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恐怖病人咬死护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45:14本章字数:3108字

    大家听了我的话,明白我的意图之后,都表示愿意支持。方脑壳说:“文宽,我们这里论资历,你鬼叔和我无论是江湖经验,还是别的,都比你强得多。不过,我们老了,许多高科技的东西都不会玩。我看这样,你就给大家当军师,当顾问咋样?老大的事情先放一边。现在干爹就交一份美差给你,小老头的东西,你负责研究研究,把他身上的事儿彻底搞明白。说不定,对咱们有用!”

    我点头应诺。心想其实当不当老大无所谓,只要大家尊重我的意见就行。方脑壳见我没有意见,吹着口哨就去洗澡。这家伙刚把衣服脱了,我一看,背上又是一大堆抓痕。

    “那妞真他妈厉害,弄得我的腰杆都快断了!”方脑壳笑呵呵对大家说。

    大伙都看着他笑。等方脑壳洗完,我脱了衣裤也准备去洗。

    刚把衣裤脱了,已经躺下大半会儿的鬼蚂蚱突然坐起来,不断用手往肩膀上挠。

    “马拉巴子!这鬼地方,咋那么多臭虫!”鬼蚂蚱眯着眼睛骂。

    柱子翻了翻身,从被子里探出头问:“鬼叔,你是不是得艾滋病了,我睡着安逸得很!”

    鬼蚂蚱挠了一会儿,猛然把被子掀开,瞪着自己的手臂。

    “妈的!摊上大事了……”鬼蚂蚱大喊一声。

    所有人都扭过头,去看鬼蚂蚱。灯光下,只见鬼蚂蚱大半个肩膀都黑了。不但黑了,而且还隆起一条像蜈蚣一样的东西。那玩意看上去十分瘆人!

    方脑壳一下子从对面的床铺,跳到方脑壳的床上,大叫:“文宽,把大灯打开!”

    我将房间中央的主灯开了,发现方脑壳一脸的惊慌。

    “老鬼,你这……咋回事?哪里搞的?”方脑壳急切地问。

    鬼蚂蚱一边用手继续扣,一边扭着脖子想了想说:“在洞穴里边,被阴狗咬伤的。妈的老子以为伤得不深,就……就没管它……你说像咱们这种人,这点伤算啥?”

    的确,对于一个隧道工人来说,别说是一道皮外伤,就算是一块石头把大脚拇指砸掉一个,顶多休息十天半个月,又要急着往洞子里钻了。

    柱子一惊一乍的,问:“鬼叔,会不会……会不会变僵尸?”

    鬼蚂蚱丢了个枕头过去打柱子:“变你妈拉个逼的僵尸!贼日的!老子就算死也会死得舒舒服服,安安静静哩!不就是一点感染么?明天去趟医院就行了。”

    方脑壳起来,在包里翻了一些土霉素片,放在床头柜上,用刀把子碾碎了,敷在鬼蚂蚱的肩膀上。一边帮他用布条包扎,一边安慰他说:“一定不得有事!”

    鬼蚂蚱看了看方脑壳,笑说:“你都还没死,老子怎么会有事?得活它一百岁!”

    有了那些土霉素片,鬼蚂蚱当晚睡下,倒也没起来。只是睡梦中时不时迷迷糊糊骂,我听了半天,才听清是:“妈的个逼,说老子会变僵尸。老子还没活够,变锤子的僵尸!”

    睡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发现鬼蚂蚱傻傻地坐在床上。

    方脑壳,还有柱子,以及睡在隔壁的三兄弟,都围坐在他的面前。鬼蚂蚱披着被子,用被子的一角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左肩,眼神空洞,面无表情。

    方脑壳用手在鬼蚂蚱的眼前晃了晃问:“老鬼……”

    鬼蚂蚱有了点反应,只是依然用被子捂着肩膀,不让大家看。方脑壳急了,问:“老鬼,你倒是让大伙看看,你的肩膀现在咋样?再不让看,我就霸王硬上弓。”

    鬼蚂蚱嘿嘿一笑:“没事!没事!你们……你们就不要管我了!”

    “你说啥子屁话,咱们好歹兄弟一场!”方脑壳说。

    鬼蚂蚱听了,慢慢将被子掀开。大伙凑过去一看,发现他的整只手都黑了,一条蜈蚣形状的条纹,从受伤的肩膀一直延伸到他的手掌心。

    方脑壳大惊失色:“妈的!还说没事……柱子,快送老鬼去医院……”

    柱子爬起来,稀里哗啦将衣裤穿好就跑到楼下去了。大伙一闹儿坐起,脸都来不及洗,就把鬼蚂蚱夹着往楼下的巴士走。鬼蚂蚱挣扎:“我自己!自己走!”

