番,最后方脑壳才开始表态。

    “文宽,你要是不拜我做干爹,老子倒是巴不得你来当这个老大。位置越高,责任越大。古人就说,啥高处不胜寒。现在,那姓谢的道士,还有老铁头的下场,你都看到了?活生生的教科书!出去一趟莫名其妙抱个骨灰盒回来,就想当老大了,见鬼了!”

    我将一只手放在黑匣子之上,用手指心不在焉地敲了敲。

    “可能是我没表达好,我……我的意思是……咱们先检查一遍屋子再说!”

    鬼蚂蚱马上明白我的意思,一群人快速将房间翻了个遍。

    鬼蚂蚱让大家把灰先生发给大家的手机叫出来。我的掉在水库里面了,方脑壳的也在和土狗周旋的时候被摔飞。柱子和那三兄弟乖乖将手机交给鬼蚂蚱,听从处理。

    方脑壳问我:“屋里头没得监听器,手机也都放到隔壁的柜子里去了……”

    我清了清思绪,尽量组织语言,尽量让方脑壳他们消除对我的误解。

    “挺好,咱们打开这个骨灰盒看看!”我说。

    鬼蚂蚱挽起袖子走过来:“早就想打开看看了。文宽,你丫的,不会弄个炸弹回来吧?骨灰盒老子敢拆,但炸弹老子却不会拆,也不敢拆……”

    我说:“鬼叔你放心,这绝对不会是炸弹!”

    “那么肯定?”方脑壳问。

    我点了点头:“嗯!这是小老头临死的时候交给我的。刚才他被一群狗拖到果园里边,然后叫我过去,跟我说了一些话,还把这个黑匣子交给了我。”

    方脑壳冷汗都被吓出来,指着我:“你……胆子好大!小老头,跑这儿来找你?妈的见鬼了,这种事情,你……你竟然事先不通知咱们一声……”

    显然,方脑壳对我的行为感到恐惧和愤怒。

    我安慰方脑壳:“鬼叔,干爹,你们不要为我担心,我敢去见小老头,是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害我。他要是会害我,在山洞里边的时候,你们亲眼看见我晕倒之后,被阴狗拖走。而现在我还好端端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也都知道,阴狗可能是小老头养的。就算不是小老头养的,至少跟他是一伙的。我这个话,你们不反驳吧?”

    方脑壳捏着下巴:“嗯!说得有道理!”

    小老头为啥会放我一马?那就说明,我还不能死!一个人觉得你不能死,他就不会想着要你死,这就是思想决定行为。这些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一些与我父亲有关的事情。”

    鬼蚂蚱觉得好奇,便催促:“说来听听!”

    “在来白川河的路上,悬壶堂的卢医生受铁头叔的委托,去一个山村找我。回来的时候,见他医术高明,我就向他打听我父亲的事,还将你们寄给我的那个圆球玩意给他看。卢医生当时脸色大变,惊恐交加,说这玩意,是人类的一个禁区!”

    方脑壳问:“卢医生的确是个人才,但他说的话,就百分之百可信?”

    我的目光落在黑匣子上。

    “之前我也不大相信,但从黑玫儿交给咱们的第一个任务开始,我就开始联想到卢医生的话。白川河为什么会出现食尸鬼?按照小老头以前告诉咱们的话来说,那是因为白川河位于神秘的北纬三十度。可是北纬三十度,为啥会出现那么多神秘事件?”

    方脑壳被绕了一圈:“是因为北纬三十度是人类的禁区?”

    我反问:“为啥会是人类的禁区?凭什么是人类的禁区?那是因为北纬三十度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就和龙尸事件,就和我父亲的怪病有关!”

    这句话听得大伙哑口无言。

    “刚才在果园,小老头断断续续告诉我一些东西,还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线索。”

    “他都对你说了些啥子?”鬼蚂蚱迫不及待问。

    “小老头说,他和阴狗是同行,而且还说他们之所以久居白川河,落脚杨家村,都是头儿的派遣和指示。他还说,阴狗是鬣狗当中的一种黑暗生物,在数千年以前,就接受过特殊人物的特殊训练。数千年以前的特殊人物,显然不是皇帝就是国师,或者像袁天罡那样的人……”

    这些话,老铁头和方脑壳听来虽觉得稀奇,但一时半刻仍认为比较离谱。

    “也就是说,我认为那条龙的确存在。而且自古以来就存在。阴狗接受过特别训练,大概是……我不知道我的猜测对不对,但是这个猜测关系到咱们未来何去何从!”

    鬼蚂蚱急得团团转:“你龟儿子的,能不能一口气说完啊!”