    方脑壳担心鬼蚂蚱溜掉,哪里肯听他的,不由分说将他推上了巴士车。

    由于汽油被修理铺偷换的原因,柱子弄了大半天,才将车辆开动。

    四十分钟后,大伙来到白川河的人民医院,并帮鬼蚂蚱挂了个急诊。不一会儿鬼蚂蚱就被医生推进了重症病房。然而不到十分钟,又被医生推了出来。

    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医生面若冰霜,冷冷说:“这种病人,咱不敢收。你们自己弄回去,准备后事吧。别说我这点不收,全国各地没得一个医院敢收!”

    方脑壳来火了,拦住那医生不放:“你啥子意思?医院不都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吗?”

    医生没好气地说:“这是狂犬病,你问问哪个医院敢接收?要是一般的狂犬病就算了,你要是有钱,咱们医院可以腾出一个病房让他睡,让他慢慢等死。可是这个狂犬病非常特殊,而且非常危险。你要是不信,你自个儿看看他的指甲。看完了再说……”

    方脑壳看了一眼躺在手术车上面的鬼蚂蚱,这时的鬼蚂蚱已经失去知觉。

    方脑壳拉起他的一只手,大伙突然被吓得往后退。

    原来,就在从猫跳河到白川河人民医院这短短的五十分钟之内,鬼蚂蚱的十个手指头居然变得跟《射雕英雄传》中练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一样,鱼钩似的尖锐无比。

    “又是怪病!”我心里想着,拦住医生问:“大叔他为啥会这样?”

    医生看了我一眼,说:“为啥你们自己清楚!请回吧!”

    实在没法,方脑壳只好借医院的手术车将鬼蚂蚱弄回巴士上去。因为心里还有许多疑问,我便主动提出由我将手术车还回去。方脑壳说:“快去快回!”

    我匆匆把车子推到过道,扔下就往刚才的急诊室跑。

    到了那儿,那位老医生对我的返回感到十分意外,带着厌恶情绪问:“你还不走?”

    我掏出几千元钱往医生桌子上一放:“这个你收着……”

    老医生立即被吓一跳,将钱拿起快速塞回我的手中,急忙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我看你娃儿眉清目秀,像是读书人。读书人不好好去找份工作,跟着他们干啥子?”

    我心里一阵欣喜,追问:“老伯,你知道他们是做啥子的?”

    “哼!一帮盗墓贼。这还用问?”

    我百思不得其解,愕然问道:“老伯伯,你凭啥说他们是盗墓贼?”

    老医生从抽屉里面翻出一个红色的病历本。

    一般来说,病历本要么就是黄色,要么就是蓝色或者白色。由于红色的色泽过于鲜艳,所以全国各地,我想像这样的红色病历本,恐怕提着灯笼都找不到!

    “这个上面有原因,你自己翻一翻……”老伯说。

    我随手翻开几页,发现上面的记载都是不明咬伤,狂犬病毒,特殊细菌……

    “像这样的病人,你们以前也碰到过?”我问。

    老医生点头:“没错,尤其是最近两年,医院陆陆续续会有这类病人前来就诊。头几次我们还竭尽全力去抢救,但后来……后来有人把我们的人咬死,我们就……”

    说到这里,老医生眼泪滚了出来,再也无法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擦干眼泪,凝噎着说:“我女儿就是被其中一个咬死的。我研究了许久,都弄不明白是什么病毒。后来一些病人告诉我,他们去过白川河的一些洞穴!”

    原来如此!难怪这老医生发现鬼蚂蚱的病情以后,立马毫不客气给推了出来。

    “这类病人头三天比较安静,要么昏迷不醒,要么夜半三更因皮肤瘙痒醒来。到了第四天,就开始变得狂躁不安。第五天,皮肤发生溃烂,第六天,基本见人就咬,四处乱抓。凡是被他们咬伤或者抓伤的人或动物,同样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我的心一紧,忍不住问:“他们最多能活几天?”

    老医生指了指病历单:“九天……我女儿也是九天……”

    我急急忙忙从医院出来,到了柱子的车上,我立即把刚才问来的情况告诉方脑壳他们。

    方脑壳揉着头发问我:“文宽,你说现在咋办?”

    “大家不要怕!”我说,“鬼叔不是还有八天的时间嘛!这八天,咱们一定有法子救他。对了,要不咱们先去樟树镇,到悬壶堂找卢医生看看!”

    方脑壳捞起柱子的手机,给卢医生打电话。电话那边嘟嘟几声,好半天才有一女娃儿接通说:“卢医生不在,到白化自治州的彝人部落买药去了!”

    方脑壳放下手机问:“彝人部落?在你家那边,文宽你知道吗?”

    我摇头:“知是知道,不过那地儿阴阳怪气的!”

    “啥叫阴阳怪气的?”方脑壳不解地问。

    我说:“好像不允许外地人进去!”

    方脑壳摸着脑袋:“为啥不允许外人去?都啥年代了,还有这样封闭的地方?”

    “嗯!听说里面有个药王谷,种了许多名贵药材!”

    “是不是产云南白药的那个地方?”柱子问。

    我回答:“听倒是听说过!”