    方脑壳指着鬼蚂蚱:“我说你这老鬼,你骂人就骂人,别拖泥带水连我都骂了!”

    柱子听得掩嘴直笑。

    等方脑壳和鬼蚂蚱吵完了,我接着说:“阴狗为什么会接受训练?因为阴狗的身上背负着特殊的使命。小老头说,人生来都是有宿命的。从他的这句话判断,阴狗和小老头现在所做的事情,近一点说,是从龙尸事件发生时开始,也就是二十多年前。远一点说,他们所做的事,在几千年以前就存在,而且代代相传。鬼叔,干爹,你们想想什么事情能代代相传?”

    鬼蚂蚱突然说:“守陵墓!”

    “陵墓?”所有人都看着鬼蚂蚱。

    鬼蚂蚱显得很激动:“没错儿!我听说孝陵卫,就是朱元璋的陵墓。前些年有个老乡跟着一伙长沙人去盗墓,拿着洛阳铲来找老子,说挖隧道我有经验,问我愿不愿跟他们去南京盗墓。你们晓得我这个人的脾气,啷个会去当盗墓贼!大概过了几个月,那个家伙回来了,却得了一场怪病,气喘吁吁,连路都走不动。他说是见到了孝陵卫……”

    方脑壳急了,问:“孝陵卫?到底是个傻子东西?”

    我接过话说:“刚才鬼叔说混淆了,孝陵是朱元璋和马皇后合葬的地方。但孝陵卫,则是朱元璋统治时期的军队番号。孝陵卫就是守护朱元璋墓地的卫队!”

    “那就是……鬼部队,阴兵?”柱子问。

    我点头:“没错!刚才鬼叔的话说得很好,对于行业而言,能世代相传的便是传统工艺。若对于任务而言,从古到今,能够一直执行下去的,无非守墓。”

    方脑壳是聪明人,我一点拨,他就明白过来。

    “文宽的意思我明白,任何任务都是有时限的。这没有时限,世世代代都必须得干的事情,肯定是与生死有关的事情了。生娃娃,无论哪个朝代都得干吧?”

    “没错!除了生就是死!阴狗数千年前就接受过训练,而小老头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守住某个秘密,甚至视死如归。除了守陵这事儿,我的确想不到别的!”

    鬼蚂蚱摸了摸脑壳,看着我:“小子,你难道要去盗墓?”

    我摇头:“我不去盗墓,我只是想说,龙尸事件,可能和陵墓有关!若是龙尸事件,跟陵墓无关的话,我进一步推测,可能会跟陵墓里面的东西有关!”

    方脑壳恍然大悟:“你是说,守住龙尸事件的秘密,就能守住陵墓的秘密?”

    “嗯!现在,不知道方叔还让不让我当老大?”我问。

    方脑壳说先别急,容他好生想一想。

    在一连抽完几支烟后,方脑壳拍了拍大腿站起来,斩钉截铁说:“行!如果姓谢的道士,还有孙铁军没回来,咱们就推荐你当老大,和黑玫儿直接合作!”

    鬼蚂蚱不了解,歪着脖子问:“为啥?为啥让他当老大?”

    方脑壳微笑:“咱们跟着孙铁军到处跑,好处都被他和灰先生占了,死了的都是咱们自己的兄弟。上次我在巴士里边和姓谢的道士开玩笑,我说我要走,人都下车了,狗日的拿着枪为啥子不敢开?那还不是因为有你老鬼,还有我这三个兄弟在车上。”

    鬼蚂蚱点头:“嗯!狗日的要是敢动,老子第一个饶不了他……”

    “这就对了,咱们不怕干不过他们,就怕玩不过他们!”

    鬼蚂蚱又犯糊涂了:“为啥玩不过?”

    方脑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因为人家比咱们聪明,比咱们的见识多噻!咱们不差人手,就差智慧。梁文宽刚来的时候,听卢先生说,在路上还被一伙劫匪吓哭。现在一路走来,你看他流过一滴眼泪没有?不是我这个做干爹的偏袒他,的确是这娃成长够快啊!”

    我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我只是明白了一些问题。如果有人骂你,你当然有大把的时间觉得委屈,有大把的时间去哭鼻子。如果有人揍你,你的眼泪反而会少很多,因为你一方面要护住自己的头,一方面还得思考要不要还手。要是有人想杀你全家呢?你这时候还会不会坐在地上哭鼻子,觉得委屈?你肯定不会,因为不但愤怒而且还要逃命!”

    “你想当老大,是因为你很愤怒,是因为你不想死?”鬼蚂蚱问。

    我点头:“是的,我还年轻,一点都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